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从士兵突击开始的特种兵 帘秋霁

第251章 特事特办

    感觉刚刚进入梦乡,起床号就瞬间吹响。

    看到宗平川和温厚两人也不约而同用冷水在头上冲,萧辰打招呼道:

    “怎么,中午也没睡好?”

    温厚还好,他以前在功勋连队,还见过几次军区首长。宗平川可就不一样了,在他来到三连干工作的这几年,这应该是他离那么大的首长最近的一次。

    跟总部首长坐在一个桌上吃饭,还被表扬了。

    就算是现在立马脱军装走人,宗平川都觉得不负自己在部队的这些年。

    一句话,值了。

    “哪能睡好,一闭上眼睛,脑子里就是首长夸我的那个场面。唉,要是那些记者们能把这一段录下来,我求也要求回来一份。将来回家给家里人看,那该多自豪。”

    被萧辰问了这么一句,宗平川忽然感觉自己已经困意全无。又撩起盆里的冷水往脸上抹了几把,拿起毛巾仔细擦拭着水渍。

    看他这个兴奋的样子,萧辰咧嘴大笑:

    “指导员,我看你现在走路都带着风。”

    “我还下着雪呢,行了,赶紧收拾收拾,首长们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来了,咱们得拿出跟早上一样的精神来。我说,老萧,下午你什么安排?”

    早上被首长搞了个措不及防,下午宗平川觉得一定要问清楚萧辰的计划,早点跟战士们通知下去,也省得到时候忙里出错。

    看着宗平川急切的样子,萧辰收起自己的洗漱用品,轻轻摇头:

    “没计划,估计就是列队合唱,再来个行进间合唱。首长想看的东西,早上我们已经做完了。估计下午就是录几段正式的视频,再跟你们两位连首长采访几句,最后首长讲评,结束。”

    温厚点头表示赞同萧辰的意见。

    “早上可是把我吓了一跳。前几天军区明明通知按照上级首长的指示走,完全没想到首长会让咱们自己安排。”

    “这要是我,还真有可能就让连队干站在那里唱首歌就请首长指示。你让我们真枪实弹拉出来演练的时候,我心都差点跳到嗓子眼里。首长面前动实弹,估计咱们师都只有你老萧干得出来。”

    说这几句话的时候,三个人已经走进连长办公室关上门来。

    “你就不怕验收还没开始,你这代理指挥员的帽子先被首长们撸了?”

    温厚是真的后怕,虽然条令条例里头好像并没有这样的硬性要求,但总部首长下来,萧辰居然还跟没事人一样这么玩,在有心人眼里这跟没上下级观念有什么分别?

    萧辰闻言愣了一下,随即笑着摇头:

    “没办法,习惯了。”

    无论是老A还是狼牙,除了新人选拔之外,自己的地盘上基本不用空包弹。无论何时,他们的子弹袋里永远都有一个装了子弹的弹夹,为的就是出现敌情时第一时间投入战斗。

    所以当时萧辰的脑子里根本就没有温厚谈及的问题,他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让三连的表现贴近实战。

    至于温厚说的那些弯弯绕绕,萧辰现在回想起来确实有点后怕,也许下一次出现同样的问题,他会让这个装配实弹的过程没有那么生硬,会考虑到请求上级指示。

    但现在训练都结束了,他也没什么好后悔的。

    上面怎么评价,也都是评价他,三连不会因此有任何问题。

    最坏的结果,也是他接受处分,而三连接受表扬,仅此而已。

    至于处分,萧辰想了想,随即洒脱地笑了。

    相比自己挨处分,三连如果能够就此完成升华,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闲聊了几句三人就走下楼,看着时间差不多吹响了集合哨。

    萧辰的预料没有错,果然下午总部首长没有再让他自由发挥,而是按照已经制定的计划录制了资料。当这一切流程走完后,对三连今天的表现,首长给予了高度评价。

    “今天我来,是来验收的,也是来授奖的。”

    “本来这事应该归你们军区管,但这次验收从前往后都充满了一个特字。特事特办,所以到了我这里,自然也会有一些特别的东西。”

    “相比很多功勋连队,T师师属侦察营三连历史并不长。但是我今天亲眼看到,你们的战斗精神和战斗力,并不比那些功勋连队差到哪里去,甚至在管理和训练上,还走到了他们前头。”

    “我通过你们师的档案也了解过了,这个变化,是从两年前开始的。”

    “三十公里雪地急行军,好的很。”

    “废话不多说,现在由我宣布授奖命令……”

    黎明的小县城,武装部里一片闲散。新兵刚刚送走,老兵还没复员,征兵宣传的命令还没下达,这估计是他们一年到头唯一能够稍微清闲的日子。

    一辆军车卷起狂风,吹散了漫洒在混凝土路上的雪屑,匆匆驶进武装部,车辆停靠在大院里后,陈光林兴冲冲地从车上走下来,在一名楼道里正在收拾东西的小伙子热情的招呼下走进武装部大楼。

    五年了,当初的三层小楼还是三层,但里里外外经过一番装修,比原先干净亮堂了不少。

    陈光林的到来让很多人都非常惊讶,尤其是现任的武装部长,看到陈光林推门而入,错愕的同时讶异地起身招呼:

    “陈部长,您怎么有空下来了?”

    没错,依旧是部长,但陈光林在这五年里小升一级,从县人武部调往市人武部,还当部长。

    而此时这位副师级军官正乐呵呵地从公文包了掏出一个牛皮纸档案袋,放在茶几上后伸出右手食指往袋子上敲了敲:

    “来给你送礼来了。”

    送礼?

    从来只见过下级给上级送礼,还没见过倒过来的。更何况他们这种单位,根本就不兴这个。

    看着故作神秘的陈光林,这位少校摇摇头:“陈部长,您老就别卖关子了。算了,我直接看文件,估摸着又是上边对明年工作的指导,这可得好好研究一下。”

    说话间就从陈光林手指下抽出档案袋打开,只是那么一看,这位上校就愣住了。

    “立功受奖通知书?没想到快年底了还有一个。陈部长,您亲自送过来的东西,想必级别不低吧?”

    陈光林顿时挑挑眉头,将冒着热气的茶水喝了一口,很是得意地笑了起来:

    “你看看就知道了。”

    今年县里一共有十九人立功受奖,其中一个二等功,七个三等功,还有十一人是嘉奖。这些人的喜报都是差不多一个月之内相继寄来的,县里还专门搞了一场颁奖仪式。

    可是这个单独寄来的,怎么搞?

    带着些许疑惑,上校抽出通知书。

    什么?

    上校眨了眨眼睛,生怕自己看错了。但当他再次定睛一看的时候,上边的文字确认无疑。一时间他不知道是该说点什么,但不可否认,这份通知书确实值得陈光林亲自走一趟。

    “这个萧辰,当初还是我亲自经办的。同一年的兵,同一支部队的兵,这些年那个伍六一你知道的,几乎年年最少一个三等功,前年因为连续多年立功受奖的表现,才给了二等。”

    “那个许三多也不差,以前没关注过,忽然一下子就弄出了个二等功,立功的原因居然说是战斗英勇顽强。”

    “还有跟他同村的这个成才,今年也得了三等功。”

    “同期兵一个接着一个都有这么优秀的表现,我还一直纳闷了,这个小伙子不应该默默无闻才对啊。没想到还真是三年不飞,一飞冲天,三年不鸣,一鸣惊人啊。”

    许三多?上校有印象,如果他记得没错,许三多应该是五年前参军入伍的,前两年他刚接任的时候还协助他处理过家事。可是作为同期兵,这个萧辰居然都是上尉了。

    心里带着感慨,上校拍着大腿赞叹:

    “陈部长,看来您也少不了被军分区甚至省军区表扬啊。五年,我滴个乖乖,他就上尉了,现在还是以这个原因立功受奖,这小伙子未来不可限量啊。”

    陈光林笑着点点头:

    “那是,当年他考上国防科大还是我给他家里送的喜报。没想到这么快就有资格带兵,还是连队主官,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

    陈光林一个劲地说着后生可畏,但他脸上的得意并没有减少半分。

    “这是个大好事,我认为需要跟县里协调一下,尽量再专门给他办一场嘉奖会。”

    “没错,这些年出去的基本上留在部队的都转士官了,就这一根独苗当了军官。如今他能立二等功,对咱们的宣传工作也是非常有利的。”

    陈光林点点头,对上校的话非常赞同。

    乖乖,以前立功受奖的大部分都是做好人好事,又或者就是训练突出比武获奖,就许三多那个战斗英勇都足够陈光林思考很长时间了。如今萧辰居然来了个符合第三节第十七条立功受奖的条件,还荣获二等功,这是的有多大贡献才能有这样的功劳。

    可以肯定,萧辰的未来因为这一纸表彰,将会无限光明。

    “萧辰这个,嘉奖的时候记得通知我,我也过来看看。萧有名这老朋友也好些年没坐在一起喝过酒了,今年遇上这么大的喜事,怎么着也得去他家好好坐坐。”

    如此说着,上校拿起电话,向县里进行详细的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