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这个日式物语不太冷 和风遇月

第四百零一章.翻译(八千字目标达成)

    北川凛与神谷千寻、神谷治在家中讨论着订婚的具体事宜,而北川寺与神谷未来则是在外面类似散步慢吞吞地走着。

    向前走,也没有什么具体的目标。她与北川寺并立而行,也没有牵手。

    在这种情况之中,神谷未来也不知道究竟应该说些什么。

    但总得说些什么才行。

    毕竟北川寺并不是会主动找话题的人。

    神谷未来小心翼翼地侧脸看向北川寺,想要开口

    “说起来。”北川寺平平稳稳的声音响起:“我刚才也在考虑一件事。”

    “寺君在想一件事?是什么事情呢?”神谷未来疑惑地眨了眨黑色的大眼睛。

    那个北川寺竟然主动找话题了,这还真是难得。

    北川寺停下脚步,侧头:

    “我在想,究竟要几个孩子比较稳妥。”

    唔!!!

    在北川寺理所当然到再正常不过的语气下,神谷未来的心脏不争气地剧烈跳动起来。

    要几个孩子比较稳妥?

    这确实是一个问题

    看着自己的肚子,神谷未来过了一会儿才伸出两根手指,一脸认真:“两个寺君觉得怎么样?”

    “两个吗?”北川寺若有所思地看向神谷未来的肚子。

    在北川寺这样的注视下,神谷未来雪白粉嫩的脸上闪过一丝红晕。

    她下意识地揉了揉自己的肚子,小声地嘀咕道:“因为很痛嘛。”

    北川寺点头,伸出手摸了摸神谷未来的脑袋,语气没有变化道:“那就两个吧。”

    说完这句话后,他继续向前一步一步地走去。

    神谷未来走在北川寺身边,黑色的大眼睛却不时地在向北川寺的手掌瞥去。

    但北川寺显然还在思考,这种程度的暗示,明显无法勾起他的注意力。

    过了差不多十多秒钟,暗示无果的神谷未来才鼓起双颊,双手伸出,叫道:“寺君!”

    “嗯?”北川寺偏过头。

    “手!”神谷未来雪白的手掌小幅度地在身前摆动着,又补了一句:“牵手!”

    她这句话一说出来,北川寺也是明白神谷未来的意思了。

    他毫不犹豫地握住神谷未来的小手,娇嫩的触感让北川寺的眉毛都是下意识地一挑。

    神谷未来红着脸将手掌与北川寺的五指相扣,心情也轻快起来。

    眉毛都忍不住上扬。

    可就算是这样,神谷未来还是觉得有点不太够。

    只是这样有点不太够!

    神谷未来开始上下扫视北川寺。

    而就在她扫视北川寺的同时,对方也犹如察觉到了她的想法,突然开口道:“你在想什么?”

    还是北川寺的作风,直来直去,毫不做作。

    面对这样的男朋友,神谷未来也是面色微红,另一只手止不住挠了挠自己雪白的俏脸:“我在想我和寺君是不是应该再做一点恋人应该做的事情。”

    是的,自从确认关系之后,北川寺还没对她做些什么呢,这也让一直期待着发生些什么的神谷未来感到莫名的失落。

    毕竟两个人都已经是名正言顺的男女朋友关系,更准确来说快要是成为夫妻的关系了,那不就应该做一些恋人之间应该做的事情吗?

    恋人应该做的事情?

    一听见这句话,北川寺的目光就停住了。

    他上下看了一眼神谷未来。

    虽说神谷未来才虚岁十七,但她在同龄女生之中相比起来发育得并不差。

    只是

    北川寺摇了摇头:“你还太小了。”

    这句话一说出来就让神谷未来不开心了。

    北川寺的耿直让她感到高兴,但她说的可不是成年人方面的内容!她所说的恋人行为顶多就只是接吻,牵手,抱一抱,就只是这样了而已!

    本来就算北川寺猜不到她的心思也没问题,但北川寺竟然来了一句‘你太小了’。

    这算是什么?!

    神谷未来感觉自己身为女性的尊严被侮辱了。

    就算她现在确实才十六岁,加上虚岁也满打满算十七,但不能说的话就是不能说!

    神谷未来刚还要赌气说些话,接着她就感觉到了。

    北川寺

    竟然亲了她?!

    神谷未来松开手,双手捂住自己的侧脸,满脸惊愕,她指着北川寺,声音发颤:“寺、寺寺寺寺寺寺君?!你”

    面对神谷未来惊愕到无可附加的表情,北川寺也只是反问:“你就是想我这么做吧?既然这样也就没有生气或者吃惊的必要了。”

    你胡说八道!

    神谷未来本来是想这么训斥北川寺的,但她转念一想,北川寺说得好像也没错。

    她就是想要北川寺亲她才主动挑起话题的,现在北川寺如她所愿了,那她不就应该高兴吗?

    于是神谷未来用力点头:“就是这样!”

    然后她就踮起脚,背负双手,同样也吧唧一口亲在北川寺的脸上。

    做完这一连贯的动作后,神谷未来也是嘿嘿地笑了两声:“这就算是有来有回!”

    她笑得很欢快,双手背负,看上去像一只活泼的琉璃青鸟。

    在神谷未来这样的表情之下,北川寺摸了摸被她亲过的地方,神色认真地伸出一根手指

    “再来一次。”

    啊?

    神谷未来眨了眨眼睛,嘴角边勾起一抹俏皮可爱的笑容。

    她刻意一蹦一跳地转过身,拖长了音调

    “可我不想再来一次。”

    再来说一些让我开心的话!寺君!

    神谷未来已经打定主意了。

    只要北川寺说一些好话,那她就突然转过身,在对方反应不过来的情况下再亲他一次。

    在这种想法之中,北川寺古井不波的声音也在背后响起:“但是我想。”

    “”神谷未来。

    神谷未来也不知道自己脸上是什么样的表情。

    她叹了口气,满脸无奈地转过头:“寺君,耿直是优良的品质,但这种时候还是多少要说一些让女孩子高兴的话才行喔。”

    神谷未来在那边长吁短叹,可北川寺却只是走上前来。

    依旧是简单的反问句式:

    “可你不就是喜欢耿直的人么?”

    这句反问让神谷未来撅起嘴巴。

    她要听的可不是这个。

    但是

    正如北川寺所说。

    她本来就喜欢耿直的人。

    尤其喜欢北川寺耿直的这一点!

    真是不管怎么样都被北川寺猜得死死的。

    神谷未来发现自己的小心思在北川寺面前根本就藏不住。

    她这样想着,也是不自觉地踮起脚,抬起头。

    接着贴近北川寺

    亲了下去。

    过了一会儿,神谷未来向后退了两步,目光逃窜,语气不在意地说道:“嗯差不多也就是这种感觉吧。”

    但其实她心里面的小人已经高兴地跳起舞蹈来了。

    这一点同样也被北川寺看穿。

    可这一次北川寺没有揭穿神谷未来,只是侧头看向身边的参观园区。

    在不知不觉中,他与神谷未来已经走到赏樱的绝佳地点六义园来了。

    但是已经到了五月下旬,赏樱的季节早就过去,现在的六义园也就只是一个单纯的参观景区。

    可饶是这样,这里还是有许多情侣结伴前来。

    现在的时间已经是下午六点多钟,天际边浮出一抹黛青之色。

    在如此夜幕中,六义园参观景区内也是亮起了缤纷的彩灯。

    “好漂亮”神谷未来拉住北川寺的手臂,脑袋靠着他的肩头,喃喃自语了一句。

    “要进去看看吗?”北川寺问了一句。

    现在也才下午六点多钟,他与神谷未来花了三十分钟来到这里,那边也还没传来消息,应该还是能逛一逛的。

    “嗯。”神谷未来颔首。

    见神谷未来同意,北川寺也是带着她买了两张三百日圆的成人票,混入情侣们的队伍内,进入了六义园区

    等到北川寺与神谷未来从六义园区出来的时候已经晚上七点半了。

    也不知道北川凛与神谷未来的父母究竟谈了什么,到现在都还没有来一条短信让他们回去。

    虽说能得到神谷未来父母如此信任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情,但他与神谷未来已经出来两个小时了,于情于理也要回去了。

    不过在回去之前,北川寺还是领着神谷未来走进一所家庭餐厅吃了一顿。

    毕竟走了两个小时的路,而且还没吃晚饭,不管是神谷未来还是北川寺都感到了一丝空腹之感。

    吃过饭后,北川寺与神谷未来重新来到神谷家门边。

    此时,里面正讨论得激烈。

    “我觉得奈绪这个名字不错!女生就用奈绪这个名字吧?!”北川凛拍了拍桌子,认真地说道。

    应该说不愧是日本传统女性吗?取出来的名字也有一种普普通通、小家碧玉的味道。

    听见北川凛如此说道,另一边的民俗学者神谷千寻却是引经据典:

    “奈绪?我倒是觉得乃竹还行,这有一种俳句的味道!”

    而另一边的神谷治只是目光放平,翻阅着手中的古籍。

    过了一会儿,他就发现了站在客厅门边的北川寺。

    神谷治放下古籍,看向北川寺

    “”神谷治。

    “”北川寺。

    两人的视线在空中对撞,随后就像是达成什么共识一样,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

    这样的交流神谷未来已经见到第三次了,她瞪大眼睛,想要去理解北川寺与神谷治的世界,但却无奈地发现,像北川寺与神谷治那样交流至少普通人是不可能的。

    于是她只能拉一拉北川寺的衣袖,好奇地问了一句:“寺君,每次你和我父亲究竟说了什么啊?”

    “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北川寺沉默一瞬,摇头说道。

    可他越这么说,神谷未来就越好奇。

    神谷未来抓住北川寺的手臂,一双大眼睛逼近,似乎想要从对方嘴里掏出她想要知道的事情。

    北川寺又沉默了。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开口道:

    “你真想知道?”

    “嗯!”神谷未来用力地点了点头。

    “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和岳父就是普通打了一声招呼,他对我说‘辛苦了’,我回答他说‘没关系’。”

    “????”神谷未来。

    打招呼还能这么打的?

    她一下子就怀疑起自己这几年和别人打招呼的姿势是不是有所错误。

    也不知道北川寺与神谷治究竟是如何从对方的点头低头的动作里面读出这些信息来的。

    对于这种‘自己父亲与北川寺之间的默契比自己还高’的情况,神谷未来也是有一点不太甘心。

    “不要管这种事情了,与其在意这些,还不如看看岳母和我母亲那边的情况,她们俩都已经快讨论到孙子生儿子之后的事情了。”

    北川寺在旁边适当地提醒。

    孙子生儿子?

    神谷未来面色变了变。

    她也算是了解自己的母亲神谷千寻的套路了。

    自己的母亲就是专程搅混水来的,而且她说的话还极其有煽动性,让人不知不觉中就落入了她的节奏。

    你看看刚才还在思考着怎么安排订婚事情的北川凛,现在都已经开始为曾孙叫什么名字而与神谷千寻争论了。

    要是再让她们俩说下去

    神谷未来抖了抖身子。

    接着她挽起袖子走向自己的母亲

    “妈妈!!!”

    “啊?!未来?”

    “招待不周,请多担待。”神谷千寻瘪着嘴,一脸失去活力的样子对站在门外的北川凛打了一声招呼。

    “没有的事情,茶水和点心都很不错。”北川凛笑着客套了一句。

    “真的吗?!”神谷千寻来了精神:“凛,你吃的小茶点都是我亲手做的,但未来还一直嫌弃我做的不好吃,我”

    啪嗒

    神谷千寻的话戛然而止。

    因为她感受到从自己肩膀上传递而来的力道了。

    自家女儿正站在自己身后呢!

    一想到这个惊悚的问题,她再度萎靡不振:“啊,没什么事了。”

    听着自己的母亲说完话,神谷未来也是站在后面微微一笑:“北川阿姨,回去的路上要小心,一路注意安全。”

    “嗯,好的,这次打扰你们了,希望伴手礼能符合你们的口味。”北川凛满面笑容道。

    而在这些女性的另一边,北川寺与神谷治对视。

    差不多五秒钟过去后,他们俩面无表情地互相点头示意。

    而那究竟是什么内容

    谁都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