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双庶子 漫客1

第五十七章 因祸得福?

    说到底,围捕刺客是羽林卫的事情,羽林卫有职权拿人下狱,或者京兆府之类有执法权的职司衙门也有资格拿人,但是李淳这个人是没有任何职司的,他身上只有一个正五品的武散官虚职,本质上没有任何职权。

    就算今天晚上,承德天子让他帮忙围捕刺客,让他暂时有了抓人的权力,可是李信的身份特殊,他不能亲自动手去抓,否则七皇子那边就有了由头说话,天子那里也不可能说得过去。

    羽林卫不配合,李淳抓不了李信。

    章骓果断拒绝了李淳之后,带着人先把已经死透的跛脚刺客收拾了一下,然后又带人去厨房,把那个被李信用竹签刺伤的中年刺客给抓了起来,那个中年刺客仍旧未死,被锁住之后,嘴巴依旧不太干净,不住的咒骂。

    也不知道他是在咒骂那些羽林卫,还是在咒骂李信。

    李信右臂上还在往外渗着鲜血,他走到人高马大的李淳面前,声音平淡:“小侯爷,我怎么说也是京兆府有名姓的人,你想要诬陷我,也要想个合理的由头才是,怎么平南侯府出来的人,就是这个水准么?”

    这件事从头到尾,李信已经很清楚了,无非是李淳想要借这件事情,把自己给弄死,不过这个李淳做事太过粗糙,给李信寻到了一线生机。

    如果是两个人互换位置,院子里李信跟刺客动起手的时候,李淳就应该带人冲进来,二话不说把院子里的三个人统统打死,然后把李信的死栽在刺客头上,这样死无对证,即便天子心里存疑,也不会因为这件小事为难平南侯府。

    可是,他偏偏拖到了羽林卫到了再进来,就给了李信求活的机会。

    李淳脸色阴晴不定,最后看了一眼李信右臂的伤口,冷笑道:“废物,我们李家世代习武,父祖每一个都是百人敌,而你被一个受了重伤的刺客弄得这么狼狈,险些死在别人手里,真给我们李家丢人!”

    平南侯李氏一家,从李知节那一代开始,就是著名的武将,家里的的确确是每一代人都练武,李淳从五岁开始就跟随父亲李慎习武,从小到大吃了不少苦楚,现在这位平南侯府的小侯爷,论起个人勇武,在京城年轻一代中,也是数得上名号的。

    李信因为失血过多,脸色有些发白,他低头微笑道:“小侯爷,我跟你们李家,可没有半点关系。”

    李淳咬牙看向自己的便宜弟弟,最终冷冷的瞪了一眼李信。

    “今日你不死,是你走运,但是你不可能每一次都像今天这么走运,只要你留在京城里,你早晚会死!”

    说着,他负手转身,留下了两个冰冷的字。

    “野种!”

    李信目光冷冽起来,他看着李淳远去的背影,声音平静:“小侯爷,你记不记得,你上一次当着我的面说着两个字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

    李淳停下脚步,回头看着李信,哈哈大笑:“怎么,你还想故技重施不成?你现在再砸一下自己的脑袋,看本公子会不会再被陛下责罚?”

    李信眯了眯眼睛,声音平静:“小侯爷,你现在道歉,我可以再原谅你一次。”

    李淳不屑一笑。

    “你用不着说这种场面话威胁本公子,上一次本公子不察,才被你阴了一下,可结果呢?”

    这位平南侯府的小侯爷,冷然看着李信额头上还没有完全愈合的那一道伤疤,然后他上前几步,在李信耳边低声道:“你把自己弄的头破血流,可是本公子还不是好生生的站在这里?莫说你只是头破血流,就是你那天在凝翠楼里把自己弄死了,本公子也不会怎么样。”

    李信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

    “很好,小侯爷既然这么说,那我也无话可说,今日的事情暂且告一段落,小侯爷迟早会为自己的言行,付出代价。”

    李淳哈哈笑了几声,转身离开了李信的院子。

    李信默然站在院子里,此时他右臂上的伤口已经不再流血,剩下的只有刺骨的疼痛。

    羽林卫的校尉章骓,指挥着属下把这两个刺客带走,然后这个身材高大的黑脸汉子,走到李信身边,从怀里掏出一瓶药粉,递在李信面前,粗声道:“小兄弟,看你受了伤,不过伤口不算太深,这是我们羽林卫用的创药,你拿去洒在伤口上,修养一段时间应该就没事了。”

    李信伸出左手接过这个药粉,收进怀里,对着这个大个子点头致谢:“多谢这位大人。”

    章骓摇了摇头,称赞道:“看小兄弟的样子,应该是没有练过武的,方才能够临危不惧,以一敌二,着实厉害,章某也钦佩不已。”

    要知道,那些人能来刺杀天子,自己就都是有一身本事的,就拿闯进李信家中的这两个刺客来说,他们每一个人在逃跑的路上,都至少杀了三四个羽林卫的将士!

    李信微微摇头,苦笑道:“绝境之下求活而已,算不上什么本事。”

    章骓点了点头,伸手拍了拍李信的左肩:“不管怎么说,小兄弟都是立了功的,如果小兄弟有意加入羽林卫,章某可以把小兄弟接引到羽林卫之中去,羽林卫是天子亲军,看小兄弟年龄不大,以小兄弟的心性,进了羽林卫之中,将来一定会有所成就。”

    生死之间,才最见心性,方才李信临危不乱,在生死一瞬间战胜了那个身手颇好的少年刺客,已经让章骓很是欣赏。

    李信心中微动,看了一眼这个粗壮的汉子,低头道:“多谢大人,只是小民现在身上带着伤,暂时没有办法从军,等小民身上的伤好了,再与家人商议商议……”

    “好。”

    章骓爽朗一笑,大声道:“好,章某姓章名骓,在羽林卫南衙当差,小兄弟如果有意,开春之后来南衙找我就是。”

    李信点头致谢。

    “小民李信,有机会一定去麻烦章大哥。”

    李信是一个很会说话的人,几句话的功夫,就开始跟章骓称兄道弟了。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他在京城没有半点根基,唯一一个魏王府,还不定每次都能靠得住,现在能够积累一点人脉就是一点人脉。

    章骓点了点头,大声道:“章某还要回去复命,就不打扰小兄弟了,小兄弟在家里好好养伤,等这件事情了了,章某再来看望小兄弟。”

    李信左手捂着右臂,点头示谢。

    章骓带着羽林卫的人,退出了李信的院子,这些人刚走,李信就双膝一软,瘫倒在地上。

    方才那一番搏斗,对他的心力消耗极大,而且又失了很多血,这个时候,他浑身上下都没有了力气。

    里屋的房门打开,穿着一身厚棉袄的钟小小抹着眼泪跑了出来,扑倒在李信怀里。

    “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