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真的是反派啊 情史尽成悔

第312章比武进行中

    看到长戟破空而来,徐泽微微皱眉。

    其上弥漫的锐气让他脸色动容。

    他缓缓举起长刀,刀身凌厉的刀意锋芒毕露,淡蓝色灵气在周围肆虐着。

    两者相撞,又是“轰”的一声爆炸。

    无尽灵气在四周爆炸开。

    这一刻,两人的身影皆朝后退了几步。

    一时间竟不分上下。

    徐泽眉头深皱,他感觉对方的力量跟刚才完全不是一个层次。

    独孤傲轻喝一声,手中的长戟再次挥舞起来。

    脚下玄铁擂台已经破碎的不成样子。

    他每挥动一次长戟,好像力量就会更强盛几分。

    几次碰撞,徐泽竟然隐隐被压制住了。

    那长戟上暗黑色灵气在涌动,四周的空间层层破碎。

    “战戟法,”独孤傲爆吼一声。

    身体直接腾空而起,长戟重重的打在了刀身。

    徐泽的身影一直朝后退着,快要到擂台边缘的时候。

    只见独孤傲长戟的戟尖轻轻一弯,以戟杆作为支撑点,双脚腾空重重的踢在了徐泽腹部。

    徐泽连反抗都来不及,身影直接飞了出去。

    身体摔倒擂台下,徐泽擦拭了嘴角的鲜血,然后缓缓站起身,不甘的说道。

    “我输了。”

    孤独傲目视全场,语气冷冽的说了一句,“我师独孤败天。”

    随着话语声落下,独孤傲转身走下擂台。

    他刚刚走了没几步后,身体突然一晃,直接倒了下来。

    旁边的大长老微微皱眉,一步踏空来到独孤傲的身边。

    此刻的独孤傲满身是血,全身上下好几处血管已经爆裂开。

    模样看上去十分的凄惨。

    “他实力还不行,刚才强行使用那套战戟法,简直就是找死。”

    大长老皱眉说道。

    随即只见他连忙替独孤傲开始治疗起来。

    比赛由独孤傲获胜,进程自然也不能耽误。

    众人也没想到独孤傲竟然会对自己这么狠。

    不过随着亲传弟子之间的比试开始,所有人的目光也被拉了回来。

    “接下来由亲传弟子进行比试!”

    随着那名通报的长老在上面宣布,一个个弟子也都走上了擂台。

    亲传弟子数量虽然少,只有几十名,但个个都是天骄。

    而且亲传弟子之间也有强弱之分。

    一轮战斗开始,众人眼花缭乱。

    帝脉境武者的战斗观赏性自然要高的多。

    随着比试到最后,还在场的亲传弟子就只剩那几名耳熟能详的了。

    …………

    “项千恒,我们比试一场吧,”剑二十一站出来,怀抱长剑,淡淡的说道。

    “可以,”项千恒淡笑一声,一脚踏入旁边的擂台之上。

    “兮儿妹妹,我们也来上一场吧,”夏子河看了徐子墨的方向一眼,转身对着蒋兮儿说道。

    蒋兮儿目光冰冷无比,一步踏入擂台之上。

    虽没说话但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那现在就只剩下我们了,”觉鸣笑了笑,对着刀阳公子和星剑仙子说道。

    “我一人对你们夫妻两。”

    因为刀阳公子和星剑仙子两人是合修,修炼的也是合击技。

    因此两人都是一同比试的。

    …………

    随着比试开始,让众人更在意的还是第一擂台上,项千恒和剑二十一的比试。

    “霸王项千恒据说当年出宗历练之时,就已经无敌了。

    恐怕如今胜算很大啊。”

    底下有弟子纷纷讨论起来。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

    项千恒曾经也败给了一个人。

    那就是剑二十一。

    你知道剑二十一的名号为什么叫不败王者吗?

    因为他在真武圣宗之时,战绩从未输给一场。”

    暂且不论底下那些人的议论,擂台之上。

    剑二十一缓缓抽出腰间的长剑,目光平淡的说道。

    “知道吗?这一次比试我等了很多年了。”

    “很荣幸,”项千恒笑了笑,回道。

    剑二十一深吸一口气,他怀中的长剑在微微颤抖着。

    几年前的一个秋末,被誉为真武圣宗亲传弟子中最有天赋的两人进行了一场比试。

    剑二十一赢的了那场比试,自此也被称之为不败王者。

    但只有剑二十一自己明白,当年与他比试的对手,其实之前受了伤。

    比试根本没有发挥出真正的实力。

    他一直耿耿于怀到现在。

    项千恒并没有使用武器,他双手上红色灵气在涌动着。

    一脚踏空,直接朝剑二十一杀了过去。

    剑二十一挥舞长剑,无穷的剑意在半空中铮铮作响。

    剑意风暴笼罩周身,两人在对决着。

    …………

    而在其他的擂台,夏子河与蒋兮儿同样不甘示弱。

    夏子河一把宽剑,剑意抽刀断水,撕裂天地,将无尽的冰封层层破碎开。

    而蒋兮儿青丝飘舞,寒冰灵气近乎将整个擂台都给冰封住。

    白色长裙与白色灵气笼罩而下,仿佛嫡落世间的仙女。

    至于另一个擂台上的比试。

    觉鸣是七长老的亲传弟子。

    他修炼的困阵诀在阵法一道,还没有人能与他媲美。

    而刀阳公子与星剑仙子合击修炼,也是不凡。

    一时间众人竟然打的不分上下。

    ……………

    徐子墨在上首看着众人的打斗,只觉得有些无聊。

    确实就像小孩子的战斗一般。

    他在思索着未来要走的路。

    之前去圣华域的时候,在流火城曾经得到过一块石头。

    当时太阴幽荧跳动的十分厉害,想来应该有关联。

    可是当他得到石头后,太阴幽荧又恢复了平静。

    或许这石头与太阳浊照有关系,徐子墨准备好好研究一番。

    毕竟关乎真命世界完整的问题。

    这是未来主要要走的路。

    葬佛寺的事情结束后,也要去北大陆一趟。

    而且徐子墨有预感,拜蒙的命运越来越近了。

    或许他也快到了该离开的时候。

    还有屠魔家族蓝家的事情。

    正当徐子墨思索的时候,外界一阵大吼的呼喊声打断了他的思绪。

    只见此刻的擂台上,众人几乎快分出胜负。

    剑二十一手中的长剑在嘶鸣着。

    半个苍穹几乎被他的剑意覆盖。

    当这些剑意全部落下之时,其造成的伤害可想而知。

    不过项千恒也不是简单的人物。

    他周身都被红色灵气覆盖着,这些灵气可不是火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