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打造超玄幻 李鸿天

第四百一十章 传道台再启拉新人

    从元神台处传来的波动,让陆番心中不由来了兴致。

    这是有人元神合一,将灵识蜕变为元神,从阳神九步,跨入元神合一的层次。

    五凰小世界,第一位大能强者就这样诞生了。

    “走,去看看。”

    陆番笑了笑。

    心情颇为不错,一位大能给他带来的灵气收益,还是颇为可观。

    “喏。”

    齐六甲也是嘴角噙着笑意,五凰实力越强,在未来大劫降临的时候,就越有把握存活下来。

    因而,他的心情自然是极好。

    不过,陆番和齐六甲前往元神台,则是隐匿的状态,让世人无法察觉到他们。

    元神台。

    一道道雕像伫立在瀚海中,他们形态各异,充斥着强绝的元神波动,这些波动四溢扩散,让人能够轻易的捕捉到其中的玄奥,可以借此参悟出元神。

    不过,唯一不太和谐的便是这些雕像的脸上都带着惊恐的神色,破坏了元神台的神秘感。

    此时此刻,元神台周围,早已经聚集了一大堆的修行人。

    他们皆是流露出兴奋之色。

    瀚海起波澜,一圈圈的能量扩散开来。

    元神合一之境,三神境中最难以突破的境界,但是一旦突破,那效果绝对是非常可怕的。

    说是一步登天都不为过。

    因为元神的诞生是一种质的变化。

    杜龙阳和倪春秋有几分苦涩,但是苦涩中却又带着几分欢喜,看着远处的叶守刀。

    没错,第一位突破入元神合一大能的,正是叶守刀。

    叶守刀独臂猎猎,闭着眼,漂浮在空中,周身,强横的元神波动不断的扩散开来。

    一股股玄奇的波动从九天之上垂落而下。

    本源似是化作了天上银河,飞流直下,灌溉在他的身躯之上。

    轰轰轰!

    叶守刀的元神出窍。

    在他的头顶之上,浮现出了一副虚幻的画面。

    画面中,叶守刀独坐道莲,握着一柄刀,不断的挥动着,刀气四溢。

    这是在衍化专属于他的,最适合他的刀法。

    不少人观看这画面,很快,眼睛中便有泪水渗透而出,那不是伤心的泪,而是刀芒太过犀利,仿佛压迫着他们的灵识,而产生的泪水。

    许多人忍不住,别过了脑袋,不敢直视这画面。

    轰!

    终于,叶守刀睁开了眼。

    有一股气劲横贯长虹。

    元神如刀,骤然斩下,瀚海似乎都被劈为两半。

    轰隆隆!

    沟壑浮现,两侧瀚海宛若瀑布翻卷。

    咔擦……

    元神台上,一座雕像之上,开始浮现出裂纹。

    下一刻,裂纹炸裂。

    整座雕像便陡然炸开,散做了满天星,化作巨石,滚滚砸落入了海水中,沉入了瀚海深处。

    许多人深吸一口气,惊骇万分。

    元神台的雕像是有数的,没有想到叶守刀突破大能,一座雕像竟然破碎。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当元神台的雕像全部碎完,或许,元神台这种玄奇的修行地,就要彻底消失!

    杜龙阳,倪春秋还有远处偷咪咪观望的天虚公子皆是神色微变。

    他们感觉到了紧迫感。

    机缘是有限的,若是不赶紧抓住,机缘很快便会从他们的手中溜走,这是他们所不愿见到的。

    叶守刀身上竟是浮现出了一股压迫感。

    “战!”

    杜龙阳迈出一步。

    嘭!

    巨大冲霄。

    阳神九步,半步大能的杜龙阳气息犹如炽烈烈阳,一杆长枪刺出,枪芒耀眼而夺目。

    海水似乎都被枪芒给压迫的凹沉。

    周围人皆是被压迫的后撤数步。

    海面起风了,巨大的风浪席卷,使得瀚海掀起滔天巨浪。

    叶守刀独臂握刀,却是露出了一抹笑容。

    “来的好。”

    他单手握刀,闭上眼,仿佛心中有刀。

    杜龙阳的枪芒无比的强劲,但是,此刻在叶守刀的元神感应之下,却无比的孱弱。

    若是未曾突破之前,叶守刀甚至会有几分警惕。

    可是如今,他却是丝毫紧张感都不曾有。

    刷!

    一刀抽出。

    抽刀断水。

    枪芒竟是被这一刀,轻易的给斩开,像是寻得了这一枪的弱点,枪芒逸散,化作了一阵清风吹拂过了叶守刀的面颊。

    所有人骇然,怎么能如此轻松?

    这就是大能之境么?

    一个蜕变的境界。

    齐六甲曾经说过,大能之下,皆是弱者。

    唯有入了大能,方有资格探究到一些秘密。

    所有人哗然。

    杜龙阳落在海面,连续后退数步,面上神色不变,但是内心却早已经骇然万分。

    叶守刀正欲开口,忽然神色微变,他释放出元神,看向了虚空中某处,那儿明明空无一人,可是却给他毛骨悚然的感觉。

    “陆公子!”

    叶守刀面色一紧,朝着空无一物之处,微微躬身。

    所有人看了过去。

    倪春秋更是眼睛一亮,迫不及待的看向叶守刀躬身方向。

    然而,什么都没有。

    老叶,坏啊,刚突破大能就飘了啊?

    倪春秋心中空落落,甚至有些恼怒。

    “不错……”

    忽然。

    所有人毛孔一缩。

    因为那空无一人的地方,竟是有蕴含笑意的淡淡的声音飘来。

    陆少主……真的在?!

    下一刻,所有人皆是学着叶守刀的模样朝着空无一人的方向恭敬行礼。

    “作为五凰第一位跨入元神合一,得大能之名的修行人,今日便赐你一刀。”

    陆番虚无缥缈的声音从虚无中产生。

    叶守刀一怔,尔后,兴奋万分的抬起头,眼眸中有无穷无尽的精亮之色。

    还有这等好处?

    杜龙阳,倪春秋,天虚公子等人则是心痛万分。

    陆少主亲自传道,这简直是无上机缘。

    他们痛恨万分,为什么突破大能的不是他们。

    嗡……

    空气如水波一般荡漾开来。

    灵气汇聚,化作大手掌,尔后在虚空中一抓,灵气凝聚成一柄长刀。

    长刀斩下。

    刀芒普普通通,在空中斩出了数百里,尔后,一分为二,二为四,四为八……

    下一刻,漫天都是刀芒,淅淅沥沥……

    整个天穹都在抖动。

    叶守刀看的浑身颤栗不止。

    这一刀,让他惊艳万分。

    许久之后。

    刀芒散去。

    “悟了多少?”

    天地间再度响起了陆少主的声音。

    “悟了三成。”

    叶守刀恭敬道。

    “尚可。”

    “公子,此刀法,唤作何名?”

    叶守刀抬起头,有些焦急的迈出一步,问道。

    “随意一刀,你愿叫什么便叫什么……”

    然而。

    陆番的声音飘荡而来,有种渐行渐远的感觉。

    叶守刀回味无穷,目光中满是疑惑交织,像是陷入了一种疯狂和迷茫中似的。

    倪春秋则是翘首以盼的望着空无一人的方向,眼睛像是夜空中最亮的那颗星。

    “公子已经走了。”

    叶守刀瞥了倪春秋一眼,道。

    倪春秋顿时万分遗憾。

    咋就走了呢?

    周围的人也纷纷散去,因为叶守刀的经历,让他们越发的有干劲。

    原本一些看热闹的也都飞走了,要努力修行,或许某一天会被陆少主所看中,得陆少主传道。

    ……

    齐六甲和陆番道别之后,则是回到了徒弟李三岁的身边。

    李三岁正在和裹在黑袍中的李三思交谈。

    见到齐六甲,脸上流露出喜色。

    “师尊。”

    李三岁躬身。

    李三思也朝着齐六甲行了一礼。

    齐六甲则是看向了李三思:“你这乃是特殊体质藤妖体,这是你的幸运,也是你的不幸……藤妖体这种体质,若是成长起来,堪比一流特殊体质,但是,若是成长不起来,比起三流体质都不如。”

    “你如今虽然达到了出窍境,甚至,你要踏入合体大能境也不难,可是,一旦达到合体,你想要更进一步,就非常的困难,你算是成也体质,败也体质。”

    齐六甲毕竟是六甲阵宗的宗主,见识广阔,一针见血的指出了李三思的毛病。

    李三岁心头一紧,李三思毕竟是她哥,她请放任不管。

    “师尊,那可有办法可以改变?”

    李三思黑袍下的眼眸也是精亮。

    他想变强,因为他还有一个要追上那少女的目标,所以,他不想变得太弱小。

    “为师没办法,你若是要寻解决办法,就去找公子吧。”

    齐六甲摇了摇头,道。

    李三思黑袍下的面容顿时微微一僵。

    “罢了,在下还是自寻办法。”

    李三思道。

    尔后,转身遁走。

    齐六甲倒是有些疑惑。

    “怎的?老夫觉得陆公子脾气还不错,对五凰的修行人很热心啊,他为何不去寻陆公子,他自己寻求解决办法,太难了。”

    李三岁倒是猜到了一些,叹了口气。

    ……

    陆番回到了本源湖。

    千刃椅徐行,微风吹动。

    倪玉则是带着最新炼制的五品丹药融元丹而至。

    “公子,你尝一尝?”

    倪玉像是献宝似的。

    陆番捏着包裹糖衣的丹药,塞入口中。

    对于陆番而言,跟吃糖丸差不多,虽然融元丹能够辅助凝聚元神,可陆番元神之力何等强悍,达到了九十九元,莫说一颗,就算是一整锅的融元丹都给陆番吞下,也不会有任何的蜕变。

    “唔,甜了点,下次少放点糖。”

    陆番道。

    倪玉期待的面容顿时神色一僵。

    重点是糖吗?!

    趴在他头顶上的小应龙,更是发出“咯咯咯”的笑。

    听到小应龙的笑,陆番倒是想起了些什么。

    手一招。

    小应龙便被陆番提着后颈肉。

    虚空一划。

    空气似乎都被切开。

    陆番将小应龙往里一抛。

    小应龙一脸懵逼的消失在了空气旋涡中,似乎还没明白过来,自己为何而遭罪。

    “好好揍一顿,没揍到大能,别放他回来。”

    陆番道。

    “好的,阿爸。”

    虚空中一阵波动,竹珑的声音响起。

    倪玉背着锅,赶忙缩了缩脖子。

    小黄,你也太惨了吧。

    “公子,我继续练习炼丹去了。”

    倪玉乖巧道。

    “等等。”

    刚转身的倪玉,心头一颤。

    “刚学会五品丹药的炼制,就先别急着炼丹,去道碑前,好好悟出道意吧。”

    陆番道。

    倪玉肉嘟嘟的脸颤抖不已。

    道意……好难的啊。

    “另外,看在你炼出五品丹药的份上,给你的锅升个级……等你参悟出道意,来找我拿锅。”

    陆番又说道,招了招手,倪玉的黑锅顿时悬浮而起。

    倪玉眼泪都要流下来,抓着黑锅,身子都被提起。

    然后,对上了陆番那平静又温和的目光,倪玉隐隐都看到陆番瞳孔中倒映出来的……心眼。

    倪玉明智的选择松手。

    一屁股跌坐在地,有种生无可恋的感觉。

    陆番收起了黑锅,瞥了倪玉一眼,就离开了。

    倪玉捶胸顿足,没事炫耀什么?

    没事找公子炫耀什么?

    炼出五品丹很厉害吗?为什么要炫耀?

    这下好了,锅都炫耀没了。

    倪玉无奈,只好带着悲伤之躯,来到了道碑之前,盘膝而坐,仰着头进入修行状态。

    白玉京楼阁。

    陆番回归。

    端坐椅子,取出了灵压棋盘,烧了一壶梅子酒,准备好好休息。

    《北皇经》也传出去了,时间阵法也布置完毕了。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五凰将进入高速发展时期。

    任何一个高武世界,都是有着漫长岁月的沉淀。

    五凰则是个例外,因为陆番的插手,使得五凰的发展一路上都宛若在飞升,太快了,快到让人惊叹。

    但是,这样快,同样存在着可怕的弊端,那就是会出现根基不稳的情况。

    五凰的修行人已经逐渐的有些跟不上世界层次的提升速度了。

    哪怕是衍九级高武,坐镇的圣地圣主也是造化尊者层次。

    圣主级,清一色都是造化尊者级别的大能。

    而如今的五凰,除去陆番,莫说造化尊者层次的强者。

    就算是元神合一的大能都少的可怜。

    所以,陆番要让五凰好好缓一缓,巩固一下根基。

    这也是他布置时间大阵的目的所在。

    心神一动。

    陆番从幽玄扳指中取出了一股强横的气机。

    隐隐有龙吼之声炸响。

    这是陆番当初渡高武大劫时候,所擒拿下来的祖龙气。

    眼眸中线条跳动。

    龙门天龙种的模样,便纷纷出现在他的眼中。

    赤龙龙门,赤龙在龙血池中提升了战力,达到了阳神级别,不过,他没有骄傲自满,仍旧在龙门附近苦修着。

    云龙盘在天荡山山巅,看着云卷云舒,有几分小惬意。

    东衍江中,蜃龙欢快的随着水流游荡,偶尔抓几只肥美的游鱼吃。

    南郡蟠龙,正在玩泥巴。

    不周峰上。

    竹珑则是在对小应龙进行特训,时不时传来小应龙悲惨的呜咽声。

    青龙化身为青年,在大玄学宫中,正与一位学宫少女在探讨着人生哲学。

    陆番嘴角微微抽搐了一番。

    这些天龙种中,唯一正常的,或许就只有小竹珑和小赤龙。

    其他……简直都,无法形容!

    陆番抚额。

    下一刻,将祖龙气切割成了八分,弹指甩出。

    八道祖龙气飞遁而出,当然,量的大小自然不太一样。

    八位天龙种,得到祖龙气的滋润,皆是得到了蜕变和提升。

    他们朝着瀚海方向发出了龙吟。

    有了祖龙气的滋润,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天龙种将会逐渐的变强。

    陆番笑了笑,满意的收回目光。

    摆盘棋局问天,饮梅子酒,有几分云淡风轻。

    三日后。

    陆番结束棋局,伸了个懒腰。

    心神沉入了传道台内。

    盘坐在阵台中,黑发苍劲,衣袍纷飞。

    陆番目光一凝。

    元神震动,磅礴的元神之力不断涌动。

    那盛开着一朵朵体质之花的山峰,在陆番眼前拔地而起。

    磅礴的灵气翻涌,化作云海在山峰周围萦绕。

    接下来,他要将这些体质之花传播出去。

    “唔,不过,这特殊体质该传给哪些人呢?”

    陆番陷入了思索中。

    霸王,聂长卿他们?

    陆番摇了摇头,否定了这个想法,霸王,聂长卿他们属于得到了第一代机缘的修行人。

    这特殊体质的传承,在陆番的计划中,属于第二期。

    所以,他准备选一些其他人。

    眼眸中一根根的线条跳动,交错纵横。

    轰隆隆!

    灵气海洋掀起滔天巨浪,仿佛要将陆番给吞没似的。

    如果是未曾升级前的传道台,筛选人入内,只能随机。

    而如今……

    陆番却是可以根据心中所见所闻来筛选选择。

    “第一批,选二十位天才修行人。”

    共同争夺七朵特殊体质之花。

    陆番抬起手,一道道阵纹顿时不断的涌动。

    轰隆隆!

    可怕的轰鸣响彻。

    陆番眼眸中,五凰大陆上一张张面孔开始不断的变化。

    ……

    西郡,凉州城。

    正在打坐的丁九灯蓦地睁开了眼,身上压抑的气息难以抑制,使得油灯的灯火都刹那泯灭。

    他的身形瞬间掠出。

    却见虚空中一股奇异的波动逸散。

    “这是……那次仙缘的气息。”

    “那神秘的仙人……又开始有所动作了。”

    丁九灯深深吸气。

    他走入了小和尚们熟睡的房间,却发现熟睡的小和尚中,有一人消失不见。

    ……

    北郡,大玄学宫。

    陆九莲睁开了眼,眸光中带着奇异。

    身上的青莲袍服飘扬,迈出一步,有莲花在脚掌盛放。

    他感受着空气中逸散开来的神秘气息,目光一凝。

    他的灵识扩散而出。

    很快便发现,大玄学宫中的一位学子消失不见。

    “嗯?”

    “是唐家的那丫头……”

    陆九莲眉头一皱。

    ……

    西凉军中。

    正在月华下盘膝修行的赵子旭,蓦地感觉天地旋转,他身躯仿佛被可怕的力量给拘禁了似的,眼前的画面陡然一变。

    飘飞着大雪的山峰之巅。

    正跟在孔南飞身边,培养浩然正气的孟浩然身躯陡然消失。

    一片雪落下,歪歪扭扭被撕的支离破碎。

    孔南飞睁眼,看了一眼身后孟浩然消失的位置,不由的诧异挑眉。

    北洛城,绕着城池奔走锻炼的聂双忽然一脚踩空,整个人宛若泡沫般消失不见。

    今夜,注定是不平静的夜晚。

    五凰各地,一位位年轻的修行人被一股神秘的力量所拘走,不知去往了何方。

    而传道台内。

    陆番嘴角微微上挑,感受着熟悉的氛围。

    一位位新人入内,让他颇为怀念。

    “新人唐果,进入传道台。”

    “新人聂双,进入传道台。”

    ……

    “新人孟浩然,进入传道台,”

    ps:上章结尾出错,是大能不是造化尊者,已经修改,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