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市井之徒 对井当歌

第0680章 你就是弟弟

    不得不承认,这种解决问题的方式,对于诺大的白家而言,确实太狭隘了点,让人觉得可笑。

    但,这也是最有利于白家稳定的一种办法。

    这兄弟二人之中,只要有一个人从此消失在人世间,那么白家就顺理成章的落到另一个人手里,如果不采用这种办法,他们的内斗波及的始终是白家的利益。

    如果能在短时间内解决还好。

    可他们之间的内斗如果持续一年、两年、三五年,所消耗的元气会让白家从此快速下滑,直至跌落谷底。

    往日只是白云天出行就会让永城热情款待的局面将不复存在,而白家更会成为所有人的笑谈!

    “嘭嘭嘭…”

    接触的一瞬间,至少有十人应声而倒。

    要知道,白家酝酿出的精锐可不是地痞流氓、街头混混,这些人全都是经过专业训练,专业选拔。

    当初在哈市。更新最快 电脑端::/

    要不是尚扬玩命往山下冲,让他们乱了阵脚。

    要不是李龙也用尽全力与他们亡命一博,后果不堪设想。

    “唰…”

    一名白山的人从山坡上直直扑过来,白塔的人抬手接住,脚下奇稳、借力打力,硬生生把这人举起来向后摔,地上有残留的木桩,等这人摔下去。

    就听“咔嚓”一声。

    人应声昏过去。

    不过很奇特,几十近百人的打斗,除了拳拳到肉和沉闷倒地的声音,竟然没有丁点叫骂声和惨叫声。

    这些人都是硬汉,哪怕是胳膊断掉也不会叫出半点声音。

    让这里从黑夜变成白昼的是他们头顶的灯,可打斗起来,灯光都变得摇摇晃晃,在这片山坡上摇摇晃晃。

    整片山坡都在打斗,整个山沟里都是昏迷倒下,从山坡上滑落的人群,一些没有昏迷却滑下来的人,与对方纠缠在一起相互狠狠的攻击。

    你一拳,我一拳,拳拳如闷雷。

    他们没有用武器。

    倒不是不能用。

    而是对于整个白家而言,这些人无论站在谁的一方,都是白家的底蕴,打斗不过是看各自培养出来的人而已。

    白山还在山坡上,他的雪茄烟仍然鲜亮。

    从上向下俯瞰全局,像是高高在上的帝王藐视而言一般。

    对于他和白塔来说是决战,要说不紧张不太现实,但活了这把年纪,等了这么多年,已经知道紧张给人带来的只能是错误的判断和混沌的思考,越是在关键时刻,越不能露怯。

    成了,就是成了。

    败了,也就是败了。

    无非这两种可能。

    山里的夜风有着倒春寒般刺骨的冰冷,吹的白山脸上表情凝固一样,无悲无喜。

    白塔也在看着,看他们如两族狼群一般相互冲撞、攻击、撕咬、奔命!

    他也不紧张,对于今天的事情早有准备,正如赵素仙的担忧一样,他之所以来永城,就是故意给白山机会,故意中他的圈套,顺便故意把尚扬给套在里面,因为这个小人物无法败了他们的事。

    但能让所有缓解变得更为圆润。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打斗已经持续五分钟!

    刀枪棍棒看着很惨烈,但徒手把人放倒才更为惊心动魄,两方人,只能有一半站起来。

    多数人都躺在地上,或是昏迷,或是剧烈喘息已经起不来。

    “哒哒…”

    这时,一直被摁在地上的尚扬,终于得到一丝喘息,缓缓站起来,面部已经没有任何能看的地方,嘴唇外翻,满是被牙齿咯出来的伤口,没有攻击白云天,也没有找白塔,而是第一时间转头看向冯玄因。

    这个女人还趴在地上,脸色煞白,不断的冒虚汗。

    可能是肋骨被踹断了。

    他踉踉跄跄的往那边走。

    “唰”

    一直站在白塔身边的白云天猛然转过头,眼里写满了在刺激画面过后的热血沸腾,低头找了找,没有找到刚才那把匕首,见有石头,弯腰拎在手中,大跨步向尚扬的背后走过去。

    尚扬被这些人折磨的路都已经站不稳,更别提反应速度,耳中嗡嗡作响。

    “小…小心…”

    冯玄因费力开口。

    “嘭”

    他话音刚落,白云天的石头已经砸到尚扬后脑上,他心中也憋着一股气,自己不被人看好就是因为太仁慈,而现在,不在仁慈。

    尚扬脑中也嗡的一声,脚下一软,重新躺在地上。

    还没有昏迷。

    眼睛一闭一争,有气无力,只是觉得天旋地转,恶心、干呕、

    “尚扬…”

    冯玄因忍住所有疼痛,在地上,要一点点爬过来,她本不是一个懦弱的女人,可此时,眼泪也无声的流出来。

    “嘭”

    白云天又抬起石头,对着尚扬肚子扔上去。

    尚扬被砸的全身一颤,胃液不断从嘴里流出,没有办法平躺,只能侧着身、弓着身子在这山谷之中,意识也开始变得恍恍惚惚。

    白云天见冯玄因还在往这边爬。

    两步走过去,一弯腰,耗在冯玄因头发上,不是要让尚扬绝望,而是看向山坡之上的二叔,这是二叔看上的女人。

    不过现在,白山却懒得在乎一个女人。

    对于他而言,有,更好,没有,也无所谓。

    深深的吸了口烟,随后把剩下小半只的雪茄扔到地上,又伸手拿向口袋,从里面抽出一根针管,里面已经装满药水,抬起来对着胳膊打下去。

    肾上腺激素,抢救病人用的!

    不到五秒钟,他顿时变得满面红光,眼睛都睁开很多,明亮很多,终于迈步,缓缓向山坡下走过去。

    当路过白塔的人,瞬间从手里掏出匕首,对着这人的后背快速捅了两刀。

    “噗呲…”

    “噗呲…”

    “不讲规矩!”白塔脸色沉下来,如果要动刀子,这些人都活了不了,如果要动枪,包括自己在内都得死在这。

    所以为了给白家保存实力,都在规矩之内。

    可现在明显是怀了规矩!

    “哥…我来了!”

    白山步伐陡然加快,被尚扬捅过得腿还没有完全恢复,但在血液近乎沸腾的情况下,这点小伤已经完全不放在眼里,他没有再动手,而是直奔白塔冲过去。

    “保护白爷!”

    躺在山沟里没站起来的人见状,猛然站起来,快速向白塔的身边靠拢,如同突然之间恢复。

    白塔纹丝不动,只是瞪眼看着他过来,甚至没有要反抗的欲望。

    因为他知道,自己的人一定会保护自己!

    “唰…”

    可即将到身边,白山的身影突然一转,直奔白云天冲过去。

    他要对白云天下手。

    “小天!”

    白塔脸色剧变,登时吼出来。

    白云天下意识回头,当看到二叔凶神恶煞的冲过来,第一反应是薅起冯玄因挡在身前。  

    “噗呲…”

    冯玄因恰好挡住。

    如此高度一刀插在冯玄因肩胛骨上。

    “唰…”

    白云天没有反抗,转头向白塔的方向落荒而逃。

    白塔见状胸前剧烈欺负,声若洪钟的吼道:“拔刀!”

    “唰…”

    就在他下命令的一瞬间,现场他的人迅速拔刀抽出来,开始白刃战。

    战斗最开始都是讲规矩的,可到最后没人有规矩可讲,纵观华夏五千年战争史如是,纵观世界历史同样如此。

    在生死存亡之际,只能发挥一切能力!

    “出来!”

    白山站在原地不追不动,笑的越来越开心,越来越吓人,在黑夜之下,不亚于从坟墓中走出来肉以腐烂的丧失,阴笑道:“我的好哥哥,今天你活不了…”

    “哗啦啦…”

    就看白山出来的山坡上,又是一道道黑色的人影从上面冲下来,这些人着装不同、年龄不同,高矮胖瘦都不同。

    “你以为我这么多年把这些人捞出来只是为了让他们敲诈?不不不…你错了,在关键时刻,玩命的还得是他们!”

    这些人速度奇快,冲下来之后更是丝毫不畏惧,直奔白塔的人捅过去。

    从山顶倾泻而下,犹如山洪一般。

    白云天瞳孔紧缩了,手指颤抖了。

    万万没想到二叔居然带了这么多人过来,而且看他们的气势,堪称虎狼之师,自己的人已经挡不住。

    强装镇定的站在白塔身边,汗水开始向下流。

    “唰”

    白山抬起脚,一脚踩在冯玄因身上,而地上的冯玄因,眼神变得呆滞,一条胳膊在地上卖力的攀爬,要触碰到尚扬的身体。

    在白家两兄弟面前,他们只能默默承受风吹雨打。

    尚扬眼睛恍恍惚惚看到她,也伸出胳膊,要抓住她的手。

    奈何,没人注意他们之间的柔情。

    “爸…”

    白云天见自己方的人已经开始败退,扛不住了,语气都有些颤抖。

    “嘿嘿嘿…”

    白山看着他们笑的极其开心,笑声已经笼罩了所有人。

    “也罢…”

    白塔缓缓平静开口:“既然你不讲规矩,也就怪不得我了…你以为这几个人是平白无故被放倒?错了,我来到永城,又何尝不是做了万全准备?”

    此言一出,让白山有种不好的预感。

    这种预感在极速攀升,还没有达到顶峰。

    白塔又开口道:“动手吧…”

    寥寥三个字。

    却让众人胆战心惊。

    “噗呲”

    “噗呲…”

    就看白山带来的这些人中,登时有几个人转头开始向自己的队友捅过去,出手极快,根本没给别人反应时间。

    只是眨眼间,已经有几人被捅的躺在地上,顺着山坡向下滚,而白山的人群中已经混乱不堪,不知道谁是敌人,谁是队友。

    白山脸色剧变,发生什么,他能看出来。

    还没等有所反应。

    白塔淡淡开口道:“你,就是个弟弟…”

    ps:感谢的chouchou1238捧场连续三天,恭喜你达成了老井爱你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