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从大佬到武林盟主 小楼听风云

第777章 当家

    翌日,武九御与夏侯馥返回燕北夏侯家,作为娘家人等待张楚上门接亲。

    而赵明阳和第二胜天他们兄弟五人,则留在太平关,将和张楚一起前往夏侯家接亲。

    婚期,就定在了腊月二十六……

    张楚倒是想把婚期再往后延一延。

    婚期往后延一日。

    赵明阳和第二胜天他们,就会在太平关多待一日。

    上哪儿去找这么强的保镖?

    有他们五个在太平关!

    便是霍青亲来!

    也别想踏进城关一步!

    只是他们各自都有着自己的一摊子事。

    在眼下这个风云跌宕的时间点,他们还能来,就真是够意思了。

    张楚哪好意思再耽搁他们的时间……

    婚礼的喜宴、聘礼、迎亲的人马等等杂务,骡子均已安排妥当,不需要张楚操心。

    北平盟眼下的首要任务,编练关外那二十多万大军,张楚也已拆分任务,安排下去。

    他正好偷得浮生半日闲。

    每日里拉里,拉上梁源长,与众兄弟谈天说地,饮酒演武。

    与赵明阳请教修行心得。

    与第二胜天探讨飞天意。

    与剑无涯研究刀道的尽头。

    与白翻云比拼酒量……

    兴起,朝游东海架月归。

    兴尽,醉卧山岗呼酒来。

    这才张楚向往的生活。

    ……

    在太平关红红火火的准备着张楚的婚礼时。

    南边的战争已一触即发。

    西域联军先锋经长河府入西凉,如入无人之境,短短三日,便拿下了整个西凉州。

    霍青统帅的十余万残部,于西域联军踏入西凉州的第二日,便率军相投,三十万西域联军先锋就此暴增至四十余万。

    而经武曲县一败之后,缩水成六万的天魔宫残部,赶在西域联军先锋之前,横扫西凉,席卷大批流民与粮秣,推至北饮郡以北,背靠玄北州与沙人先锋军对峙。

    其后。

    朝廷一面发布勤王令,一面向燕北州增兵。

    这也是自征北军北上之后,朝廷第一次向燕西北增兵。

    南方总督童师,率二十万南方军入京,汇合五十万禁军,兵指西凉。

    东方总督卢万象? 率二十万北方军由东胜州入燕北,与征北军残部会师,陈兵与西凉边境? 同样兵指西凉。

    声势浩大的东南合围之势。

    举国之战? 正式打响。

    大离? 风云飘摇。

    ……

    腊月二十四。

    一队紫衣内监,入太平关。

    带来一封征召张楚为镇北大将军的征辟诏书,和一封封他为冠军侯的圣旨? 命他率军南下? 合围西域联军。

    镇北将军,乃是四镇将军之一,正二品。

    当年霍青以冠军侯之爵位统领镇北军时? 他的官衔便是镇北将军。

    李钰山以伏波侯之爵位统领天倾军时? 他的官衔便是镇西将军。

    这是正常的四镇将军。

    而这次朝廷征他为“镇北大将军”? 多了一个大字儿? 显然就完全不一样了。

    大离军制? 四镇将军加“大”字者? 位列从公!

    为何从公?

    三公之下。

    九卿之上!

    至于冠军侯之爵位,便是玄北朝廷大军主帅的惯例配置了。

    这个爵位,霍青坐过,霍云坐过,王真一坐过。

    但到如今。

    霍青反了。

    霍云死了。

    王真一也死了。

    现在? 朝廷又拿这个爵位来忽悠他张楚……

    得知这队内监的来意后。

    张楚连夜与赵明阳、第二胜天商谈。

    最后得出的结论? 有三。

    第一? 他接手镇北军之事? 已经引起朝廷的警惕。

    第二,这是一场交易,朝廷拿这个镇北大将军和冠军侯的爵位? 换取玄北州名义上的归属。

    第三,这等高官厚禄都肯拿出来做交易,足以说明大离王朝已经是一艘破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沉了,不值得上……

    张楚慎重的思考了一夜,最终还是不决定出面,让骡子继续谎称他外出,替他接待前来宣旨的内监。

    圣旨。

    他本人不出面,自然没法儿宣旨。

    张楚觉得第二胜天说得对,大离朝廷已经是一艘破船了,现在上船,好事儿没他的份儿,坏事儿倒是一件不少的摊到他头上。

    当然,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他如今身为九州武林大联盟的副盟主,一旦接了这个圣旨,就等于自动脱离九州江湖,放弃了大联盟副盟主之位。

    镇北大将军与冠军侯之位,可不是他以前担任过的郡兵曹、游击将、宁远将军等官职。

    那些官职,一来都只有名无实的散官,二来都是为了保家卫国临时接任。

    再加上那时,他张楚也就在燕西北还能算是个人物,出了燕西北,压根就没多少人认得他。

    才糊弄得过去。

    似镇北大将军和冠军侯这等高官厚爵,都已经位列大离朝廷前十了。

    再拿以前那些理由糊弄天下群雄,显然是糊弄不过去……

    这个时候,从一条好船上,跳到一艘很可能就快沉的破船上,显然不划算!

    至于秋后算账……

    要是大离朝廷真能挺过这一劫,了不起他解散红花部和镇北军就是了。

    没了这二十万大军,张楚不相信朝廷真会来和他一位二品宗师过不去!

    圣旨。

    张楚没接。

    但这封圣旨,倒是提醒了张楚一个事:玄北州之内,就剩下他这一方势力了!

    朝廷,朝廷退了。

    镇北王府,镇北王府南下了。

    北蛮人,北蛮人也死得七七八八了。

    玄北州……

    北平盟最大了!

    都说天塌下来,还有高个的顶着。

    玄北州……

    他张楚最高了!

    玄北州的天要是再塌下来。

    他若不去顶。

    还有谁能顶?

    他若不去顶。

    那他与霍青有什么两样?

    玄北州,可还有三四百万老百姓……

    一意识到这个问题。

    张楚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第一次,对那日在旭日殿内,梁源长对他说的那些话,有了更为深刻的认识。

    没有太多的时间给他思考、斟酌。

    他立刻找来梁源长,促膝长谈了一番。

    当天下午。

    梁源长就领着红花部本部的五万人马,北上了。

    他们的目的地,是雁铩郡。

    他们此行的任务,是重建永明关。

    过去几年的入侵战争。

    北蛮人前前后后在玄北州扔了近四十多万悍卒。

    这次霍青造反,北蛮人又支援了霍青将近二十万青壮。

    但张楚明显感觉到,这次来玄北州的这二十万青壮,战斗力远远不及前些年进入大离的那四十多万士卒强悍!

    他料想,北蛮人就算是还有余力,应该也不多了。

    再要打,就不是大离的灭国之战,而是他北蛮人的灭族之战了!

    张楚不觉得,天极草原深处那位金狼王,会这么轻易开启灭族之战。

    就算他真有破釜沉舟的底气,张楚也不惧!

    一品大宗师,轻易不能踏足他国的领土。

    就算他金狼王敢来,也自会有九州的一品大宗师顶上去。

    一品之下,张楚无惧……纵使他打不过,难不成还留得住他?

    五万红花部众,够了!

    跟着五万红花部众后方的,是尚未编练完毕的十五万镇北军。

    他们将在焦山的指挥下,兵分四路,以北饮郡为起点,一个县一个县、一个郡一个郡的向北扫荡。

    将散落在玄北州各个角落里的北蛮人,和那些趁火打劫的山贼土匪揪出来,溺死在茅坑里。

    焦山是员老将,但他从未指挥过这么多的军队。

    不过镇北军本身就有成体系的指挥系统,也有比例很高、为数庞大的老卒。

    镇北军虽然犯过错,但它仍是一支值得尊敬的军队,张楚无意打乱它原有的建制,也不想玩什么夺权、安插亲信的把戏。

    焦山的作用,只在于告诉他们,该做什么,该怎么做。

    顺道教教他们,他张楚的规矩。

    他们此行的表现,将决定他们的去留……

    ……

    暮时,大风。

    张楚像一座雕塑那般定定的伫立在狗头山的山头,目送北上的大军远去。

    也眺望着千山万水外的永明关。

    他从未想过要当玄北州的家。

    也从未想过,有朝一日玄北州当家人的大权,会落到自己头顶上。

    但这一天突然到来时。

    他却发现自己并没有太多得犹豫和彷徨。

    “我可不是霍青……”

    张楚喃喃自语的轻声道:“这个家,我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