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双庶子 漫客1

第一百零九章 想明白了

    魏王府里。

    七皇子姬温与李信隔桌对坐,这位皇子殿下手里拿着李信递过去的圣旨,眯着眼睛把这道圣旨认认真真的看了一遍,过了良久之后,他才把圣旨重新卷起来,递回李信手里。

    李信把圣旨收进袖子里,轻声道:“殿下,这道圣旨来的非常突兀,事先没有半点预兆,还有就是监军使这个位置,我也不是很明白陛下到底是要我去做什么,因此想来跟殿下请教请教。”

    李信来到这个世界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这段时间里他通过得意楼的情报,对京城有了一个大概的认知,但是像监军使这种职位,涉及到一些细枝末节的知识,李信还是不太清楚的。

    魏王殿下伸手端起桌子上的茶壶,给李信倒了杯茶之后,缓缓开口说道:“这监军使,是一个没有品级的位置…从前是由御史台派人去做,主要职责是跟随大军,一路记述沿途情况,待大军得胜,班师回朝之后,监军使的记录就会被直接送到宫里去,交由天子御览。”

    听了七皇子这句话,李信心中隐约有了一个概念。

    这个职位,大概等同于战地记者加上告状精…?

    七皇子顿了顿之后,深深地看了李信一眼,继续说道:“不过这是许久之前的事情了,大晋从武皇帝开始,就废了监军使的职位。”

    大晋的武皇帝,就是三十年前带着大晋一统天下的那位皇帝,也就是七皇子姬温的祖父,承德天子的父亲。

    当年大晋武皇帝,为了提升军队战斗力,大肆对武将放权,取消了监军以及监军使等职位,因为如此,这位武皇帝麾下出不少猛将,比如说初代陈国公叶晟,初代平南侯李知节等等。

    有了这些猛将,大晋才得以在三十年前横扫天下。

    不过凡事有利就有弊,也因为这个原因,平南侯李知节才能有机会在武皇帝的眼皮子底下,偷偷在南疆经营下来一片小天地,给平南侯府留下了这么一片家业。

    七皇子语气复杂:“当初武皇帝与麾下众将承诺,共成大事,永不相疑,故此裁撤了监军以及监军使,任由诸位大将自己发挥,此后三十多年,朝廷一直尊奉武皇帝的意思,不曾设立监军,监军使等职位。”

    身为皇族,并不是寻常人看起来那么轻松写意,姬家皇室的皇子们,从五岁开始在宫里听学,大晋的历史是“必修课”,先生们还会定期抽查,因此七皇子才能对这些旧事如数家珍。

    魏王殿下低头抿了口茶,幽幽的叹了口气。

    “父皇如今重设监军使,就是放弃了皇祖当年留下来的承诺,不过就算要设立监军使,也该是从御史台选人才是……”

    说到这里,他皱了皱眉头:“可父皇偏偏选了你去,其中必有深意。”

    李信低头道:“陈公公说了,不是我一个人去做监军使,还有一些随行之人,想来那些人就是御史台的人了。”

    魏王殿下低头,沉吟道:“圣意已出,这趟南疆信哥儿是肯定要去的,不过信哥儿你跟李慎闹成这个样子,又要掺和进……他们两人之间的矛盾之中,此行颇多凶险啊……”

    他是想说承德天子与李慎之间的矛盾,不过这个矛盾现在还没有在朝堂上挑明,这位七皇子生性谨慎,没有直接说出来。

    李信低头道:“凶险是凶险,不过李慎在明面上应该不会把我怎么样,应该担心的是南疆的那些南蜀余孽,我杀了他们的小殿下,他们多半会找我寻仇。”

    魏王殿下摇了摇头:“监军使不是军伍中人,不必听主将指挥,更不必冲锋陷阵,信哥儿到时候只要躲在军中就好,那些李逆总不能冲进平南军军阵里报仇。”

    李信呵呵一笑,意味深长的说道:“那可不一定。”

    南疆的那些南蜀余孽跟平南侯府到底是个什么关系,或者说他们之间到底到了什么地步,现在谁也说不清楚,万一他们已经穿了一条裤子,还真有可能大摇大摆的进入平南军大营,把他给杀了之后扬长而去。

    “没有你想的这么糟糕。”

    魏王殿下低声道:“这一次不止你一个人做这个监军使,有御史台的人在,平南军做事总会有所忌惮,而且李慎这个人,谨小慎微,不会做这么大胆的事。”

    “况且……父皇他肯定是不希望你出事的,多半会派些人随身保护你。”

    听到七皇子的这番分析,李信心中安定了不少,他端起茶盏抿了一口,轻声开口:“以殿下对陛下的了解,陛下这次让我去南疆,目的是什么?”

    魏王殿下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缓缓开口。

    “多半是让你去看一看南疆到底是个什么情况,顺便找一找……平南侯府的破绽在哪。”

    说到这里,这位魏王殿下声音低沉了下来:“除了你之外,其他人找不到平南侯府的破绽,或者说,他们即便找到了,也没有办法活着离开南疆。”

    李信脸色微变:“那我此去不是十死无生?”

    “不至于……”

    姬温伸手拍了拍李信的肩膀,轻声道:“不管你寻到,或者没有寻到平南侯府的破绽,都是不能放在明面上说的,你从南疆回来之后,父皇多半也不会问你这件事,他老人家的意思应该是,让你先去南疆看一看……”

    说到这里,姬温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声音低了下来。

    “好替以后做准备。”

    到了此时,李信才想彻底明白那位承德天子为什么这么看中自己。

    这位天子,是想利用自己,对付平南侯府。

    而事成之后的奖励……就是九公主。

    如果事情不成,那么无非是搭进去自己一条性命,天子表面上仍旧和平南侯府君臣相得。

    他没有任何损失。

    如果成了,一个公主换一个南疆,是再合算不过的买卖了。

    李信微微低头,嘴角露出一个微笑。

    这对于李信来说,其实不完全是一件坏事,承德天子想要利用他破局南疆,李信也要利用承德天子,对抗平南侯府。

    他们两个人有共同的敌人。

    这是一桩很公平的互相利用。

    想到这里,李信抬头看了一眼自己面前的这位魏王殿下,心中默默盘算。

    而且,自己也不一定会被承德天子完全掌控…

    李信正在低头思考这件事的时候,七皇子又给他倒了杯茶,声音肃然。

    “信哥儿,你记住,到了南疆之后,尽量不要惹怒李慎,更不要尝试接触南疆李家的人,这不是着急就能解决的事情,要徐徐图之。”

    魏王殿下直视李信,语气真诚。

    “活着最要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