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市井之徒 对井当歌

第0730章 意外中的意外

    此时此刻。

    “嘭嘭嘭…”

    尚扬不知道里面发生什么,不过根据叶盛美的声音不难判断出,一定是有事情,当下来不及找船长,只能自己踹门,可踹了几脚,这门异常结实,竟然纹丝不动。

    “到底发生了什么,说句话!”

    尚扬很着急,对着门里质问。

    而房间里。

    “尚扬?”

    郑越的冲动霎时间停止,惊愕的看着门口,关于那个畜生的声音,这辈子也不可能忘记,那是第一个敢打自己的人,他怎么在这?他为什么在这?游轮的邀请名单上明明没有他,怎么可能出现?

    “嘭嘭嘭”

    阵阵砸门声把他拉回现实,来不及多想,昨天都敢揍自己,一旦让他冲进来,见到叶盛美被自己下药…不…是她主动吃的!

    但尚扬也不会信啊。

    他会不会弄死自己?

    想到这,郑越急的如热锅上蚂蚁一般,向四周寻找能出去的地方,完全忘记刚才的豪言壮语,得赶紧逃命。

    可他刚刚想动。

    叶盛美所吃下的药片已经发挥出更大效用。

    “唰”

    叶盛美牢牢抓住他,恨不得像是八爪鱼一样盘在他身上,胡言乱语道:“哥哥,快点,快点,我不行了…快!”

    郑越看着她的模样,毫无兴趣可言,在生与死的关键时刻,还是逃命要紧。

    “你他妈的在逗我?你知道尚扬来找你对不对,对不对?”

    “滚,给我滚!”

    他想奋力嘶吼,可又不敢,只能压低声音。

    找了一圈,发现只有一扇门,而门外就是尚扬,不能出去,那么只能跳窗!

    “哒…”

    他迅速往窗边跑。

    “嘭”

    刚刚跑两步,叶盛美从他身上滑下来,爬到地上,双手牢牢抱住他大腿,抬起头,眼神迷离,近乎哀求道:“快点,我们不在乎外面,不在乎尚扬,我喜欢你,我爱你…快点…”

    失去了理智却能记住人名,是好药。

    郑越被她拖的根本走不动,使劲甩了甩腿,发现还是不能甩开。

    “叶盛美,你说句话,快点!”

    门外再次传来尚扬的喊声,极其严肃,听起来不但是着急,更有些气急败坏。

    尚扬确实生气,叶盛美只是喊了一声,剩下的声音都很微弱,这种情况下只能有两种情况,一是真出事了,或许是装的,语气严肃是把第二种可能排除。

    “嘭嘭嘭”

    砸门声越来越大,门也出现颤抖的痕迹。

    郑越俨然已经崩溃,他突然间觉得很冤,药真不是自己给叶盛美吃的,是他自己抢过来就放嘴里,与自己有什么关系?

    “松开,快点松开,姑奶奶,我求求你了,我错了还不行么…别吓我!”

    “别走,别走…快…”

    叶盛美像是水蛇一般,要顺着他大腿站起来。

    郑越见状,急的要哭出来,看一眼门看一眼叶盛美:“你别闹行么?尚扬在外面,他在外面,你去找他,找他好不好?如果他进来能打死我,放我走吧…”

    叶盛美已经抓到他最后一层裤子,狠狠向下一拽,随后就有要进一步的

    趋势。

    郑越见门的震动越来越大,心脏即将从嗓子跳出来,五官纠缠道一起,惊悚道:“妈,亲奶奶,你放了我好不好,求求你了…我得走啊!”

    他本薅着裤子,见叶盛美薅着裤子不放手,也就放弃了。

    最后一层登时滑落,连带着叶盛美也重新爬到地上。

    这次郑越反应非常快,见叶盛美是抓着裤子,没抓自己,迅速跳出来,也不管自己这一身是否雅观,慌乱的走到窗口,把窗户打开,可向下一看,登时愣在原地。

    游艇的四周都是甲板、都是供游人拍照的护栏不假。

    但层与层不一样,如果每层窗外都是通道,那么有人从外面走,就能看到房间的情况,私密性不好,叶盛美这间房坐在床上向外看,没有任何遮挡的能看到大海,也就预示着,距离护栏有一定高度。

    大约三层楼!

    海风出奇的大,吹的赤身裸体骑在窗台上的郑越瑟瑟发抖。

    “咔嚓”

    门锁发出即将破败的声音。

    郑越的眼泪一串串掉落,这一刻,他终于懂了…

    自己来这里时,叶盛美以为的就是尚扬!

    她在床上的所有,都是拖延时间!

    所谓吃药,也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尚扬…

    “还他妈让我承担骂名!”

    叶盛美终于从地上爬起来,欲望萦绕在周身,直奔窗台冲过来:“越儿…来啊…”

    “咣当!”

    与此同时,房门终于被踹开。

    骑在窗台上的郑越看到尚扬,咬牙切齿道:“我,还会再回来的!”

    说完,迅速从窗台上跳下去。

    “咣当”

    砸到下面,落地的一刻全身都麻掉,可还记的逃命要紧…

    尚扬三人冲进来还愣在门口,他们万万没想到进门的第一眼看到的是,郑越赤身裸体跳窗台,而看叶盛美的样子,身上穿的还算完整…

    “怎么…”

    尚扬刚想问怎么回事。

    “唰”

    叶盛美猛然回过头,全身都是红色,尤其是脸上,渗血一般的红,眼里更是闪过一道道精光,动作无比迅速,直奔尚扬冲过来。

    尚扬被吓的头皮都麻掉,但是没动,叶盛美不可能对自己做出什么事。

    又问道:“到底…”

    “嘭!”

    还没等说完,叶盛美直接扑上来,嘴巴准确堵到尚扬嘴唇,双手牢牢抱住。

    尚扬全身绷紧,目瞪口呆。

    而丁小年和李龙相互对视一眼,缓缓后退,并且把门关上。

    一个小时后。

    “我不需要你负责!”

    刚刚沉寂几分钟的房间内再度响起声音。

    叶盛美靠在靠上,身上盖着被子,白色的被子与她裸露在外的皮肤形成天然美感,宛若一副活色生香的油画。

    她说的淡定且认真:“今天的事情是意外中的意外,郑越是郑海明的儿子,你能得罪的起,我得罪不起,他来敲门我没有拒绝理由,进门之后的事情你应该都知道,也是有药物因素”

    尚扬也靠在床头。

    同样平静道:“不也不会负责…准确的说,你主动我被动,如果法律有

    明文规定,我想起诉你!”

    “唰”

    叶盛美猛然转过头,一双眼睛恶毒的盯着尚扬,沉默半晌,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真不要脸!”

    她说完,站起来拿起床头柜上的浴巾,围在身上,从尚扬散落在地上的衣物里找出烟,给自己点了一支,走到窗边,海风瞬间吹的她长发飘飘。

    尚扬偷偷看了眼,又道:“我是帮忙的,是解毒的,你应该感谢我,不能骂人!”

    事实上。

    尚扬确实不知道什么情况,等反应过来时房门已经关闭,想出去,可丁小年那个畜生在外面拽着,根本不让他出去。

    即使千万般不情愿,也不能学郑越从窗口跳下去,得不偿失。

    “呵呵…”

    叶盛美冷笑一声,头也不回道:“你是不是还要说,你妈妈从小教育你要乐于助人?看见别人有困难要提供帮助?”

    尚扬不否认的点点头:“确实”

    “有这样乐于助人的嘛?你一个大男人控制不住女人?尚扬,你千万不要说力气不够大,你是干什么出身大家都知道,如果你没有一点龌龊想法,大可以把我关在卫生间里,只要把门反锁,什么事都不会发生”

    尚扬被说的一愣。

    仔细想了想,好像是这个道理。

    可又想到,在那种情况下,把她关进卫生间也太不像话。

    “还是那句话,我不用你负责,一会儿你和他们俩说,都把嘴闭严,不要穿出去,我叶盛美没办法承受骂名,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听她一副认真的语气。

    尚扬也很赞同。

    这种事还是不传出为好…

    “就按你说的做,当成什么事都没发生,以后还是朋友!”

    叶盛美闻言狠狠咬了咬烟头,本想骂他穿上裤子就不认人,可自己那么说就落了下乘,太直白,所以转移话题道:“郑越之所以找我,是为了报复你,也得到了郑海明的默许!”

    尚扬沉默了,没说话。

    叶盛美得不到回应也不在意,她相信尚扬能听出来,自己是因为他才经历这场磨难,至于亏不愧疚,就看他怎么想了。

    又道:“如果不出意外,郑海明也在船上!”

    听到这,尚扬目光陡然变得尖锐。

    郑越再如何作恶,终归不解决实际问题,郑海明就不同了,找到是一直以来的目的。

    问道:“能找到位置么?”

    “找不到!”

    叶盛美回应的很直接:“不过这条船上有很多娱乐项目,郑海明比较喜欢摔角,船上的负一层恰好有,你可以去那里找他!”

    只要是能在找到郑海明的机会,不能放过。

    他顺手把被子掀开,准备穿上衣服去负一层。

    可刚刚掀开,他停住了,因为清晰记得刚刚自己的衣服,都被叶盛美给撕开,没办法穿…

    叶盛美等了半天不见声音,转过头,也看到地上的风卷残云,妩媚又笑道:“要不然你穿我的蕾丝花边,我都穿给你看了,你也要给我看嘛…”

    ps:感谢:chouchou1238感谢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