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市井之徒 对井当歌

第0625章 白山

    事情的处理办法有很多,但蒋放选择了放弃报案,原因很简单,这件事尚扬确实做了,人证物证都在,可并没有涉及到人命就不可能存在死刑,尚扬不死,他难解心头之恨,尤其是他被关进去两天,再出来。

    可自己面对蒋天鹰一辈子的残疾,心里还觉得亏得慌。

    既然他要玩,那就不介意陪他玩玩。

    他等啊等,盼啊盼。

    还等待尚扬能给自己打个电话,给个解释,或者是他那方面的任何一人,对自己说一声,哪怕是说一声没有任何意义,也不需要任何赔偿,但这至少能证明对方的一个态度,可现在连态度都没有,可就太欺负人了。

    直到天彻底黑下来。

    蒋放才从现实中走出来,接受儿子即将变成残疾的现实,也开始确定,他们连态度都不会给自己

    “既然要玩,那就陪你玩玩吧”

    他走出这个荒凉的医院,站在门口,看着眼前几乎不会有人经过的街道。

    在娱乐圈里打拼多年,尤其是能走到最顶尖的位置,所能接触到的事情、所积攒的人脉,远远不是一般明星能触及的到的,哪怕是当下的当红明星,与他之间的差距也不是一星半点。

    更何况,在资本大量涌入娱乐圈的今天

    有些关系,他不想用,可现在不得不用了。

    拿出电话,拨通一个尘封已久的号码。

    电话响了十几秒,被接起来。

    “给我打电话了”

    电话那边响起一个略显调侃的声音。

    “南方的人,距离太远,而在北方,东阳市的许云是赵素仙的朋友、另一位叫沈老九的臭流氓,又说尚扬是他的干儿子,想来想去,有能力、有魄力,有实力,能全面压制尚扬的也只有你了白山”

    白山,仅仅听这两个字,就能猜出背后代表的含义

    尤其是“白”字,在北方更是所有人忌讳的存在,想当初白家家主的儿子,白云天出现在永城,打着弘扬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旗号,整个永城所有大人物悉数到场。

    白云天更是凭借着三脚猫的功夫,让王熙雨都派尚天上台作秀。

    后来白云天去了东阳,许云等人也没人缺席,全都

    去捧场。

    原因无外乎,白家的实力让人不得不敬畏三分。

    电话那边的白山,当下的地位要远在白云天之上,当今家主白塔的亲弟弟,当之无愧的二号人物。

    事实上。

    白山早就听说尚扬给蒋天鹰手脚挑断的事,事情还有从唐悠悠拍的电影开始,他无意间注意到这个女孩,很是喜欢,后来打听了一下是尚扬的女人,也就没动,但并不代表没关注,在剧组里的事也清楚。

    直到唐悠悠跳楼的新闻传出来,他看到新闻的一刻,就知道有好戏看了。

    尚扬果然没让他失望

    “呵呵”

    电话里传出白山的笑声,但并没开口,也没有任何回答。

    “一百”

    蒋放沉吟半天,爆出这个数字。

    这个数字也是他深思熟虑的结果,太多了自己没办法承受,太少了白山看不上眼。

    “不错”

    白山的声音丝毫没有掩饰笑意,更没有假惺惺的替蒋放悲伤,平静道:“一百这个数字不少了”

    “我这个人呢,喜欢先做研究,然后再动,前一段时间有个女明星被罚款,罚的不多,十个亿而已,前些年有个被包养的女孩,炫富,也才几个亿而已,还有影视剧的规模,当下也不是很大,全年电影市场不到八百个,电视剧还不到五百个蒋老板能给我做出一百个的份额,很厉害了,呵呵”

    听到电话里传来的笑容。

    江帆觉得四面八方都在冒寒风,让自己心头都在颤抖。

    所谓的一百个并不是自己给他的钱,而是帮他做出的数据。

    蒋放有时候也在想,为什么当下市场如此浮夸

    进入剧组,三天五千万

    拍个综艺,每小时几百万便秘一次,拉泡屎都得给几十万

    可现实就是这样,不接受也不行。

    “一百五,这是我的最大能力了”蒋放硬着头皮开口。

    之所以在这个时间才给白山打电话,也是出于这个顾虑,数字太大自己承受不起,尤其是前一段“阴阳合同”的问题,使得这方面查的很严,自己需要利用在娱乐圈的地位大规模“派单”才能把一切做的漂亮。

    之前白山找过他很多次,都是五十,自己都是拒绝合作的状态。

    这次是因为没办法,主动提到一百,可对方还不同意。

    白山阴阳怪气道:“蒋老板啊,其实我一直想不通人为什么需要要孩子有什么意义骗吃、骗喝、骗感情,还得整天为他提心吊胆,一旦出了点事,还得想办法帮他,何必呢”

    “还是一个人好,活的潇洒,落得个自在”

    话音刚落。

    “一百八,不能再多了”

    蒋放额头上的血管都凸出来,想到一旦找白山,对方一定会狮子大开口,但没想到会这么大。

    “二百,一口价”

    白山也算到快要到他的极限,所以并不墨迹,直白道:“整个北方,敢直面永城尚扬势力的只有白家,其他人都上不了台面,也就是说白家是你的唯一机会,而我大哥整个人,绝对不会为了无关紧要的人,与永城的本土势力过不去,所以准确的说,你的唯一机会,只能是我”

    蒋放又何尝不知道这一点

    否者他也不可能打这个电话

    其实他一直拒绝白山的原因也很简单,一方面是这个事本身不好做,属于踩线了,自己没必要利用这个为自己创造价值。

    另一方面就是,白山的这些钱都沾着血听说他到处在捞那些“命不久矣,又不甘心死去的人”利用他们生命最后的疯狂,给人、给能量,哪怕是在监狱里的,也会想办法给弄出来。

    让他们生命最后走的辉煌。

    而白山则是利用他们最后的疯狂,为自己捞金。

    并且由那些人抗责任,他就能置身事外。

    这个手段不高明,很浅显,与上个世纪收保护费差不多,可偏偏是最行之有效的办法,因为绝大多数人都怕死

    “好吧不过,我要他断手断脚,在床上躺一辈子”

    蒋放恶狠狠开口,眼睛里都冒着绿光。

    “没问题”白山轻松开口:“我们俩之前就有仇,趁着这次顺便解决掉,等着好消息吧,挂了”

    ps:这章短了点,不好意思。

    ps:大家有免费月票的给一点呗,谢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