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真的是反派啊 情史尽成悔

第515章行者

    神日圣宗内飞出来好几道的身影,每一个都是威势十足,磅礴的气势镇压而来。

    而那挥刀的老者自始至终都是面色淡然。

    他看着神日圣宗的方向,目光深邃的注视着。

    “阁下是何人?”有神日圣宗的长老凝重的看着老者,问道。

    他的目光警惕,因为这挥刀的老者周身气势磅礴,他的感知就仿佛陷入泥潭内,根本无法自拔出来。

    “我的名号我也已经忘了,时间过的太久了,”老者摇头淡淡的说道。

    “你就叫我天刀吧。”

    “天刀,莫非是…………,”那长老略微思索了一下,瞬间脸色便错愕了起来。

    “前辈莫非是三刀大帝的战将?”

    “看来你知道的还挺多的,”老人淡淡一笑。

    只见他再次挥动手中的长刀,长刀落下之时,无尽的锋芒毕露而出。

    “前辈还请住手,”那长老连忙大喊了起来。

    但老人却根本没有理会,无庚的刀气在神日圣宗内搅动着风云。

    许多神日圣宗的弟子都躲藏起来不敢出来。

    “今日我毁了你们的帝基,算是教训。”老人淡淡的说道。

    事实上所有人都知道,大帝在开创宗门前,都会选择好地方。

    最终建立帝基,但凡有帝基的存在,宗门内绝对是灵气充沛,万物滋养而生,是不可多得的天材宝地。

    而且有帝基的存在,宗门可以一直维持着灵气充沛,不用害怕它消散。

    总之,帝基就是一个宗门创建的立身之本。

    当老人一刀落下时,整个神日圣宗的帝基全部毁于一旦。

    宗门内的一切建筑物都开始倒塌,灵气也在消散着,而那些灵花灵树很快便枯萎了。

    神日圣宗的长老瘫坐在宗门内,看着宗门世世代代传承于此,到了如今竟然成了这幅模样。

    他一时间欲哭无泪。

    “把这件事报告给宗主和老祖,快去,”他连忙对着其他几位长老说道。

    此刻的神日圣宗已经狼藉一片,这也是神日圣宗建宗这么多年,遭遇过最大的一次打击。

    然而这种事并非在神日圣宗,其他的几个宗门也都一一上演着。

    位于东大陆的核心地段,血冥圣宗内同样出现一阵大吼。

    “何人敢犯我血冥圣宗?”

    “快,快开启护宗大阵。”

    “大阵被破了,我们的帝基被毁了。”

    东大陆的丹家自然也免不了,就连他们家族中最具代表性的建筑丹塔直接都被摧毁。

    …………

    而此刻,老人的身影环绕了半个东大陆,最终停在了炼狱圣宗的前方。

    这个一门两帝,可以说同样底蕴颇丰的宗门前。

    当老人的身影停在炼狱圣宗上空时,只见炼狱圣宗内也踏空而行走出来一名老者。

    “天刀,我等你很久了,”炼狱圣宗走出来的老者淡笑着说道。

    他身穿一件淡青色的麻衣,衣服看上去十分的宽松,将他瘦弱的身躯全部包裹在里面。

    这老者背后是一把长剑,一把血色,十分妖异、杀戮气息浓重的血剑。

    “嗜剑,看来这次攻打我们真武圣宗,也是你们商量好的,”天刀战将淡淡的说道。

    “不不不,神日圣宗主导,我们只是凑个热闹罢了,”嗜剑战将淡笑着摇摇头。

    他正是炼狱圣宗第二任大帝,杀戮大帝的战将。

    也是炼狱圣宗仅存的老祖之一。

    嗜剑战将看着天刀老人,说道:“你的来意我已经知道。

    今日有我在,你还是早点回去解你们真武圣宗之围吧。”

    “你当真以为你能拦的住?”天刀老人平淡的说道。

    “天刀,你我之间不分伯仲,除非你能跨入那个层次,”嗜剑战将摇头说道。

    “那要是再加上我呢?”一道声音突然从虚空中传来。

    只见一名青年的身影缓缓从虚空中走了出来。

    这青年手里拿着一个酒葫芦,一袭白衣,腰间挂着一把长剑。

    只见他昂头饮酒,清酒如孤月,冷剑如残霜。

    清酒顺着他的脖子处流了下来,看上去颇有些放浪不羁的感觉。

    当这青年一步步走出来时,嗜剑战将的脸色渐渐变得难堪了起来。

    “行者,”他一字一句的说道。

    “嗜剑,我来会会你,”白衫青年轻笑着说道。

    行者,真武圣宗第三任大帝神行大帝的战将,也同样是真武圣宗仅存的老祖之一了。

    “你们当真要鱼死网破,”嗜剑战将冷哼着说道。

    “鱼会死,但网未必破,”青年笑着摇摇头。

    只见他抽出腰间的长剑,只是一个瞬间的功夫,便出现在嗜剑战将的身后。

    四周全是青年的残影,孤剑的剑影响彻四周,嗜剑老祖不得不全力去应对。

    而旁边的天刀看到这一幕,手中的长刀朝炼狱圣宗的宗门内落下。

    那护宗的大阵仅仅是抵挡了两下,便被湮灭其中。

    当这长刀落下时,整个炼狱圣宗的帝基都在被连根拔起着。

    看到这一幕,嗜剑老祖目眦尽裂,大吼道:“天刀,你欺人太甚。”

    “嗜剑,你当真以为我们真武圣宗这几个时代没有出过大帝,就是你们可以挑衅的?”天刀老人淡淡的说道。

    “如今若非天命将要形成,我们不想太改变动荡东大陆的格局,这次的**不会这么轻易结束的。”

    眼看着帝基被毁,嗜剑战将看着两人扬长而去的身影,朝天怒吼了一声。

    ……………

    此刻的真武圣宗上空,战斗已经到了一个白热化的阶段。

    上空的苍穹彻底被打落,天幕战神依旧面不改色的战斗着。

    “生死桥真这么厉害,连第十脉门都没打通,怎能阻挡我们,”赤乌老人有些不可置信的说道。

    “这也就是生死桥,若是打通第十脉门,你们几人恐怕早已横尸当场,”天幕战神手中的剑意惊天,淡淡的说道。

    几人正在战斗之时,只见他们腰间带的传讯令牌突然亮了起来。

    看着传讯令牌上的内容,几名老祖脸色全部阴晴不定。

    “天幕,这个仇我们炼狱圣宗记住了,”天狱圣君说了一句后,便不甘的遁入虚空直接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