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真的是反派啊 情史尽成悔

第1264章进入日华城,十万年前的老人

    他连忙举起长剑挡在面前。

    死亡之爪散发的黑气与剑意不断的冲突着,那强大的力量让谢长留不断的后退着。

    正在这时,徐子墨捡起了旁边的煞气锤。

    他挥舞锤子狠狠的砸了过来,天青鬼王想要躲闪,但铁链挥舞的速度越来越快。

    他虽然险而又险的躲闪了锤子的一击,但徐子墨将铁链往上一拽,铁链饶了一圈后,缠住了天青鬼王的脖子。

    “你………,”天青鬼王一个字刚刚说出,便见徐子墨挥动铁链,狠狠的虚空中转了起来。

    偶尔在地面狂摔几下。

    天青鬼王双手拽住脖子的铁链,想要脱身,可惜自己兵器的坚固程度,他也难以逃脱。

    他周身帝威浩荡,又是被拖着狂摔了几下,他强行拽过链子,双脚踏地,想要将链子抢过来。

    可惜力量方面,他如何能与徐子墨比。

    “救我,”天青鬼王这时候也顾不上其他,连忙朝其他几名鬼王求救道。

    本来是抱着看戏心态的鬼王们也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袈裟鬼王将自己的袈裟收了回来,随即又扔了出去,将正在被摔地的天青鬼王包裹住,强行拽了回来。

    徐子墨看着手中的煞死锤,笑道:“这也挺好玩的。”

    天青鬼王站定身子,脸色难堪的问道:“你到底是谁?谁派你们来的。”

    “你的问题太多了,”徐子墨回头看了日华城的巨树一眼。

    淡淡的说道:“而且我来,也不是为了和你们鬼族大战的。”

    徐子墨与谢长留对视了一眼,两人朝巨树的上面飞快攀升而去。

    “拦住他,”十六鬼王同时踏空而起,强大的力量风暴在涌动着。

    锁定了徐子墨之后,十六人便一同杀了过来。

    “滚开,”徐子墨冷喝一声。

    霸影自行拔刀而起,强大的力量不可一世,刀意纵横虚空。

    厚重的刀背朝下面拍去,只听“轰”的一声,带着风之规则。

    所有的鬼王都被击飞了下去。

    当十六人在地面站稳脚步后,抬头看,徐子墨两人早已不见身影。

    而神族的几人,也趁着刚刚的混乱,全都逃跑了。

    这可正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该死,”幽都鬼王暴怒的喊道。

    “这人的实力很强,”有冷静的鬼王镇定的分析道。

    “咱们鬼族出现这种存在,是该好好调查一番了。”

    “怎么会凭空出现,不过现在没有时间了,”幽都鬼王说道。

    “日华城要紧,我们必须赶在神族大军来临前,有所收获。”

    其他几名鬼王紧跟着点点头。

    “上去吧,说不定会在上面遇到他们。”

    十六鬼王跟随着鬼族大军,朝巨树上也同登而去。

    …………

    上了巨树以后,徐子墨方才感慨到了这里的辽阔。

    从外面看,这里便是一棵树。

    但进入以后,却有种只缘身在此山中,而不识庐山真面目的感觉。

    这里就如同一座城,而且是城中城。

    这巨树有多少枝条,便是多少层的城楼,那一片片绿叶铺成的台阶通往城楼上。

    按理来说,十万鬼族大军全部涌入这里,这城池应该很热闹才是。

    但两人进来以后,竟然不见任何一个生物,四周视线所及,只有古老的废墟,坍塌在两人的面前。

    日华城,木神所在,竟然没有一线生机,不可为不讽刺。

    徐子墨跟谢长留两人准备随处走走看看。

    沿着废墟城池的主干街道,一路向前走,能有十几分钟,两人倒是遇见了一座还没有彻底倒塌的大殿。

    只不过这大殿也摇摇欲坠。

    “引道,”大殿的牌匾已经断裂成两半,仅有的一半牌匾上,便只有这两个字。

    一名老者正在大殿内盘膝而坐,他周身有火焰燃烧着,而这些火焰竟然是燃烧着面前的水壶。

    直到水壶煮沸了,老者才停了下来。

    右手一挥,三个干净的茶杯不知从哪飞了过来。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老者笑呵呵的说道。

    “两位朋友来了,不如喝一杯。”

    徐子墨两人也没有躲藏,大方的走了出来。

    “老人家这是?”谢长留好奇的问道。

    “我的名字我自己都快忘了,只记得十万年前,有人称呼我酒圣,”老者笑道。

    他品了一下茶水,随即又吐了出来。

    摇头说道:“味道不对,还差一些。”

    “酒圣,”徐子墨两人对视了一眼,又问道:“前辈也是来这找死亡之花的?”

    “死亡之花?从没听说过,”老者摇了摇头。

    说道:“我是听说日华城有一棵雾海树,乃是酿酒的最佳材料。

    便特意来此寻找,没想到在这一困便是十万年。”

    “十万年?”谢长留吃惊的说道。

    “你出不去嘛。”

    “出不去,我曾经还见过被困百万年之久的,”老者笑道。

    “你们要学会习惯,现在咱们都一样。”

    “老人家可见过死亡之花,就是这种的,”徐子墨将之前得到的死亡之花取了出来,问道。

    “你们吧这种花叫死亡之花呀,”老者摇头失笑。

    “前辈见过?”谢长留也问道。

    “每年会有两个时间点,这种花在这里开的遍地都是,”酒圣回道。

    “这种花十分霸道,它们出现时,会把这里所有有生命的生物都抹杀了。

    所以你们现在看,除了我们这些老家伙外,没有一个活物。”

    “那不知道从哪可以找到那种花?”谢长留又问道。

    “我也不知道,看你们的运气了,”老者摇头说道。

    “你找死亡之花,还是不想放弃?”徐子墨看向谢长留,问道。

    “想用死亡之花跟幽冥换取你妻子的阴魂?”

    谢长留点头,也没有否定。

    “我跟你说了,除非死灵之主………。”

    徐子墨的话说了一半,便被打断了。

    “只要有一线机会,我就想试试。

    否则像你说的,杀去幽冥域,我自知十死无生。”

    徐子墨也没有争论,毕竟他也想去幽冥,见一见那个故人。

    “老人家可知道木神句芒的事?”徐子墨转头又问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