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这个日式物语不太冷 和风遇月

第三百零三章.肩头挂着个小布偶(4000字)

    夜色之中的急士乐园轮廓分外清晰,但这份清晰的轮廓也给所剩不多的几处建筑物添上了几分狰狞。

    北川寺他们从民宿几乎是一路打着电筒摸黑走过来的。

    这一片属于旧街区,外面连路灯都没有,夜色深沉,莫名让人心慌。

    几人翻过低矮铁门,走过倒在地上的导游板,直接进入惊吓谷的路。

    从荒芜的草丛中传出沙沙的声音,好像什么东西隐藏在草丛之中。

    “草动了!”一直保持高度集中的户部田突然大叫起来。

    他双眼惊恐地盯着右手边的草丛,一副‘草动了,我不玩了’的表情。

    北川寺看了一眼草丛后就收回了目光,眉头都没有抖动一下;“没什么。”

    “没有啊!真动了!里面绝对有什么东西在的!”户部田高声地叫了起来。

    “没什么。”北川寺再度说了一句。

    “可是”户部田张了张嘴,可最后还是将话语全部都咽进肚子之中。

    北川寺也不在意他的反应,他回头打了声招呼:“我们继续走吧。”

    而就在他回过头的那个瞬间

    在北川寺身边的草丛中钻出来了什么东西。

    那是一个女人。

    面孔青白狰狞,双眼怨毒,披头散发,手脚扭曲颀长的女人

    她的嘴角流出乌黑液体,嘴巴大张!

    嘭!!!

    就站在北川寺身边,甚至还没来得及发出恐惧叫声的宫本乃琴愣住了。

    她的脸上沾着什么东西。

    宫本乃琴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

    啪嗒

    腥臭乌黑,还连着青紫肉块儿的眼球,滑落到她的手心之中。

    下一刻。

    宫本乃琴惊恐到极点的声音发出。

    在这样的尖叫之下,北川寺收回自己黑气萦绕着的拳头,目光平静地转过来:“我说了没什么。”

    “北、北川小哥!你身上!你身上!”

    田中高志手舞足蹈地比划着,显然突然发生的事情让他也有一些失去冷静。

    北川寺的脸上、身上四处都飞溅着各种肉块与乌黑的血沫,看上去简直一团糟。

    要是北川寺穿着这一身进民宿,民宿老板铁定是要报警的。

    他比划好久才吸引到了北川寺的注意。

    北川寺很快就明白田中高志的意思了,他摆摆手,不在意地说道:“没事的,这些东西很快就会消失的,不同在意,只是”

    他看向宫本乃琴。

    也不知道这个小女生究竟是怎么个构造,这恐惧的尖叫声一波接一波,仿佛根本停不下来。

    “别叫了。事情已经解决了。”北川寺摇头。

    本来他还想让宫本乃琴做好她妹妹也被自己这样一巴掌拍死的准备,但看宫本乃琴现在的表现应该是不太可能了。

    在北川寺冰冷声音的刺激下,宫本乃琴终于恢复了些许冷静,她强吸了口凉气,止住哭声的同时将手中的眼珠抛开,浑身上下更是颤抖不已。

    “竟然真的存在”户部田也有些害怕了。

    虽然听北川寺说了一些关于怨灵的事情,但实际上见到了这些东西还是会很害怕的。

    这也算是人之常情了。

    不同于宫本乃琴与户部田,田中高志与山口英助相比之下就更加能保持冷静了。

    他们俩的脸色只是微微发白,并没有害怕到手脚发软。

    这已经算得上是一种进步了。

    想当年在须茶高中,北川寺还差点被这惊慌失措的俩货用课桌板凳拍倒。

    北川寺将心中的杂念甩到另一边说道:“继续走吧,鬼屋快到了。”

    众人总算又开始往前面行走了。

    在这个时候,没有什么人敢去与北川寺唱反调,每个人都生怕被北川寺丢弃在这个鬼地方。

    “如果走过去的时候鬼屋也重新出现的话,那能不能让北川小哥一个人进去把那些怨灵一类的东西全部消灭掉,我们在外面不给他拖后腿就行了。”户部田宰旁边出着主意。

    北川寺闻言脚下一顿,随即冷淡的声音传出:

    “我一个人进去倒是没有多大问题,关键在于你们,按照午夜鬼屋评测上面的禁止事项来看,若到了十二点你还没有进入鬼屋当中的话,说不定某些东西会直接对你下手。”

    呃

    确实,午夜鬼屋测评上面写着禁止拒绝参加。

    要是测评者拒绝参加的话

    就算是北川寺也不清楚会发生什么事情。

    “况且待在我身边也比一个人或者两个人待在外面要更加安全,所以你并不用太在意这种事情。”北川寺说明了一句,接着就不再去管背后的人,转而扭头继续向前走着。

    过了好一会儿,北川寺抬起头看向面前的阴森恐怖的建筑,语气平静:

    “到了。”

    北川寺这句话落下的那个瞬间,四周传来了阴冷拉长的笑声。

    在这一阵笑声之中,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猩红投射灯打到这一座鬼屋建筑之上。

    户部田他们这才看见这座鬼屋建筑的整体。

    猩红的大嘴咧开,露出其中森白的牙齿,头发乱糟糟的,大大的红鼻子

    整个入口充斥着癫狂与残虐的气息。

    特别是那双圆滚滚的眼珠,仿佛是在瞪视着众人一样。

    “竟然真的有。”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声。

    白天过来查探情况的时候这一片区域明明什么都没有的,但这个时候过来,竟然凭空的出现了一座阴森的鬼屋建筑。

    山口英助浑身发寒,声音也有些许打磕巴:“那个你们有没有这种感觉这个小丑好像在盯着我们在看一样。”

    明明这看上去是死物,但不知为何,不管山口英助怎么变换方位,他都感觉对方的视线仿佛都已经钉死在自己的身上一样,根本摆脱不开。

    “刚才眼珠好像动了。”宫本乃琴紧紧地攥着手中的手电筒,倒吸了一口凉气。

    确实好像小丑的眼睛正在蠕动一样。

    只是北川寺却没有在意他们所说的这些,他仅是抬头,心中下意识地冒出了个想法。

    这个小丑怎么这么像他今天各种拍掉脑袋的那个?

    但北川寺也就只是想了约莫两分钟就沉下心看向自己带过来的手机。

    时间来到十一点五十五,还有五分钟就要到午夜鬼屋评测时间了。

    “我们走吧。”北川寺将自己的手机丢进折叠背包里,随后从背包里面取出工兵铲。

    “这就要进去了吗?不是还有五分钟吗?”背后的田中高志问道。

    北川寺点头:“我们也不一定按照对方的规则来。邮件上面也没有写禁止提前进去吧?”

    “说是这么说的”田中高志哑口无言。

    别人都想着多在外边站一会儿,就只有北川小哥一个人恨不得现在就冲进去。

    见田中高志不再说话,北川寺看向宫本乃琴。

    宫本乃琴也看着北川寺,随后对着他鞠了一躬。

    “我妹妹的事情非常麻烦您了。”

    “等找到的时候再说这些话吧。”

    “嗯。”

    宫本乃琴起身,心情复杂地看着面前的鬼屋。

    她探索了一年之久,终于被她发现这个地方了。

    虽然这一次进入其中可能会让她丧命但是

    “我来找你了乃竹。”

    宫本乃琴声音悠悠,犹如梦呓一般地说道。

    另一边,北川寺已经将工兵铲展开,招呼着剩下的人。

    “走吧。”

    在这句话之下,所有人一步一步地向内走去。

    这座充斥着让人不舒服元素的鬼屋建筑入口开在小丑浮雕的嘴巴,黑黝黝深不见底的感觉让北川寺禁不住抬起手电筒向内照射而去。

    手电筒的柱状光像是被什么东西吞噬了一样,就算直直地投入其中也什么都看不见。

    要知道这强光手电筒的照射范围在十米到一百米。

    可就算这样也看不到底

    户部田、山口英助、田中高志甚至连宫本乃琴都有些心头发慌。

    可还是要进入其中。

    正如北川寺所说,留在外面说不定还会有被怨灵袭击的危险,待在北川寺身边还能有生机存在。

    只要抱稳北川寺这根稻草,应该就不会有多大的问题。

    “等等。”走在最前面的北川寺突然发出声音。

    北川寺这突然发声让所有人都茫然地抬起头看向他。

    “灵域正在抗拒我进入其中。”北川寺双手抬起,继而嘭嘭嘭地开始敲打着空无一物的空气。

    是的。

    明明什么都没有,但就好像是有什么屏障挡在北川寺面前一样,他能拍得嘭嘭作响。

    但要让田中高志、宫本乃琴他们前进,那又能毫无阻拦的继续向前。

    这未免也太开玩笑了。

    明明他北川寺也是被邀请过来的人,怎么现在反而阻拦他进去其中了?

    “现在要怎么办?”户部田提出了疑问,心里不安。

    北川寺那么厉害的人现在连入口都进不了,难不成要让他们几个人去进里面白送吗?

    这怎么想都划不来。

    “这么办!”

    北川寺极其简短地回答过后,手底下闪过一道寒光!

    他身子躬起,由腰间带动手臂,再由手臂上面发力,接着重心向前传递,随后在他手掌之处爆发。

    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漆黑森然的死气裹杂着兼定,一瞬间砸在阻拦他的屏障之上。

    呯!

    犹如金石交加一般的清脆声音。

    紧随其后的便是咔咔咔犹如玻璃破碎一般的声音。

    “走吧。”北川寺将兼定抖落入袖底,扭头说道。

    因为北川寺实在太过可靠,导致背后跟着的四个人竟然没有一句话能说出口。

    他们还能怎么办呢?

    安安心心的躺着混就可以了。

    不过北川寺显然没有他们那么多心思。

    在自己刚才那一系列操作之下,现在已经走过初始入口,来到了一个新的场景。

    他手里面捏着手电筒,四处扫视。

    两边是潮湿阴冷的墙壁,也不知道是什么结构,黑乎乎的墙面上分布着紫绿色的神经脉络,在这些神经脉络之上还有黑色的液体往下滑落。

    而在这两边墙壁的底下便是盛满乌黑液体的黑池。

    在这一片黑池之上,就只有飘着的几块黑红色的圆形浮标。

    要想再前进的话,就必须要从这几块圆形浮标之上跳过去,跳到那边的平台之上。

    “你们先过去,我在后面看着你们。”

    北川寺在边缘站稳,手电筒扫视着脚下乌黑的液体。

    那么现在问题就来了。

    北川寺身边的人互相对视一眼。

    浮标明显无法承受两个人的重量,倘若两个人一起过去,必然会跌入黑色的池水之中。

    虽然不知道池水里面究竟藏着什么,但不管怎么样都不会有人想要掉进去。

    可要一个人过去的话

    说实话,在那边等待的风险也很大。

    在这种沉默中,北川寺平静地点名了:“户部,你先过去。”

    “哎?!为什么是我?”户部田哭丧着脸看向北川寺。

    “因为你看起来最壮。”说着,北川寺面无表情地一脚踢在户部田的屁股上,踢得他整个人都禁不住向前踉跄几步。

    “我其实很瘦弱的!”户部田委屈地缩了缩脖子。

    北川寺深深地看了户部田一眼。

    由于长期从事户外探灵冒险活动,户部田的身体素质比起一天到晚坐在工作室里面看论坛动态的山口英助他们要好太多了。

    可就是这么一个肩肥膀圆的壮汉,却像个小媳妇一样委屈地看着北川寺

    这不管是谁估计都顶不住。

    不过一个人待在那一边的风险确实很大。

    北川寺从领口处将西九条可怜摘下来挂在户部田的肩膀上,随后开口道:“现在你可以过去了。”

    “啊?”

    户部田咽了咽口水,看着自己肩膀上面的破烂小布偶。

    “护身符。”北川寺解释了一句。

    “”户部田。

    他是记得北川寺曾经说过这个小布娃娃是能够克制怨灵的道具

    可是

    完全感受不到安全感!

    事实上也就是这样。

    谁会在肩膀上面挂着个小布偶娃娃就觉得安心了啊。

    这里可是怨灵四伏啊!

    户部田无奈。

    但北川寺现在也是他们团队的带头人,他也没有逆反到去反抗带头人的地步。

    “小布偶,求求你一定要保佑我啊。”

    户部田对着西九条可怜恭敬地拜了拜,这才深吸一口气

    他踩上了第一块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