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对钱真没兴趣 泥白佛

第71章 笄,你太美(求订阅!)

    (因为修改上一章,今天晚了,少了,抱歉,明天继续万字!求票票!)

    “南笄ji,我叫南笄。”女孩主动道。

    “ji是什么样的ji?”

    “及笄之年的笄,”南笄很有文化地解释了一句,“你可以叫我的全名,也可以叫我的英文名Aida(阿伊达)。”

    她的意思应该是排斥笄笄和小笄、笄儿这种叫法吧。

    尹鹤点点头,“那我还是叫你南笄吧。”

    女孩立即用眼神杀过来。

    “哦,叫你南笄。”

    尹鹤看了南大师一眼,“看来你女儿对你取得名字不是很满意啊。”

    “我觉得挺好的啊,Aida,这位是我们的邻居,也是我的朋友尹鹤,今晚你就要麻烦他了。”

    “Unle你好。”女孩倒是很有礼貌。

    可特么叔叔是几个意思啊!

    尹鹤:“大侄女你先等一下,老南你几个意思?”

    南怀谷解释道,“我这里就一间卧室,我女儿是来接我回家的,明天就去京城坐飞机,所以只好在你家暂住一晚喽。”

    “等一下,”南笄跑回房间,拿出一个小巧的背包,“走吧,Unle。”

    这父女俩还真是够心大的,还有不要叫我叔,我才是此间少年呀!

    “那刚才的事怎么算?”尹鹤指着南大师的相机。

    南怀谷不好意思道,“我一直想以‘邂逅死亡’为主题做一幅画,所以那天灵机一动,想到Aida马上就要来接我了,肯定要跟你见面,就随口胡诌了一句,想着画出你邂逅亡灵的样子,可惜你的表现让我很失望啊。”

    “呆地,你在说什么啊?”南笄有些懵懂的样子。

    尹鹤为她答疑,“你爸房间有一幅你的画像,他暗示我说你已经过世了,刚才特意叫我过来,让你开门,就是为了画出人在见鬼时的反应。”

    尹鹤以为南笄会生气,没想到她对南大师赞叹不已,“爹地,你这个想法真的好棒啊!”

    南大师如遇知音,“对吧,我也觉得自己很优秀,就是这小子太不配合了,刚才根本不是正常人的反应。”

    南笄遗憾道:“如果我把脸抹白一些就好了。”

    “再换一身白衣服。”南怀谷。

    “嘴唇涂成鲜红!”南笄。

    “旁边再放一个鼓风机!”南怀谷。

    “爹地你应该事先告诉我的,我都没准备!”

    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女,都什么想法啊,尹鹤这时突然捂住胸口,“谁说我没被吓到的,刚才你不知道我有多害怕,还要硬憋着显得不害怕,结果憋出内伤了,我这里疼,啊呀呀!”

    南怀谷看出了尹鹤拙劣的表演,“说吧,我要怎么做才能弥补你心灵上的创伤。”

    尹鹤:“你雕的那个龙生九子我特别喜欢……”

    “不可能,那是送给Aida的新年礼物。”

    “你说这个啊,”南笄从背包里拿出一个木匣子,里面有九个格子,各摆着一个小神兽,“既然unle喜欢,就送你一只吧。”

    然后她小声对南大师道,“回头你再帮我补做一个。”

    南怀谷心想,那可是一整块质地上好的核桃木做出来的,而且没有余料,再找别的木头做,肯定没有一家子的感觉。

    不过尹鹤倒是很满意这样的结果,“小姑娘挺大方的嘛,我挑挑。”

    “嗯,我要霸下。”尹鹤选择了龙的第六个儿子,跟小乌龟似的,又名赑bi屃xi,喜欢背着石碑,他在少林寺等景点都见过。

    尹鹤刚要伸手去拿,南笄却合上木匣,“明天再给你,今天我要把它画下来。”

    南怀谷开始往外轰人了,“行了,你们也快点回去睡觉吧。”

    尹鹤从南大师手上把他闺女带回了家,刚进门,就见外面台子上,一只三花猫正在吃尹鹤准备的猫粮。

    看到来人,它先是警惕地回头,整个猫僵在那里。

    对视了片刻,它又狠狠吃了几口,然后就听南笄喊道,“哇,你家猫咪好可爱啊!”

    她兴奋地走过去要抱抱,结果三花猫骂骂咧咧地跑掉了。

    “你不要走啊,咪咪~”

    “那不是我家的猫。”

    “这样啊~”南笄失望道,这时一只狗头从门内挤了出来。

    今晚刚洗过澡的二狗子毛发蓬松,干净又香甜,南笄立即开心地抱住狗头,“这总是你家的狗了吧?”

    “这个是,你随便撸。”

    “好可爱的小二哈!”南笄跟二狗子友好互动了好一会儿,把晓圆她们都惊动了。

    圆芳鹭祥站在楼梯上,看到尹鹤深夜里竟然带着一个漂亮女孩子回家,全都讶然不已。

    这里挨着田野,莫不是领回了个狐仙?

    尹鹤忙引荐了一下,“这是南大师的女儿南笄,你们也可以叫她Aida。”

    此时在客厅里光线充足,尹鹤和南笄才算是彼此看清楚了。

    南笄发现爹地的这个朋友并没有那么老。

    而尹鹤发现南笄比画里还要漂亮,而且很会搭配打扮,时尚、青春又自信。

    “南笄是来接南大师的,今晚要在家里借宿一晚。”

    林祥忙道,“我去收拾一下空房间。”

    “谢谢,”南笄对尹鹤道,“Unle,那我上楼了。”

    “Unle?”尹鹭差点笑喷,看南笄的样子跟自己差不多年纪,老哥现在肯定很郁闷吧。

    尹鹤也觉得自己应该跟她掰扯掰扯,“Aida,其实我并不是很老,我才32岁,你大多了?”

    “我18岁。”

    大14岁,叫声叔叔好像也过得去,可是……

    “啥,你才十八岁?!”尹鹤惊着了,看她的样子,身高一米七左右,加上呆毛都快有自己高了。

    还有脸上施着淡妆,耳朵上挂着耳环,手上无名指还戴着戒指。

    她的打扮是故意偏成熟的,但细看之下,好像十八也说得过去,眼睛里的朝气分明就是祖国花朵该有的样子。

    这时南笄拉开上衣拉链,露出姣好的身材,再次出现违和,18岁发育的这么好,会不会有点过分啊!

    尹鹤挪开眼睛,“随你怎么叫吧。”

    放在古代,14岁的年龄差,自己都能生一个她了。

    比南笄年长四岁的小鹭在她身边站了一下,立即感受到了差距,感觉自己跟没长开似的。

    算了,回去睡觉吧,没准二十三还能窜一窜呢。

    上了楼,尹鹤又问,“那你现在是上大学了吗?”

    “我现在读高三,今年上大学。”南笄回答。

    还是个高三学生啊,如果对比一下自己认识的穆蓉仙和章子麦,同样是高三生,这差距就太明显了。

    那两个还有点孩子样儿,而这个已经是成年人模样了。

    这时尹鹤又想起一个问题,南笄才18岁,而南老头起码70了吧!

    哇,五十多岁生了这个闺女,厉害,佩服!

    ~

    进入自己的房间,南笄非常开心,比自己想象中的内地农村要好太多了。

    而且还有一个小窗户,能看到后面爸爸的院子。

    在北方农村一般不会留后窗、开后门,因为后面一般都是别人家的院子。

    但尹鹤家留了一扇后窗,是考虑到等南大师搬走,就不再有后面的邻居了,也就无所谓隐私问题了,而且这样还能直接欣赏田园风光。

    南笄没有立即睡觉,洗漱后,从背包里拿出电子绘画板,把龙家老六霸下摆在桌子上,开始画了起来。

    ~

    同一时间,尹鹤也没睡,刚刚穆蓉仙给自己发了张照片,是她、章子麦,还有杨锦鲤仨人的合影,她居中。

    “你们这是?”尹鹤电话询问。

    穆蓉仙得意非凡,“今天我做中间人,请她们一起吃了个饭,解决了一下彼此间的矛盾,让她们握手言和了。”

    这三人凑到一起,颜值还真是很能打,非常赏心悦目,不过想到隔壁房间的南笄,感觉这三个都是小孩的样子,即便锦鲤比南笄还大。

    “那你好好棒棒啊,”尹鹤建议道,“这张照片你应该发到网上去的。”

    “谁说我没发啊,”穆蓉仙笑道,“为了帮她们还有彼此的粉丝化解矛盾,我特意注册了一个微博,发了这张照片,然后她们两个全都给我点了赞,现在我的粉丝数已经暴涨到一万多了,全都在问我是干嘛滴。”

    “那你怎么说的?”尹鹤问。

    穆蓉仙在床上换了个姿势,“我在简介上写的是国际巨星,嘿嘿嘿。”

    “越是小演员,越是这么脸皮厚啊。”

    “反正我就拍这一次戏,我才不怕别人说呢。”

    “哦,怎么,感觉演戏没意思了?”尹鹤问,他还想着如果孩子有这个意愿,自己的公司可以专门给她打造一部戏呢。

    “也不是没意思,还行吧,”穆蓉仙道,“跟同组的小伙伴们相处挺好玩的,不过我还是觉得学习才能使我快乐!”

    “啧啧啧,我不是你妈,没必要跟我说虚的。”

    穆蓉仙:“真的,我特别渴望知识,尤其是计算机方面的,一个人玩电脑比一群人拍戏更让我享受。”

    “原来还是个网瘾少女。”

    “瘾是有一点,但那是源于热爱,源于想要通过技术改变世界的决心!”穆蓉仙说的掷地有声。

    这让尹鹤很意外,甚至有些恍惚,仿佛是在跟那些业内技术顶尖的同行在聊天。

    曾经他也想过,通过计算机技术改变世界,可惜在米國他严重受挫。

    即便他的技术横扫斯坦福的同学,但想要加入当时最顶尖的计算机前沿研究却求而不得,反倒是不如他的同学被吸纳了进去。

    虽然他们没明说,但自己不愿入籍的态度应该是一个重要的取舍因素吧。

    后来他干脆自暴自弃,搞了一款宠物交友(pei)软件,没什么技术含量,却意外爆火,但为了公司能更好的发展,他让出了第一股东的身份,让自己的合伙人走到了台前。

    之后他又搞起游戏公司,开发的第三款游戏大获成功,让扎克伯格都无比青睐,连他妻子都来做说客。

    于是有了开篇那20亿美刀的天价交易。

    此时自知自己在技术上已经没什么潜力可挖,手上又有了大笔资金,尹鹤干脆回国养老,过上了有房有车有狗没猫的咸鱼日子。

    挺好的。

    小仙有这种壮志也挺好的,他鼓励道,“虽然不知道你的技术怎么样,不过你的头发很浓密,所以,坚持下去吧,起码你的本钱足够雄厚。”

    穆蓉仙哭笑不得,“你就跟我说这个?”

    “其实我想说的是,”尹鹤顿了下,“你妈是不是又在泡澡啊?”

    ……

    大概天将亮未亮的时候,南笄醒了,她听到了猫叫声,于是特意下楼,果然又是那只大腹便便的三花猫。

    在距离它五米的地方,南笄裹着外套跟它对峙起来,见她没有过来凑热闹的意思,三花猫这才继续吃东西,吃饱之后就撤了,身手之矫健一点都不像孕妇。

    南笄心满意足,只是有点冷,于是立即上楼,正好遇到林祥下楼准备早饭。

    两人在楼梯上四目相对,林祥突然瞅了瞅厨房的门。

    南笄急忙解释,“我,我没有偷吃东西啊!”

    林祥:“我不是那个意思,有只猫总是来偷吃。”

    见没被误会,南笄松了口气,“它吃猫粮就已经吃饱了。”

    林祥:“哦,那是老板给它买的,那只猫怀孕了,老板还特意给它买了孕猫猫粮呢。”

    南笄心想,没想那位大叔的内心还蛮柔软的。

    上了楼,刚准备再睡一觉,南笄却从窗帘缝隙里看到了后院有情况。

    她趴过去,仔细看着,只见爸爸院子的门被打开了,一个女人,准确讲是一个妇女摸着黑悄悄走了进去。

    然后开了房门,灯亮了一下,很快就暗了下来。

    南笄开始计时。

    1、2……5,五分钟后,女人被爹地送出了房门,女人拦住他,不让他再送,闷头出了大门。

    怕被爹地发现,南笄立即躲开窗户,等老爹回了房间,南笄这才对着窗户深思了起来。

    难道爹地在农村给自己找了个妈?

    其实她无所谓啦,毕竟她妈妈也不是正室,就怕家里那几位老大哥老大姐会不太高兴啊。

    正想着,南笄看到有雪花落在窗户上。

    上次的雪都已经化的差不多了,没想到春节前还有一场雪,实在是意外之喜啊!

    虽然这不是南笄第一次见到雪,瑞士雪山、芬兰圣诞老人村她也都去过,但要知道香江是不可能下雪的,所以这是她第一次在国内看到下雪!

    “哇喔!”南笄兴奋地开窗伸手去接,感觉雪花好大。

    把窗户彻底打开,在不知东西南北风的吹拂下,雪花直接铺面进来,此时太阳初升,晨光照耀,把雪花映地像是一颗颗星星。

    透过小窗看着外面的景象,南笄立即开始在绘画板上作画。

    当她完成了一幅作品后,雪也停了。

    这次的雪来的快,来的猛,唯独不够持久,只下了半个多小时,地上的雪花只有一指节厚。

    不过这就够了,南笄当即穿好衣服,下了楼。

    头上的呆毛依然迎风招展,她干脆梳了个丸子头,这样就不会暴露自己的本体啦。

    此时楼下的雪地上只有二狗子跟她玩耍,它也是见到雪就非常活跃的,一人一狗很快就玩到一块去了。

    尹鹤醒来后,看到院子里追逐嬉闹的一人一狗,嘴角勾出一抹微笑,现在看,果然是个十八岁的孩子啊。

    当南笄把雪花扬起,微笑着被雪花笼罩的时候,这一幕真的好美。

    尹鹤控制不住了,当即拿出单反相机,咔咔一顿拍。

    只是因为雪量太少,当小鹭拉着芳圆准备再来一次雪球大战的时候,院子里的雪已经被南笄霍霍的差不多了。

    于是乎……

    几个女孩跑到后面南大师的院子里玩耍,南怀谷一边看着她们玩耍,一边收拾行李,那幅酱婶的画被他装进了行李箱。

    年后他还要回来,所以大部分东西都不用带走。

    早饭尹鹤把正宝和灵灵也叫来了。

    南怀谷跟正宝说了自己要回家过年的事,刚刚认识的师徒要分开一段时间了。

    他说的忧伤,正宝立即捂着嘴偷笑起来,南大师对他是很严厉的,以至于他都没有玩耍的时间了。

    但这样的严厉是有效果的,正宝已经能捏出比正常人更漂亮的美颜效果面人了,他有了想象的能力。

    见他这样,南怀谷严肃道,“就算我走了,我也会看你的直播,到时候会在线教学,如果你敢偷懒,回来后训练加倍!”

    正宝立即笑不出来了,这次换灵灵笑了。

    南笄是开车过来的,她将带着老父亲回京城,然后坐飞机回香江过年,尹鹤叮嘱路上开慢点,毕竟雪天路滑。

    香江的年味儿据说保留的还算不错,内地就差远了,年味儿一年比一淡,此时对比尹鹤小时候,无聊了太多。

    今天是腊月二十三,农历小年,也是祭拜灶王爷的日子,但是村里也看不出什么不同。

    小时候他们唱的“二十三,糖瓜粘,二十四,扫房子,二十五,磨豆腐,二十六,炖猪肉……”

    现在的小孩子估计是唱不出来的。

    今天唯一的不同就是,中午和晚上都要吃饺子,算是祭拜过灶王爷他老人家了。

    但尹鹤感觉他老人家应该会不太痛快,家家户户都是猪肉、羊肉和大葱、白菜、茴香搭配的饺子,排列下来总共也就六种,年年都是这六种,怪无聊的。

    不过今年会大不一样,小林将贡献出虾仁饺子、玉米饺子以及鲅鱼馅饺子等全新品种,让打下手的宋明慧惊叹不已,直呼月薪两万太值了。

    包饺子自己帮不上忙,于是无所事事的尹鹤去玉姐那里买了些鞭炮,都是些小孩子的玩意儿。

    玉姐不要钱,尹鹤找的律师帮了她大忙。

    尹鹤直接扔了一百块钱,抱着一堆划炮、摔炮、小地雷、穿天猴出了超市,然后带着小博和灵灵四处作乱。

    与此同时,村里迎来一位不速之客。

    洛怀远带着帽子和口罩,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后面还有一个背包。

    他在小玉超市买了盒烟,可是往嘴里戳了好几下都没进去。

    小玉忍不住提醒,“您戴着口罩呢。”

    “哦。”洛怀远直接出去,摘了口罩,狠狠吸了一口,紧张了,要冷静啊。

    他查过档案,这里就是尹鹤的家乡,小山镇尹庄。

    吸完一根,洛怀远戴上口罩,又进了超市,“请问,你们村的尹鹤住哪儿啊?”

    “你找他干嘛?”

    “有点事。”

    这些天找尹鹤的人不少,基本都是县里镇上的领导。

    小玉知道大鹤烦这个,这些人基本都是六叔接待的,于是指点他去了六叔家。

    “你出门左拐,然后左拐,接着再左拐,直行一段后,第二个路口,左拐。”

    “左拐,左拐,再……”洛怀远,“这是不是个圈啊?”

    “你就听我的吧,错不了。”

    然而走了一会儿,洛怀远就迷了路,村里的道路太错综复杂了,这时两个少女迎面走来。

    洛怀远看着她们,她们看着洛怀远,刚要错身而过,其中女孩突然道,“洛校长?”

    说话的是尹鹤的侄女,大强主任的女儿,尹枭的妹妹尹柔。

    洛怀远摘下口罩,他也认出来了,“尹柔同学,你是尹,尹……”

    “校长,我叫尹点。”尹点很无奈。

    作为全年级前十名的学霸,校长竟然认得出小柔却认不出自己。

    实在是因为尹柔被叫家长的次数太多。

    而每次被请,大强主任都要找他县里的朋友作陪,宴请校领导和班主任。

    于是几次三番下来,尹柔在洛怀远这里就挂了号。

    见真的是校长大人,尹柔有点微怂,“洛校长,这都快过年了,你不会是来家访的吧?”

    洛怀远摆摆手,“不要担心,不是家访,我来这里是为了找一个人,你们知道村里有个叫尹鹤的吗?”

    如果还找不到,他不介意动用大强主任帮忙。

    尹柔和尹点对视一眼,“找我叔干嘛?”尹柔问。

    “什么,他是你叔?”洛怀远惊喜道。

    “对啊。”两个女孩齐点头。

    洛怀远上前两步,“快带我去找他!”

    两个学生倒是很乖,在前带路,尹点问,“洛校长,您找我叔是不是要请他做演讲啊?”

    尹柔眼前一亮,“对对对,肯定是因为这个!”上次一个卖四大名著的都做了半天演讲呢。

    洛怀远纳闷儿,“为什么要找他做演讲啊?”

    尹柔:“啊,您不知道啊!”

    “我知道什么?”

    尹柔:“以我叔如今在商业上的成就,那肯定是能作为咱们天井中学全体学生榜样的啊!”

    “哦?尹鹤现在做生意很成功吗?”洛怀远又问。

    “何止是成功,简直是,点点你来说吧。”尹柔把机会让给姐妹,点点文采好,吹的肯定比自己好。

    尹点道:“总之他是我的偶像,是我努力要成为的那种人!”

    尹柔碰碰尹点:“再多说点啊,800字。”

    尹点小声道,“你忘了六爷说的话,做人要低调。”

    洛怀远眼睛深邃的看着前方,看来我的调查工作还是不够细致啊,难怪他有如此底气敢跟自己叫嚣!

    尹柔看着洛怀远身后那个大大的书包,“洛校长,你带的什么东西啊?”

    洛怀远呵呵一笑,“给尹鹤同学的礼物。”

    到了尹鹤家,家里只有林祥和宋明慧等几个女人,以及一只围着猫咪自动饮水机研究的三花猫。

    尹鹤不在家。

    于是尹柔尹点又带洛校长去了六爷那里。

    还是没尹鹤,老六本想介绍一下那款软件,但当听说对方是尹鹤高中的校长,顿时收起手机,嘘寒问暖起来,还问学校需不需要捐款。

    老六在得知尹鹤捐款北师大得到的诸多好处后,对于给母校捐款这件事已经很看得开了。

    可惜自己没有母校,要不然他也捐。

    洛怀远没想到尹鹤的父亲这么深明大义,但今天他不是谈这个的,只好表示以后再说,还是先找尹鹤吧。

    尹老六指点道,“他和那几个孩子出去玩了,你们听哪里有鞭炮声,哪里就有他。”

    尹柔掩嘴笑道,“我叔这是返璞归真了。”

    尹点:“嗯,童心未泯。”

    洛怀远:哼,那是你们不了解他啊!

    ……

    童心未泯尹大鹤此时正在和一个侄子,一个孙女,两条狗寻找掩体放鞭炮。

    二狗子听到鞭炮声怂的一逼,白小黑就淡定多了,像是见过大世面的。

    这时尹鹤找到了一个结冰的小水坑,他在冰上砸开一道裂痕,然后拿出四颗小地雷,把头接在一起,放在裂缝中间。

    小博吓得后退十步,灵灵只后退了五步,于是灵灵笑话了小博。

    小博还是挺男子汉的,把外甥女拉到十步处,还捂着耳朵,“这个威力大!”

    安置好后,尹鹤用手上的Zippo把捻儿点着,大呼一声,“跑啊!”

    二狗子撒腿就跑,然后尹鹤淡定淡定地站在路边看小地雷的表现。

    这时只听“嘭”的几声巨响,冰渣和水花满天飞。

    当然,范围并不大,只是把小水坑炸的冒泡,冰层也全都掀开了。

    灵灵激动地过来查看,小博坠在后面问,“没有了吧?都爆了吧?”

    就在这时,一辆警车呼啸着过来,把小博吓得够呛,“鹤叔,鹤叔~”

    灵灵也退在尹鹤身边,“不会是抓我们的吧?”

    尹鹤在灵灵耳边道,“如果警察问起,咱们就说是小博干的。”

    灵灵仰着头,“这,不太好吧~”

    “那就说是二狗子干的。”

    灵灵哀叹:“如果警察是傻子就好了。”

    警察不是傻子,而且很漂亮,英姿飒爽的。

    车子停住,黎落所掌竟然难得地穿上了制服,这还是尹鹤第一次看到,上次抓赌她都是一身便衣。

    尹鹤笑着过去问,“黎所,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黎落也跟他开玩笑,“刚才我们听到爆炸声,怀疑你们非法使用炸药,跟我们走一趟吧。”

    尹鹤指着脚下的水坑:“是,我认罪,我炸了个鱼塘,你看怎么罚吧。”

    黎落走到他面前,“那你把剩下的作案工具交出来吧。”

    尹鹤摊摊手,手上一堆Q版小地雷。

    黎落一把抢走。

    “诶,你给我留几个。”

    “你别装了,你兜里肯定还有呢。”黎落不客气地没收了这批非法火药制品,放进了自己衣兜里。

    尹鹤看着黎落鼓鼓的腰间,“嘿,要不你给我颗子弹呗。”

    黎落哼道,“你是想让我脱了这身衣服是吧。”

    尹鹤坏笑,“大冷天的,容易感冒,要脱也是回家里脱啊。”

    黎落气的瞪了他一眼,“你再胡说,我们同事在呢!”

    原来车里还有别的民警。

    尹鹤变的严肃起来,“出任务啊?”

    黎落看了看周围环境,招呼车上的人下来,“就这里吧。”

    原来他们是在张贴告示。

    尹鹤走过去,最上面两个字是“悬赏”。

    ………………

    请问悬赏的什么?

    1、老人走丢。

    2、杀人犯越狱。

    3、肇事司机潜逃。

    ps:推荐一本今天上架的好书《我真没想重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