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之五好青年 木允锋

第四零四章 割韭菜与连根刨

    杨都督的暴行终于点燃了正义人士的怒火……

    他们对他进行口诛笔伐。

    应天巡抚顾起元第二天就以五百里加急,向京城送去了血泪控诉,控诉这个屠杀无辜百姓残害善良士绅的刽子手。

    五条人命啊!

    其中包括一个德高望重的老乡贤。

    虽然受伤的的确超过一百,但那些弩手除了对那个老乡贤,其他都是射腿尤其是大腿,而踩踏因为旁边就是院落,所以持续时间很短暂,甚至后面那些多数都是后来才知道杨都督动手,毕竟弩又不是枪炮可以制造大范围恐慌,最终这起苏州惨案只造成五人死亡。

    这五人被正义民众厚礼安葬,他们下葬时候数十万人送别,然后在坟前声讨杨贼罪行,之前因为阉党祸乱朝纲,辞职以示抗争的大儒刘宗周亲自参加葬礼并做五人墓碑记……

    “我就说周顺昌听着耳熟嘛!”

    杨都督说道。

    原本历史上也是这个家伙引起的苏州事件。

    这也算是冥冥之中的天意了。

    “叔父,郑之彦求见。”

    杨寰说道。

    “把他带过来。”

    杨都督说道。

    在他身后的一间间牢房里,关押着刘,徐,王三家的主要男丁,另外还有周顺昌为首的,那些在抓捕名单的世家子。

    其中包括郑之彦的儿子郑元勋。

    杨都督的原则很简单,老老实实被他抓起来的,那么就不抓家人,但派出军队对其本人家及兄弟家亲叔伯家进行封门,因为大明律抄家就是这个范围,本人及子父祖共四辈,亲叔伯家,再向外没有。哪怕老丈人家也无关,亲家同样也不牵扯,甚至女儿出嫁的也不牵连,就是定了亲没出嫁的,也只是送到定亲的那家而已。

    所以必须对这个范围的进行封门。

    然后等待审讯结果,如果定罪抄家那就动手,确定不抄家那就解除封门。

    这个时间通常会很长,所以如果期间别有用心之人,想要趁机害死某个政敌的全家,那么就可以收买封门的,不准他们家出来采购任何东西,于是最终宅院里的粮食耗尽纷纷饿死。

    不过杨都督肯定不会这样做。

    事实上驻守的锦衣卫会代替他们购买,想叫个戏班子都行,只不过这个价格就是锦衣卫说了算。

    想吃肉?

    可以,一斤猪肉一两银子。

    当然,这与杨都督无关,这是那些锦衣卫不懂事,

    但如果不肯老老实实被他抓,就像京城那三个跑去走客氏门路,至今依然逍遥法外的,那就别怪杨都督抓他们全家了,男女老幼一个不剩,统统抓到南京锦衣卫北镇抚司。这里也有锦衣卫,只不过这里的锦衣卫真就纯粹养老院,比如那些勋贵家基本上都有锦衣卫官职,但养老院归养老院,衙门还是有的,之前南京锦衣卫掌印是张可大。

    但他不是锦衣卫籍。

    他是南京羽林左卫籍,而且是军队将领,以都指挥使衔充任南京右军都督府堂上佥书掌南京锦衣卫。

    但现在是杨都督了。

    杨都督亲自掌南京锦衣卫印。

    不过南京锦衣卫和北京锦衣卫不同,后者的北镇抚司实际上已经脱离锦衣卫掌印的控制,理论上是锦衣卫下属机构,但实际上单独有自己的北镇抚司印,直接对皇帝负责,所以锦衣卫掌印和北镇抚司掌印并列。不过前者控制南衙,也就是针对锦衣卫内部纪律的南镇抚司,所以他有权抓北衙的人,但北衙的职权他是无权干涉的。

    当然,实际上也不会出现这种事情的。

    因为北衙才是阉党的忠犬,真正的爪牙,比锦衣卫掌印更受信任。

    不过南京锦衣卫不一样,在这里没有单独的南京北镇抚司印,只有南京锦衣卫印,所以南京锦衣卫掌印真正掌握全卫,之前张可大掌印没什么卵用,南京锦衣卫又没什么实权。但杨信掌印就不一样了,他可以用南京锦衣卫的人员官衙等资源,然后再用他的兼理北京锦衣卫北衙来抓人审讯,最终把南京锦衣卫变成同样的魔窟。

    而扬州盐商祭酒郑之彦,就这样哆哆嗦嗦地走进了魔窟,就像上次在扬州时候一样面对了杨都督。

    旁边是一片鬼哭狼嚎。

    “哭什么哭,一人一鞭子!”

    杨寰喝道。

    那些如狼似虎的锦衣卫走进那些牢房,抡起鞭子一顿狂抽,然后是那些公子哥们的惨叫声。

    杨信端坐太师椅上,在火光摇曳中目光如狼般看着郑之彦。

    后者腿一软就直接趴在他脚下。

    “郑祭酒,你让我很失望啊!”

    杨都督阴森森地说道。

    他的声音带着和外面寒冬一样的冰冷。

    “都督,求都督开恩,小的真不知道那小畜生与钦犯勾结啊!”

    郑之彦哭嚎着。

    他儿子的惨叫声蓦然响起。

    “你觉得我会相信吗?

    上次我已经给了你们机会。

    的确,我从你们手中得到了一些银子,但这些银子并不算多,你们每年赚那么多的银子,交出一些帮助陛下也是你们对陛下的忠心,你们的好日子是陛下给的,若陛下直接下旨,取消盐引所有人都可以贩盐卖盐,你们还能像现在这样锦衣玉食吗?

    做人要懂的感恩。

    你们的富贵是陛下给的,陛下需要你们帮忙时候,你们也是义不容辞的。

    可你们是怎么做的?

    我真的很失望。

    陛下也很失望。

    算了,事已至此,再说也没用了,想来你儿子也撑不了几天,等他招供以后你就等着抄家吧,咱们也算是老交情了,我会找陛下给你求情的,你儿子的命肯定保不住了,至于你和你小儿子及剩下的男丁,都准备好去东海上和郑鄤那些人作伴吧。”

    杨信说道。

    “都督,小人愿献五十万两以助陛下修三大殿。”

    郑之彦咬咬牙说道。

    “呃,这样啊,快拿那封信来,我再重新看看,别冤枉了郑公子。”

    杨信瞬间换了一副面孔。

    郑之彦长出一口气,他猜对了。

    紧接着杨都督发现那封信似乎有些还需要研究的,对于郑公子的严刑拷打先停下吧……

    “我们绝对不能放过一个坏人,但也不能冤枉一个好人,这件事情你们要引以为戒,深刻反省,绝对不能再有下次了。”

    杨都督义正言辞地斥责他侄子。

    他侄子和那些锦衣卫赶紧一副虚心接受的表情。

    “郑祭酒,你先回去等着吧,若真查明令郎是冤枉的,杨某必然放他回去,咱们都是老朋友了,算起来我也是他的长辈,不会难为他的,不过要是他的确犯了罪,我也不会徇私枉法的,这个还得继续调查,这调查期间你那边还得再委屈几天,好在如今是冬天,也不至于影响你们的生意。至于你献三十万两,帮助陛下修三大殿的事情,可以单独写一份奏折给我,我帮你转奏陛下,话说你这也算破家为国了,我得向陛下给你请一个封赠啊!”

    杨信紧接着对郑之彦说道。

    郑之彦千恩万谢,然后赶紧离开了这鬼地方。

    至于五十万为什么变三十万……

    这个当然是杨都督体恤他啦!既然都督这么体恤他,他当然也不能不懂事,剩下二十万就给都督好了。

    毕竟杨都督今年花钱有点多。

    “叔父,抄了他家不是更好?郑家目前家产估计不下两百万,如今只收他五十万是不是太便宜他了?”

    杨寰好奇地问道。

    “你吃韭菜连根刨啊?不得一茬茬割着吃啊?

    他们又不是那些官宦世家,官宦世家无非祖上捞的,徐家的确有钱,但那是徐阶给他们攒的,徐本高一个领俸禄的虚职一年能捞几个钱?这样的人家留着也不会给咱们攒出下一茬的,甚至说不定哪天便宜了别人,对于这样的当然要一把清理干净,顺便把他们家的田产变成皇田。可这些盐商和他们不一样,盐商是能继续赚钱的,而且一年就能赚几百万两银子,郑家现在交上五十万两,最多三年他们就能重新赚回来。

    那我们为何不留着他们继续生钱?

    三年后无非再找点罪名,他们这样的想找罪名还不是随时都能找到?

    既然如此你是愿意一次捞两百万,还是愿意隔着三年捞五十万,然后这样一茬茬不断地捞下去?”

    他叔父说道。

    “呃,侄儿受教了。”

    杨寰赶紧说道。

    话说他对叔父的景仰此刻犹如黄河之水绵绵不绝。

    盐商是不能抄家的,因为这牵扯一个食盐供应的稳定问题,郑家是扬州的第一大盐商家族,掌握着数百万人的食盐供应,突然间抹去,就算有别人补上,一样会在短期造成食盐供应的混乱,这可比那些银子重要。所以对盐商就只能割韭菜不能连根刨,而且割韭菜也得有限度地割,不能割的他们倒下,在没有别的更好的盐业规则前,对他们只能采取这种方式。

    他们不是那些靠土地兼并的寄生虫。

    他们还有用。

    “都督,那些哭庙的文人到文庙了。”

    一个锦衣卫走过来报告。

    “哭庙啊,我就喜欢看这样的大戏。”

    杨都督多少有些开心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