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从大佬到武林盟主 小楼听风云

第747章 乱世出妖孽

    回程的路,出乎意外的顺利。

    鏖战中的征北军与镇北军,均未为难打着玄武旗的三万红花部众。

    红花部所过之处,哪怕是尚在交战中的两军偏师。

    都会迅速罢战,收拢残兵,让开一条道路,放三万红花部众过关。

    两支杀得披头散发,面目狰狞,双眼血红的人马,伫立在两旁,安抚着躁动不安的战马,静静的注视着己方路过的场景,很威风是不是?

    至少红花部的弟兄们都觉得很威风!

    都觉得自家北平盟,自家盟主,狂拽炫酷吊炸天!

    张楚没被眼前的声势遮蔽双眼,他很清醒。

    经此一役,无论是朝廷,还是镇北王府,对自己的忍耐,怕是都已经到极限了!

    接下来,无论赢的是朝廷,还是镇北王府,都将会屠刀,对准北平盟,对准太平关……

    造成这个局面的,是这三万红花部众。

    也是他的不受控制。

    以前的北平盟,虽然名头响亮,但对于朝廷和镇北王府这等庞然大物而言,并不可怕。

    但拥有了三万披坚执锐之士的北平盟,无论是朝廷,还是镇北王府,都会感到威胁……

    特别是在眼下这个烽烟四起的乱世之中。

    以前的张楚,也不可怕。

    虽然他的名头,比北平盟还要响亮。

    还拥有不止一次搏杀飞天宗师的战绩。

    但以前的他,牵绊太多,也总是容易被大局所左右。

    这样的他,再强。

    在那些上位者和野心家的眼里,只怕也不过只是个好用的工具。

    就像是马戏团里的狮虎,虽然都拥有可以轻易将人撕裂的力量和爪牙,可还不是在驯兽师的指挥下,乖乖儿的表演跳圈圈……

    这一次,他率众北上所牵引出的强者,以及不受大局所左右的决心。

    在朝廷和镇北王府的眼里,估计就像是失控的猛兽。

    当然,重点不在于失控。

    而在于他所展现出来的力量。

    卧榻之侧,其容他人酣睡……

    不过张楚并不后悔自己这次的所作所为。

    反倒有些如释重负。

    乱世将至。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以前那种保全自身的做法,本就是把脑袋插进沙子里的鸵鸟心态……

    如今他们醒了。

    他张楚也醒了。

    天下太平、世外桃源,果然是个不切实际的梦啊……

    ……

    封狼郡,郭北县以西。

    一金一黑两道遁光,如同闪电一般在高空中不断交错撞击,爆发出阵阵雷鸣般的爆炸声。

    地面上。

    两三万披甲执锐,打着“无生军”旗号的大军,与近万兵器杂乱,同样打着“无生宫”旗号的黑袍人,在方圆近二十余里的山林内,乌泱泱的杀作一团。

    无生军人多势众,进退有素。

    黑袍人胜在够狠够疯够不怕死。

    打得是难分难舍,难分胜负。

    ……

    西凉无生宫作为燕西北江湖的老牌顶级势力,历经五代天王,其存在历史甚至可以追溯到前朝,比之魏家的天行盟还要源远流长。

    在这两三百间,燕西北江湖的顶级势力,经历过数次大洗牌。

    前有天刀门、武士楼。

    后有北平盟、天魔宫。

    无生宫能屹立不倒的坚挺到如今,自有其高明之处。

    但一直以来,无生宫在燕西北江湖的存在感,都是极底的。

    以前要不是天行盟常常把“我天行盟与无生宫势不两立”挂在口中,许多中下层江湖中人,甚至很难知道无生宫的存在。

    概因无生宫虽然走的是江湖路,但人家干的却是造反的买卖,玩得还是神神叨叨的邪教那一套。

    和信奉大碗喝酒、大块吃肉,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江湖中人,尿不到一个壶里去。

    再加上无生宫行事诡秘,在燕西北江湖混了两三百年,却连个固定的山门都没混上,等闲人,就算是想去见识见识这群不怕死的铁头娃长啥样,也找不到无生宫的所在。

    是以,一直以来,燕西北的江湖中人,都只听见无生宫强、无生宫强,但无生宫到底有多强,却大都没什么概念。

    近十年来,燕西北江湖上谈论起自家这一亩三分地上的三大顶级势力之时,总会有这样的对话。

    人天行盟有盟主,三大长老,九大执事,七十二门派世家,那无生宫有什么?

    无生宫有天王,四大法王。

    人天魔宫有魔主,十八重地狱,上万杀人如麻的法外狂徒,那无生宫有什么?

    无生宫有天王,四大法王。

    人北平盟有正副盟主,四部三堂供奉院,上万杀得北蛮人屁滚尿流的操刀之士,那无生宫有什么?

    无生宫有天王,四大法王。

    无生宫有天王和四大法王,就是燕西北江湖中人对无生宫的所有了解。

    别说外人。

    其实连无生宫中的门人,都很少有人知道,无生宫到底有多少人。

    梁源长就曾对张楚说过,无生宫有四大法王之下,还设有十二散人。

    这十二散人和他们四大法王一样,都直属天王,没有任何上下级关系。

    平素也与他们四大法王一样,单独引领一队人马在外执行天王的命令,除了几个特定的宫中节日之外,几乎不会发生横向联系,所以无生宫到底有多少人手、有哪些成名人物,他也说不准……

    梁源长曾是无生宫四大法王之首。

    连他都不清楚无生宫的实力,更遑论其他人。

    今岁之初,无生宫为天魔宫也取名“无生宫”之事,与天魔宫开战,拉出了五六千好手,压着当时还未整合完天行盟旧部的天魔宫打,已经惊掉了一地眼球儿。

    而今无生宫竟然一次性拉出了近三万带甲之士,若是传出去,燕西北三大顶级势力的排名,立刻就会更改!

    这是真的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也就是天魔宫在今岁的大旱与烽火狼烟之中,收获颇大,实力膨胀了近一倍之多,才能勉强顶住无生宫这三万甲士的攻势。

    若还是先前那个在天行盟的尸体上建立起来的天魔宫,只怕三万无生宫甲士一个浪头打过来,天魔宫那点实力,就像是沙滩上的沙雕一样,直接烟消云散了……

    但即便是如此,天魔宫落败,也只是时间问题。

    依靠血勇之气于数倍于己的敌人作战,只可逞一时之强。

    等到血勇之气被伤亡拖垮,天魔宫这一万黑袍人,就会变成一万只待宰的猪羊!

    ……

    高空中,黑羽罩身的李正,挥动着门板大刀强击洪无禁。

    刀刀皆有风雷之声相伴,势若山呼海啸。

    今岁燕西北的天灾人祸,他也是受益人之一。

    不但天魔宫的实力,一涨再涨。

    连他的个人实力,也是节节攀高,短短四五个月,他便破开了三品的第二境,直追第三境!

    对于修成飞天宗师的魔道武者而言,再没有什么能比遍山遍野的哀鸿遍野之气,更大补了。

    如果说魔道飞天宗师的飞天意,乃是人在人间,心坠地狱的话。

    那天灾人祸造成的人间地狱,对于魔道飞天宗师而言,就是回家了……

    若不意外,到明年年初,李正就能晋升三境三品。

    若是燕西北的战争烈度,再上升一两个台阶,直接晋升二品,也是有可能的。

    国之将亡,必生妖孽。

    说的,可能就是李正这种魔道飞天宗师。

    然而李正是二境三品。

    洪无禁同样是二境三品。

    李正招招全力以赴,刀刀暴击。

    洪无禁虽不敌,却也不至于被李正打得没有还手之力。

    再加上洪无禁始终不肯与李正正面交锋,但有难以招架之势,立刻抽身后退,不给李正乘胜追击的机会。

    而一旦李正露出了想要弃他,转而落地改变下方战局的苗头,他又会立马冲上来,强攻李正。

    反正就是打定主意,拖住李正,不然他插手下方的战局……

    是以李正虽有击败洪无禁的实力,却无力改变下方天魔宫群魔,被无生军一点点分割、磨灭的颓势。

    这就是这个世界的战争常态。

    强横的武者,是有着决定战争胜负的实力。

    六品气海大豪,便已能决定千人级战争胜负的实力。

    绝顶四品气海,便能决定万人级战争胜负的实力。

    至飞天,纵是十万人级的大战,都可凭一己之力,扭转乾坤!

    但气海、飞天,并非是一家一姓所有独有。

    大离有气海,有飞天。

    北蛮、南越、细沙、东寇,同样有气海,有飞天。

    一家一姓或许不如大离的气海和飞天多。

    但若是联起手来,定然比大离的气海和飞天多!

    所以每每战争之时,大抵还是兵对兵、将对将。

    谁家敢出动飞天宗师屠戮对方平民百姓,对方同样敢还以颜色。

    到了武九御和霍青那个层次的一品大宗师,甚至连贸然踏足他族领域,都将被视为引发战争的严重挑衅行为……

    是以,这个世界的武者虽然强得突破天际,但决定战争胜负的,大抵还是普通人所组成的军阵。

    王朝更迭的大势之下,二、三品的飞天宗师亦不过是比蝼蚁大点的蚂蚱,敢乱蹦跶,同样会被捏死!

    当然。

    这些黑袍人的生死,并不在李正的心上。

    纵是死得一个不剩,他都不会皱一下眉头。

    但无生军再往前,就是太平关了啊……

    他心中焦急、暴怒,手中门板大刀大开大合,乌光如潮,卷起的风雷之声也越发凶厉!

    然洪无禁不怕他急,就怕不急!

    当下稳住阵脚,更加沉稳的与李正纠缠。

    局势,一点一点的向着无生宫一方倾泻。

    天魔宫的胜率,越来越渺茫。

    就在下方山林间的黑袍军即将溃败之极,一道青色的寒芒闪电般的从东方爆射二至,从侧面只取洪无禁的头颅。

    洪无禁措不及防之下,只来得及向前一弓身躯。

    “刺啦。”

    青光错身而过,于百丈之外定住身形。

    青光散尽,露出一道身披银色华丽甲胄,背负四杆玄色靠棋,手持长剑的英武身影来,“封狼为界,过界者,杀无赦!”

    来人厉喝道。

    声音如同黄鹂一般清脆好听。

    洪无禁与李正同时罢手,扭头望去。

    洪无禁看脸,面色难看的一字一顿道:“夏侯家,夏侯馥!”

    李正在看靠棋,靠棋上的“北平”二字,令他不由的轻轻“哼”了一声。

    血色的眸子里,闪过一缕忧色。

    我可怜的妹妹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