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双庶子 漫客1

第四百五十二章 赵嘉与李信

    第二天一大早,天还没有亮,李信与叶鸣叶茂三个人连夜离开京城,骑着快马,朝着禁军的方向前进。

    禁军右营距离京城大概四十里的样子,天色将将亮的时候,三个人到达禁军,李信最先跳下马,带着两个人进了禁军右营的帅帐。

    本来这个帅帐是李信坐主位,但是叶鸣来了,他就不太好意思再大咧咧的坐在帅位上,于是坐在了下首,叶鸣看了一眼李信,然后笑了笑,也坐在了下首李信的旁边。

    这就是互相给面子。

    叶鸣将来或许是征西的大将,但是现在圣旨还没有下,理论上来说这禁军右营就是李信说了算,李信给他面子,让出了主位,但是他不能去做。

    叶少保心中暗暗感慨。

    这个年轻人,做事一点也不像是个年轻人啊。

    都坐下来之后,李信对叶鸣开口道:“陛下的意思是,叶茂今天就出兵,那支折冲府小弟已经交割给他了,折冲府的折冲都尉是陈国公府的家将贺崧,里面有三四个校尉也是小弟提上来的,这样一来,最起码可以保证这支折冲府叶茂能够使唤得动,只要能够使唤得动,用来杀人就不会有什么问题。”

    叶鸣点头道:“如果是五十年前的北周世族,一个折冲府连一个世族都打不了,但是北周覆灭之后,这些世族受到了或轻或重的打击,再加上这些年北周世族没有出什么厉害人物,一个折冲府杀他们是够了。”

    历史上,一个时代的落幕或者崛起,有可能是因为一两个人开启,但是必然也有大势使然,如今世族落幕,不仅仅是因为科考,也有这几十年内北周诸世族人才凋敝,青黄不接的原因。

    这一点从荥阳郑氏的家主郑规身上就可以窥见一二,这位郑家家主一把年纪了,论手段却比他的女婿李慎差了不知道多少。

    科考等因素是人为,另一些就是天数了。

    李信含笑点头:“叶茂出征在即,叶师兄要不要跟他去那个折冲府看一看,那里距离禁军右营还有十几里的路。”

    叶鸣犹豫了一下,然后笑道:“那我就跟去看一看,等茂儿他们走了,为兄再回来跟长安好好喝一杯。”

    李信无奈的叹了口气。

    “师兄就饶了我吧,师兄喝酒比叶师还要厉害。”

    这一点必须要说,叶家的人或许性格不一,但是有一点却是一样的,那就是能喝,从叶晟到叶鸣,甚至是叶茂,李信都不是对手。

    虽然他是祝融酒的创始人。

    叶鸣哈哈一笑,起身道:“就这么定了,为兄先去看一看情况,稍后就回来找你。”

    李信也起身,把他们父子俩送到了大营外面。

    赵嘉跟在李信身后,没有跟过去。

    李信负手回到了帅帐,仍旧坐回了帅位上,赵嘉垂手站在他的身后。

    “幼安兄,你怎么看?”

    赵嘉垂手道:“大爷他,太护着小公爷了,万事万般都要亲手插进去,这样小公爷以后会吃亏的。”

    李信摇了摇头。

    “人家有这个身世,长辈愿意护着,说不定就一辈子顺风顺水,羡慕不来的。”

    赵嘉微笑道:“是这个道理,小公爷这是上辈子积了福,羡慕不来。”

    李信随手翻了翻桌子上的军务,然后转身看向赵嘉。

    “这一次叶茂出征,你要跟着去,幼安兄是聪明人,多余的话我也不想说什么,只是幼安兄记住一件事,不管怎么样,这支折冲府是不能吃败仗的。”

    赵嘉低眉道:“只怕小公爷不听我的。”

    “他会听的。”

    李信沉声道:“有叶师兄跟叶师叮嘱,以叶茂的性子,他会多听你的建议的。”

    赵嘉低头道:“如此,我知道了。”

    这个喜欢穿白衣服的书生,从袖子里取出一个小册子,递在李信的桌子上。

    李信没有翻开,而是开口问道:“这是什么?”

    “侯爷大婚在即,看时间我应该是赶不回来了,这是我这几天花时间,给侯爷准备的贺礼。”

    李信翻开看了看,发现都是禁军的一些人事关系,其中赵嘉还写了了一些可以提拔,或者有提拔潜力的名字,标注了籍贯来历以及现任职位。

    李信看明白了。

    这是通关禁军的“攻略”。

    见李信在翻看,赵嘉低头道:“侯爷放心,这个册子上写的人名,一个也不认识我,侯爷提拔了他们,他们只会感念侯爷的好,我没有私心。”

    一个团体之中,人事权是最重要的权柄之一,因此赵嘉才会开口解释。

    李信合上册子,呵呵笑道:“幼安兄越发神奇了,在禁军没有多久,就能把这些错综复杂的关系理的明明白白。”

    赵幼安低头道。

    “卑职若论眼光格局,逊色侯爷良多,所剩只有心细一些,能为侯爷做点事情就好。”

    李信闭上眼睛思索了一下,随即开口道:“如今我已经能大方向掌控禁军,这些细节部分暂时就不用抓下去了,毕竟再过不久,叶师兄就要接管禁军右营,如果抓得太死,到时候一只军队就会出现两个主将,不合适。”

    其实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

    更重要的原因是,禁军是天子的禁军,任何人都只是替天子执剑,却不能妄图把剑据为己有,如果李信在禁军里大规模培植亲信,那么很有可能,甚至是必然会引起太康天子的忌惮。

    从理论上来说,不管李信掌握禁军到什么程度,都不太可能到为己所用的地步。

    所以没有必要为了这个,跟皇帝有什么不愉快。

    就目前来说,该懂规矩还是要懂规矩的。

    赵嘉这个人,在小心思上面,比李信强了一些,但是在政治层面的眼光上,他就要差上不少。

    他很快想明白了其中的关窍,低头道:“是卑职没有想明白,差点害了侯爷。”

    说着,他就要把这个小册子丢进旁边的火盆里。

    李信伸手拉住了他的袖子。

    赵嘉回头,疑惑的看了一眼李信。

    “侯爷?”

    李信面带微笑。

    “幼安兄不要这么急躁,这个东西我虽然不太好用,但是却可以做一个人情送给叶师兄,他拿到这个东西之后,说不定会被我感动的涕泗横流。”

    赵幼安幽幽的看了李信一眼,没有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