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从大佬到武林盟主 小楼听风云

第715章 摩天峰之会(下)

    大姐来了!”

    “大姐!”

    凉亭内的众人纷纷起身,面带笑意的迎出去。

    夏侯馥挡住了张楚的视线,他看不真切来人,但见众人都起身,他也连忙跟着站起来。

    他有些紧张。

    目光散乱的是四下乱瞄。

    就注意到赵明阳、第二胜天等人,望向凉亭外的神态,都很随意、很轻松。

    并没有那种面见大人物的庄重、肃穆感。

    只是眼神中隐隐的带着尊敬之意。

    看到他们这样,张楚紧绷着心神,慢慢的也就放下来了。

    “都出来作甚,进去坐、进去坐,待会小白要怨我砸他场子了!”

    凉亭外响起略带笑意的调侃声,刚刚走出凉亭的白翻云和剑无涯,就被人推着回凉亭。

    众人爆发出一阵低低的哄笑声,中间还夹杂着白翻云忿忿的叫屈声:“大姐,说好的等更小的兄弟姐妹来了,你就不再叫我小白的,你说话不算话!”

    人群中登时爆发了一阵儿更大的哄笑声。

    众人鱼贯回到凉亭之后,张楚才终于见到了来人的模样。

    光看年纪,来人不过三十岁出头,身无长物。

    身高七尺,体态纤长大气,有点张楚记忆中鲁地女孩儿的架势。

    五官端正清秀,肤白若凝脂,不施粉黛已美的令人惊艳,但她眉眼间透着的那一股子男儿身上都极其少见的英气,却让人不自觉的忽略她的美丽。

    一袭简简单单的素黑缎面劲装,剪裁得极为贴切,既未掩盖其身为女性的特征,又没有女性衣袍上参见的各种花纹、缀饰,干净利落。

    长发用一根碧水发簪,整整齐齐的挽在头顶,清清爽爽。

    这就是大离江湖第一人。

    隐帝,武九御!

    若是以貌取人,换个场合,打死张楚,他都不会信这位就是武九御!

    布局九州江湖的武九御!

    那位敢和祖龙分庭抗礼的武九御!

    那位威压覆盖南疆百里,与越人巫神隔空对峙的武九御!

    按照他来之前的想象。

    武九御就算不是那种大马金刀,蟒袍加于身,霸气横竖都漏的女中英豪之态。

    也当是凤冠隆装,宫裙迤地十余丈,宛如凰舞九天一般的奇女子!

    可事实上就是如此难以置信。

    这个清爽利落,看上去就像是那种能和男人像兄弟一样坐在路边摊儿撸串儿喝扎啤的大龄女青年,就是武九御。

    “很失望吧?”

    张楚在打量武九御的时候,武九御也在打量张楚。

    她笑吟吟的调侃道:“是不是有一种见面不如闻名的崩塌感?”

    “哈哈哈……”

    白翻云闻言一拍大腿放声大笑。

    第二胜天等人也哧哧的笑。

    场面十分和谐。

    张楚连忙揖手见礼:“小弟拜见大姐。”

    然后有些尴尬的强笑道:“大姐和小弟想象中的,的确不……不太一样。”

    “哈哈哈……”

    白翻云的笑声更加大声了。

    第二胜天等人更是憋得脸都快红了。

    张楚本身没觉得有啥的,被白翻云这么一闹,也觉得有些脸红。

    武九御也有些忍俊不禁,觉得这二弟,还真实在,问他什么答什么。

    她轻笑着上前,按了按张楚的肩头:“坐吧,时间长了你就习惯了!”

    张楚点头如捣蒜。

    嗯,无论武九御的姿态有多随意,多没架势。

    但她一品大宗师的实力摆在这里。

    张楚心里怎么可能没有压力……

    “大姐,这边坐!”

    那厢的夏侯馥,已经搬来一把椅子,按在自己上首位,乐淘淘的向武九御招手。

    武九御头也不回的答道:“来了……”

    张楚看了看乐淘淘得如同少女见了闺蜜似的夏侯馥。

    再看了看右侧笑得就跟村头儿二傻子似的白翻云。

    和忍笑忍得满脸通红,见牙不见眼第二胜天。

    忽然也笑出了声。

    也是。

    就这座凉亭内的这八人,哪一个拎出去不是响当当的大人物?

    远的不说。

    单说身边这个脑袋大脖子粗的胖子,十来天前还在西凉苍山之巅,当着无数人的面儿,将西方总督冉林从天上吊打到地上,再摁进泥土你摩擦摩擦了一炷香。

    何等的霸气侧漏!

    何等的不可一世!

    他跟哥几个抖威风了吗?

    若是旁人见了他这个模样,肯定觉着他不是大款就是伙夫。

    谁能将他和声威赫赫,名震九州江湖的金钱帮帮主第二胜天联系起来?

    威风,是摆个外人看的。

    自己人凑一起,还摆那些有的没的谱儿。

    累不累啊。

    膈不膈应啊。

    “你们刚刚在聊什么,聊得那么认真。”

    武九御落座之后,随手从夏侯馥身前的案几上拈起了一颗干果扔到嘴里,一边咀嚼一边随意的问道。

    张楚正待开口解释。

    白翻云已经抢先一步开口:“我们哥几个在聊近来异邦蛮夷堵门搦战之事呢,就前不久出云国那龟孙儿到我巨鲸帮堵门搦战,大姐您不然我出手那事儿,老二也遇上这些糟心事儿了,六哥说这是异邦蛮夷盯上咱们家的气运了……”

    他三言两语,将方才众人所聊之事给武九御叙述了一遍。

    武九御听完之后,轻描淡写的一点头:“这事儿的确是老六说的这样,天地界限大开,又逢大离王朝气数将尽,九州大乱将起,周围这些个豺狼虎豹就生了不该生的心思,派人来九州搦战,一是为试探大离王朝的虚实,二也确是为了掠夺尔等天之骄子身上的气运为己用!”

    她说得风轻云淡。

    但字字句句落入凉亭内的众人耳中,却不犹如惊雷一般。

    刹那间,凉亭内落针可闻。

    尔后众人七嘴八舌的一起开口。

    赵明阳、第二胜天:“大离王朝气数将尽?”

    张楚:“九州大乱将起?”

    白翻云:“天之骄子?”

    钟子期、剑无涯神游物外,一脸懵逼:“???”

    唯有夏侯馥心无旁骛,捧着一杯葡萄酒递给武九御:“这是我从西域诸国带回来的葡萄酒,大姐你尝尝。”

    武九御拈起美玉夜光杯,送到唇边微微抿了一口,狭长的眸子弯成了一对儿好看的月亮:“还是四妹贴心,上哪儿都不忘了给我们带礼物……”

    顿了顿,她偏过头看向发问的众人,微笑着反问道:“你们可知,大离立国至今,多少年?”

    “又经历过多少任帝王?”

    “祖龙赢易,今岁几何?”

    第二胜天面露思索。

    张楚皱眉沉思。

    白翻云撇了撇嘴,抄起底下人刚送上来的烤肉就啃。

    倒是赵明阳沉吟片刻之后,答道:“大离立国至今,二百三十四年!”

    “历任八位帝王。”

    “至于祖龙……今岁应有二百八十余岁。”

    武九御击掌,目光在第二胜天和张楚身上一扫而过,笑道:“六弟、二弟,你们还得多多向老八学习学习,知道得太少,想得再多也没什么用……”

    第二胜天和张楚齐齐正色揖手:“谨记大姐教诲。”

    白翻云一抬眼,一边嚼着烤肉一边不满的嚷嚷道:“大姐你怎么只说六哥和老二,我呢?”

    “你?”

    武九御笑出了声:“是烤肉不香了?还是明珠楼的清官人不香了?”

    “哈哈哈……”

    这回轮到第二胜天和张楚一起拍着大腿大笑。

    白翻云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大刺刺的笑道:“还是大姐了解我老五!”

    武九御无奈的摇头:“天下飞天不知几何,但酒色财气占全者,想来也就独你一人,也算是异数了!”

    白翻云又撕了一大口烤肉,含含糊糊的说道:“别说我啊,你们聊,你们聊……”

    赵明阳正色道:“大姐未提及此事,我还未想到,大离的帝王,是多了些,按说,九五之尊上有国运庇佑,下有龙气护体,便是资质再差,三品之境也当是手到擒来,何以大离的帝王更迭得,如此频繁?”

    张楚皱眉:“难不成,大离历代帝王,至今都还活着?只是隐退了?”

    第二胜天目光闪烁的思忖了一会儿,缓缓摇头道:“听大姐的话语,历代帝王怕不是隐退了……难道问题,出在祖龙身上?”

    武九御微微颔首:“哪怕以一品大宗师之尊,能活二百八十岁,也委实太长了些……”

    第二胜天一挑眉梢,惊声道:“难不成祖龙是在以儿孙气运,给自己延寿?”

    武九御:“不只是历代帝王的气运,还有大离的国运。”

    顿了顿,她一手指向北方,道:“这就是反噬……”

    张楚顺着她的手望去,愣了愣,陡然明白了她指的,是什么。

    他涩声道:“为什么是北方,为什么是现在?”

    武九御看了他一样,放缓了语气轻柔的说道:“赢氏一族,起于南方,当年祖龙争天下之时,以赤帝子自居,大离亦以火德立国。”

    “灭大离者,唯北方黑帝。”

    “天若予之,必先取之!”

    黑帝?

    北蛮人?

    镇北王?

    李正?

    刹那之间,张楚心中已闪过数个念头。

    最后一个个念头慢慢淡去,只剩下“北蛮人”三个字。

    他觉着这不难判断。

    镇北王虽是起于北疆,但他修的乃是金行真元。

    而李正虽身具玄武真元,但他走得乃是魔道,与王道南辕北辙。

    反倒是北蛮人。

    怎么想,怎么符合“黑帝”之说。

    北蛮人的统治阶层,均修寒冰真气、寒冰真元。

    北蛮人的兵甲旗帜,也都以黑色为调。

    而且在张楚的记忆之中,游牧民族入主农耕王朝,似乎并不是什么罕见之事。

    最擅长弯弓射大雕的那位,不就是车翻了小半个世界吗?

    沉默了好半响,张楚才艰难的开口道:“大姐,难道我们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什么都不做吗?”

    武九御淡淡一笑,说:“做肯定是要做点什么的,只是天意难测,或许我们认为的逆天而行,其实正是在顺应天数……”

    阅读网址: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