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双庶子 漫客1

第一百四十一章 白发大将军

    赵嘉出生的时候,叶晟北征已经回京,他生在叶家,长在叶家,从小跟着父亲一起读书。

    他的父亲,是跟着叶晟一起北征的军师,北征的过程中出了大力气,不过也因为这个关系,不曾出仕为官,引以为终生憾事,因此就把这个读书人共有的愿望,寄托在了赵嘉身上。

    赵嘉从小就是读书,然后想着做官。

    此时他已经年过而立,终于成了一县县尊,短短半年时间,已经把溧阳县治理的有模有样,最多两三年时间,他就可以真正做到安民一方,但是此时,这个正在践行理想的年轻县令,不得不忍痛割爱,离开溧阳远行西南了。

    此时还在过年,朝廷官员休沐十五日,过了上元节之后才会重新恢复衙门,但是在年初二的这一天晚上,赵嘉走到几乎没有人的溧阳县县衙,恋恋不舍的把溧阳县的县尊大印,挂在的正堂牌匾之上。

    然后当天夜里,他就带着一家人坐上马车,离开了溧阳。

    一路上,是随身跟着李信的沈刚,亲自带人护送。

    赵县令坐在马车上,依旧掀开车帘,看向了越来越远的溧阳县。

    “不知道明年春播会不会顺利,我不在溧阳,那些人多半又要欺压百姓了。”

    他的夫人坐在他旁边,轻声道:“老爷,你要是舍不得溧阳,我们就回去……”

    赵嘉缓缓摇头。

    “事有轻重缓急,此时我当然可以躲在溧阳做一个小县令,但是旧时恩主求到我身上,我便不得不去帮他。”

    他拍了拍自己妻子的后背,微微叹了口气。

    “况且咱们家与靖安侯府休戚与共,靖安侯府倒了,为夫别说做县令,就是咱们一家的性命也堪忧。”

    做了半年县尊夫人的妇人点了点头,语气温柔。

    “老爷做主就是,我们母子一直陪在老爷身边。”

    赵嘉笑了笑。

    “上一次在西南待了五年时间,才得以返回京城,本以为可以踏踏实实的做几年父母官,没想到刚回京城半年,就要再回到西南去了。”

    “这一次,恐怕又是一个五年。”

    赵县令微微叹了口气。

    “人生能有几个五年。”

    ………………

    新年伊始,京城里依旧到处张灯结彩,大街小巷到处都是穿了新衣服的小娃娃,在满大街的疯跑,跑的累了,就从腰里取出长辈给的零花钱,在路边买串糖葫芦,三四个娃娃聚在一起,吃得满嘴都是黏糊糊的红糖。

    也有许多文人骚客,结伴同游。

    秦淮河上,画舫游船遍布,京城依旧是一副太平景象。

    初五这天,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家,坐在一辆马车上,从京城的西门进城,马车从得胜大街,一路驶进了北边的永乐坊里。

    马车在陈国公府门口停了下来。

    马车里的老人透过车帘,看了一眼陈国公府,然后微微叹了口气。

    “不在这里停了,直接去靖安侯府。”

    驾车的汉子立刻点头,驾着马车开向靖安侯府。

    此时的靖安侯府大门,冷冷清清。

    要知道,今天可是初五,正是拜年的好时候,也是朝中官员光明正大互相送礼而不用担心被御史台告状的好时候,因此每年这个时候,就是官员们互相走动人情最密集的时候。

    往年这时候,靖安侯府门口不说满满当当,但是最起码称得上是络绎不绝,毕竟李信是一品太子太保,长公主又是陛下的胞妹,怎么看也是要抱紧大腿的对象。

    但是今年,靖安侯府门口,真就一个人都没有了。

    原因无它,大家虽然不知道李信到底犯了什么事,但是他被关进大理寺,却是贴一样的事实,而且朝廷的高层,比如说尚书台的那几个宰辅,也大概知道李信做了什么,多少都会给下面的人通通气,因此大家为了避祸,自然要离靖安侯府远远的。

    老人的马车在靖安侯府门口停了下来,然后他迈步从马车上走了下来,挥手示意驾车的汉子在车上等着,他一个人朝着靖安侯府的大门走去。

    侯府的门房,看到这个老人之后,立刻低头:“见过大将军。”

    “老夫不是什么大将军了。”

    老人家面色平静:“去通报一声,就说我要见李长安。”

    门房恭敬点头。

    “公爷请先进来,小人这就去通报。”

    如今的大晋,能够被人称为“公爷”的,除了那些姬家的宗室之外,就只有已经继任陈国公的叶家长子叶鸣了。

    他是收到了叶璘的书信之后,悄悄从宁陵回京,没有惊动任何人,也不准备惊动任何人。

    叶鸣淡淡点头:“好。”

    就这样,叶大将军迈步走进的靖安侯府,而侯府的下人同时进去通报,没过多久,一身袍子的李信,就亲自迎了出来,走到叶鸣面前,低头行礼。

    “小弟见过叶师兄。”

    叶鸣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叹了口气:“屋里说话。”

    李信默默点头,引着叶鸣走向后院,走了几步之后,他开口问道:“师兄怎么回京来了……”

    叶鸣面色平静。

    “收到了老四的书信,知道你出了事情,所以来京城看看。”

    “悄悄坐马车回来的,不曾惊动任何人。”

    李信苦笑道:“恐怕瞒不过朝廷的耳目。”

    “这个无所谓。”

    叶鸣淡淡的说道:“让他们知道我回来了,也未必就是坏事。”

    如果说叶璘不一定能够代表叶家,眼前的这位现任陈国公,就当之无愧的可以完全代表叶家,他说出这句话,意思就是他回京城,可以替李信站台。

    说话的工夫,两个人已经进了侯府的正厅,李信让人在正厅里点起炭火,亲手给叶鸣倒了杯茶,举起茶杯苦笑道:“让师兄费心了。”

    叶鸣端起热茶,抿了一口之后看向李信。

    “说一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不是应当在蓟州城么,怎么跑回京城里来了,还在京城里闹出这么大的动静。”

    “说来话长了。”

    “那就慢慢说。”

    叶鸣吐出一口白气,缓缓说道:“父亲临终前,说你是我叶家的老五,父亲这样说了,为兄便一直把你当成叶家人,没道理叶家人受了委屈,我这个家主不闻不问。”

    靖安侯爷吐出了一口浊气。

    老实说,叶鸣不是叶晟,他虽然也是陈国公,但是无论影响力还是地位,都比他父亲叶晟逊色良多,并不能真正庇护到李信什么。

    但是叶家这个态度,还是让他很感动的。

    “师兄,这件事兹事体大,小弟的意思是,叶家能不要掺和进来,便不要掺和进来。”

    他面色严肃。

    “不瞒师兄,此时靖安侯府里,除却下人之外,就只有我一个人在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