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打造超玄幻 李鸿天

第三百六十章 世人当自强!

    黑暗的虚无中。

    一块飘荡的枯寂大陆上,仿佛万年磐石一般枯坐的老者徐徐睁开了眼。

    他发现传递出去的元神意念,似乎被无视了。

    老者身上的尘埃簌簌抖落,尔后,徐徐站起身,枯瘦的身躯竟是在这一刻,逐渐的充盈起了生命气机,干瘦的皮肤变得饱满。

    “无视了?拒绝了?”

    老者呢喃,他伫立在枯寂大陆上,目光中带着晦明不定的光华。

    “有个性,不愧是拥有古帝血脉的后人。”

    老者竟是笑了起来。

    蓦地。

    整块枯寂大陆上,仿佛被巨大的力量所牵引,发出滚滚轰鸣声,似是压塌了虚空,朝着五凰大陆的方向飞速的行去。

    “炼化了‘临’字阵言,沾染了与我六甲阵宗的因果,这因果,是逃不掉的。”

    随着大陆的飘扬。

    老者沧桑的话语声,萦绕天地间,渐渐的散去。

    ……

    本源湖,湖心岛。

    突然,起风了。

    一股无形的风,使得整个本源湖都泛起了阵阵涟漪。

    朝天菊,碧椤桃等等灵性植物都在风中欢快的摇曳。

    正捧着通天镜的倪玉,感觉到了一阵压抑的气息,她抬起了脑袋,趴在她头上的小应龙也眨巴着眼睛。

    他们看向了白玉京楼阁方向,笼罩在浓郁的白玉京楼阁中的陆番,竟是带给他们一股强绝的气息。

    在道碑前参悟的凝昭也飘然而来。

    “凝姐。”

    倪玉看到凝昭,开口道。

    凝昭点了点头,凝重的看向了白玉京楼阁。

    “公子……或许是又弄出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凝昭道。

    至于弄出了什么,她们猜不到。

    凝昭越是修行,越是变强,就会越发绝望的发现,和公子间的差距越来越大。

    那是一种让人仰望的差距。

    轰隆隆!

    岛屿之上,浓郁的灵气在不断的翻滚着,像是搅动起了庞大旋涡似的。

    白玉京楼阁之上。

    陆番端坐千刃椅,手中捏着青铜酒杯,另一手摩挲着幽玄扳指,整个人保持着这个动作,一动不动。

    风吹拂着他的发丝,以及身上的白衫。

    一股玄奇的波动在他的身躯周围不断的动荡和涌动着。

    许久之后。

    陆番的眉宇微微抖动,徐徐睁眼。

    眼眸睁开,似是变得深邃了许多,隐隐之间,像是在无尽的黑暗中,爆闪出一道亮光似的。

    他穿越了亘古的时光,聆听着古之大帝的讲道,摸索岁月的力量……

    古之大帝,陆番深吸一口气。

    神秘无比,强大到不可匹敌的存在,哪怕是在时光长河中,对方的形象也是那般的魁梧和高大。

    陆番感觉自己沉淀了不少,聆听大帝的讲道,就像是灵魂得到洗礼一般。

    大帝的境界,陆番暂时无法想象。

    杯中酒早已经变得透凉。

    陆番将酒杯放下,目光看向了远处,带着几分思索。

    手指在护手上轻点着。

    古之大帝在讲道完最后一秒的回眸,别以为陆番他没有看到。

    那是大帝的窥伺么?

    陆番蹙眉,那尊存在真的死亡了?

    在他构建时光阵法,毫无头绪的时候,恰好激活了古之大帝的讲道,是巧合吗?

    陆番觉得未必会是巧合。

    像古之大帝这样的存在,可莫要拿什么高武佛界的尊者大能与之相比,那是侮辱。

    因而,在大帝身上发生的任何事情,都值得陆番去思索。

    不过,陆番还是思索不出来具体的原因。

    不再去思考这些,陆番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经历了古之大帝的讲道,陆番不仅仅整个人得到了洗礼和沉淀,仿佛在时光长河漫步了一段时间似的。

    当然,最重要的是,陆番透过临字阵言,成功拥有了布置时间阵法的自信。

    嘴角微微上挑,陆番流露出一抹笑意。

    心神一动,进入了传道台。

    再度出现在传道台,陆番面色平和,虽然他已经失败了数百上千次,阵法磨灭了无数次。

    可是,这一次,他内心竟是有一股坚定之感。

    抬起手。

    传道台内的灵气开始不断地的翻卷。

    恐怖的轰鸣炸响。

    临字阵言悬浮陆番的头顶,滴溜溜的转,似是散发出了恢弘的波动。

    陆番闭上眼,八卦符文在他的身躯周围缠绕,依照着玄奇波动排列,每一个符文,都仿佛化作了精灵,跳动之间,隐隐蕴含奇异玄机。

    当陆番再度睁眼。

    周遭的一切都变了。

    他发现自己身下的阵台,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日晷。

    一个个刻度在其上浮现。

    头顶上,临字阵法像是化作了一轮璀璨到极致的烈阳,绽放着光华。

    日晷上的指针开始在光华照耀下,不断的移动。

    “滴答……滴答……”

    似是有清脆的声音响彻,那是时间流淌的声音。

    陆番抬起手,白袍在风中猎猎。

    他结印,印记打入身下的日晷中,八卦符文,分别镶嵌入日晷中,使得日晷变得越发的稳定。

    轰隆隆!

    许久之后。

    似是有一条灰色的长河席卷而出。

    长河所过之处,一切都在腐朽崩塌。

    “时间长河。”

    陆番呢喃。

    牵引着这长河缠绕在日晷上。

    阵法至此,就基本上算是完成了构建和布置。

    日晷很大,陆番在其上行走,就仿佛迈步在时间上似的。

    这种感觉很奇异。

    心神一动。

    陆番利用传道台特性,创造出了一只小猫崽。

    随着日晷不断地转动,小猫在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变得苍老,从小猫崽变成成熟壮年的猫,再往后,变得苍老,生机也变得薄弱。

    简而言之,在陆番的灵识感应中。

    猫崽的生长速度变快了许多倍。

    “时间流逝的比例,大概是一比十……而且是可控制的。”

    “只要我的灵识足够强,就可以不断的控制这个比例……”

    “但是,消耗很大,对我的灵识的压迫也太大。”

    “简而言之,这阵法是随着我变强而变强。”

    陆番思索着。

    手中的老猫最后彻底的腐化,化作了飞灰散去。

    陆番睁眼。

    退出了传道台。

    “时间阵法有了,如何利用?”

    “如何来增强五凰修行人的实力呢?”

    陆番思索。

    一开始,陆番有个大胆的想法,那便是将这个阵法笼罩整个五凰大陆。

    这样,五凰与外界的时间流速就会不一样,也会给五凰的修行人足够的时间。

    这个想法可以,而且,若是能够实现,效果将会非常的显著。

    但是,要运转笼罩整个大陆的时间阵法,陆番怕是会被阵法给抽干。

    消耗太巨大。

    让阵法覆盖整个五凰大陆,以陆番如今的实力,做不到。

    所以,陆番只能退而求其次,选择其他的办法。

    除了时间阵法,还有不少能够增强五凰整体实力的宝物。

    例如陆番在金身大陆得到了金身果,以及不少天材地宝。

    金身果服用,能够大大增快天锁境的修行速度。

    接下来的时间。

    陆番没有开始立刻布置阵法,而是开始对金身果进行修整。

    金身果是宝物没错,可惜……

    只能算是玄阶的灵果,效果不算太强。

    陆番在尝试,能否让金身果得到蜕变,成为地阶的灵果。

    陆番在传道台内进行演化。

    最终,陆番将本源之力与金身果相融,通过时间阵法的时间加速培育出了一种新的灵果。

    陆番给其取名“金身造化果”。

    虽然只多了造化两字,但是却完全是两种不同的品阶。

    金身果只是玄阶灵果。

    而金身造化果却是地阶灵果!

    服用金身造化果,不仅能够打造出极强的肉身,更能得到本源之力的洗礼,在元婴境得到巨大的突破。

    当然,可以帮助提升实力的宝物有很多。

    可是,让陆番头疼的是,如何将这些宝物分发下去。

    难道简单而直接的将宝物递给某个人?

    陆番摇了摇头,这不符合他的作风。

    陆番想了想,不管是时间阵法亦或者是金身造化果,陆番觉得或许都得布个局,让世人入局来获得。

    摸了摸下巴。

    陆番嘴角上挑,看来,他又得构建一个秘境了。

    只不过,这一次打造的秘境,要比之前的秘境,更加的声势浩大。

    更加引得世人注目。

    ……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

    这段时间,整个五凰都不太平静。

    或者说,是五凰的修行界,并不平静。

    虽然说,经历了血色战场的开辟,以及悬在天外的三块大陆的压迫。

    五凰修行界和天元异域的修行界,算是有了共同抗敌的心思。

    但是,实际上,双方还是处于互相竞争的层次。

    而这段时间,九狱秘境中天元异域的修行者频频传出捷报。

    乾女宫的天才金丹,萧月儿突破了。

    她闯到了九狱秘境,第五狱门后,终于无法控制,突破了金丹。

    以八转金丹的层次,突破入元婴。

    一入元婴境就达到了小成的程度,实力非常的强悍。

    天元异域一方,再添新元婴。

    这对于天元的修行者而言,无异于是激动人心的。

    但是,对于五凰的修行人而言,就有些打击士气了。

    不过,萧月儿并没有多喜悦,跨入元婴之后,她就失去了继续在九狱秘境中修行的资格了。

    她也曾表示遗憾,未能在九狱秘境中,更进一步。

    只是走到了第五狱门就撑不住突破了。

    而在萧月儿突破后的第三日。

    天机阁所发布的人榜前十天才,风一楼也碎金丹,入元婴。

    风一楼闯到了九狱秘境,第六狱门。

    有人曾看到,他在突破入元婴的时候,表现出了极度不甘的神采。

    “金丹修行法的根基不足!比起天锁境的修行法不足啊!”

    风一楼很不甘。

    他带着不甘的情绪,以九转金丹的修为,跨入元婴。

    一入元婴,便是小成极限的元婴境,战力无双。

    可是,风一楼却是痛恨自己。

    在风一楼突破之日。

    昔日的天骄钟南也飞速掠来。

    萧月儿,钟南,风一楼三位天元域曾经的天骄,伫立在九狱秘境外,看着狱门背影在世人眼中无比的落寞。

    陆九莲入九狱秘境了,他在九狱秘境中修行,境界飞升,天锁境的他,几乎没有极天锁都是锻造圆满。

    在天元域的天才们突破之后,又过了大概数十日的时间,终于有五凰大陆的修行人突破元婴境。

    孔南飞以金丹九转的修为,打破桎梏,跨入元婴。

    五凰大陆彻底沸腾。

    五凰的第一位明面上的元婴境,诞生了!

    而孔南飞闯到了第七狱门。

    有人看到,孔南飞突破那一日,漫天的浩然气浩浩荡荡,似有浩气长河悬挂当空。

    ……

    卧龙岭外。

    天机峰,天机阁。

    吕木对盘坐在枯石上,他的身躯周围,有灵气在缓缓的涌动。

    明月高悬,整个山巅无比的静谧。

    有虫鸣声,也有风吹动枝叶传来的沙沙声。

    忽然,闭目养神的吕木对似乎心中有所感。

    他睁开了眼。

    却发现,清冷的月光下,一道身影出现在他的面前。

    银刃倒映着月光,白衣飘扬。

    “陆……陆少主?!”

    吕木对面皮子一抖,差点没有握紧手中的竹杖。

    陆番瞥了眼吕木对,微微颔首,曾经湖畔的垂钓老叟,如今,倒也有了几分格调。

    “不知陆少主降临,老朽罪过啊。”

    吕木对颤颤兢兢的起身,赶忙躬身道。

    陆番笑了笑。

    与吕木对闲聊了一会儿。

    尔后,让吕木对向天下传讯一些事情。

    吕木对一边听,一边震撼,越是听,眼眸则越发的瞪大,越发的不可思议。

    “如今,危机当前,天下苍生必须快速变强。”

    轮椅上,陆番举头望月,带着几分淡淡的沧桑。

    “本公子也不知道能够顶得住多久。”

    “世人当自强啊。”

    陆番长叹一口气,道。

    话语落下。

    陆番的身形便消失不见。

    天机峰上,只剩下吕木对伫立原地,身躯簌簌抖动。

    他望着陆番消失的背影,面容悲戚。

    他仿佛从陆番的感叹中,感受到了陆番的巨大的压力。

    “公子……太累了。”

    吕木对长叹一口气。

    他目光中有追忆之色,回忆起了当初见到陆少主的第一幕。

    那一日,陆少主乘船于北洛湖,面对数百儒生的横眉冷对与千夫所指,浅笑与洒脱,那种天下人不懂我的潇洒,让吕木对深深的震撼。

    深吸一口气,吕木对平复下内心的激动。

    远处。

    美妇似乎听到了什么动静,与丸子头的小丫头飞速而出。

    “老吕,发生了什么?”

    美妇疑惑道。

    吕木对摆了摆手,负着手,仰头望月,吁叹一口气。

    他伫立在山巅,整个人宛若一块枯木。

    风萧萧的吹。

    吕木对望着东方,无边瀚海的方向,目光深邃。

    他一手执笔,一手捏着玄黄纸,望着东方,似是在等待着什么似的。

    当东方的天空逐渐泛起鱼肚白的时候。

    东阳郡外,浩瀚的海洋中。

    轰!

    陡然传来了剧烈的爆响。

    一股精气冲霄,璀璨的光华,似是照亮了黎明的天穹。

    海市蜃楼一般的一座虚空城池浮现。

    更有神树虚影,其上结着一颗颗灿烂的金色果子!

    吕木对看到这一幕,身躯俱颤。

    “公子果真料事如神,真的出现了!仙人遗迹!”

    “岂能所有的压力都由公子扛?!”

    “世人……当变强!”

    吕木对大笑,露出了漏风的门牙。

    他手舞足蹈,宛若发疯。

    美妇和小丫头看着像是神经病的吕木对呆了呆。

    噗嗤!

    吕木对一拳砸中自己的胸口,张嘴咳出了一大口的血液。

    毛笔染血,笔走若游龙,在玄黄纸上书写。

    字字染血,触目惊心!

    然而,吕木对却很开怀。

    仙人遗迹出世,值得他咳血书写!

    这等大事,岂能用廉价的猪血?!

    ……

    在海市蜃楼出现的一刹那。

    诞生了灵识的强者,纷纷有了感应,甚至不少人从睡梦中惊醒。

    霸王走出大帐,凝重的望着天穹上的海市蜃楼,还有那璀璨的神树以及神果,目光陡然璀璨。

    这一幕让他有些熟悉。

    一入当初的卧龙岭秘境,九狱秘境……

    “新的秘境么?希望能让我变的更强!”

    东阳郡。

    四大圣地。

    元婴境纷纷腾空,他们遥望东方,那儿,瀚海浮沉。

    神树的虚影,以及一颗颗神果,让他们心惊。

    女帝倪春秋破空而出,乾女宫的元婴境纷纷躬身。

    武帝城。

    杜龙阳伫立城楼之巅,苍劲袍服飘扬。

    “这是陆公子的手段吗?”

    然而。

    很快,他们便否决了这个想法。

    杜龙阳抬头望天。

    阴神境的他,目光璀璨,似是望穿了天宇。

    看到了一片血色战场。

    在战场的深处。

    他看到了陆番背对着世人,端坐千刃椅,镇压着三块正在缓慢崩塌的大陆。

    给世人撑起了一片天!

    也就是说,这异像可能不是陆番搞出来的。

    杜龙阳,叶守刀等人很快聚集。

    他们对视,想到了之前荒漠中爆发出的妖主气机,又想到之前关于神秘仙人的说法。

    “五凰这块大陆很不寻常……或许,真的是仙人遗迹!是大造化,大机缘!”

    尔后。

    几人没有停留,纷纷爆发出了极速,冲向了瀚海。

    很快,他们便看到了。

    在瀚海中。

    翻腾的海水从两侧分开,一座辽阔的岛屿徐徐从海底中升腾而起,霞光万千,璀璨而夺目。

    杜龙阳等人只是远远望着。

    便看到了那岛屿之上,有神树绽放光辉,神树上有沉甸甸的金色果子。

    更有充盈着生命气机的泉水在叮咚。

    有灵气氤氲的灵药在风中招展!

    哪怕是杜龙阳等人,都不禁呼吸一滞。

    仙人遗迹,出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