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龙王大人在上 雨魔

第十章 折辱,愤怒现身

    等到张青阳赶到的时候,两个宠兽战士已经落败,被强令着跪在地上。

    “杀人不过头点地。”一个长着豺狗脑袋的宠兽战士昂着脑袋咆哮道。

    在他身边并排跪着的是张青阳的老熟人虎宠战士。他也怒道:“士可杀不可辱!我们身上的愿力珠都已经给你们了,还想怎么样?你们要是看我们不爽,就一刀把我们杀了,送我们回去。没必要再折辱我们。”

    “你们都是南陵城的世家大族,总该有点体面吧。”

    蓝色机甲战士轻蔑道:“你们宠兽战士不过是历史中的丧家之犬罢了,宠兽时代都已经结束了,还要什么待遇。”

    黑色机甲师笑嘻嘻地走过去,用两条锁链锁在两人的脖子上。

    豺宠战士双眼通红,无视蓝色机甲师指着自己胸口的长剑,愤怒咆哮着就要把脖子上的锁链给扯断。黑色机甲师嘿嘿冷笑,一道电光瞬间就从锁链上跳跃到豺宠战士身上,电得他浑身一抖。

    随即上百道电光就从黑色机甲师手中喷涌而出,一窝蜂地打在豺宠战士身上。

    “噼里啪啦”声密集的响起,豺宠战士被电得浑身激烈地颤抖起来,想要去撕开锁链的双手僵在半空,浑身毛发爆炸般竖向四面八方。

    持续了十几秒的电击后,豺宠战士突然两眼一翻倒在地上,一股恶臭从他身下传来,已经大小便失禁了。脖子到胸口一大片位置都焦黑一片,冒着肉被烤糊的味道。

    黑色机甲师露出嫌恶的表情,停止了电击。

    蓝色机甲师嘲弄道:“霹雳功能模块你掌握的不行啊,火候不到家。”

    黑色机甲师道:“哼,谁知道他实力这么差。”

    蓝色机甲师看向虎宠战士道:“你要不要也感受一下被霹雳打的感觉。”

    虎宠战士没有说话,脸上露出悲愤之色。他不怕死,但是这种羞辱他不愿意接受。

    “哼,什么宠兽战士,就是一群搞不清楚自己位置的历史遗留产物。还想要尊严,在我们机甲师面前,你们不配有尊严。”

    怒火在张青阳心中腾腾往上直冒,这两人摆明了不把宠兽战士当人看。

    蓝色机甲师道:“放心,我们也是受过教育的,不会随便把你们弄死。只要你们俩帮助我们多猎几只鱼巨人,我们就放你们走。五颗愿力珠换一个人的自由。”

    豺宠战士幽幽起来,目光还有点呆滞,尚未完全从电击中清醒过来。

    虎宠战士道:“我们愿意作二位马前卒,但能不能将锁链给打开。我以自己的性命发誓,必帮助二位狩猎到足够的愿力珠再离开。”

    蓝色机甲师一挥手,一道冰锥“啪”的打在他脸上,冰锥粉碎,虎宠战士嘴角也流出血来。

    蓝色机甲师道:“在我们面前,你以为你讨价还价的余地吗?乖乖做猎犬,只要让我们高兴了,就把你们放掉。”

    虎宠战士不敢说话了。豺宠战士醒来又去撕项上的锁链,电光闪烁,霹雳横空,又将豺宠战士给电晕过去。

    蓝色机甲师点评道:“有进步,这次火候掌握的还可以。”

    黑色机甲师得意地道:“霹雳功能模块刚装上没多久,用得还不算熟练。不过以我的能力,用不了多久就能彻底掌握。”

    蓝色机甲师刚想讽刺他两句,忽然转头道:“谁在那里?”

    雾气变淡,张青阳暴露在两人视线中。

    他一直是知道宠兽战士地位低,但是在南陵书院,他也只是感受到一些歧视。尤其宠兽分院有张院长和李北海撑场子,宠兽战士们并未受到多少实际的欺侮。

    直到刚刚,他看到两个宠兽战士是如何受到两个机甲师的侮辱,才知道宠兽战士的地位有多低。

    两个机甲师根本没把宠兽战士当人看,宠兽战士在他们两人眼中更像是两条狗。

    怒气冲霄,张青阳甚至忘记隐藏身形,被蓝色机甲师给发现。

    “又来了一条猎狗。”黑色机甲师看见张青阳,戏谑地笑道。

    “看起来有点弱,不过,管他呢,三条狗狩猎鱼巨人,总好过两条狗。”蓝色机甲师道。

    虎宠战士看到张青阳,眼睛顿时一亮,旋即露出羞愧之色低下头。

    “快走,你不是他们两对手。”虎宠战士在一个呼吸的时间猛地抬起头大声叫道。

    即便之前有冲突,但大家同为宠兽战士,虎宠战士不愿意看到又一个宠兽战士被这两个机甲师给羞辱。

    黑色机甲师哈哈笑道:“听起来,还是认识的。那更好,狩猎的时候配合的会更默契。老蓝,这个你别和我争。”

    蓝色机甲师转头看向他道:“黑子,这条狗我可以让给你,但是狩到的愿力珠咱俩得平分。”

    “没问题。”黑色机甲师一口答应。

    霸下战体状态的张青阳胸中怒火滔滔,现在只想将对方给踩在脚下,才能将心中恶气给发泄出去。

    黑色机甲师将锁链扔给蓝色机甲师,又将手中的长剑收起,朝着张青阳大步走去,手心中有电光霹雳在闪烁。

    感受到张青阳的熊熊怒火,心灵之桥上的小火立即扯着脖子“昂昂”咆哮起来。

    张青阳逐渐跑起来,黑色机甲师轻蔑一笑也跑动起来。

    两人在碰撞前的一瞬间,黑色机甲师挥舞机械手臂向张青阳拍来,霹雳横空抢先一步打向张青阳。

    张青阳面无表情,将龙游四海催到极致,整个人仿佛在海水中畅游地大鱼,轻易闪开横空而至的霹雳。柔软至极的一腿仿佛抡圆的鞭子抽在黑色机甲师的背部。

    “砰!”明显的反震之力让张青阳意识到对方的机械硬壳的坚硬程度非常高。

    沉重的力道把黑色机甲师给抽得向后滑了小半步。

    黑色机甲师愣了一下,随即暴怒,手中跳跃的电光陡然暴涨,朝着张青阳砸去。

    一时间雷电交加,张青阳却仿佛畅游在雷电中的神龙,从容不迫,却把黑色机甲踢得“砰砰”作响。

    蓝色机甲师沉声道:“要不要帮忙?”

    黑色机甲师厉声回道:“不用,你过来老子和你翻脸。”

    “小狗,你敢不敢不要跳来跳去,正面打一场!”

    “如你所愿!”张青阳右手忽然变成睚眦的脑袋,张开大嘴,鼠骨剑被自动吸来,睚眦吞了剑柄,取代了剑柄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