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我,中国队长 大头文

第四二二章 博格沃导弹,盛名之下无虚士(求月票)

    “骗子,”

    “骗子!”

    “十足的骗子!”

    西蒙尼爬起来之后,指着郑志的鼻子骂,然后也跑到了主裁判面前哔哔,结果主裁判毫不客气的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黄牌警告了西蒙尼。

    嗷呜~

    天煞的,这是什么鬼裁判!

    西蒙尼整张脸都扭曲了起来,实在是太痛苦了,只能咬牙狠心把所有的痛苦都重新咽回肚子里去。

    吃亏是肯定的了,但是总不能申请红牌下场啊,这亏他记住了……

    远在英格兰曼彻斯特,某人已经哈哈哈哈大笑起来。

    “啊哈哈哈,”

    “混蛋,”

    “你也有今天?你也有今天!”

    “活该!”

    “活该!”

    “活该!”

    贝克汉姆在客厅里大声骂了出来,害得他的妻子维多利亚直接从浴室里一丝不挂地跑了出来。

    “大卫?”

    “你怎么了?”

    “没,没什么,哈哈,”

    “我终于见到这个贱人被坑了。”

    “迭戈·西蒙尼,这个小丑,这个小丑被郑坑了一个点球。”

    “这个球摔得太漂亮了,他简直可以去角逐今年的奥斯卡奖,我可以想象这个小丑的内心有多痛苦。”

    没有人会比此时的贝克汉姆更加开心,一想到一年多前在世界杯上被西蒙尼阴下场,贝克汉姆就想杀了西蒙尼,到现在他一想起来这件事情,他依旧是喘不过气来。虽然和曼联拿到了三冠王,站在了欧洲之巅,但在俱乐部层面上的荣誉永远无法弥补在国家队的伤痛。他无时无刻都想赎罪,为英格兰做点什么,拔出心头的这根刺……

    “亲爱的,”维多利亚的眼中满是温柔,过来把贝克汉姆的脑袋埋到了她的胸口中,然后低头吻了一下他的额头。

    也没有人比她更清楚贝克汉姆到底有多受伤了,几乎整个英格兰的球迷都要吊死贝克汉姆的时候,是她和家人一直陪伴在贝克汉姆的身旁。

    ……

    ……

    ※※※※

    “霍~”

    “这个中国人,太狡猾了。”

    “这绝对不是一个点球。”

    “顶多就是碰了一点点,绝对不止于让他倒下来。”

    “他很适合去尤文图斯,尤文图斯人都这么干。”

    意大利天空体育台内,刚刚退役的前国际米兰队长贝尔戈米作为解说嘉宾直接批评了郑志,“如果这种球都是点球,那么一场比赛可以至少有10个点球,这家伙太可耻了!”

    当然,尤文图斯是最悲剧的,这样都被贝尔戈米拉出来讽刺了一番,站在国际米兰的立场上挖苦尤文图斯,这很正常。这些年大家都在炮轰尤文图斯,认为尤文图斯总是在意甲赛场上受益,总能够获得无须有的点球,最近的一个最具争议的点球发生在97-98赛季。

    时光倒回到1997-98赛季,在意甲积分榜上,国际米兰一直紧咬尤文图斯。不过1998年4月26日的那场天王山之战却彻底葬送了国米夺冠的希望。当时,意甲联赛仅剩4轮,蓝黑军团也只落后榜首的斑马军团1分。在那场意大利国家德比中,皮耶罗在第21分钟打破僵局,为主队取得领先。下半场双方易边再战,到了第70分钟,罗纳尔多在禁区内带球时被尤文后卫尤利亚诺放倒,但是这个明显的犯规却被当值主裁判切卡里尼视而不见。

    贝尔戈米能不恨切卡里尼吗?

    坐在电视机前看球的拉齐奥球迷就更愤怒了。

    “混蛋!”

    “混蛋!”

    “为什么德国也有这样的烂人。”

    “这家伙简直烂到了极点,足球现在都变成什么样子了?为什么在哪里都可以看见假摔?”

    ……

    ……

    “你太愚蠢了!”

    “你让我感到恶心!”队长内斯塔跑到了郑志面前哔哔了两句意大利语。

    不过郑志听不懂,就算听得懂,他也不会有什么表示。

    因为对手是西蒙尼,大家谁也别说谁,作为职业球员,他不敢说自己有多高尚,在关键时刻作出一些必要的选择……

    “这个点球确实存在争议,到底铲没到郑志,从镜头里也看得不是很清楚。”

    “相信只有郑志自己才知道了。”

    “但不管怎样,主裁判还是认定了是个点球,基尔斯滕站在了点球点上。”

    现场的勒沃库森球迷才管不了那么多,他们就等着队长基尔斯滕把球送进拉齐奥的球门里了,然后送上巨大的欢呼。

    哔,

    哨声响起,基尔斯滕一蹴而就。

    “球进了!”

    “球进了!”

    “基尔斯滕把球稳稳地射入了球门右下角,拉齐奥门将判断错了方向,勒沃库森取得了1:0的领先。”

    拜耳竞技场地动山摇,球迷们几乎把球场震塌了。鲜艳的旗帜在看台上迎风飘扬,嘹亮的歌声震耳欲聋。

    毫无疑问,勒沃库森球迷又享受了一次进球的盛宴。

    进球后的基尔斯滕冲向了郑志,把郑志抱在了怀里。在冠军杯这个赛场上,基尔斯滕的进球数可不多,赛前还有媒体批评基尔斯滕无法在冠军杯中进球,现在他打脸了,虽然只是一个点球,但也能让基尔斯滕松了一口气。

    “伙计们,”

    “我们不能就怎么算了,”

    “我们要反击,我们要攻陷这里,不能让可耻的人偷走胜利!”

    队长内斯塔眼中冒火,在后场激励着队友。

    “那不是一个点球,”

    “我看得清清楚楚,”

    “我们不能就这么回去,我们要战斗起来!”

    “迭戈,振作起来,我们现在需要你!”

    迭戈·西蒙尼脸上的表情有些痛苦。

    “胡安,”

    “马塞洛,”

    “阿伦,”

    ……

    ……

    比赛重新恢复,拉齐奥明显拉快了节奏,贝隆、西蒙尼和阿尔梅达的中场铁三角疯狂运转起来,尽管贝隆只是在今年夏天才加入了拉齐奥队里,但他是球队的中场核心,基本上很多球都由他来处理。

    面对巴拉克和郑志组成的防守屏障,贝隆选择了快速出球,想打他们两个人的身后,不过很难凑效,现在最活跃的是左路的内德维德,内德维德一直在来回奔跑,他把拜因里希压制在半场内,这是拉齐奥最大的优势,右路的话,阿尔梅达几乎不过中场,反而让泽·罗伯托不时参透进来。

    贝隆的脑袋瓜很灵光,不断把球往内德维德和萨拉斯这边送。

    第12分钟,他的直传球差点儿让萨拉斯形成了单刀,不过卢西奥的倒地滑铲拒绝了他的意图,郑志拿到球后立即把球塞给了巴拉克,巴拉克长传给拜因里希,无奈拜因里希又一次被内德维德干掉了,看似个子不高,但身体结实得很,拜因里希的身材和内德维德差不多,但是两个人对抗之下,拜因里希直接撞到了旁边的广告牌上。

    这一次主裁判没有吹哨,而是示意比赛继续进行,内德维德带球冲过了半场,这一次多了一个小心眼,因为他发现了郑志,他没敢再继续带球,而是把球交给了贝隆,然后利用绝对的速度冲过了郑志这道关卡!

    速度,成了他摆脱郑志的法宝。郑志很无奈,他的绝对速度并不快,这种单拼速度的对决他肯定不是内德维德对手。他只能寄希望于后面的哈普和卢西奥了。

    贝隆最终还是把球传回了内德维德的脚下,两侧有萨拉斯和博克西奇在策应,最终哈普跑了上来,内德维德直传萨拉斯!

    萨拉斯左脚一领,轻松进了勒沃库森的大禁区里,卢西奥放弃了对博克西奇的防守,不得不过来封堵!

    没想到萨拉斯没有把球传给博克西奇!

    他太独了,左脚把球往中路一扣,结果博克西奇就被拉梅洛跟上了,萨拉斯失去了传球的最佳时机,而他本人也没能摆脱卢西奥,卢西奥并没有木桩一样被他摆脱! !!!场下的拉齐奥主帅埃里克森一拍大腿,显然也是对萨拉斯很不满意,太独太独了!

    “马塞洛!”

    贝隆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虽然磨合了两个月而已,但他的声音太容易辨认了,烟嗓音啊。萨拉斯的右脚踩住了皮球,直接往回一拉,球滚到了贝隆的跟前。

    想得美!

    巴拉克从右侧撞来,直接扛在了贝隆的右肩上,贝隆身形不稳,直接往左倒下。

    哔,

    巴拉克被判犯规了。

    “不好,”

    “这个位置很危险!”

    “都说巴拉克会惹事了,现在好了,给了这么好的一个定位球的机会,这是米哈伊洛维奇一展身手的好机会啊!”

    “虽然不说他的任意球百发百中,但是根据统计,米哈伊洛维奇不到四脚打门就可以进一个任意球,大约是3.34脚就能进一球。我们可不希望他这一脚是3.34分之一啊。”

    不用说,站在皮球面前的肯定是米哈伊洛维奇,不会是另外一个人选,除非他不在球场上。

    “迈克尔,”

    “你特么个头高,排在这里!”

    犯规是不可避免的,没有人会责怪巴拉克,巴拉克要是不犯规,估计也阻止不了贝隆。大家现在想的是排好人墙,像诺伊维尔、基尔斯滕、郑志、拜因里希这四个家伙根本不能去排人墙,其他6大高个站在那里,他们只能分散在其他位置上。

    “米哈伊洛维奇是前南斯拉夫国家队后防线上的绝对核心,而他赖以成名的,除了他的防守能力之外,还有他的任意球技术。他是目前意甲联赛中通过直接任意球进球最多的球员,在前南斯拉夫国家队中,他的任意球也往往能够在球队打不开局面的时候一锤定音。正因如此,米哈伊洛维奇是前南斯拉夫国家队中的一个不可取代的物。”

    “他的任意球是势大力沉、角度刁钻和旋转性强烈的完美结合。和绝大部分任意球专家不同的是米哈伊洛维奇在主罚任意球的时候通常会尽可能地用小腿发力,而大腿的摆动幅度非常小,因此常常迷惑对方门将的思维,让守门员无法判断。”

    “左脚外脚背的任意球抽射是米哈拿手好戏,在距离球门40米内的直接任意球射门无懈可击。现在这个位置大约是25米左右,但愿他没能踢出来……”

    “啊噢~”

    “还是来了。”

    看台上,克洛普抬了一下额头上的帽檐,情不自禁的站了起来。

    出于对米哈伊洛维奇的了解,他的内心不由得紧张了起来。他坚信米哈伊洛维奇的任意球是一个巨大的威胁。

    “我的担心是没错的,唉,只是出了意外。”

    想到埃莫森的事情,他的内心又沉重了起来,总感觉是自己好心办了坏事。

    中午的时候,他已经收到了俱乐部的通知,虽然没有解雇他,但卡尔蒙德的语气相当严厉,认为是他个人的原因导致了这个悲剧的出现,让他以后不要再去一线队搞事了,卡尔蒙德还是识才的,继续让他带U9。

    可克洛普自己却发现,他不是那么想带U9那么年轻的队伍了,他发现自己的心里头有只小怪兽在疯狂发育,他想成为一个主宰球队的主教练……

    ※※※※

    传说中的任意球大师站在皮球面前,就连电视机前的贝克汉姆都坐直了身子,目不转睛的盯着大屏幕。

    世人都喜欢将他们二人进行比较,结果基本上都认为米哈伊洛维奇更胜一筹,而他只能屈居下风。

    他真的有那么强?

    贝克汉姆是不服气的。他的外脚背,自己的内脚背,各领风骚,怎么就非是他的脚法更出众?

    虽然是米哈伊洛维奇站在了皮球面前,但贝克汉姆还是把自己替代了进去。

    “我可以打左上角,右上角!”

    他很自信的自言自语着,“你能打什么位置?外脚背?呵呵。”

    他不认为此时的米哈伊洛维奇能够把球踢禁区,外脚背比内脚背的难度大多了。

    除了贝克汉姆之外,郑志也足够专注,他一直盯着米哈伊洛维奇的脚。能够在现场这么近的距离看米哈伊洛维奇踢任意球,这绝对是十分刺激的事情,此刻的他甚至于差点儿忘记了自己是球员,是对手。

    他会怎么踢?和贝克汉姆的想法不一样,郑志知道米哈伊洛维奇可不仅仅只是会踢外脚背!他全能的!

    看见了勒沃库森的人墙排得差不多之后,米哈伊洛维奇却突然跑到了禁区里,来到了马蒂塞克面前,用英语说了一句。

    “请注意,如果在我罚任意球时你移动,我就打你的空虚一侧。”

    “什么?!这个家伙!”

    “过分啊。”

    巴拉克听到了米哈伊洛维奇这番话,真想上去给米哈伊洛维奇一拳头,这话也太diao!太狂妄了啊!

    马蒂塞克当场懵在空气中,他从未遇到过有踢任意球的家伙敢这么和他说话。

    他就那么牛逼?和贝克汉姆的想法差不多……

    哔,

    哨声响起。

    米哈伊洛维奇的嘴角微微一笑,助跑了起来。

    右脚内脚背直接搓到了皮球上!

    “嗷呜~”

    “危~”

    ‘险’字还说出口,皮球就从人墙的最高点飞了过去,弧线虽然不大,但球发生了强烈的旋转,最终飞进了球门左上角!

    “球进了!”

    “哎呀!”

    “米哈伊洛维奇,谜一样的任意球技术,天啊,真是担心什么来什么,脚法简直神了。这一次不是外脚背,而是内脚背!”

    “1:1。米哈伊洛维奇凭借个人能力为拉齐奥扳平了比分。”

    “不愧是博格沃导弹!”

    “”

    拜耳竞技场沉寂得可怕,让随队而来的几百拉齐奥球迷的欢呼声显得更加清亮悦耳。这一小撮拉齐奥球迷挥舞着蓝色的拉齐奥旗帜,瞬间成了球场内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糟糕,”

    “太糟糕了。”

    巴拉克呆立在原地喃喃道。

    “马蒂塞克真的没有移动,啊,他真的被吓到了。”

    想起刚才米哈伊洛维奇对马蒂塞克说的那句话,巴拉克这一次没觉得对方是在吹牛了。

    “嘿,伙计,你没事吧?”他跑去安慰了马蒂塞克。

    “你下一次别因为他的话影响了自己,该咋样咋样!他又不是真的会巫术。”

    马蒂塞克……

    在米哈伊洛维奇射门的刹那,他确实犹豫了,犹豫的结果就是特么的根本看不出来球从哪里来,飞到哪里去,悲剧了……

    牛啊,盛名之下无虚士。郑志在心里头由衷的佩服米哈伊洛维奇,人家是凭实力完成进球啊,反倒是刚才自己的假摔有些丢份儿了……

    最震撼的当然是大卫·贝克汉姆。

    贝克汉姆被呛得瞠目结舌,没想到米哈伊洛维奇真的把球踢了进去!

    “啊!”

    “这狗屎运。”

    “还不是用内脚背?”

    “说好的外脚背呢?”

    “你倒是用外脚背啊。”

    贝克汉姆一边搂着维多利亚,一边哔哔着。

    “这个球我也可以踢进去,没有什么难度。”

    “而且我会比他踢得更加漂亮~”

    贝克汉姆依旧不服输,内脚背是他的看家本领,自然看不起米哈伊洛维奇的内脚背……

    而此时进球后的米哈伊洛维奇一路冲到了替补席上,和老将罗伯特·曼奇尼拥抱在了一起。

    “嘿,伙计,”

    “我说什么来着,我会进球的。”

    “我做到了!”

    “我还要进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