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双庶子 漫客1

第二章 新生与老去

    靖安侯府喜提小公子,这并不是一家一户多了个男丁这么简单,这意味着这个太康朝新兴的将门,从此有了根须,也意味着李信这个世袭罔替的靖安侯爵位,有了可以传承的人。

    这个小娃娃,是李信跟长公主的长子,也是李信的嫡长子,跟太子姬延一样,不出意外的话,他会顺利的继承绝大部分靖安侯府。

    不过这些是对于这个时代的人来说的意义,对于李信来说,就是他媳妇给他生了个儿子这么简单。

    刚生了孩子的长公主殿下,异常虚弱,脸色苍白,没有一点血色。

    李信迈步走了进来,坐在床边,伸手握住了她的手,努力平稳住自己的声音。

    “辛苦夫人了。”

    长公主殿下这会儿已经疲惫不堪,她勉强睁着眼睛,开口道:“是……男孩儿么?”

    李信拍了拍她的手心,轻声道:“是男孩,放心罢。”

    长公主这才放心的点了点头,开口道:“你让她们抱来给我看一看。”

    李信这才回头看了一眼还在襁褓里的儿子,儿子的脸皱巴巴的,皮肤发红,看起来不是太好看。

    不过新生的小孩子都是这个样子,李信已经有过为人父的经验,没有向第一次那样大惊小怪了。

    长公主看了一眼这个犹自嚎啕不听的孩儿,脸上露出了一抹灿烂的笑容,她拉着李信的手,开口道:“我累了,睡一会儿。”

    李信点了点头。

    “我在这儿陪着你。”

    她折腾了几个时辰,疲累到了极点,眼睛一闭就睡了过去,不一会儿就呼吸均匀,沉沉的睡着了。

    李信就守在长公主床边,不时回头看一看自己的儿子。

    长公主产下麟儿的消息,不一会儿就传遍了侯府,钟小小领着阿涵连忙过来看望弟弟,陈十六还有蕙娘等人,也都排队过来看望这个新生世上的小公子。

    阿涵看了几眼自己的弟弟,突然号啕大哭,李信听到了之后,皱眉从床边站了起来,走到这个小丫头旁边,把她抱了起来,开口道:“哭什么,你娘累了,在歇息呢。”

    小丫头扑在自己爹爹怀里,哭的撕心裂肺。

    “阿爹,弟弟他……好丑…”

    说道这里,这个年仅三岁的小丫头哭的更伤心了,抹了李信一身鼻涕眼泪。

    靖安侯爷哑然失笑,无奈道:“刚出生的时候是这样的,过些日子就好看了,你以前刚生下来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

    小阿涵顿时不哭了,在李信怀里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亲爹。

    “我以前也是这样?”

    李信含笑点头:“是啊,也是皱巴巴的,那时候爹还担心你一直这样,将来嫁不出去,结果过段日子就好了,白白净净。”

    小丫头愣了一会儿,随即再次号啕大哭,哭的比刚才更伤心了。

    “阿爹骗人,我才不是这样…”

    她一边哭一边闹腾,李信无可奈何之下,把她放在了地上,指着不远处的钟小小,笑着说道:“你生下来的时候,你小姑姑第一个进来见得你,你去问一问她,是不是这个样子?”

    小阿涵本来坐在地上闹,闻言立刻站了起来,迈着小脚朝着自己的小姑姑跑过去,然后一下子抱住了钟小小的衣裙。

    “小姑姑。”

    钟小小本来正在看刚生下来的侄儿,突然听到了小阿涵的哭闹声,于是回头弯腰把她抱了起来,微笑着说道:“阿涵怎么了?”

    小阿涵扑在钟小小怀里,哭道:“阿爹说我以前跟弟弟一样丑……”

    钟小小掩嘴笑了笑,随即板着脸,一本正经的说道:“阿爹说谎骗你的,阿涵一出生便这么漂亮,没有丑过。”

    小姑娘这才止住了哭声,搂着钟小小的脖子,轻声说道:“我就知道阿爹在骗人。”

    说着,她在钟小小怀里看了一眼自己的弟弟,撇嘴哭道:“可是弟弟这么丑……”

    ……………………

    靖安侯府产下麟儿的消息,很快传遍京城,与平南侯府交好的几个人家,立刻派人上门庆贺,第一个到李信家里的,是同在永乐坊,距离靖安侯府最近的,陈国公府的小公爷叶茂。

    小公爷因为在西南立下战功,这几年时间,也开始在朝廷里做事,如今他的正式职位是羽林卫中郎将,接替了叶璘和李信的位置,成为了羽林卫新一任的老大。

    不过他跟强势执掌羽林卫的李信不太一样,他接手羽林卫以来,便很少去过羽林卫大营,与曾经的羽林卫中郎将,他的四叔叶璘很是相似。

    叶茂经过征西一战之后,越发敬佩自己的这个小师叔,因此平日里也没有少来靖安侯府,这会儿他上门,自然没有人拦着他,很顺利的就来到了靖安侯府的后院,见到了李信。

    小公爷身份地位,都非同寻常,李信自然要亲自出来见见他,看到叶茂之后,李信见他手里提了不少东西,笑着说道:“咱们两家人离得这么近,上门还带东西做什么,我去叶家十次,至少要空手九次。”

    叶茂晃了晃自己的大脑袋,对着先是对着李信拱手道喜,然后笑道:“师叔这话不对,小师弟出生,我自然要带点东西来看一看,本来老爷子要亲自来的,不过他老人家身体不太好,我就没有让他出来。”

    听叶茂提起这件事,李信也微微叹了口气。

    这个世界上,毕竟没有千载的常青树,叶老头年轻的时候,最爱亲自冲阵杀人,身上没有暗伤那是不太可能的,只是这老头自小得了高人指点,练了一身极其了得的内家拳,才能在京城三四十年安然无恙,越活越精神,但是他岁月不饶人,随着他年纪越来越大,当年的那些暗伤,就一个个都来寻他报复了。

    从去年年底开始,老头子的身体就越来越不好,病了好几次,李信这段时间经常去陈国公府探望,但是……

    想到这里,李信叹了口气,开口道:“这几天家里事忙,没能去叶家探望,叶师身体安好否?”

    “还行。”

    叶茂吐了一口气,轻声道:“吃饭活动都还可以,不过的确是没有以前硬朗了。”

    “老爷子下个月就是八十大寿,到时候我父亲或者四叔,最少要有一个人从蓟门关回来,师叔也不要忘了过去。”

    叶鸣从西南回京受了封赏之后,没过多久就重新回到了蓟门关,五年多时间,也没有回京几次。

    李信点头道:“放心,我记在心里的。”

    小公爷吐出了一口气,对着李信咧嘴一笑:“罢了,不说这些事情了,师叔领着我去看一看小师弟?”

    李信点了点头,也露出了笑容。

    “走,我带你去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