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打造超玄幻 李鸿天

第三百六十三章 白玉京的人来了!

    死了?!

    竟然这般诡异的死了?

    飞流直下的本源瀑布,发出震耳的轰鸣,犹如天穹上的星河倾泻而下。

    彻骨的寒意,从每个人的脚底下蔓延。

    那可是一位大成元婴境啊!

    竟然就这样诡异的枯死在了仙人遗迹中……

    一位元婴境的死亡,就像是冰冷的雨狠狠的拍打在了每个人的脸上。

    哪怕是阴神境的杜龙阳,叶守刀和女帝皆是流露出了惊骇之色。

    因为,就算是他们都看不出来,这位元婴境具体是怎么死亡的!

    老死?

    为什么会老死?

    本源瀑布后面,到底蕴含什么样的大危机?!

    那位元婴境最后时刻流露出的目光是那般的无助,那般的绝望。

    到底是为什么?

    无尽的未知笼罩住他,让原本打算遁入其中,摘取金身造化果的他们,皆是放弃了这个想法。

    天虚公子手中捏着一柄小剑,身躯在瑟瑟抖动。

    差一点……

    就特么差一点,死的就不是那元婴,而是他了!

    谁说这仙人遗迹没有危险的?

    那算卦的走出来?

    本宫主,绝对不打死他!

    轰隆隆!

    本源瀑布像是一面镜子,映照着每个人难看的脸色。

    “时间……难道那块土地拥有涉及到时间的力量?”

    杜龙阳蹙眉,道。

    “时间?”

    叶守刀深吸一口气,目光中有震撼之芒。

    “传说时间的力量,哪怕是在高武世界,都是无比强大和神秘的力量啊!五凰……凭什么拥有这样的力量?”

    叶守刀道。

    “难道……五凰大陆在上古时期,真的是一个神秘而强大的世界?”

    人群中。

    不管是五凰修行界的修行人,亦或者是天元异域的修行者,皆是不敢动弹。

    金身造化果虽然好,散发着浓郁的,撩拨着人心神的香味。

    可是……

    跪伏在冰冷土地上,举手绝望的对着金身造化果的枯死元婴境强者,却是给了他们每人心神巨大的冲击。

    莫天语敞胸露肚,披头散发,微微后移的发际线,让他看起来有几分潇洒。

    此刻的他,满脸的惊疑不定,满脸的不解。

    “不可能啊!”

    “小生给这仙人遗迹算过一卦,大凶之地!拥有莫大机缘!不应该会这般凶险啊?!”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莫天语薅着自己的头发,头很疼。

    他感觉……自己的招牌,可能要砸了。

    不过,他转念一想,这是好事啊!

    他莫天语,算的卦,总算是准一次了!

    天地间的气氛,无比的严峻。

    每一个人,内心似乎都在思索不定,犹豫的做决定,是否要踏入这仙人遗迹中。

    ……

    本源湖,湖心岛。

    陆番眼眸中线条跳动,面皮子微微一抖。

    “这……怎么老死了?”

    陆番放下手中的青铜酒杯,揉了揉自己的眉心。

    他也是没有预料到这样的情况。

    可以说,这算是他的一次失误吧。

    “那老者被灰色的‘时间长河’给扫过,肉身直接腐朽,有点冤……”

    陆番分析出了这一次失误的原因。

    时间阵法的倍数是一比十,若是陆番完全用尽全力,催动灵识,这个倍数区间可以从十到一百。

    当然,那样消耗也是巨大的。

    而灰色的时间长河中的时间倍数可就远远超过这个区间。

    “临”字阵言,虽然被陆番研究出了时间阵法的布置,但是,同样的,利用这种可怕的力量,同样是要消耗大量的能量和灵识。

    因而,陆番也不可能一直维持。

    “这也算是给他们一些警醒吧。”

    陆番手指在轮椅护手上轻点。

    “想要得到好处,哪能没有危机,白送的东西……你们肯定也不会珍惜。”

    陆番深吸一口气。

    实际上,只要入遗迹之人,能够躲开时间长河的扫荡,一般都不会出现太大的危机。

    而且,若是能够得到金身造化果,造化果中所蕴含的生机,足以弥补时间流逝的生机,不会对肉身产生太大的负面影响。

    陆番没有打算修改。

    求道路上,总是需要有人牺牲的。

    深吸一口气。

    陆番心神一动。

    湖心岛上,青草幽幽。

    正在道碑前修行的倪玉和凝昭顿时得到了陆番的传讯。

    她们相继睁开了眼。

    刷刷!

    两人瞬间掠过。

    如今,凝昭已经达到了八极天锁,虽然没有在九狱秘境中修行,但是,她的修行速度并不比聂长卿他们慢。

    至于倪玉,磕了那么多的淬体丹。

    体质远远强于一般的体藏境。

    “公子。”

    缥缈的烟雾破开。

    两人登上了山巅,来到了白玉京楼阁之前。

    楼阁之上,陆番倚靠栏杆,白衣飘飘,对着她们微微一笑。

    “仙人遗迹出世,你们可知晓?”

    陆番道。

    凝昭和倪玉赶忙颔首。

    仙人遗迹那么大的动静,他们岂能不知。

    “你们去遗迹中走一遭吧。”

    “这场机缘,很难得。”

    “你们或许都能够借助这机缘获得大突破。”

    陆番道。

    凝昭和倪玉一怔。

    下一刻,两人脸上皆是流露出了惊喜之色。

    公子这是要放她们出岛了?

    凝昭最为惊喜,她已经很久不曾离开了过湖心岛了。

    陆番点了点头。

    “那公子你呢?”

    “公子不入这仙人遗迹中瞧一瞧么?”

    倪玉好奇道。

    陆番摇了摇头,手掌抵在护手上,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轮椅转动方向,他背对着倪玉和凝昭。

    举头望天,天穹之上,三块充满压迫感的大陆浮现而出,仿佛像是压城的黑云。

    倪玉和凝昭顿时感觉喉咙似乎都被遏制住似的,有些难以呼吸。

    “公子我还要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陆番道。

    “你们去吧,入仙人遗迹,记住,莫要碰触那灰色长河……那是时间的力量,你们的肉身,扛不住。”

    话语落下。

    陆番拂袖。

    白衫衣袖飘扬。

    倪玉和凝昭便感觉眼前一花,她们便已经出现在了山脚下。

    本源湖中翻着肚皮在飘荡的小应龙察觉到二人的异状,瞪大了眼。

    倪玉和凝昭面对面相视。

    凝昭面色凝重,抬起头望天,天穹上烟雾再度笼罩,三块压迫感十足的大陆早已经消失不见。

    但是,她知道,这是因为有公子在给她们撑住了要塌下来的天。

    “走……小倪,我们要增强实力,替公子分忧。”

    凝昭道。

    倪玉抓了一把淬体丹塞入口中,满脸严肃,重重的点头。

    下一刻,两人便白衣飘飘,爆掠而出,踏浪出海。

    小应龙眼睛精亮。

    肉翼一拍,趁着倪玉飞掠而过的时候,抓住她的小辫子。

    两人一龙崽,便消失在了瀚海中。

    巨鲸抬起头,眼眸懒洋洋的瞥了一眼消失的身影,鲸孔中喷出水浪,化作一场娇艳的雨。

    尔后,又闭上了眼,继续沉睡。

    他要熬死所有人。

    包括他背上那人类。

    而陆番,则是在倪玉和凝昭离开后,身形一阵模糊,化作雷霆消失在了原地。

    他的身法技《雷动诀》,越发的熟稔了。

    几乎动如雷霆闪电。

    ……

    仙人遗迹中,无比的安静。

    冰冷而沉凝的气氛,萦绕在每个人的心头。

    要不要闯一闯?

    富贵险中求,那金灿灿的金身造化果,显然非凡物,若是能够获得,修为或许可以得到飞越!

    从这金身造化果中散发出的香味,哪怕是杜龙阳等人内心都有种蠢蠢欲动的感觉。

    那是机缘!

    对阴神境都有巨大吸引力的机缘!

    可是,那跪伏在入口处的老死的元婴尸骸,却无时无刻不再像他们展露着这仙人遗迹的诡异。

    似乎有幽幽的歌声,那是仙人在吟唱着动听的歌谣。

    歌谣像是幽魂的浅吟,萦绕在每个人的耳畔。

    所有人都盘坐在地上,面色凝重。

    都在等待三位阴神境做出决断。

    气氛很严峻。

    而仙岛外的一些体藏境或者是筑基境的修行人,闯了进来,感受到这股严峻的环境,又看到那惨死在入口处的元婴强者。

    顿时大气都不敢出,退出了这个区域。

    连四大圣地的圣主都如此凝重对待的局势,他们这些小筑基还是不去掺和了。

    溜了溜了。

    还是去外面找属于他们的机缘吧。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

    气氛越发的严峻。

    终于,有人忍不住了,四大圣地中,绝刀门的一位元婴境的刀客,他无法再等下去。

    他站起身,背负着长刀,毅然决然的踏出一步。

    身躯化作一柄锋锐刀芒,似是切开了空气。

    斩开了飞洒而下的本源瀑布。

    他踏上了里面的土地。

    他一步一步迈着坚实的步伐,朝着神树行去,朝着金身造化果迈步而去。

    轰!

    灰色长河再度席卷而来,哗啦啦,似是有流水声。

    叶守刀的目光中,陡然爆发出了极端的锋锐。

    轰!

    那位绝刀门的刀客,面对宣泄而来的灰色长河,他挥刀了!

    所有人都站起身,死死的盯着遗迹内的一幕。

    这位刀客,像是一位勇者,他在向命运挑战!

    这一刀,惊艳了所有人。

    哪怕是叶守刀,都不由颔首。

    然而。

    很快,所有人的脸色大变。

    叶守刀身上恐怖的阴神境气息爆发。

    因为……

    那把斩在灰色长河上的刀,失去了光华,刀身开始腐朽,竟是生出斑驳锈迹。

    灰色长河扫过那刀客的身躯。

    这位刀客身躯僵住,肉身开始腐朽,气血枯败,与最早那位元婴一般。

    生命气息似是被灰色长河扫过,也一起消失了似的!

    “不!”

    叶守刀气息爆发。

    他探出手,欲要救出这位刀客。

    这是他敬重的一位长辈,曾经在修行路上对他有过指引。

    叶守刀的肉身很强,独臂探出,有灿烂的阴神境力量在流淌着。

    那是一种即将要蜕变的灵识之力。

    轰!

    本源瀑布炸开。

    那位刀客被擒拿而出。

    轰!

    叶守刀单膝跪地,额头上满是冷汗。

    杜龙阳和女帝飞驰而来。

    倒在地上的那位刀客,早已经没有了生命的气息,他的生命似是走到了尽头,枯老而死。

    叶守刀看着这位刀客,神色有几分黯然,不过,这位刀客面上却是带着满足的神色。

    因为,他在生命的尽头,斩出了他一生都不可能斩出的惊艳一刀。

    对于刀客而言,他知足了。

    “你的手臂……血肉的生命气息像是被斩去。”

    杜龙阳凝重道。

    “这到底是何等可怕的力量……霸道,不讲理。”

    女帝也惊骇。

    “这是时间的力量……我感受到了,被灰色长河扫中的刹那,我的手臂,像是度过了数百年,数千年的时光。”

    叶守刀额头上浸透着冷汗。

    他催动着力量,恢复伤势。

    幸好,他阴神境的实力,让这只险些枯死的手臂渐渐恢复了过来。

    可是……他的手,在抖。

    “我需要那果子,那果子蕴含极强的生机,可以让我恢复手臂的伤势。”

    叶守刀道。

    轰!

    忽然。

    在仙岛外,有海浪炸开的声音。

    有身影飞速而至。

    在场的所有人都微微一惊。

    那是两道身影。

    白衣胜雪,有点眼熟。

    聂长卿目光一凝,景越则是流露出喜色。

    隐匿在人群中,包裹在白色刺客袍中的伊月眼眸精光闪烁,波动流转。

    五凰大陆的修行人皆是惊讶。

    “是陆少主的两位婢女!”

    “是白玉京的人!”

    “仙人遗迹……果然惊动了白玉京了么?哪怕是隐世的白玉京,都忍不住了?”

    五凰大陆的修行人皆是哗然。

    而天元异域的修行人,则同样流露出惊容。

    “白玉京的人来了,那神秘的陆少主可否会出现?”

    “这等诡异的仙人秘境,或许陆少主会有办法吧?”

    “陆少主若是出现,破开了仙人遗迹的禁止,我等也能跟着喝口汤!”

    所有人在惊异的同时,还有几分惊喜。

    叶守刀,杜龙阳等人也是微微一惊。

    陆少主会来么?

    不过,他们并没有感应到陆少主的气息。

    显然,陆少主并没有出现。

    倪玉和凝昭白衣飘飘,倪玉头顶上趴着小应龙,嘴巴则没有停下,不断的磕着包裹糖衣的淬体丹。

    “咦?人有点多。”

    倪玉道。

    “凝姐,咱们该怎么做?”

    倪玉抬起头问道。

    凝昭则是面容冷肃。

    “不要说话,不要看任何人,保持高冷,直接破开本源瀑布,入遗迹。”

    “记住公子说的,不要碰触灰色长河。”

    凝昭道。

    “好嘞!”

    倪玉眼睛一亮。

    嘭!

    凝昭一步落下,冰霜道意爆发,经过陆番重新炼制的蝉翼剑抛出。

    蝉翼剑在空中一化五。

    无数的冰晶洒过。

    凝昭飘然而起,踩着蝉翼剑,径直的朝着仙人遗迹飘去。

    万千冰霜扬洒。

    画面绚丽而惊艳,强横的八极天锁气息爆发,径直撕裂了本源瀑布,冲入了遗迹中。

    倪玉看到凝姐这般惊艳的出场,她顿时学到了。

    往嘴巴中塞了一把包裹糖衣淬体丹后。

    肥嘟嘟的小手抓住背后的黑锅,骤然甩出。

    黑锅高速破空旋转。

    倪玉头顶小应龙,负着手,白裙飘扬,立于黑锅之上,御锅而行,撞开本源瀑布,在世人万众瞩目下,径直的冲入了仙人遗迹内。

    “这……”

    聂长卿、景越等人面色微微一变。

    包裹在白衫中的伊月也流露出忧色。

    “凝姐,小倪,小心!”

    伊月赶忙喊道。

    早已经遁入遗迹中的凝昭没有听到。

    倪玉则是眼睛一亮,伊月姐?

    不过,她还是要保持高冷,没有回首,继续踩着黑锅冲入了遗迹内。

    杜龙阳,叶守刀还有女帝都是目光一凝。

    死死的盯着倪玉和凝昭的身影。

    灰色长河犹如梦魇一般降临,让所有人心头不由一颤。

    他们能渡河么?

    叶守刀呼吸一滞。

    长河洒落。

    轰隆隆!

    仿佛有可怕的轰鸣压塌虚空似的。

    凝昭和倪玉皆是凝眸严肃,能够让公子特意提醒他们,显然,这灰色长河,很不一般。

    凝昭和倪玉叮嘱时间长河带来的心悸压力。

    腾挪开来,竟是拐开,躲过了长河。

    两者化作流光继续深入遗迹中,趴在倪玉头顶上的小应龙,甚至迫不及待的一爪子扒拉在倪玉头上,飞跃而出。

    “吧唧!”

    小应龙一口咬下一颗金身造化果。

    本源瀑布外。

    所有人……目瞪口呆。

    空气宛若死寂般的安静。

    Ps:FPx牛逼!求推荐票,求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