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打造超玄幻 李鸿天

第二百四十八章 被夺舍的李三思【大家中秋快乐~】

    聂长卿第一次有腾云驾雾的感觉,他虽然跨入了天锁,但是想要飞行,暂时做不到。

    腾挪或许可以,但是,飞行却还差的远。

    金丹境,借助一些特殊的手段,或许可以飞行,比如御剑飞行,但是想要真正做到凭空御风而飞,就必须要元婴之境。

    当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清明。

    聂长卿发现自己来到了武帝城中。

    看到自己身处武帝城身处,聂长卿的心顿时一缩,沉了下去。

    毕竟,武帝城的弟子,追杀了他这么久,如今他身处武帝城内部,那结果不言而喻,定然非常的凄惨。

    “阿弥陀佛。”

    “施主放心,贫僧带你来,自然会安全的带你走,武帝城若是谁敢留施主,贫僧一拳打爆他的头。”

    苦行僧单掌横在身前,微微躬身,道。

    聂长卿这时候才打量起苦行僧,却发现,对方仿佛穿着一件破旧的僧袍,袖子处被撕裂,露出了苦行僧的两只肌肉结实的手臂,以及脖颈上每一颗都有拳头那么大的佛珠。

    “圆尚大师,莫要吓到这位小兄弟。”

    忽然,有大笑声传来。

    聂长卿的灵识只感觉到了一股极其强悍的可怕气息,笼罩。

    下一刻,他的眼前,便出现了一位黑袍男子,背负着一杆黑色的长枪,那长枪上所蕴含的气息也同样极强。

    竟然跟他手中的“斩龙”一样,都是灵具。

    “在下武帝城城主,杜龙阳。”

    男子看向了聂长卿,道。

    武帝城城主?

    大人物啊。

    聂长卿深吸一口气,手掌搭在了腰间的斩龙之上。

    “不要担心,若是要杀你,早就可以杀了你。”

    “区区金丹境,在武帝城眼中,根本算不得什么。”

    杜龙阳淡淡道。

    他的语气很有霸气感。

    这种感觉,在聂长卿看来,有些像霸王。

    “你不敢……因为公子说过,武帝城元婴境若是敢出手……他便屠灭你武帝城所有元婴。”

    聂长卿单手挎刀,看着杜龙阳,道。

    话语一出,杜龙阳便眯起了眼,可怕的气息骤然迸发,像是有山岳盖压而下似的。

    “杜城主。”

    不过,在杜龙阳迸发出气势的时候。

    聂长卿只是呼吸一滞,下一刻,一边的圆尚大师便迈出了步伐,替聂长卿挡住了所有的压力。

    “此人乃是贫僧带来,可不能死在贫僧眼前。”

    圆尚道。

    杜龙阳身上的气息散去,整个武帝城仿佛都散去了阴霾似的。

    聂长卿深吸一口气,这苦行僧和杜龙阳,都是公子那一级别的高手。

    没有想到这天外邪魔的大本营,竟然有这么多的可怕存在。

    难怪公子知道禁域的时候,会那般的凝重。

    杜龙阳看着聂长卿,笑了起来。

    眼眸中带着欣赏之色。

    “你天赋极高,虽然实力一般,但是却能够从我武帝城诸多内门弟子的追杀下活下来,很不容易。”

    “你也不用担心,本座已经下令,武帝城的所有弟子不会在追杀你。”

    杜龙阳道。

    聂长卿眯起眼,没有放松,依旧挎着刀。

    这是来个棍棒后在来颗蜜枣?

    “你可愿加入我武帝城?”

    杜龙阳看着聂长卿,道。

    圆尚大师意外的看了眼杜龙阳,本以为杜龙阳对聂长卿是怀揣着仇视心理,没有想到,杜龙阳居然还想将聂长卿收入门下?

    不过,聂长卿的天赋的确不做,走的似乎不是一般的金丹之道,而且,弟子非常的扎实,在筑基境,应该是领悟了属性。

    这样的弟子,若是能收入门下,对于一个门派而言,的确很重要。

    所以,圆尚开口了。

    “若施主愿加入我苦佛寺,贫僧愿意传施主苦佛寺密藏《大梵功》。”

    杜龙阳瞥了圆尚一眼,“老和尚,你要与我武帝城抢人?”

    “杜城主,凭本事抢门人,你难道想与贫僧干一架?贫僧愿一拳打爆你的头!”

    圆尚大师单掌竖立,淡淡道。

    却是把杜龙阳给气的,不过,他也知道这是圆尚的脾气,所以还是懒得计较。

    若是真打起来,以两人都是走至刚至阳之道的路子,武帝城怕是都要被拆掉。

    “说正事吧。”

    杜龙阳有些郁闷。

    聂长卿单手挎刀,仍旧保持着警惕。

    “施主,你可能联系到你家公子?”

    圆尚道。

    他描述了一下陆番的形象。

    聂长卿眉宇一挑,原来这两人是想要通过他与公子沟通。

    他们找公子何事?

    这等强悍的天外邪魔是要对公子下手么?

    当初在中心宫殿中所看到的画面,诸多上古强者对抗天外邪魔而身亡陨落,那里面的天外邪魔,大多数其实都和人类长的无异。

    杜龙阳看到聂长卿犹疑,便明白,聂长卿绝对有和陆番联系的办法。

    “你勿要担心,我们只是有个忙想要请你家公子。”

    杜龙阳道。

    “什么忙?”

    聂长卿蹙眉。

    他可不愿将公子拉扯入这方险地。

    圆尚和杜龙阳听到这个问题,两人对视了一眼,都是有几分纠结。

    “不说,我便不联系我家公子。”

    聂长卿很平静,他现在也放开了,大不了就是一死。

    反正,在这两位存在面前,他就算是逃也未必逃的掉。

    圆尚叹了口气,看向了聂长卿,眼眸中带着凝重之色。

    “施主,你家公子的实力神秘莫测,这个忙为有请你家公子才能完成。”

    圆尚道。

    杜龙阳也是有些感慨,抬起头忘了一眼天穹。

    他们从未想过,在这片天穹下,他们居然也有求外人的一天。

    的确,陆番的来历,他们多少猜到了一些,应该是虚空之门所连接的另外一个世界。

    “是什么?”

    聂长卿不为所动,仍旧问道。

    “屠仙。”

    杜龙阳开口。

    话语落下,聂长卿呆了呆。

    这么劲爆的么?

    屠仙?!

    这是人干的事情?

    真的要让自家公子卷入这等可怕的事情之中?

    “你们这些天外邪魔,凭什么觉得我家公子会帮助邪魔?”

    聂长卿道。

    天外邪魔。

    杜龙阳和圆尚大师皆是一愣,对视了一眼,没有想到居然从聂长卿口中听到了这样一个话题。

    圆尚笑了起来。

    “原来施主一直对我等这般敌视,是因为天外邪魔之说么?”

    “施主请放心,贫僧敢以元婴炸裂担保,我天元大陆的强者从未侵入过其他的世界,不管是正道,亦或者是魔道,都不曾做过,至于妖族就不清楚了,不过妖族伴随‘天妖’被封印在天妖塔内,应该也不可能。”

    “在天元大陆的典籍记载中,天元大陆也曾遭遇过入侵,可怕如仙的强者降临,一拳崩断了山河……死了许许多多的强者,传闻‘天妖’便是那时候降临的,或许施主所谓的天外邪魔,便是妖族吧。”

    “天元大陆的强者,想要破碎虚空成仙都无比的困难,又如何能降临其他世界呢?若有说入侵,施主……你才是入侵者啊。”

    圆尚笑了笑。

    他的话语,却是让聂长卿沉默了下来。

    ……

    北洛,湖心岛。

    陆番倚靠着千刃椅,似乎猜到了什么。

    他抬起手,食指点在了轮椅护手上,轻轻一拨,呼啸声顿起,仿佛有火凤啼叫之声响彻。

    下一刻,凤翎剑便化作了一道火芒。

    陆番抬起手,在虚空中一抓,便凝聚出了一滴灵液,灵识一动,灵液便化作了小陆番的模样,凤翎剑飞速迸射而出,小陆番则是盘膝坐在了凤翎剑的剑身之上,宛若御剑飞行似的,钻入了龙门之中。

    趴在龙门上的小应龙被吓的一个激灵。

    南郡。

    凤翎剑飞速从龙门中窜出,化作一道火舌,像是一头展翅飞翔的火凤,飞速的往禁域方向而去。

    很快,便降临了禁域。

    凤翎剑的出现,让盘膝在禁域之前的诸多强者纷纷睁开了眼。

    唐一墨率先感应到,他眼眸中带着惊愕,看向了凤翎剑。

    却见凤翎剑化作一道火芒,似流星划过天穹,飞速的钻入了禁域之后。

    “这是……陆少主的剑!”

    “的确,是公子的剑……公子出手了?难道是入了禁域的老聂出现了危险?”

    “禁域果然很危险,希望长卿能安全归来。”

    诸多强者面色很凝重。

    谢运灵和华东流等老一辈强者,更是感慨了一声。

    凤翎剑穿过了禁域空气墙。

    空气墙一阵波动便没有了动静,禁域之地再度恢复了连灵气都没有的情况。

    轰!

    风雪中的菩萨庙闪烁起红芒。

    下一刻,一柄红色小剑飞速爆掠而出。

    漫天的风雪似乎都在暴雪之下融化了似的。

    凤翎剑上,小陆番盘膝而坐,像是御剑飞行一般,掠过了高空。

    一下子遁入了武帝城内。

    经历了之前骚乱一战的诸多强者,皆是惊骇的抬起头,他们看向了头顶上空。

    却发现一柄红色小剑。

    有元婴境强者御风飞驰,腾空而起。

    尾随在凤翎剑之后。

    武帝城内。

    昏迷的风一楼苏醒了。

    他满脸的悲愤,他在失去意识前,没有痛恨占据他意识的陆番。

    他满脑子都是那江湖术士满脸谄笑的指着风雪中的方向说,这个方向,吉。

    不要让他见到那该死的江湖术士。

    否则……

    他一定要将让那江湖术士知道什么是……吉!

    忽然。

    风一楼瞪大了眼。

    他看到了头顶上飞驰而过的凤翎剑,以及凤翎剑上端坐的小人。

    “是他!”

    风一楼的心脏紧缩。

    周围的武帝城弟子本来还想安慰风一楼。

    却发现,他们这位被誉为有天榜榜首之姿的内门师兄,满脸惊恐,连滚带爬的一路往武帝城深处逃窜。

    而凤翎剑一直跟在他的身后,风一楼就一路奔走一路惊恐的狂吼。

    诸多弟子都被整懵了。

    武帝城内。

    与聂长卿对话的圆尚和杜龙阳骤然对视了一眼,两者都是看到了彼此眼眸中的错愕。

    聂长卿也是感应到了熟悉的气息。

    “公子来了?!”

    聂长卿深吸一口气。

    杜龙阳和圆尚大师,已经腾空而起,飞遁而出。

    凤翎剑也漂浮在了虚空中,与杜龙阳和圆尚遥遥相对。

    ……

    阴暗的山谷中。

    李三思像是枯木一般的盘坐着,他能够感应到周围的一切。

    可是,他却发现自己动不了,亦或者说是无法掌控自己的肉身。

    “当‘藤妖种’彻底遍布你的肉身,就可以碎金丹,出元婴……你就安心的感受自己实力的慢慢变强吧!”

    妩媚的女声,在李三思的耳畔响彻而起。

    让李三思心神似乎都僵住了似的。

    “你对我做了什么?”

    李三思有些惊恐道。

    “没做什么,就是单纯的融魂之法,别担心,我不会泯灭你的意识,会让你亲眼看着你这具皮囊征破开这该死的封印,杀出绝刀门,杀光绝刀门的所有人,还有那伪君子!”

    女人的声音带着几分狂暴和狂热。

    李三思却是完全六神无主,他才不要什么君临天下,他只是想要活而已。

    “你的金丹已经凝聚……你的基础果然扎实,金丹很稳固,丝毫没有崩灭之像,本宫果然没有看错。”

    女声沉寂了下来。

    李三思却很慌乱。

    他没死,可是这样活着跟死了又有什么差别?

    “拔苗助长不好,不过,我等不及了,我把一生的能量都度入了你的体内,待你破碎金丹成元婴,便是出关之时!”

    “不……滚出我的身体!”

    李三思低吼。

    “哈哈哈……”

    然而,女声很快沉寂了下来,渺无声音。

    李三思有些绝望,无助。

    他努力的想要控制自己的肉身,可是,除了眼珠子能动,灵魂像是被剥离出了身体似的,无法控制身躯的任何部位。

    他观望山洞中的一切。

    除了满地的尸骸,还有眼前一具张大了嘴巴,枯败的干尸身躯,那干尸的下半身满是藤蔓,可是,此刻,这些藤蔓也失去了光泽。

    李三思明白,这些能量的精华全部涌入了他的身躯中。

    正在不断的改造着他的身体。

    李三思只有眼珠子能够动。

    他观望着山洞中的一切,可是这山洞无比的阴森,冰冷,头顶之上的钟乳石底下的水,也彻骨般的冰凉。

    李三思很绝望。

    他没有想到初入禁域,尽然会遭遇到这样的大劫。

    他变强了,可身体却不属于他了。

    忽然。

    他的眼睛僵住,望着一个方向一动不动。

    地上,一根长笛安静的落着,看着那长笛,李三思情绪越发的复杂。

    他眼眸中回想起了不周峰之上,他盘坐青石日日夜夜吹奏笛曲的画面,一时间,心情沉重了下去。

    人之将死,眼前或许会浮现心中所在意的人。

    李三思本以为自己的眼前可能会浮现出李三岁,谢运灵,或者是道阁的诸多门徒。

    但是最终,他眼眸中却是浮现出了那抱着腿,孤零零的待在山顶之上望着朝阳,惹热怜爱的少女。

    这让李三思情绪越发的复杂。

    他曾想过自己变强的目的是什么?

    他义无反顾,甚至没有和李三岁道别,就跨入禁域的目的是什么。

    现在……

    李三思好像有些懂了。

    就在李三思盯着竹笛的时候。

    不周峰。

    春暖花开的不周峰上。

    正坐在青石上,吹奏着长笛的少女,忽然吹坏了一个音,她顿住了。

    不再吹奏。

    徐徐扭头,狭长而弯弯的睫毛轻轻一颤,紧闭着眼眸的面庞……

    望向了大玄禁域方向。

    PS:急性肠胃炎引起了发烧,头晕脑胀,吃了药,睡了一觉,好些了起来码了一章,菌过的最糟糕的一次中秋,不过还是祝大家中秋快乐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