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市井之徒 对井当歌

第0681章 出来吧

    镇定自若的白塔。

    惊慌失措的白山。

    两人的气势已经说明一切。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白塔惊恐的转头看向山坡,刚刚才堆积起来的信心霎时间分崩瓦解。

    也由不得他不瓦解。

    这些人都是他给捞出来,他给最后的辉煌,可以说,对这些人不仅有救命之恩,还有知遇之恩,如果没有自己,这些人中三分之二早已下了十八层地狱。

    再者说,这些人平时都被自己半遮半掩起来,如果自己不是拿个小本本记上,都已经忘记自己究竟帮过谁!

    他们可能临阵倒戈?

    怎么可能把刀锋对准自己人?

    “二叔,你完了!”

    白云天眼睛在快速放亮,刚才是阴云密布,眨眼间变得晴空万里。

    其实把刀口对准自己人的并不多,寥寥几位而已,但在一个集体之中丢了东西,人人都是嫌疑人,他们的人数不多,可乱了军心,大家都不敢确定背后的队友会不会给自己一刀,谁还敢向前冲向敌人!

    “唰…”

    白山猛然转头看向自己人仰马翻的队伍,已经变得混乱,混乱不堪,他们之中,只需要一个眼神就会演变成你死我活。

    白山心头一阵凉风刮过,遍体生寒。

    如果照这么下去,不到两分钟,自己人能把自己人拼到一个不剩。

    “冲,往山下冲,去找他!”

    他声嘶力竭的开口命令,一旦今天这场战斗输掉,那么就伴随着自己今生悲怆落幕,再也没有翻盘机会!

    山坡上的人听到,有一部分人还是第一时间直奔白塔。

    “噗呲…”

    “噗呲…”

    可其中两个人刚刚走出几米,就被侧面刚刚一起并战战斗的兄弟给放倒。

    如此一来,更是人心惶惶,全都不敢轻举妄动,一切靠近的人全都得放倒。

    “你们在干什么,快下去,快!”白塔打了药,再加上此时情绪太过激动,鼻腔内的毛细血管全都被血压撑得破裂,鼻血顺着鼻孔流出来。

    他喊得很有力度。

    可此时此刻,所有人都已经慌了,惊弓之鸟的心态,杯弓蛇影的神情,没人敢向下。

    而白塔还剩下的十几个人,已经全都退到他身前,组成铜墙铁壁。

    “我的弟弟,你还不认输么?”

    白塔无悲无喜的开口,巍然不动的身影,像极了定海神针:“拔刀,坏了规矩,让他们攻击我,还是坏了规矩,你啊,从小就仗着父亲的宠爱,从不守规矩,小时候是这样,成年了是这样,时至今日你还是这样!”

    话语如溪流,潺潺不断,却让人压抑窒息。

    “给我上,给我上,快点上!”

    白山面目陡然变得狰狞,指挥山坡上的众人。

    可这些人,非但没有向下冲,反倒是所有的动作都开始渐渐放缓,直到他把话喊完,这些人已经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了,每个人都转头看着他,眼神里写满了纠结和无奈。

    倒不是不敢冲,因为现在什么都不干,警戒周围才是最安全的。

    “看我干什么!找他,如果弄死他,每个人再

    奖励一百万,送到国外接受最先进治疗,我保证,延长你们的生命,保证!”

    白山暴跳如雷,准备了这么长时间,等待了这么多年,怎能就在今夜划上句号?

    来之前想过会失败,绝对不多,自己的胜面太大了,怎么可能败?

    “动啊,动,动起来!”

    话音落下,山谷里变得寂静无声,他独自一个人的嘶吼,好像一个跳梁小丑,再给所有人做一场滑稽的表演。

    “停手吧!”

    白塔缓缓开口,推开挡在眼前的十几人,走出人群,看向正前面山坡上剩下的近二十人,又道:“都把武器放下吧,你们赢不了,更没必要给他卖命,放下武器,我可以保证你们性命无忧!”

    “别听他放屁,快下来,快,是我救的你们!”白山哪能就这样让他一直说下去?

    白山不甘心,非常不甘心。

    白塔默默转头看了他一眼,在光亮照耀下的五官犹如混凝土浇筑,没有丁点变形:“都把武器放下,然后你们就可以转头离开了…”

    “记住,做事之前要考虑有没有胜算,你们都是死过一次的人,没必要再死一次,现在把武器放下,转身,都可以离开,没有敌人,都是朋友…”

    白山鼻血流的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咬牙道:“你们在想什么?快,快…”

    “啪嗒…”

    山坡上的一人手上一松,把匕首丢到地上。

    “你干什么,把武器捡起来,快点,快点!”

    他的话已经失效。

    倒是第一个人松开武器的动作像是瘟疫一般,紧接着就看第二个人,第三个人…第十个人,最后一个人。

    “你们…”

    白塔打断道:“人心散了,就再也找不回来了,你们走吧!”

    白山的眼球越来越大,越来越大,亲眼目睹最新来的底牌开始转身,另一个开始转身,然后都默默的向山上走去,没与自己打招呼,更没有丝毫留恋。

    随后就是一片人向山上走。

    “回来!”

    白山后者,拿着匕首向山上追,他恨!心脏要碎掉一样,这些忘恩负义的家伙居然敢把自己扔下转头离开,自己当初怎么就瞎了眼信任他们?

    白塔平静道:“把他抓住!”

    “哒哒”

    两名人员快速上前拦住白山去路。

    “滚!”

    白山挣扎着挥舞着匕首,直奔要害,但他与这些人的身手差了不是一星半点,寥寥十几秒,就被两人控制住,被抓住两条胳膊,一步步压到白塔面前。

    “嘭”

    白塔被摁的跪在地上。

    “你放我起来,放我起来,不服…咱们再打一场,再有一场输的一定是你!”

    “人生哪有那么多重来?”白塔默默反问,低头道:“弟弟,其实你如果能安生一些,未必不能留一条性命,只是让我太失望了,非常失望…”

    白山还在挣扎:“你放开我,放开我!”

    “二叔,你败了!”白云天坚定开口,说着,把手里的匕首扔到身前:“按照约定,也为了白家的大局稳定,你应该解决尚扬,给我们堵住众人嘴的理由”

    “我不服!”

    白山奋力昂起头,望着这个认识几十年的男人。

    从几十年前道现在,他从不认为这个男人比自己强什么,就连当初为什么父亲要把家主之位传给他,也是一片阴谋论之中。

    父亲喜欢的应该是自己才对。

    “白塔,你这个小人!”

    白塔没回应,倒是缓缓抬起头,看向满天繁星。

    或许此时的滋味,只有他自己才懂!

    “二叔,别让我瞧不起你!”白云天冷冷开口,他以前绝对不是这样,但现在必须得如此表现,除此之外没有其他办法。

    白山望着侄子的眼神,全身开始颤抖,不是怕的,而是不甘。

    距离北方的第一人,只有一步之遥,触手可及的位置,却因为一步算错招致满盘皆输,天上地下的落差,让任何人都没办法释怀,他亦是如此。

    “呵呵…呵呵…呵呵”

    沉默十几秒之后,突然笑出来。

    笑中带着三分悲鸣、三分悔恨、三分枉然,还剩下一分,五味杂陈。

    笑声传遍山谷,像个疯子一样。

    “唰…”

    他抬手往回收了手胳膊,控制住他的两人没有继续控制。

    白山挣脱束缚,从地上捡起匕首,手中握着匕首,手中握着匕首,怔怔发呆,猝尔,他有缓缓站起来,望着近在咫尺的白塔。

    孤寂道:“愿下辈子还能遇到你,我们再斗一场!”

    说完,转过头向远处的尚扬一步步走去。

    所有人都看过来,看着他向尚扬走。

    弄死尚扬,他在把责任扛下来,这是对内部最好的交代,也是对外部最好的解释。

    “呵呵…白叔”

    尚扬已经缓和过来一些,但还无法站起,躺在地上,看着他一步步走过来,脸上泛起苦涩的笑容:“我不是你的亲侄子了么?”

    “废物!”

    白山冷漠开口:“你这样的小人物,永远没资格跟我说话,这辈子如是,下辈子亦当如此!”

    白山确实从未看得上尚扬,一个人能力再强,也需要积怨。

    当年的炮弹炸死几百万人,有种有多少风流才子、有多少天才鬼才、又有多少人中龙凤?

    有潜力,是以后。

    看人,谈的是现在。

    “白叔,我才二十几岁,你不要动手,咱们一起跑,一定会东山再起,我有能力,你也有能力,我们真诚的联手好不好?”

    “下辈子吧!”

    任凭尚扬说的再真诚,他也不会被感动,因为非常清楚,自己也是将死之人,怜悯不值钱,尚扬…更不值钱!

    “呵呵”

    尚扬又笑了笑,一手撑着地面,要费力的站起来,刚才被白云天用石头砸的非常疼,感觉里面的内脏都被砸碎,脸上冒着虚汗道:“白叔,人这一辈子,能一步登天的机会不多,抓住了,就抓住了,没抓住,后悔也没用了…”

    “最后给你说一句话的机会!”白塔冷漠道。

    尚扬看了看他,又看看他身后的一群人,感慨道:“人呐、时也、命也!”

    他顿了顿:“出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