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从大佬到武林盟主 小楼听风云

第597章 天下太平

    雄浑的焚焰真气凝聚在高高扬起紫龙刀上。

    炽烈的暗金光芒,在黑夜的地平线上,犹如旭日东升。

    “杀……”

    张楚怒喝一刀斩出。

    紫龙刀落下。

    庞大的如穿云金阳的煌煌暗金刀气,在无数北蛮人绝望的眼神中,浩浩然的落入密集北蛮大军之中!

    “嘭。”

    声若滚雷。

    大地颤动。

    数百北蛮铁骑连人带马撕裂成漫天残肢碎片!

    宛如瓢泼大雨般密集而汹涌血浆,在暗金色的余劲照耀下,宛如樱花雨一般凄美而残酷!

    三万骑兵,呈雁形阵追随张楚长驱直入。

    兵锋直指锦天府方向的北蛮大军,完全来不及反应,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把烧红的钢枪,狠狠的捅在自己的菊花上!

    数万人混战的战场。

    想利落的转个身,都是一种奢望!

    更何况,北蛮大军的指挥系统是出了名的混乱,上了战场,士卒该做什么,全靠自觉……

    而张楚麾下的三万骑兵,都是精锐!

    镇北军和武悼军就不说了,令行禁止那是最起码的!

    相比之下,潜渊军的军事素养,或许要低一些。

    潜渊军的主力是北平盟的红花部,战斗力再强,也只是江湖组织,没有经过正规的军事训练……也不可能进行军事训练,这么庞大的数量,这么高比例的武者,若是再进行军事训练,只怕州牧阎守拙连觉都睡不好了!

    但现在统领他们冲锋的人,是张楚!

    花红部的弟兄,永远不会违背张楚的命令!

    永远不会……

    三万大军,以雁形阵撞入混乱的北蛮大军之中,就如同一台巨大而高效的绞肉机!

    他们将一排又一排北蛮骑兵吃进去。

    吐出一地的尸骸和无数无主战马!

    不到半刻钟的时间,就冲垮了给前方围攻锦天府五万兵马的北蛮大军压阵的北蛮中军。

    几乎没有遇到有力的抵抗!

    几个零星的六品、五品气海,舍生忘死的跳出来,还没看清楚张楚长啥样,就被张楚一刀劈死。

    以张楚现今的实力,全力以赴之下,等闲六品、五品的气海大豪在他面前,当真是连自报家门的机会都没有!

    而身处数万北蛮大军包围之中的锦天府五万兵马,见援军抵达亦是士气大振。

    这个时候。

    不需要上官的命令。

    所有的大离将士都明白!

    撑住!

    撑住就能活!

    撑住就能胜!

    在活命与胜利的双重诱惑之下,本已接近溃败边缘的大离将士们,爆发出强大的战斗力,混乱的军阵在极短的时间内就稳住了阵形!

    “杀啊!”

    无数呼喊声,再次凝聚成一股,响彻天地!

    敌强我弱。

    我强敌弱。

    “呜呜呜……”

    在山呼海啸的大离喊杀声,与成片成片的袍泽哀嚎声中,北蛮大军的统帅终于撑不住,下达了撤军的指令。

    往日苍凉的号角声,在这一刻变得十分急促。

    纵横交错的分部在方圆数里内的数万北蛮大军,顷刻间便如如同潮水一般朝着中军帅旗所在的位置汇聚。

    或者说,用逃去,更恰当!

    “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真他娘当我们是死人啊!”

    张楚见状大怒,拨转马头,朝着那杆伫立战场上高耸北蛮帅旗,冲杀过去!

    ……

    “铛!”

    两柄黄金弯刀再次劈砍在一起,发出铜钟大吕般的浑厚金铁相击之声!

    绚烂的银色真气,照亮了王真一阴鸷的面容,与他身前这个罕见修寒冰真气,却未身披白狼皮作白狼主打扮,而是贯一身黑价,须发如狂,额头上佩着黄金抹额的魁梧北蛮将领。

    “着急了吗?”

    王真一挑着薄薄的唇角,狷狂的笑道:“咱这才开始呢!”

    想打就打!

    想走就走!

    当我王真一是什么?

    夜壶吗?

    “只手遮天!”

    王真一低喝着跃起,无量乌光在他身后凝聚成一尊高有数十丈的巍峨魔影,“斩!”

    黄金弯刀斩下。

    巍峨的魔影抡起马车大的拳头,一拳轰向地面上的魁梧北蛮将领!

    地面上的北蛮将领见状,同样怒喝一声,一刀斩向空中那道巍峨的魔影。

    黄金弯刀斩下。

    银光大作,照得周围恍如白昼,纤毫毕现。

    下一秒,一头巨大的银狼,从魁梧的北蛮将领身上冲天而起,迎向空中的魔影。

    “轰。”

    魔影与白狼狠狠对撞在一起。

    浓郁到极致乌光,与耀眼到极致的银光,汇聚成一个点,在半空中轰然炸开。

    “轰。”

    山崩地裂般的轰鸣声中,淡银色的光晕呈涟漪状在半空中荡开。

    照亮了整个战场!

    ……

    距战场数里外的一座山头之上。

    须发皓白,赤衣如焰的镇北王霍青,与一位身披金甲,俊朗堂皇如天神下凡,脚边还蜷缩着一只通体银白,双眸如赤金的小狼的中年男子,对坐弈棋。

    二人周围并未灯火。

    但一股淡淡的金色光芒,与一股淡淡的银色光芒,宛如云雾一般在二人周围纠缠、逸散,明亮而柔和的光芒将空旷而平庸的山头,照得宛如雅室。

    霍青执白,悠然的落子。

    而此刻的棋盘之上,白子大龙已成。

    些许黑子被白子打压在犄角旮旯里,连不成片,进退两难。

    然后霍青口中却淡淡的说道:“这一局,却是老夫赢了!”

    金甲男子食指与中指夹着一枚黑子,轻轻落在棋盘之上,下一秒,几枚白子凭空腾空而起,在棋盘之上无声无息的化成齑粉,尘埃随风而散,不曾有一粒落在棋盘之上。

    他另一只手轻柔的抚摸着脚边的小狼,嘴角蕴含着一抹淡淡笑意的轻声道:“这一局是我输了,可霍兄,好像也没赢……”

    霍青耷拉着眼皮,面色纹丝不动,不咸不淡的回道:“我大离内务,就不劳国师费心了。”

    金甲男子却不过放弃,兀自说道:“霍兄何必自欺?天地界限大开之日已近,贵国那位太祖皇帝蹉跎百年,此次必是势在必得,然九州不全,帝玺有缺,他便不能集大离国运于一身,如何能再允霍兄继续割地称王?”

    霍青看了他一眼,依旧淡淡的说道:“国师又何必欺我?太祖皇帝容不下霍某,难不成贵族那位天可汗,便容得了霍某了?”

    金甲男子洒然道:“霍兄只要能往我族圣山一行,我王如何容不得霍兄?”

    霍青牵动了一下嘴角,语带讥讽的反问道:“往贵族圣山,与往我大离祖庙一行,有和区别?”

    “自然没有区别。”

    金甲男子直言道:“但贵国那位太祖皇帝的帝心如何,霍兄心中有数,霍兄若前往京城,当真进得了祖庙吗?”

    霍青不答,低头拈起一枚棋子,轻轻的落于棋盘上。

    下一秒,棋盘上白子大龙浮起小半,无声无息的化成齑粉。

    金甲男子惊愕的看了看棋盘,赞叹的抚掌道:“还是霍兄棋高一着,只叹空有屠龙技,怎奈无人识!”

    霍青揣起双手,淡淡的笑道:“既有屠龙技,何须博人识……”

    ……

    张楚化作一道暗金色的光芒,一跃三丈高,扑向安插北蛮帅旗的木质高台。

    “乌拉!”

    暴怒的咆哮声中,十余道凛冽的气机冲天而起,从四面八方攻向张楚。

    张楚全力催动护体刀罡护住自身,无视了攻向他的十余道凛冽气机,不顾一切的一刀劈向高台。

    暗金色刀光喷薄而出,化成熊熊烈焰,落于高台。

    “嘭。”

    木屑纷飞,湿漉漉的木质高台在焚焰真气所化的烈焰之下,顷刻间便燃起冲天火光,缓缓倾倒。

    战场上的大离、北蛮双方所有士卒都看到了这一幕。

    喧嚣的战场,仿佛一下子就静了下来。

    十几万双眼睛望着这一幕,眸中都尽是惊愕。

    不同的是。

    大离将士们眼中的惊愕之后,还充斥着狂喜。

    而北蛮士卒们眼中惊愕之后,却是惶恐和绝望。

    战场上,帅旗倒了,意味着什么?

    借着这一刀的反震之力,短暂凌空的张楚,将整个战场尽收眼底。

    他的感触,尤为强烈……强烈的犹如十二级台风过境!

    昔年太白府下。

    张楚曾见过镇北王霍青出手,一人杀退十万军!

    彼时的张楚,还只是个八品。

    与镇北王一品大宗师的实力比起来,犹如云泥!

    镇北王是云。

    他张楚是泥。

    差距大到他连“大丈夫当如是,彼可取而代之”的念头,都生不出来!

    此时张楚为绝顶四品!

    虽然距一人杀退十万军的境界,依然是遥不可及。

    但此刻,他已经直接左右了一场十万人级的大战胜负!

    他已经不再需要去期盼“大丈夫当如是,彼可取而代之”。

    他已经有坚信“必能取而代之”的资格和底气!

    ……

    “无双……”

    他呢喃着,数年的积累,好似火山爆发一般喷涌而出。

    “轰。”

    可怖的焚焰真气,仿佛暴走一般从他体内喷涌而出,将包裹着他的护体刀罡,撑得几乎要炸开!

    适时。

    十余道怒而忘死,以六品、五品、四品的实力,跃起围攻张楚的凛冽气劲杀至。

    正感周身真气暴走,似有失控迹象的张楚想也不想双手向下击出。

    刹那间。

    充斥在他护体刀罡之内的可怖真气炸开,借刀罡之意,凝聚成千百刀暴烈的暗金刀气,宛如传说中的暗器暴雨梨花针一般疯狂喷射了出去。

    “噗噗噗噗……”

    一道又一道魁梧的人影定格在了张楚周围。

    在他们身后,是一蓬蓬血雾。

    旋即无力的向下坠落……

    簇拥在帅气周围的北蛮士卒,更是如同农夫镰刀下的麦子一样,成片成片的到底,连惨叫都没来能发出一声。

    只有那令人头皮发麻的“噗噗噗噗”刀气贯穿肉体的声音。

    ……

    张楚落回在地,周身汗出如浆,气喘如牛。

    他扭头扫视周围这片地处万军之中,除他之外却没有一个站立之人的死地,眼神之中亦有震撼之色。

    这一招的威力,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而代价,就是他体内所有焚焰真气!

    此刻他体内已是贼去楼空,哪怕是一名六品气海,都能杀他!

    好在,北蛮人已经彻底溃败,再无战意……

    整个战场上,只能听到山呼海啸般的“杀啊”呼喊声。

    再也听不到一丝一毫令人厌恶的“乌拉”呼喊声!

    胜了!

    而且是大胜!

    自北蛮入关以来,从未有过的大胜!

    “这一招……”

    张楚拄着紫龙刀,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喃喃自语道:“就叫‘天下太平’!”

    无双刀法最强招:天下太平!

    此招一出,天下太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