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一人之力 风消逝

第九十六章 绝境大逆转!唐鸿救世主!最终之孤傲无双!(万字求订阅!)

    异空间结晶转化为神之祭台的过程。

    出世、选址、启动、安置、再然后化为漩涡,这时候投入神躯,用神躯打开通往异空间的七彩漩涡,便会显化出神之祭台。

    黑夜笼罩,皎月隐去,小湖泊所有的浪花粉碎。

    湖泊边缘的潮湿泥土烙印着一个个脚印,都是唐鸿留下的,这一刻踏在湖泊正中央,他独自搏杀三大全盛阶段危险神,却见一尊常规神冒出。

    ‘三尊危险神。’

    ‘还有一尊常规神。’

    唐鸿发狂,可惜无用,有时候感性有用,能使人临战爆发,但多数情况都是没有用处的。

    不是吼叫着口号,燃烧着情绪,就一定爆发。

    客观上双方差距无法弥补。

    三尊危险神,

    还是全盛期,

    除非入圣者在此,否则别想一下子突破封锁,那是做梦。

    ‘不。’

    ‘不,不……’唐鸿发出生命灵魂最深处的哀鸣。

    怎么会有这等事。

    打到现在,人人竭力,我们已经尽力了。

    是哪里出现失误?

    ‘是我。’

    唐鸿得出了结论。

    ‘让开。’

    唐鸿陷入歇斯底里的疯狂。

    无论如何过不去。

    三尊危险神也疯狂也拼命也在爆发着神术。

    吼!

    如牛如马的腾空类型的淡金神躯一下子投入七彩漩涡,看起来就像是七彩漩涡吞噬了那具神躯,骤然凝固,七彩漩涡在收缩,下一刻浩浩荡荡的扩大扩张。

    三尊危险神全都停止了下来。

    祂们显得很乖巧。

    唐鸿杀上去。

    嗡!

    一记七彩圆形冲击波扫荡四面八方。

    蓬!!!

    七色炫彩冲击波一下子撞击在唐鸿身上,不可抵御的力量,将这个血肉之躯撞出几十米之远。

    没有一丝一毫的抗衡之力。

    整个人跌飞而出。

    鹞子翻身,脚尖点地,乃至于摩擦出两条深深沟壑,全都不管用,唐鸿无力后退的同时胸口也炸出一团团稀薄血雾。

    ……

    屏幕上。

    实时播放的战况。

    清晰可查,血雾当空,映衬七彩冲击波的神圣绝伦,至高无上,只一下就把天才击伤击退,仿佛是高天之上的伟大神祇进行最后的宣判,审判这世间罪孽。

    阻击日子过久了。

    好像祂们才是正义光明的代表。

    “啊!”

    西宁分区作战指挥中心所有人捂着嘴咬着牙流出泪水。

    一个个跪在地上:“全都怪我们战前情报没做好,是我们的错。”

    “失误太多了。”

    “都是我们拖累了超凡者。”有人趴桌子嚎啕大哭,撕心裂肺。

    或是栽倒,或是昏迷,还有人以头抢地,磕的满头见血红,这一刻触目惊心。

    “啊!”

    总指挥姜韵湘又感慨又沉默的终于低头认命,肩头耸动,眼眶发红。

    “是我指挥出错了。”

    “啊!”

    时时刻刻关注着这一战具体变化与现场情况的全国各地超凡者发出一声声叹息。

    “不是唐鸿的失误。”

    “我们尽力了。”

    “这一战,每个人都是传奇,流的血流的泪对得起这片土地,就算输了又怎样,超凡者永不后退。”黑吉分区的稻花组织、帝都分区的黄河组织、云海分区的阗生组织、浙洲分区的地载组织、川蜀分区的卧龙组织立刻向西宁分区发出撤离信号。

    撤离不是后退。

    待来日,重拾旧山河,超凡者不凋零不会认输。

    ……

    官府方面,中央议会,一位白发老者的红润面庞,瞬间苍老了很多,整个人变得佝偻。

    好似时间流逝。

    衰老了几十岁。

    “诸位……”

    “接下来的会议主题……讨论该怎么处理国内局势。”白发老者沉声道。

    他已经绝望,心头沉甸甸,不知该怎么稳住国内局势。

    西宁分区大崩盘。

    整个分区有着三千多万的人口。

    怎么疏散普通人?又怎么向民众公开这个消息?超凡世界还没有做好准备。

    超凡者禁止出名。

    唯有天才无限制。

    “唉。”

    白发老者摘眼睛,一把捂住脸,那手掌颤颤巍巍的无力发抖。

    但是不能慌。

    这时候,他不能乱,于是白发老者努力地克制住悲哀情绪。

    可是现场很多人控制不住。

    绝望蔓延,恐慌沸腾,这一刻心理防线大崩溃。

    终于天塌了,高个子也顶不住,然后压在这些人头上。

    “投降吧。”

    “认输吧。”

    “这场仗我们不打了,我们人类怎么打得了神祇。”有人满脸绝望的哭丧着脸开口大叫:“超凡者,每一个都是我们人类的骄傲,人类的天之骄子,我们这些老东西坐在这儿看着超凡上战场,我实在看不下去,让超凡们歇歇吧……至于那些该死的神祇们,这世界,便给祂们罢!”

    白发老者盯着他。

    白发老者很理解这样的人。

    并不是人人都像超凡者那么坚强。

    到如今……

    很多人再也经不起任何打击,心理防线已经是摇摇欲坠,即使超凡在前边,即使这些人在后面注视着,都感到心疼不忍,不能够再听到哪怕一个坏消息。

    白发老者淡淡道:“以后的会议你就不要参加了。”

    那人摇摇晃晃站起身,沙哑嗓音流露出悲恸之色:“西宁分区大崩盘,国土要沦为战区,我们压根撑不到今年盛夏。”

    白发老者盯着他:“坐下。”

    那人一怔,喃喃自语,面如死灰坐回去:“我们……撑不到今年盛夏。”

    ……

    中央军方立即接通太平洋战区的紧急通讯。

    太平洋战区:“请讲。”

    中央军方:“请尽快调动三千名超凡者回防国土,西宁分区可能会发生崩盘。”

    太平洋战区:“收到。”

    太平洋战区:“我们测算完氢弹核弹可以动用的存量,再决定调遣多少超凡回归国土。”

    中央军方:“请尽快回复。”

    发完了求助信号,鬓角发白的墨总长坐了下来,缓缓地拿起眼镜。

    白炽灯照在眼镜镜片上,好似折射出微光,折射出墨老爷子那一张沉默不语的凝重脸庞。

    他搓着镜腿。

    又擦拭镜片。

    来来回回的擦拭,擦得很干净,不见一丁点尘埃。

    ……

    这一时刻。

    不止是超凡世界,官府,军方全都在积极应对,争取把第二重防线失效的损失降低到最小,争取把西宁分区的崩盘影响,控制在一定范围。

    正所谓旁观者清,当局者迷。

    “哇!!”

    唐鸿吐出一口血,瘫坐在地,面色凝固:“输了,这一仗我给输了?”

    摸了两下塌下去的胸口。

    唐鸿不能够确定,不相信:“我把神战打输了?”

    他看向前方。

    小湖正中央。

    七彩漩涡扩散出一圈圈波纹,实质化绚烂波动不断扩散,与此同时,漩涡主体也开始一点点往外扩张,大概是每秒一米的速度……那三尊全盛阶段危险神变得安静,随着漩涡的扩张,似臣服似迎接的往后退去。

    场面异常寂静。

    七彩光芒驱散了这片黑夜。

    唐鸿大脑却空白。

    那是战无不胜的第一信念开始了摇摇欲坠的迹象。

    后方……

    身影划破了夜空,凭空翱翔,轻轻地降落在唐鸿身边。

    “走吧……”

    正是搬山大圣的平静声音。

    她迟了……虽然按照作战指挥中心提供的安置过程倒计时,根本不可能迟到。

    火龙果……没打断安置过程。

    但是全都尽力了。

    “走吧。”

    搬山大圣弯下腰,扶起唐鸿,微微一笑:“这一次我们输了,没关系,以后不输就是了。”

    输了?

    我们输了?

    辛辛苦苦打了这么久的神战输了?

    天才的诞生,入圣的崛起,两大翻盘点还不够?

    “第二重防线瓦解。”

    “西宁分区大崩盘。”

    唐鸿一格一格扭过头,脸上的表情扭曲:“死的死,伤的伤,只有我唐鸿罪该万死。”

    搬山大圣扶着唐鸿正色道:“我在远处,看见全程……即使你不救火龙果,充其量争取到半秒时间。那尊危险神见你不救火龙果,依然会尽全力阻止你的,你觉得半秒时间有用吗?”

    半秒?

    过程再缩短半秒,根本无用,仍然捞不到第四枚异空间结晶。

    但……

    唐鸿盯着她:“半秒是哪位,有代号半秒的顾问吗,你在说些什么啊,明明都是我的错,是我唐鸿做的不够好才导致此战失败,跟人家半秒无关。”

    说完。

    他捂脑袋,头痛欲裂,这是第一信念即将崩塌的征兆。

    搬山大圣却不知,摇头失笑,朝着唐鸿淡笑道:“弑神者,看不出来你竟然这么会开玩笑。”

    看着这位弑神者,超凡天才,搬山心中很羡慕,暗暗惆怅,自家儿子跟这位相比差的实在太远了。

    她有点好奇天才唐鸿的老妈究竟是何等人物,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当面请教育儿心得。

    她对着唐鸿微笑。

    笑?

    为什么要对我笑?

    唐鸿无法理解,看着搬山大圣,视线恍惚了起来。

    这场神战不应该这样子的……

    是我做得不到位……

    出现了失误……

    还在笑……不应该打骂责备么,不应该叱喝批评么?

    唐鸿决定纠正搬山大圣的错误。

    “大姐你应该打我。”他抓起搬山大圣的双手。

    “???”

    搬山者连忙抽回手掌。

    唐鸿又疑惑,又有点迷茫,近似苦苦哀求道:“我的错。犯了错,就要挨打挨骂不是么。”

    他目光没有焦点,无助到极点。

    搬山皱眉,惊疑不定:“唐鸿你的第一信念到底是什么?信念崩塌的征兆?你冷静一下。”

    “冷静啊,我很冷静。”唐鸿用掌心擦了擦眼角。

    摊开掌心递过去,满满都是血,搬山大圣见此也陷入沉默。

    “瞧。”

    唐鸿一脸认真道:“是血,超凡只流血。”

    看着这个年轻人,这个冠绝无双的天才在眼前几欲崩溃的样子,搬山又怎么忍心加以责备,她特别心疼,这孩子还没有自家儿子的年纪大,就在最好的年龄,踏上这条没办法回头的超凡之路。

    搬山的冷静目光一下子软化。

    她柔声说道:“咱们走,下次再战。”

    唐鸿摇摇头,嘶哑声音如同杜鹃泣血的哀鸣:“为什么。”

    面对这么凄厉的疑问,搬山给不出回答。

    “到底为什么输啊。”

    唐鸿歪着脑袋,扯着脖子,把头搭在肩膀上。

    就在这时。

    火龙果爬回此地,看了看唐鸿,又看了看不远处七彩漩涡一点点扩张。

    “抱歉,我以为我打断了。”

    火龙果叹了口气,万万没想到神祇竟然玩计谋,尽管没什么用处。

    所有人已经尽力,尽可能加速,各方面全都做到了极致。

    可惜……

    神祇们更高一筹……

    再有三分钟,漩涡扩至三百米,神之祭台就会显化而出。

    朱果轻声唤道:“唐鸿。”

    唐鸿一点点转过身躯,茫然的目光看了眼火龙果。

    朱果爬到唐鸿身边,她的一只手抓紧唐鸿左手,温声道:“显化过程没有人可以阻止,不是你的错,不要太过责怪自己了。”

    七彩漩涡的扩张,已成定局。

    尘埃落定,无法阻止,当七彩漩涡扩张到方圆三百米,就像是十九型医疗设备,以神躯养人体的治愈过程,虚化的神力结构彻底显化,由虚到实,由虚构到实物,这就是神之祭台的初期过程。

    由虚幻化为真实的神之祭台将会驱逐一切空气光线乃至于分子粒子。

    可谓是至为纯正、纯净,容不得丝毫杂质。

    紧接着。

    代号猎风者抵达。

    这个看似肥胖的中年人破空而至的重重落在雪地上。

    随后。

    志愿者马立叁抵达,红叶抵达,布偶抵达。

    黑夜之下,六个人站在一起。五个顾问级别超凡者,一个入圣者,没有一个是弱者。

    不远处的七彩结晶在扩张,危险神跟着后退,极为罕见的情况超凡与神祇隔着百余米,好像是和平共处。

    “对不起。”

    “我输了。”

    唐鸿深深低下头。

    “哈哈。”红叶搂着唐鸿肩膀摇晃了两下:“原来你也会输啊,我差点以为你会一直赢下去……现在好了,你跟我们一样了,一模一样了。”

    唐鸿看见他的笑很假:“红叶。”

    红叶看见他的痛,他的无助,他的迷茫:“兄弟,大家伙都在这儿,输了也没什么的。”

    “你们……”

    唐鸿扯了扯嘴角:“可我输了啊。”

    红叶大声怒骂:“你要搞清楚,是我们输了。”

    我们?

    是我们输了?

    唐鸿一下子愣在原地。

    眼泪一下子涌出:“我好孤独啊。”

    “我在这儿。”

    “我们都在。”

    五个人五只手轻轻按在唐鸿身上。

    好像传递着无法言喻的莫名力量。

    令唐鸿清醒过来。

    信念的崩塌中止。

    战无不胜的弑神者不到最后一刻不认输。

    唐鸿闭上眼,低下头,思绪疯狂运转了起来,置身于最终绝境,打出另一个可能,打出另一个生路,这就是超凡真谛也是唐鸿现在要做的事情。

    灵光一闪。

    他仿佛看见了那条生路在哪儿。

    “诸位……”

    黑夜之下,湖泊侧畔,无上战意在诞生。

    恐怖的可怕的意志化为锋芒,顷刻间斩灭消极,扫空所有的压力,战无不胜的第一信念的崩溃进程停止了,心头点燃一团火,风在吼,血在烧,无穷无尽的体能体力在唐鸿体内轰然涌出。

    浑身上下充满了浩荡力量。

    “我想回家……”

    唐鸿迎着风开口说道:“我想打赢这一战,昂首挺胸把胜利带回家。”

    玉石俱焚的惨烈气势在酝酿……

    胆大妄为的荒诞计划在生成……

    无天无法不服输的恐怖意志在崛起!

    “打赢这一战?”搬山大圣的瞳孔微微一缩,难道还有办法吗。

    不可能的。

    经过无数次验证,到了这时候,已经是无可挽回。

    “昂首挺胸把胜利带回家?”猎风者志愿者对视一眼,摇摇头,红叶也不再开口,这是人力沦为无用的绝境,即将化实的神之祭台就像是生死磨台压下来。

    把可能全部碾碎。

    成败已无从改写。

    这一座神之祭台象征着灾难,象征着生死磨台把西宁分区无情倾轧,压得全线崩盘。

    “不。”

    唐鸿握紧了双拳:“我还有一个办法。”

    神之祭台要扩张,要从虚幻,转化实体?

    容不得一丝一毫的杂质?

    空气光线都不行?

    那么……

    唐鸿要问问神祇……

    容不容得下,孤零零的一个人,时时刻刻皆孤独的血肉之躯!!!

    但……

    全盘计划太复杂,太拗口……

    没时间解释,唐鸿扭过头,一字一顿开口道。

    “让我面对神祇!”

    “离我百米之外!”

    “让我一个人置身于七彩漩涡的边缘!”

    众人闻言见状都沉默。

    刹那后。

    一个个眼睛发亮:“有希望?”

    “有!来吧!”唐鸿喉咙挤出一个个惨烈的字,玉石俱焚总好过坐以待毙,何况唐鸿不会死:“让我们一起崩了神之祭台!!”

    “拼了!”

    搬山大圣一声吼。

    猎风者:“朱果你留在这儿,好好歇着。”

    朱果还想爬起来。

    “躺下!”

    唐鸿将她推倒:“你就躺在这看我崩了这座神之祭台!”

    轰隆!

    一脚踏出,拔地而起,唐鸿如飞剑暴射三尊危险神。

    【叮咚!】

    【阻击神祇,孤立无援,现激发真正的一人之力!】

    【意志翻倍!】

    【力量翻倍!】

    【境界翻倍!】

    一人之力激发了,唐鸿变向,往左边飞速退去。

    同时。

    搬山大圣、代号布偶、猎风者志愿者以及代号红叶尽皆火速杀过去。

    五人冲过去,只用了两秒,那三尊全盛阶段危险神就像是三条死狗被五人拖着离开。

    吼!吼!吼!

    任祂们再怎么挣扎也都无用。

    甚至在地上硬生生拖出了几条沟壑。

    “猎风者留下!”

    “布偶守东方!”

    “志愿者守北方!”

    “红叶你去守南方!”

    “若有神祇,务必挡住,挡不住的拿命挡!”

    来一个,拦截一个,五人要将神祇钉在原地。

    虽不知唐鸿打算怎么做,这一战到现在又能怎么赢,怎么逆转,怎么翻盘,然而无条件信任乃是超凡者之间的基础准则。

    而收到搬山大圣的请求协助的简述消息,四面八方,所剩无几的超凡者开始汇聚。

    一个超凡,可能邪恶,可能会乖戾凶残……

    但到了并肩作战的时刻……

    没有善恶之分,没有好坏之分,都有同一个身份!

    “什么?”

    “怎么还没有撤离?”

    “超凡在聚集,超凡还在战,超凡还没有放弃!”

    西宁分区总指挥姜韵湘立即联络最近的军方基地。

    立即联络战场附近金红色。

    尽一切可能调动一切力量。

    “各位!”

    “我和猎风者在西。”

    搬山大圣重拾断臂之剑芒,这一剑威势高涨,戳破十八重幽冥地狱。

    猎风者寰绕周边,做好万全之策。

    “我在东。”

    “一个都别想过去。”代号布偶的巅峰顾问守在东方。

    “我在北。”

    “不会有神祇打扰唐鸿。”代号志愿者本名马立叁盘膝坐在雪地上。

    “我在南。”

    “我们还心怀希望。”代号红叶伫立在大地之上,扭头看了眼快要扩张到三百米范围的七彩漩涡。

    这一刻!

    五人以唐鸿为中心,守护四方!

    “顶级超凡李针协助东方……”

    “顶级超凡韩广学协助北方……”

    “顶级超凡罗成渝协助北方……”

    不问缘由,一个个汇聚而至,宛若一条条江河汇为大海。

    最终的时刻,一起去创造,去逆转这场神战!

    “别让神祇接近天才。”

    “我协助南边。”

    “弑神者有办法,他说了,他还有办法。”

    好几个身上带着伤势的超凡者抬起血红的拳头,只要一个人坚持,所有人坚持。

    敢不相随。

    至死方休。

    虽然也有人心生苦恼:“我还想回家看完那场电影呢,老婆孩子等着我,再打下去的话,可能回不了家,那电影还没看完。”

    “喂狗粮当心送命。”

    “……神祇来了。”

    几个人换气,闭气,迎向神圣的光芒。

    与此同时。

    远方的黑夜星空闪烁着几道火光。

    “那是……”

    火龙果缓缓抬起丑陋脸庞。

    在那黑暗的夜空,东风导弹,使命必达!

    导弹推进器火光,横贯长空,撕裂这片黑夜,留下一条条痕迹,汇聚着西宁分区各大分区乃至于全国各地所有超凡者的视线聚焦。

    ‘那传奇……’

    ‘代号弑神者……’

    ‘天才唐鸿真的能逆转这生死绝境?’

    所有人都在困惑,怎么逆转,没可能的。

    困惑归困惑。

    该出的力一丁点都不少。

    嗖!嗖!嗖!最近的军方基地经过上级批准,发射洲际导弹。

    各方面全力配合。

    象征着全人类先进科技的洲际导弹在周边区域引爆。

    一团团盛大烟火象征着一尊尊或是常规级或是危险级的神奴神仆。

    另一侧,

    凛凛寒风吼叫着,

    唐鸿面无表情坐在万众瞩目的最终战场最中央。

    面前……

    七色漩涡在扩张……

    存在不知多少年的小湖泊悄无声息消失了,七彩漩涡的扩张,积雪泥土乃至于狂风全都消失,仿佛被驱逐出去,只剩下神之祭台,神圣无边的祭台将这片区域改造。

    方圆三百米范围的七彩漩涡遮蔽了天地苍穹。

    快要达到临界点。

    当七彩漩涡达到三百米范围,就不会往外扩张,而是凝固,由虚化实,把这片区域彻底改造成充斥着神息神力的神祇世界。

    终于……

    到了临界点……

    七彩缤纷的绚丽光芒映在唐鸿写满了疯狂暴虐的脸上。

    不疯魔不成活!

    失去理智的超凡者更加恐怖!

    “今天就试试。”

    “所谓神之祭台到底能不能容纳孤傲无双。”唐鸿伸出了左臂。

    绝望与希望并存。

    左手碰触在七彩光芒边缘,仿佛碰到了铜墙铁壁,这是唐鸿早已经预料到的局面。

    普通状态的自己,恐怕无法穿透这一层边缘壁垒。

    但……

    激发了一人之力的唐鸿呢?一人之力可以使实力更强,希望更大。

    嘭!嘭!嘭!

    拳术化刀,全力三拳,却依旧打不进去。

    “弑神!”

    唐鸿切换到临时的弑神信念。

    霎时间目露杀意,整个人周身泛着焘焘凶焰,极端凶残,极端冷酷,如同九幽地狱大魔王临世。

    弑神信念太强了……

    副作用也很明显……

    唐鸿的身躯颤抖,大约是不由自主站起身,杀向远方的神祇。

    弑神的最高准则是弑神。

    至于毁灭这一座神之祭台,对此时的唐鸿而言,根本不重要。

    “听我的。”

    唐鸿面色愈加狰狞了起来,流露出极度凶恶,语气却异常平静。

    仿佛分裂了的双重人格在对抗。

    无声无息的对抗。

    “我说……”

    唐鸿整个人不由自主的歪斜着站了起来,偏向着神祇所在,弑神催唐鸿弑神。

    战无不胜。

    激发!

    唐鸿歪了歪脑袋,抽搐嘴角勾勒出冷漠语气:“听,我,的。”

    轰!

    战意镇压了凶意。

    嗤啦!

    唐鸿一拳打开七彩漩涡的边缘。

    确实比危险神的神躯更加坚固。

    但终究撕裂开了,唐鸿把整条左臂伸了进去,想了想,觉得不稳妥,又把右臂伸进去。

    包括双脚全都踢开了裂缝,愣是搁在七彩漩涡的内部。

    整个人坐在地上。

    计划简单也疯狂。

    神之祭台不是容不得杂质吗,那就以血肉之躯作为杂质,看其能不能净化。

    单论耐力要素,在场任何一个顾问级别都比唐鸿强得多。

    但是他们不孤独。

    或者说……没有孤傲无双。

    孤傲无双,对抗异空间结晶,对抗即将演化的神之祭台!!

    嗡嗡嗡~

    七彩漩涡总算停止了扩张,停在唐鸿瞳孔正前方,他的脸,距离边缘,只有一厘米不到。

    “我赌上双腿双臂……”

    “我们必须赢。”

    唐鸿眼睛发红,目光却冷静观察七彩漩涡一点点由虚化实。

    探进去的手臂,两条腿,刚刚还没什么感觉,只觉得漩涡内部像是神力组成的世界,如今却变成固化神力驱逐所有的物质,风雪都驱逐,皎月光线都驱逐,声音波动信号全都驱逐了出去。

    只差唐鸿这双腿与双臂。

    净化一下子加强。

    【叮咚!】

    【遭到神力的净化,现激发孤傲无双!】

    关键的时候到了。

    决定输赢,决定成败,就在这一刻。

    唐鸿坐着,纹丝不动,完全看不到七彩漩涡之内的任何情况。唯有金光在闪耀,索性就闭上眼睛。

    血肉之躯,遭到净化,体表肌肤都泯灭,暴露出肌肉组织,而孤傲无双也在排斥着净化。

    孤傲无双,对抗着神之祭台!!

    七彩漩涡,微不可查的颤抖!!

    “继续。”

    唐鸿睁开眼,眸光幽幽,漠然一笑。

    他能感觉双腿双臂仿佛遭遇了一层层剥皮,千刀万剐,然而一点也不痛。

    这才是【孤傲无双】的恐怖之处。

    大幅度提高唐鸿对神力神息的抗性。

    最重要的是,净化之力刚刚渗透到体内,直接驱逐出去,荡起一重涟漪,等同于唐鸿借此展开绝境大反击。

    “是了,光有抗性没用的。”

    “必须得做出反击,尽可能干扰七彩漩涡的内部结构……否则,照这么下去,我的双腿双臂将会净化到消失,届时再反击,就太迟。”唐鸿将战无不胜的第一信念注入左臂左腿,将临时的弑神信念注入右臂右腿。

    几近于双重人格的分裂。

    唐鸿并没有融合。

    目前的两大信念强行融合大量耗费意志力与体能,这时候不能力竭。

    嗡!

    又一重涟漪荡起。

    唐鸿看不见,听不见,但通过插进去的双臂双腿能够隐约感觉到。

    就像一个点炸开。

    一圈圈涟漪波动开始扩散。

    “你容不下我……”

    “血肉躯、意志力、我一个人面对什么都可以。”唐鸿嘴角流出一行行歪歪扭扭的血迹,笑得壮烈又霸烈。

    一个人无所畏惧,哪怕是面对神之祭台。

    孤傲无双!

    战无不胜!

    弑神信念!

    乃至于四肢显化锋芒,显化意志力火焰,爆发出超凡之力!!

    孤傲无双最关键,其次是两个上品序列的信念发生激烈碰撞,最后是天才印记……总共三重,全都能引起漩涡的内部波动。

    嗡~

    一圈圈波动荡起。

    嗡~

    终于感觉到有一道微不可查的涟漪回荡,扩散而出,又弹回在手臂上。

    嗡~

    无数重涟漪,无数重波动,回荡在七彩漩涡的内部世界。

    滴水尚可穿石,铁杵尚可磨针,聚沙尚可成塔,小步迈动尚可游历万万里山河人间,唐鸿就这么坚持了整整两分钟。

    咔!

    七彩漩涡另一侧悄然裂开。

    唐鸿坐在这一侧,没听见,继续等待着。

    假如说,超凡者之躯是最强武器。

    那么孤傲无双就是附加在武器之上的最强法则。

    喀嚓!

    唐鸿仿佛螺丝钉,贯穿其内,以这身血肉之躯限制住了神之祭台。

    渐渐地,随着时间流逝,七彩漩涡不动了,闪耀的金光凝固,神圣崇高的世界充满着无处不在的波动,涟漪化为巨浪,摧毁出道道裂痕。

    下一刻。

    大音希声的粉碎。

    有一道涟漪波动回荡着扩散着撞击一个临界点,激起海啸,激起爆炸,激起那个临界点的瞬间崩塌,紧跟着引起无数波动继续回荡,涟漪效应,连锁反应,浩浩荡荡的毁灭力量在咆哮。

    一个相互联系的系统,一个很小的初始能量可能产生一系列连锁反应,这种现象称之为多米诺骨牌效应。

    只一下。

    无尽波动全炸了。

    一重重涟漪化为惊天动地的万丈海啸由内而外毁灭这七彩漩涡。

    咔嚓!

    另一侧的巨大裂缝终于蔓延到了唐鸿这一侧,蔓延到唐鸿眼前,映入那晶莹眼眶。

    唐鸿缓缓抬起头。

    眉心印记在发光。

    绝境大逆转,生死大翻盘,一个天才的救赎。

    轰隆!!

    平地之间起惊雷。

    笼罩方圆三百米的七彩漩涡一下子瓦解崩塌。

    轰隆一声,碎成齑粉,炸成一片片光雨。

    孤傲无双,对抗神之祭台,唐鸿利用多米诺骨牌效应,一个人摧毁了即将演化完成的神之祭台,七彩轮转的光雨落满天,湖泊已消失,只留一处深不见底的泥石巨坑。

    【叮咚!】

    【初次体验一个人瓦解初期神之祭台,一人值加十】

    【叮咚!】

    【一人之力,扭转神战,一人值加十】

    这场神战,到此为止,我们一起逆转绝境大翻盘。

    神祇准备充分,百分百把握?

    第二重防线的成功率不到百分之十?

    无论如何。

    这一战反败为胜。

    西宁分区的作战指挥中心已经是落针可闻。

    再没有任何声音。

    没丝毫动静,只有心跳声,一下一下变得有力了起来,滚烫的血涌心头,所有人心跳声音仿佛汇为一个节拍。

    仿佛慢动作画面,再到哑剧,再到按了暂停键。

    某时某刻某一秒打破静止。

    如山崩如海啸的声音回荡了一下。

    “弑神者!!!”

    “天才!唐鸿……救世主!!!”

    无数人跪地大吼大叫大声呐喊救世主。

    场面乱糟糟,依然有人在工作,边哭边笑边工作,顾不得泪花涌出,这些人继续做好这一战后勤工作。

    “超凡者永垂不朽!!”

    “唐鸿救世主!!”姜韵湘吼了两嗓子又回去关注战况,她不能允许再出现哪怕一丁点失误。

    直到所有代表神祇的金色光点全都消失在屏幕。

    “我们赢了!”

    西宁分区作战指挥中心所有人全体行着注目礼。

    “赢了!”

    黑吉分区的稻花组织、帝都分区的黄河组织、云海分区的阗生组织全都在为之惊叹。

    余茗背靠着顾问级别卢昱岷的办公间门口,回手敲敲门,诉说这个好消息;柳笙捏着一朵君子兰,捧在手心仔细注视着脉络,李光磊嘿嘿一乐,摸着脑袋,推门而出;那些曾与唐鸿一起参战的超凡们瞠目结舌,无不惊诧,只觉得百万烟花在心底盛开。

    “赢了!”

    全国各地超凡者收到这个震撼人心的最终喜讯。

    “赢了!”

    正在进行下一个议题的中央议会陷入短暂的沉默,随后是大呼小叫,有人捂着胸口直直往后晕过去。

    “赢了!”

    太平洋战区又收到中央军方的紧急消息,不是求助,而是撤回求助,西宁分区一波三折的必输局面竟然被超凡硬生生逆转翻盘,军方都惊为天人。

    超凡者必胜!

    唐鸿救世主!

    不知多少人跪着注视这一幕!

    不知多少人仰望超凡的璀璨!

    一个天才的救赎,不认输,只是低着头微笑。

    “天才啊。”

    “没有神性的天才,竟有如此经天纬地的天赋吗。”搬山大圣一脸惊喜的站在唐鸿身边。

    唐鸿勉强扭过头:“?”

    搬山微微一笑道:“唐鸿你以为天才是什么呢,还不懂吗,到了现在,可曾察觉有神性,可曾察觉大脑深处的危机?”

    唐鸿了然:“天才……就是没有神性的超凡。”

    “不。”

    搬山语气幽幽道:“是没有神性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