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双庶子 漫客1

第五百六十七章 你太自负了

    两军作战,甲胄是很重要的因素之子,如果其中一方完全无甲,一轮齐射下来,就要像割麦子一样倒一片,几轮齐射下来,便溃不成军了。

    而如果甲胄精良,远处的箭或能致伤,但是绝对不会致命,甚至都很难让敌方丧失战斗力。

    至于短兵相接,无甲的那一方也会吃大亏,基本是一碰就碎。

    所以在李信那个世界的古时候,武器之类的管控或许不是那么严格,但是甲胄和弓弩的管控是极为严格的,任何人家只要敢私藏弓弩和甲胄,严重的甚至会以造反论处!

    因为一个寻常人只要披甲,就可以形成一定的战斗力。

    而现在锦城里可以武装军队的甲胄,满打满算估计也就十万出头,只要锦城交出这十万副甲,不管锦城里还有多少平南军,战斗力都会丧失绝大部分。

    而两万张弓弩和五万件刀枪,可以让锦城失去主动进攻的能力。

    也就是说,只要李慎同意李信的条件,那么基本就等于是“缴械”了。

    柱国大将军神色漠然。

    他深深地看了李信一眼。

    “靖安侯的心思好生缜密。”

    李信微笑道:“若李信一人,自然不用这样小心翼翼,但是我现在身后有家有室,还有禁军好几万兄弟跟着,我自己犯蠢没有关系,但是我不能连累别人一起死,大将军你说是不是?”

    “你说的不错。”

    李慎点了点头。

    “我身后也有整个西南,整个平南军,所以我这么多年,也一直这样小心翼翼。”

    “这样很累。”

    寻常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是没有什么必要事事小心翼翼的,因为没有什么人会想方设法的去害你,大家平时该做什么就做什么。

    但是像李慎这种,背后有一个庞大利益集团的人就大不一样了。

    他们一举一动,都牵绊着不知道多少人的身家性命,所以他们不敢不小心翼翼,也不得不小心翼翼。

    这种是非常劳心的。

    无论做什么事,都要三思而后行,然后审查利害,一天两天倒还好,三年五年甚至是十几年下来,就会非常非常累。

    李信坐了下来,伸手给自己倒了杯茶,笑呵呵的说道:“所以大将军不准备投降?”

    “我愿意投降啊。”

    李慎淡然说道:“靖安侯爷有那位纯阳真人相助,锦城城门对你如同虚设,再加上太子殿下也被你掳了回去,锦城再守下去毫无意义,我们愿意投降了。”

    “三天之后我就会打开锦城城门,靖安侯爷到时候可以带人来接收锦城,平南军上下到时候会在锦城城门口,把甲胄兵器统统交给侯爷。”

    李信抚掌微笑:“这样好得很。”

    “不过我绵竹守军有不少水土不服,在西南生了病,不太好动弹,这样,大将军的城门先开着,等叶师兄破了剑阁,本侯请叶师兄来接收锦城。”

    李慎笑了笑:“侯爷在汉州城里还有五万兵马,加上绵竹城里的人,在锦城城门洞开的情况下,足以拿下锦城了,何必藏拙,非要等叶鸣来抢这份功劳呢?”

    “大将军可不要信口胡说。”

    李信面色平静:“汉州城那边,什么时候有我的五万兵马了?”

    李慎呵呵一笑,没有拆穿李信。

    靖安侯爷接着说道:“再有,我也不需要拿下绵竹的功劳,本来这次西征,我只是副将,正主现在还在剑门关外,我没有必要强出头,一个人平灭了南疆不是?”

    李慎低头喝了杯茶,淡然道:“李信,汉州的五万人距离京城太远了,你在京城要是出了事,他们救不了你们。”

    靖安侯爷笑了笑:“本侯一不触犯国法,二不背叛朝廷,如何会在京城里出事?”

    “大家心知肚明,在这里没有必要装什么。”

    李慎低眉道:“没有记错的话,你现在是禁军的二品将军,你平定西南之后,回了京城,皇帝会封你做什么?”

    “是从一品的大都督府右都督,还是正一品的左都督?”

    “还是把整个禁军,都交到你手里?”

    “你姓李,皇帝信不过你的。”

    柱国大将军呵呵一笑:“这三个位置,一个也落不到你头上,你最多挂一个兵部尚书的虚衔,然后给你加一级爵位,给你封个一等侯爵。”

    说到这里,李慎继续说道:“这些跟你西征的禁军老部下,回了京城之后,或者会被调离禁军,或者会被调到侯敬德麾下,三五年下来,你就只能老老实实的在靖安侯府里,做那位清河长公主的驸马了。”

    李信嘴角露出一抹笑容。

    “那也没有什么不好,老老实实当一辈子富家翁,也比大将军这样的下场强的多。”

    “可是姬家的皇帝,不会一辈子让你安生下去。”

    李慎面色冷漠。

    “他是宫变夺位的,你是那场宫变最大的功臣,也是最大的见证人。”

    “恩大成仇!”

    “侯敬德,你,还有叶璘三个人,多年以后都会成为皇帝的眼中钉,成为他这辈子最想洗脱的污点!”

    “侯敬德是将门出身,又没有什么头脑,他缩身禁军之中,或可保命,叶家家大业大,有镇北军在,皇帝也不太可能会动他。”

    “可是你呢?”

    李慎目光冷峻:“你回了京城之后,被冷落几年,淡出朝野视线之后,皇帝想怎么炮制你便怎么炮制你。”

    “你自己想一想,一个清河长公主,能不能保得住你?”

    “大将军说这么多,无非是想让我背弃朝廷,与你们平南军联手。”

    李信面色不变,微笑道:“也难为大将军能替我想这么多。”

    “但是大将军能想到的事情,我一样可以想得到。”

    李慎终于微微动容。

    他深深地看了一眼自己这个流落在外的儿子。

    “所以,你准备怎么办?”

    “不管怎么办,总不能像大将军一样,一辈子都是为了活着而活着。”

    “大将军曾经教导过我,碰到事情要多朝前看几步。”

    李信低眉道:“我走到今天这一步,前前后后自然都是要想一想,看一看的,如果以后我能安生的在京城里过下去,那就安安心心的去做我的靖安侯,如果过不下去了,我也自然有自己自保的手段。”

    “不用大将军替我操心。”

    靖安侯爷拍了拍身上的甲胄,发出清脆的声音。

    “所以,大将军说了这么多,到底是愿意投降,还是不愿意投降?”

    李慎坐在原地,低着头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李信,你太自负了,不是所有的事情,都会被你掌控在手里。”

    “姬家的皇帝更不可能被你掌控在手里。”

    “将来,那个被你一手捧上帝位的皇帝反噬于你的时候,你便知道,今日的你因为自负,做了多大的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