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无双庶子 漫客1

第二百三十章 劝进表

    京城东城门外十里亭。

    天子与文武百官,早早的到了这里,准备迎接凯旋还朝的龙武卫大将军沐英。

    官道之上,龙武卫的将士已经遥遥在望,这一次沐英一共带出去两万兵力,沿途折损再加上与鲜卑王帐之战中牺牲的,一共有五六千人,此时只有一万四千人左右跟着他一起回到了京城。

    在这个时代,这种不到三成的伤亡并不算大,再加上龙武卫这一次的功劳甚重,这一次的伤损基本可以无视。

    到了接近中午的时候,龙武卫终于接近了十里亭。

    因为天子圣驾在,龙武卫不好冲撞圣驾,因此在距离十里亭还有七八里的地方就地扎营,沐英等龙武卫将领,来向天子行礼。

    沐英与十几个龙武卫将领,个个身骑黑马,只一柱香左右,就来到了十里亭附近,这些人远远的就从马上跳了下来,步行来到十里亭左右,为首的沐英先是看了天子一眼,然后径自扭头对一旁负手而立的李信半跪行礼。

    “末将沐英,不复大都督所望,北疆鲜卑余孽,现已尽数诛除,特来向大都督复命!”

    这个举动,已经非常不给天子面子了。

    按理说天子亲自到场迎接,沐英无论如何也要先见过天子,再来与李信说话,但是沐英直接无视了天子,转头就来向李信复命。

    不臣之心,昭然若揭。

    坐在龙辇上的天子,闭目养神,老神在在,似乎没有看见这个场面。

    本来如果昨天李信没有进宫,此时的延康天子多半会愤怒不已,甚至根本不会到场,但是既然李信已经与他说清楚了,此时的天子心里已经早有准备,只当是自己没有看见。

    不仅是天子装作没有看见,跟在天子身边的文武大臣们,此时全都眼观鼻,鼻观心,我只当是自己没有看见。

    李信伸手把沐英从地上扶了起来,然后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感慨道:“五十年前叶师限于时局,未能打到关外去一劳永逸,引以为终生憾事,如今沐大将军终于替诸夏一举扫平北疆隐患。”

    “大将军为边关带来三十年太平,功德无量。”

    李大都督肃然道:“百年以来,沐将军之功,仅在叶师一人之下。”

    沐英连忙低头,开口道:“都是大都督运筹帷幄,末将只是按着大都督指示办事而已,万不敢居功,若说有功,全在大都督一人而已。”

    李信摇头笑了笑:“罢了,你我二人也用不着在这里互相吹捧,你的功劳,朝堂中人人所共见。”

    “朝廷已经在给龙武卫议功,用不了多久,封赏应该就会下来,定然不会辜负沐将军与龙武卫这一路的辛苦。”

    沐英抬头,先是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往后退了几步。

    他直接双膝跪在地上,对着李信叩首道:“末将不敢要朝廷什么封赏,末将自承德年间,便追随大都督身后,至今已近二十年,虽无大功,亦有苦劳。”

    他深深低头:“今末将侥幸立此微薄之功,冒万死向大都督进言。”

    沐英是武人出身,也不会说那些弯弯绕绕的话,他咬了咬牙,直接开口道:“晋室衰微,天子昏聩,家国嗣业,尽在大都督一人而已。”

    “末将……请大都督顺应天命,登基御极!”

    沐英作为西南一系的绝对核心,他既然敢开口说出这些话,就一定是提前安排好的,事实上就算是这段话,也是前两天赵嘉派人给沐英送过去的,这位黑脸大将军背了好些天,才背了下来。

    沐英说完这段话之后,他身后十几个龙武卫的将领,纷纷下跪,异口同声道:“末将等,恳请大都督顺应天命,登基御极!”

    李信哑然失笑,对着跪在地上的沐英道:“沐将军莫要说笑,天子尚在,我如何能够御极?”

    沐英等人闻言,立刻齐刷刷抬起头看向龙辇上的延康天子,延康天子大大方方的从龙辇上走了下来,迈步走到李信身边,对着李信拱手道:“朕为天子,当从天命,天命既在太傅,朕愿昭告天下,禅位于贤,只求太傅御极之后,能够善待诸夏子民,亿兆黎庶。”

    这番话,自然也是安排好的。

    算算日子,西南军进京之后,到现在已经接近两年时间,这两年时间里,西南一系的人一直在不遗余力的推进李信登基之事,他们占了京城,本就已经成为了京城里的主流力量,在所有人万众一心的推动下,今日之事,已经是水到渠成。

    一身黑衣的李信站在原地,看着跪了一地的武将,以及对着自己鞠躬行礼的天子,先是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微笑摇头:“我不过一介武夫,焉能得居大位?今日之事,休要再提。”

    不算这一次,先前周游艺等人已经劝进了两次,都被李信拒绝,这一次是第三次劝进,也是李信第三次拒绝。

    “三请三辞”的程序,已经走完了。

    一直站在文武百官前列的赵嘉,终于站了出来,他带着一众文臣迈步上前,恭恭敬敬的跪在李信面前,叩首道:“大都督,臣等有表上奏。”

    二十多个文臣,齐刷刷跪在地上,异口同声。

    李信微微叹了口气,开口道:“诸公有什么奏表,等回皇城之后,在未央宫里说就是,何必在这荒郊野外上奏?”

    赵嘉从袖子里取出一份文书,对着李信恭声道:“此是臣等联名上奏的劝进表,请大都督顺天应命。”

    说着,这位尚书台右相把文书打开,声音清朗。

    “臣嘉等,顿首顿首,死罪死罪。臣闻天生圣人,树之以君,所以对越天地,司牧黎元。圣帝明王鉴其若此,知天地不可以乏飨,故屈其身以奉之。知黎元不可以无主,故不得已而临之。社稷时难,则戚藩定其倾;郊庙或替,则宗哲纂其祀。所以弘振遐风,式固万世,三五以降,靡不由之。

    臣等顿首顿首,死罪死罪。伏惟高祖宣皇帝肇基景命,世祖武皇帝遂造区夏,三叶重光,四圣继轨,惠泽侔于有虞,卜年过于周氏。自太康以来,艰祸繁兴,元昭之际,氛厉弥昏,宸极失御,登遐丑裔,国家之危,有若缀旒……”

    一番劝进表,洋洋洒洒。

    其中意思已经极为鲜明,大意就是大晋已经腐朽,天生圣人李长安,自然应当顺应天数,登基御极。

    李信站在十里亭下,看着眼前一众文臣高声诵读劝进奏表,心情颇为复杂。

    曾几时何,他只是京城里一个苟延残喘的卖炭郎。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