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对钱真没兴趣 泥白佛

第40章 为你而努力(求推荐!)

    (我说的是风向,不是立即上位啊~)

    面对孟繁舒的问题,尹鹤略做思考,“小时候肯定最喜欢大风车那些少儿频道的节目。

    再长大一些,喜欢陪着家人在除夕晚上一起看春晚。

    有一阵子我还特别喜欢看天气预报,那音乐挺好听的。

    现在嘛,也就新闻联播看的多一些吧,在国外的话,也是看的国际频道的新闻偏多。”

    听到尹鹤竟然喜欢看新闻联播,孟繁舒有点为难,难道你不知道那是整个央视最难进的吗!

    不过为了让你能每天都看到我,我会努力的!

    大不了就从基层的新闻播报员开始做起。

    尹鹤打电话叫了餐,然后问,“你还没说你喜欢哪个主持人呢?”

    孟繁舒想了想,“多着呢,小撒、小丫、董青……”

    “就没一个最喜欢的?”

    “嗯,最喜欢的嘛,”孟繁舒犹豫了一下,“应该是李虹吧。”

    “主持海峡两岸的那个?”

    “央视还有哪个李虹,”孟繁舒崇拜道,“李虹姐可是我们央视一顶一的大美人。”

    尹鹤:“别说,你和李虹长得还有点像呢。”

    “谢谢你夸我美。”孟繁舒欣然接受。

    尹鹤则在想,李虹是在中文国际频道(CCTV-4)的,在海外影响力巨大,也是他在国外看的最多的频道,如果可以,就让小舒去那里锻炼锻炼吧。

    经过这番深谈,两人暂时忘记了过去那些事,平和地坐在一起吃饭,闲聊。

    孟繁舒还提到了聂倩,但语气中并没有什么怨恨,反而带着几分调侃,“我觉得倩姐很适合你,人漂亮,有气质,而且她的家庭可以更好的保护你,以后我可以改口叫她小舅妈的。”

    “去去去,我的婚姻大事还轮不到你一个小辈来管,”尹鹤没好气道,然后给她夹了一筷子,“多吃点肉,我看你最近瘦了。”

    “还不是为伊消得人憔悴。”

    “少说骚话。”尹鹤在她头上敲了一筷子。

    “哼,为老不尊!”

    吃了饭,距离上班时间还有一个多钟头,尹鹤又让小舒在另一个房间午睡一下。

    他则开始跟晓圆、何赛沟通。

    在确定了俞翔祝语卉的位置后,尹鹤立即通知何赛,让他去找前妻要房子,并让俞翔配合一下。

    没想到何赛还磨磨唧唧的,“这样是不是不太好啊,我都已经答应把房子给她了。”

    他觉得自己身为一个男人,既然主动要求离婚,就应该给女人一些补偿。

    尹鹤气急,“你知不知道,你前妻现在又钓了一个小男人,你不把房子要回来,就等着你们的婚房便宜别人吧!”

    “什么,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这么快!”何赛不敢置信。

    他一直觉得祝语卉是深爱自己的,在自己决定离婚的时候,祝语卉也曾百般恳求挽留,是因为自己的一意孤行,才结束了这段婚姻。

    何赛也一直觉得,祝语卉心中受到的伤害肯定不会比自己少,甚至犹有过之。

    她,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另结新欢了!

    尹鹤:“我最近找了私家侦探查她,现在她的新男友是一个十八线小演员,不信我给你个地址,你去看看,记住,能把自己的房子要回来就快点要,别耍什么大男子主义,省的到时候为他人作嫁衣裳!”

    把地址发给何赛后,他立即动身,尹鹤不放心,也跟大芳跑了一趟,此时孟繁舒还睡得香着呢。

    算了不叫她了,迟到就迟到,反正也干不了几天了。

    当在某万大广场找到何赛的时候,他也已经找到了前妻祝语卉。

    按照尹鹤的嘱托,俞翔提前就借口离开,暂避锋芒,否则他很容易被盛怒中的何赛暴打一顿的。

    何赛和祝语卉发生了争执,此时祝语卉非常害怕。

    她正在跟真命天子翔少逛街,翔少上洗手间的空,自己竟然遇到了她的第九个前夫!

    如果让翔少知道自己结过婚,他会不会不要自己了?

    虽然翔少被自己迷的五迷三道的,可能不会在乎自己的婚史,可万一呢!

    这可是自己后半生的依靠,她不允许有万一!

    “你到底要干什么,我男朋友脾气很暴的,如果被他看到了,你会很惨的!”狗急跳墙的祝语卉不再装柔弱,开始吓唬何赛。

    “原来是真的,你真的有别的男人了?”

    “我们都已经离婚了,我现在是单身,再找一个怎么了!”祝语卉焦急地看着洗手间的房间,“你快点走,你不走我走!”

    何赛猛地拉住她,“那你把房子还给我!”

    “房子是我们的共同财产,离婚的时候你分给我了,你凭什么要回去!”都到这个时候了,祝语卉还死咬着不松口,已经进了自己口袋里,哪有吐出来的道理。

    这不合行规!

    何赛拉住她不松手,眼神凌厉,“但是房子我出了100万,你才出20万,我要求重新分割房产,最好让你男朋友当个见证人。”

    老好人的何赛脸上露出邪恶的一面,这让祝语卉开始重新审视这家伙。

    她更担心了,担心自己的锦绣前程会葬送在这个曾经被自己随意揉捏的面瓜手上。

    最终,她妥协了,“你先走,回头我再找你,我答应你的条件,行了吧!”

    “真的?”

    “算我求求你了,你先走,晚上我给你打电话!”祝语卉彻底败下阵来。

    何赛这才松手,“我等你电话,不要以为我找不到你,我能找到你一次,就能找到第二次!”

    虽然听不到两人谈话的具体细节,不过从两人的表情变化上来看,这一局是何赛占了上风的。

    尹鹤给俞翔发消息,“辛苦了,不用在洗手间蹲着了,出来吧。”

    “没事,这网速不错~”

    ~

    尹鹤也走了,接上何赛找了个茶馆,边喝茶边聊。

    何赛沮丧道:“我觉得,她可能没我想的那么爱我。”

    尹鹤:“你错了,她自始至终都不曾爱过你!”

    何赛疑惑地抬头看他。

    尹鹤没有解释,反而问她,“如果今晚你们见面,你打算怎么处理那套房子。”

    何赛不假思索,“首付她出了20万,后来又给了我10万,我就把30万退还给她,房子归我,以后我们就两不相欠了!”

    果然是这么想的,尹鹤不再隐瞒,把和祝语卉相关的资料都拿出来摆在何赛面前,“这是我查到的,你看看。”

    何赛脸上的表情从悲伤变成了愤怒,最终甚至是惊恐。

    “骗子,她是骗子!?”

    “如假包换的婚骗,”尹鹤继续道,“而她现在的男朋友也是我找的演员,假装一个超级富二代,如果不是有这么一个男朋友,她也不会这么容易妥协地跟你和谈。”

    “你……”何赛不可思议地看着睡在他下铺的兄弟,套路这么深的吗!

    连骗子你都能骗!

    尹鹤继续道,“所以我建议晚上见面的时候,你尽量争取自己的权益,等把房子拿到手了,我们就可以随意安排她了。”

    何赛茫然地点头,茫然地把一杯热茶倒进嘴里。

    “草,烫!”

    ……

    祝语卉并不是单打独斗的,她的同伙兼男友叫尹海江,他负责假装祝语卉那个无耻的前夫。

    如果“儿子”这招都出来了,男方还不主动离婚,尹海江这个孩他爹就会找上家门,闹得他家宅不宁。

    现在祝语卉要把房子退给何赛,需要经过大海的同意。

    大海当然不同意,军功章里也有他的一半啊,那些男人只是损失了房子和票子,而他可是把女朋友都豁出去了啊!

    祝语卉只能好言相劝,“亲爱的,我最近找了个新目标,你知道他有多有钱吗!你知道他有多好骗吗!

    如果被姓何的影响到我的新计划,我们的损失将是天文地理的数字!”

    大海:“我们不是早就说好了吗,只在一个城市做一笔!”

    “但是这一笔抵得上之前九笔,甚至九十笔,你做不做!”

    “那么有钱吗?”大海的眼睛也亮了。

    “超级傻叉富二代,我十拿九稳!”祝语卉自信道。

    终于,大海同意了。

    祝语卉挂了电话,眼珠子乱窜,刚才其实她骗了大海。

    因为面对俞翔,她不想再骗了,她想真的成为富家少奶奶,她想成为那套四合院的女主人!

    但现在问题是,她的合伙人,也是她男朋友的尹海江不可能答应,他可以允许女友跟别的男人结婚睡觉,但不允许睡一辈子。

    所以,他必须消失!

    行骗多年,这是祝语卉第一次冒出杀心,然而冒出这个想法的时候,她竟然一点恐惧心都没有。

    她太了解尹海江了,这就是一头贪念永无止境的饕餮,自己不可能用金钱来满足他,他将成为自己少奶奶道路上最大的绊脚石!

    既然是绊脚石,那就一脚踢开好了。

    只是这件事需要好好合计合计,绝对不能把自己牵连进去,最好,最好能让何赛那个蠢蛋当替死鬼!

    当天晚上,何赛和祝语卉见面了。

    尹鹤没去,今晚他要陪老爹和妹妹共度晚餐。

    妹妹感情受挫,但在父兄面前隐藏的很好,根本不提那些不愉快的事。

    至于老爹,则滔滔不绝地讲着自己在表演上的心得体会。

    “演戏最重要的是要入戏,要让自己相信你就是演的那个人,而且还要有生活体验,”尹老六摆事实讲理论,“就像我今天演的这个角色,我相信自己就是一个民工,而且我也种过地,所以我演的就让人信服。”

    尹鹭已经知道了老爸口中的前因后果,但还是怀疑地看看老哥,“爸真能上电视啊?”

    尹鹤摊摊手:“这种作品有时长要求,一些不重要的角色很可能会被剪掉。”

    “我那应该算是重要角色吧,老纪戏份都没我多~”老爹愤愤不平道。

    “那还不是你硬要给自己加戏,本来就一龙套,硬是给加成特别演出了。”尹鹤忍不住戳穿道。

    “你怎么知道,你又不在现场。”

    尹鹤:“我能看摄像头啊。”

    尹老六突然兴奋道,“那现在还能看吗,让鹭鹭看看老爸的演技!”

    这个还真可以,家里的摄像头都是一个月才会被覆盖的。

    尹鹤从来电脑不离身,他当即找到了老爹的精彩表演片段,让小鹭一起欣赏。

    结果小鹭一下子不淡定了,指着屏幕激动道,“啊,任逸帆!任先生!”

    尹鹤奇怪道,“你认识他?”十八线演员也有人认得出吗?

    “当然了,一起同过窗,我超爱的剧啊!”尹鹭可惜道,“就是这剧不火,制作方赔了钱,第三季和第四季都没影了,我跟你们讲,这部剧是讲大学生活的,特真实,特搞笑,大一拍一季,大二又一季,我都大三了,他们还没拍第三季,估计以后都没了,连任先生都来拍普法剧了~”

    就像尹鹤他们那个时代有《十八岁的天空》一样,这部豆瓣评分9.0的网剧《一起同过窗》在小鹭他们这代大学生心中,也是非常经典的。

    尹鹤摸着下巴,虽然没看完,但是他也喜欢的很,他也不想看不到结局,看来第三季和第四季是非拍不可了。

    等小鹭看完老爹的表演,老爹没有得到想象中的彩虹屁,女儿嘴里只有对俞翔演技的赞美。

    “哥,这段视频能不能发给我啊?”

    “不能!”然后你发到网上,被骗子知道我们在演戏,那还玩个屁。

    尹鹤笑着收回电脑,点击摄像头的时候,突然注意到在他家门外有个人影闪过。

    难道是招贼了?

    他立即调动其他摄像头,利用摄像头摇头晃脑袋的功能,终于发现,这人竟然是云遮月。

    不会是找自己要钱的吧,今天的红包已经发过去了啊。

    当他捕捉到云遮月的时候,人已经走远了。

    ……

    第二天清早,何赛没主动给自己打电话,尹鹤只好打过去问他怎么样了。

    何赛支支吾吾道,“房子她答应还我了,今天去办手续。”

    “哦,好。”尹鹤挂了电话,又给晓圆打电话,问昨天的两人见面有没有意外发生。

    袁晓圆如实回禀,“一切顺利,就是两人是在酒店见的面,而且时间有点长。”

    尹鹤担心何赛那家伙又被人下套了,忙问,“那酒店的房间里会不会有摄像头?”

    袁晓圆,“后来我潜进去检查了一下,没有发现摄像头,不排除被带走了,而且确实有‘战斗’过的痕迹。”

    色令智昏啊!

    这里面肯定有事,“晓圆你时刻盯紧祝语卉,确保何赛跟俞翔的安全!”

    “是,老板!”

    ~

    然而还是出事了,傍晚时候,尹鹤正在追剧,毕新叶导演火急火燎的打来电话。

    “尹先生,不好了,我讲一下经过,先是祝语卉和一个男人进了一个民居,后来你那个同学也进去了,现在半个小时了,人还没出来,晓圆等不及已经冲进去了!”

    尹鹤:“把地址发给我,我马上过去!”

    当他赶到现场,晓圆让开了门,“我已经报警了,也打120了。”

    ………………

    尹鹤看到了什么?

    1、两男一女躺在地上,有血迹。

    2、两男躺在地上,祝语卉看着他们。

    3、一男一女躺在地上,何赛尿裤子了。

    4、一女躺在地上,两个男人互相对视。

    ps:这段剧情总算结束了,预告一下,因不可抗力因素,本书接下来没推荐了,会安排本周上架,估计是周五吧,老佛现在无所依靠,只能靠大家了,请大家把月票准备好,老佛要解除封印,爆发更新了!

    ps:感谢河_马、道友请留步告辞的2000赏,感谢我是忧郁小石头、浪者溜溜、天涯旭少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