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之五好青年 木允锋

第四零七章 天怒民变

    事实上这场大地震,给南直隶造成的损失完全堪称巨大。

    三天后。

    “南京城内两成房屋倒塌或无法继续居住,目前已经查明死亡一千余人,估计还有超过这个数目的被压在废墟里,另外超过一万人受伤,这里面还得有一成很可能也会因伤死亡,最终仅南京城內死亡人数很可能超过三千。

    扬州报城墙倒塌三百余垛。

    此外镇江,泰州,常州,太平及苏州皆报地震,其中镇江,扬州等地皆报大量房屋倒塌,常州报地面多处震裂,一座寺庙佛塔倒塌,目前最远的报告来自东台,城內王艮的祠堂被震塌。”

    汪秘书说道。

    可怜她现在已经完全被杨信当苦力使唤,不得不在他的淫威下老老实实充当秘书角色,然后换取零花钱。

    作为对她引发武昌事件的惩罚,她家断绝她的经济支持,而且至今黄州府那个杨都督拐带良家妇女的报案还没撤销,所以她还想继续在外面逍遥快活就只能抱紧杨都督大腿,然后等着她的事情彻底了结。

    “这救灾刻不容缓啊,你和孝祖带两千兵去扬州,让郑家赶紧交银子,然后就地用这笔银子赈灾,设立粥厂给那些灾民吃饭,粮食就地以震前的市价,谁敢不卖让孝祖去解决。那些房屋倒塌无家可归的,一户给二两银子,受伤的集中起来免费救治,从凤阳的庄子调医生,死了的给一两安葬费,整个江北扬州泰州这些都由你们俩负责。

    不要怕花钱。

    重要的是让灾民都能得到妥善安置。

    这时候是冬天,这个棉衣棉被棉鞋不能缺了。”

    杨信说道。

    杨都督已经拎着尚方宝剑成立以他为核心的抗震救灾指挥部……

    主要是南京的大员们被一锅端了。

    南京六部尚书侍郎,都察院的都御史们,当时都是大成殿,本来哭庙只是民间自发的,正式的实际上是官方搞的祭孔,这个反正没有限制,正好衢州孔家的人到南京,大家凑齐来去祭拜孔圣,先把这件事合法性解决。

    然后让刘宗周那些人打着民间旗号在外面搞事情。

    结果突然发生地震。

    一帮老家伙们惊慌失措地涌出大成殿,被头顶坠落的瓦片直接给一顿狂砸,因为都拥挤在里面,还造成了一定程度的踩踏。

    参赞机务兵部尚书陈道亨被一个瓦片正砸脑袋上,至今还包着呢!

    杨都督告诉他,不想被感染破伤风就老老实实待着,其他那些文官也多半都有伤,甚至礼部尚书董其昌在踩踏中腿骨折了,很显然董大师体质有点差,他的钙质也有点缺乏。那么这种危急关头,杨都督也就顾不上管那么多了,反正他有尚方宝剑有军队,这种抗震救灾的事情就归他了,那些文官也乐的有人替自己担这个责任。

    当然,主要是他有银子。

    除了他,谁无法短期调动大量资金。

    “不过从已经收到的报告看,大致上南京周围围两百里范围,都遭受了明显的损失,另外向东的损失严重,但向西稍微轻一些,向南严重,最远衢州都遭波及,向北轻一些,仅仅凤阳报有轻微地震。”

    汪晚晴说道。

    “这还不简单,长江提供了一定程度的缓冲而已。”

    杨信说道。

    “这真不是上天惩罚?”

    汪晚晴不确定地问道。

    现在外面都在传,是上天看不过杨信的恶行,特意地震来警告皇帝,如果皇帝还不改弦更张,把这些阉党奸臣治罪,以后地震还会不断发生。

    至于为什么上天示警不干脆把杨信一个雷劈死,反而把孔庙里的忠臣们砸得血头血脸……

    大概是他们没能打倒这个奸臣吧?

    一定是的。

    他们身为忠臣,却不能匡正社稷把阉党奸臣逐出朝廷,所以上天发怒用这种方式惩罚他们。

    “地震就是平常灾害而已,跟上天有何关系?大明哪朝没地震?华县大地震还差点毁了关中呢!往上算哪代没有过地震?唐太宗时候也没断了,若真是上天示警,那岂不是历朝历代皇帝尽桀纣,群臣尽皆奸佞?还有那些真正昏君奸臣时候没地震的怎么解释?”

    杨信说道。

    “都督,常州的分号派人报告,说当地流言是都督陷害忠良惹来天怒,大批灾民围攻守军,吴家被攻破,守军逃入横林堡,但灾民包围横林堡!”

    掌柜一脸焦急地跑了进来说道。

    “玛的,他们没完没了了!”

    杨都督怒道。

    “他们是觉得老子脾气好是怎么着?非逼得老子去搞他们,你立刻去告诉怀远侯,我要买他们各家的存粮,我会按照震前粮价给他们银子,但在这期间谁敢趁机涨价,那杨某就带着灾民去他们家吃饭了。就直接明着对怀远侯说,这些勋贵逍遥快活这么多年,这时候也该出点血了,谁敢趁机涨粮价,我就让灾民去他家吃大户”

    紧接着他说道。

    “都督,官仓也还有一些,而且地震并非水灾,灾民只是房子倒了,另外受伤的多一些。”

    掌柜说道。

    他还是很肉疼银子的。

    杨都督这一年入不敷出,虽然都是借给朝廷的,但那银子在流水般花出去也是真的,虽然杨家也算家大业大,但也撑不住这种花法,光南京分号的银库今年就撒出去一百多万了。

    “这些灾民有多少家无隔夜粮的?”

    杨信说道。

    “呃,小的这就去找怀远侯。”

    掌柜说道。

    地震的确不是洪水,但城內那些贫民都是家无隔夜粮,就靠着每天做工赚钱买米的,这种时候他们赚个屁,不给他们准备足够粮食,他们如何撑到秩序恢复?

    官仓的确有,但……

    但杨都督就要南京勋贵团出血。

    其实主要是逼着他们不敢趁机涨价发灾难财。

    常胤绪那里应该没什么问题,这个人还是比较识大体的,再说杨都督也不是抢他们的,无非就是给他们银子少点,不让他们趁机发一笔横财而已。但如果不答应的话,那杨都督就真带着灾民上门了,话说目前这座城市已经完全被他控制了,一万多原本土兵驻扎。南京勋贵团能怎样,敢不听话灭门都行,事后无非就是灾民抢粮,某家勋贵囤积居奇引起公愤,杨都督一时间没来得及营救而已。

    总之南京没什么大不了,南京以外才是真正的麻烦。

    第二天,横林堡。

    “玛的,也就这点本事了!”

    锦衣卫横林堡守备,兼荡寇军旅长李忠无语地看着外面。

    他这里其实是一座小型棱堡,和新城那座一样,只不过更简陋。

    甚至外墙连包砖都没有,就是单纯一道厚厚夯土墙,也没有三角炮台,同样也没有重炮,只是在四个棱角上各有四门小红夷炮,实际上也就是六磅炮,驻扎五百荡寇军倒是人手一支改良版的斑鸠铳,实际上也就是杨信自制的苏尔式。这座小棱堡是锦衣卫在这一带的核心,主要负责征收那些民兵租子,将这些租子运到长江边装上运粮的海船北运,另外还有部分被杨家船队承担的海运漕粮,这个同样由他们中转。

    漕运接下来必须向海运转移,不是因为别的,而是接下来的旱灾中运河南旺水脊段会经常性断流。

    另外就是在锦衣卫过来,到这一带抓人时候提供武力。

    但他们是正式的官军。

    也是目前唯一维持编制的荡寇军。

    同样也是周围士绅切齿痛恨的眼中钉肉中刺,甚至都拒绝为他们提供任何物资,花钱买也都不卖,不过这五百守军有无锡的那些民兵,也根本不需要向士绅采购,后者能为他们提供一切需要的。

    很显然那些士绅们是想借着地震和杨都督的天怒,鼓动老百姓民变摧毁这座堡垒……

    当然,老百姓是不可能的。

    但太湖上水匪有的是,长江下游海盗也不少,甚至太湖南岸的山里边还有土匪,而那些士绅家里也都日常豢养着打手,拼凑起来那也是一支上万人的武装力量,然后打着灾民旗号,先攻破横林再去扫荡民兵。

    不过首先得鼓动民变解决吴家的问题,吴亮和吴家几个重要成员,可都因为吴柔思的牵连被封在吴家止园。

    最终他们成功了。

    面对被流言鼓动起来的数万百姓,负责封吴家的锦衣卫立刻带着手下三百苗兵撤退,并且躲进最近的横林堡。

    然后同样打着灾民旗号的那些乌合之众们围攻横林堡。

    但可惜……

    他们太小看这座堡垒的防御力。

    “走,回去继续喝酒!”

    李忠对从常州逃过来的锦衣卫百户许安说道。

    而横林堡外围的斜面上,散落着数百具死尸,那些根本没有大炮,最多也就是冷兵器和弓弩的乌合之众们,进攻这里根本就是自杀,哪怕没有包砖,一座这样的棱堡也不是他们能攻破

    “都督来了!”

    许安望远镜说道。

    在那些溃败的乌合之众里面,一个诡异的身影正在以惊人的速度逆流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