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之五好青年 木允锋

第四零六章 天怒啦

    在那些青虫亢奋的吼声中,杨信手中一卷生丝绳骤然飞出,瞬间到了前面的棂星门,一下子卷在这座仪门上方的横梁,就在同时杨信从屋顶纵身跃起,在大成门前半空抓住了绳索前端。

    下面的青虫一片惊叫。

    紧接着落地的杨信恍如扑击的游隼般掠过,抓起一个喊的最响的青虫,转眼到了棂星门下方。

    就在冲到棂星门下的瞬间,杨信将那青虫抛向半空,在后者的尖叫声中他手中一个绳套转眼完成,紧接着接住落下的青虫,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绳套硬生生套过了他的脑袋。那青虫茫然地看着杨信,杨信冲着他微微一笑,下一刻再次再次跃起,那青虫愕然抬起头,杨信已经双手抓住棂星门横梁的上面。

    刘宗周看看翻到横梁顶上的杨信,再看看那个正试图挣脱绳套的青虫……

    “快解开他!”

    他不顾一切地尖叫着。

    然后站在棂星门上的杨信冲着他微微一笑,拎着刚刚解下的飞爪,紧接着向另一边纵身跃下。

    那青虫立刻尖叫一声。

    被生丝绳拖着的他向后一步,但第二步就踏空,他尖叫着试图抓住头顶的绳索,两旁那些青虫也在纷纷扑向他,但可惜都已经晚了,比他重得多的杨信,在另一边落向地面。

    伴随那根生丝绳在棂星门横梁上的滑动,那青虫直接被吊起,转眼间到了横梁一侧背靠着横梁。

    他伸着舌头蹬着双腿……

    “快放下他!”

    刘宗周扑向杨信。

    “如你所愿。”

    杨信说道。

    紧接着他再次跃起,然后刘宗周愕然看着那青虫从一丈多高坠落,转眼砸在铺地的石板上,而借助他下落的力量帮助,杨信直接跳上了棂星门的横梁顶端,站在上面以俯瞰众生的姿态看着下面。

    那青虫就像被摔死的蛤蟆般,在那里抽搐着。

    “还有谁,我就问还有谁?”

    杨都督嚣张地吼叫着。

    “疯子,你这个疯子,刘某今日与你拼了!”

    刘宗周怒吼着冲向棂星门,然后发疯一样试图晃动那比他身体还粗的石柱……

    那石柱剧烈晃动。

    就仿佛他不是一个文弱的书生而是一头狂暴的犀牛,相比他来说巨大而且深入地下的石柱,就那么晃得仿佛一棵风暴中的小树。

    “呃?”

    刘宗周本能般后退,然后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依然晃动的石柱,他茫然地环顾四周,四周所有青虫都在同样茫然地看着已经在整个摇晃起来的棂星门。不仅仅是棂星门,周围的一切都在剧烈晃动,大成门,秦淮河上是石桥,甚至秦淮河的河水,他们脚下的大地,所有一切都在剧烈晃动,包括他们自己。而且他们脚下的大地恍如一头巨兽苏醒般,不断发出一种诡异的声响,下一刻对岸一座民宅轰然倒塌。

    刘宗周突然醒悟。

    “地震啦,天怒啦!”

    他张开双臂仰望天空,发疯一样尖叫着。

    看上去恍如神棍。

    然后他头顶一声惊叫,倒霉的杨都督从天而降,紧接着砸在了他身旁的石板上,虽然落地姿势调整的还算凑合,但终究还是没能站稳,直接和之前的青虫一样,硬生生拍在坚硬的石板上,紧接着又恍如诈尸般弹了起来,一脚将他踢到一边。

    刘宗周一下子扑在地上。

    “都别动,这里没有房屋,砸不到你们!”

    杨信大吼一声。

    这的确很尴尬,正在装逼中的他就那么被打断了,猝不及防的他甚至从上面摔下来。

    混乱的人群立刻清醒过来。

    的确,这里是一片广场,旁边是秦淮河,除非棂星门倒下,其他根本没有砸到他们的,所有人就那么惊恐尖叫着颤抖着,甚至瘫在地上,然后看着这大自然最恐怖的威力。

    他们周围的城市正在遭遇一场灭顶之灾,秦淮河对岸的民宅正在如同推倒的积木般不断垮塌,而他们身旁的文庙同样在不断剧烈晃动着,尽管因为本身的特殊性修的很牢固,但屋顶的瓦片仍旧下雨般落下,里面不断传来混乱的惨叫声。

    秦淮河的河水恍如被狂踢的水桶里,原本平静的水面瞬间变成激荡的浪涛,几艘画舫上一片惊恐的女人尖叫声。

    杨信站在棂星门下,一脸凝重地环顾四周。

    环顾被摧毁中的城市。

    里氏六级。

    这是现代科学家对于这场地震等级的推断,这也是南京有历史记录的最大规模地震,有说震中就在南京也有说震中在扬州,但无论在那里,这场地震重创这两座城市,扬州城墙都在地震中倒塌很长一段。

    而扬州与南京之间的镇江等地同样遭到重创。

    最远波及松江。

    他的确知道是这段时间,但具体哪一天他并不知道,也不可能提前做出预警,不过好在今天因为这些青虫的哭庙,南京城内多数闲人都聚集在街道上,而且这时候是下午四点,不是闲人的也都在外面工作,留在家里的数量不多,所以伤亡数字很可能比原本历史上要少得多。

    实际原本历史上也没有统计数字,明实录中记载的仅仅是发生地震,这个时代对于这种大规模灾难很难有真正统计,尤其是在南京这种人口数百万的城市,这可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城市。

    没有能与之媲美的。

    这座城市的人口数量几乎就相当于欧洲一个中等强国,就连北京也与南京有着不小差距,这座城市及周围所属目前应该已经突破两百万人口。

    大明,也是世界上唯一。

    地震持续很短,仅仅几十秒后就恢复了平静。

    所有人都长出一口气。

    “都别动,余震得持续几天,这几天都老老实实待在空旷处,尽量远离房屋。”

    杨信喝道。

    “奸贼,这是天怒,上天在惩罚你这个奸臣!”

    刘宗周怒吼道。

    “话说你能不能换个时间?”

    杨信无语地说。

    “这是上天示警,你已经天怒人怨了!”

    刘宗周多少有点精神不正常地吼叫着。

    “快救人啊,孔博士被砸到了,里面还有上百人被砸伤!”

    文庙里面一个人冲出,惊恐地冲着外面尖叫。

    “很显然上天惩罚的不是我!”

    杨信说道。

    刘宗周目瞪口呆中。

    “想死的就这时候进去,这种地震会持续几天,余震随时可能发生,文庙里面可全是建筑。”

    杨信说道。

    那些青虫立刻老实了。

    紧接着杨信抛下他们,在混乱中的街道上狂奔,同时不断催促遇上的人寻找空旷处躲避,这种时候根本不能想着救人。

    仅仅几分钟后,第二次地震就开始。

    不过城內情况和杨信猜的差不多,因为绝大多数人这时候都聚集在街道上,所以伤亡并不大,房屋倒塌的确很严重,砖木结构很难扛住这个级别的地震,但好在地震持续时间短暂,并没有因此导致大规模踩踏,实际上很多人地震都结束了才从茫然中清醒过来。

    这时候就连之前没跑出来的,也都已经跑到外面,惊恐地看着已经面目全非的城市。

    杨信没空管别的,他一路狂奔转眼到达钱庄,这里的情况让他终于松了口气。

    钱庄没有房屋倒塌。

    他刚进门,汪晚晴两人就一边一个扑进了他怀里。

    杨信赶紧安慰一下她们,最终再检查一下确定没事,然后这才赶往他的北镇抚司,路上再次发生余震,不过这次更弱,因为大多数文官都在祭拜孔夫子,所以城內很乱,甚至趁机抢劫的都出现。杨信毫不留情地踹死了两个抢劫的,然后不断命令遇上的官吏疏散人群前往空旷处,至少今天很难顾得上别的,这样的地震恐怕真得持续几天。

    等他到达北衙时候,杨寰已经把里面所有囚犯全部押了出来,这些锦衣卫都在杨信指导下进行过防震演练。

    这样杨信就放心了。

    他就怕这里倒塌,把这些财神爷们砸死了,话说这可都是银子啊。

    紧接着他又到了千步廊,这里也没什么太大意外。

    毕竟这里太容易躲避,两道千步廊中间就是一片巨大广场,那些移民就算在廊房里面的,也无非转头跑到外面而已。

    “打开洪武门!”

    杨信对迎出来的李明道说道。

    后者略一犹豫。

    洪武门不是随便开的,这座城门类似北京的大明门。

    “出了事我负责!”

    杨信很干脆地说道。

    既然这样那李明道也就无话可说了,他赶紧带着人打开了洪武门,而且不只是两旁侧门,就连正中间原本只有皇帝走的主城门也打开,然后放外面那些暂时无家可归的百姓进入承天门前广场上避震。没有比这里更适合的了,整个这片空旷广场,如果搭帐篷的话可以容纳数万人暂居,尤其是两旁廊房的那些移民还可以给他们提供饮食。

    至于逾制……

    这时候谁管这个,要逾制早就已经逾制了,这些天那些移民的小孩天天在御道跑来跑去呢!

    “玛的,没多大事,就是不知道其他城市情况如何!”

    杨信站在洪武门前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