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从士兵突击开始的特种兵 帘秋霁

第252章 小伙子,好好干

    师部礼堂,在师侦营所有人面前,总部首长宣读了立功受奖命令。

    当关于萧辰的表彰决定宣读之后,当着惊愕的四百多人,总部首长解释着这么评定的理由。

    “如果按照你们集团军党委的意思,萧辰同志获得一个三等功的表彰已经足够了。”

    “但就事论事,我们认为,萧辰同志不仅理论水平突出,而且在新时期的军队基层建设中将理论应用到实际当中,为了我们的理论实践提供了非常成功的范例。”

    “总部之所以不同意将这首军歌成为你们的连歌,就是因为它的价值和影响不应该只局限于一支连队。”

    “所以插手你们的立功受奖评定,是我们综合考量之后的决定。我希望,今天与会的你们,能够以萧辰同志为榜样,在接下来的工作中,勇于创新,敢于争先。我们的军队,需要这样有能力有魄力的人来建设。”

    说完这些话以后,首长亲自为萧辰戴上了功勋章。

    当着一群中高级军官的面,总部首长拍拍萧辰的肩膀:

    “总部之所以慎重考量之后只给你二等功,不是因为你做的不够好,而是因为你还年轻。过早地将这么大的荣誉压在你肩上,我们怕耽误了你这样一个好苗子。”

    “小伙子,即使你现在的岗位更容易立功受奖,但我也要提醒你,不要忘记在任何时候都发挥你的长处。我很期待,还能够看到你。”

    说完这些,这位首长便示意会议可以结束了。

    散会后的萧辰直接在首长们离开后走出礼堂。

    而三连官兵,此时却被那些人瓜分,以刚刚获得三等功的宗平川和温厚两人为首轮流接受记者采访。

    萧辰的身份特殊,想必这些人早就有所了解,所以也没有人来纠缠他。

    高城正在礼堂外的台阶上等他,看到萧辰出来,招招手,双手又插进兜里,转身看着远方不是黄土就是荒草的风景。

    “什么时候滚蛋?”

    听着萧辰的脚步走到自己近前,高城装作非常随意地问道。

    萧辰摇摇头,舍不得就舍不得吧,还非要一副洒脱的样子。不过这样才是他熟悉的高城,在熟悉的人面前,永远是那副傲娇的模样。

    “还没跟那边联系,估计还是半夜就走。”

    “不呆一晚上,好好跟老战友们叙叙旧情?”

    高城掏出烟,想要给萧辰一根,想了一下又将烟装回去:“忘了,狼牙跟死老A一样,都是禁烟单位。”

    虽然没跟萧辰递烟,自己却点上一根,一口一口慢慢抽着,等待萧辰的回答。

    同样看着远方的风景,萧辰忽然发现,那里似乎是702团的方向。萧辰知道,高城看的不是702团,而是昨天六个人都刻意回避的地方七连。

    他们都是七连一起战斗出来的感情,在这时候,高城不再是副营长,也不是老连长,只是一位兄长。

    “不了,呆的时间越长,也舍不得走。这种感觉太难受了。”

    “行吧,我现在是说不动你了。小兔崽子翅膀长硬了,会自己飞了。下个月营长就要走了。想当初我把你要过来,本以为你能帮我带出一个钢七连来。没想到啊。”

    没想到,没有另一个钢七连,只有一个三连。

    没想到,萧辰来了,却忽然又走了。

    高城不知道自己该高兴还是该伤感,所以他只顾着抽烟。

    萧辰笑着:“那可就提前祝贺您高升了,不过副营长同志,兔子不长翅膀,飞不起来。”

    “你小子还在这等着呢,踢不死你。”

    高城没好气地转身,后撤一步抬脚踢在萧辰屁股上,随即无奈地摇摇头:

    “算了算了,你都是狼崽子了,估计踢一脚跟挠痒痒也差不多。晚饭来营部跟我们一起吃,吃完饭跟我去营部候着,等你们那边来接你。三连,你不想去就别去了。”

    高城摇摇头,也不知道再说点什么,到底还是没有说任何东西,将抽完的烟蒂摁在垃圾桶里头拧了拧,随即转身往营部方向走去。

    萧辰笑了笑,快步跟了上去。

    距离师部上千里远的地方,夏玉芳在炊烟里忙乎了好长一阵子,开始叫站在大门外跟几个大老爷们闲聊的萧有名回来吃饭。

    摆满了萧辰从小到大所有书籍的书柜上放着的座机忽然响了起来,夏玉芳看了看日历,发现不是周末后,从容地在围裙上擦了擦手,看着陌生的电话号码,将电话接起来。

    “哎,你找谁?”

    没有hello也没有你好,农家就是这么随意地招呼着,但一口普通话却让夏玉芳下意识地愣了一下,随即冲电话了笑眯眯地说道:

    “哦,你先等一下,我家那口子就进来了,我让他接电话。”

    所谓的让,其实就是催。萧有名稍稍慢走了两步,夏玉芳便已经扯开嗓子让他快点:

    “是武装部的那个陈部长,说有喜事,你快来听听。”

    夏玉芳同样迫切地希望知道到底是什么喜事,但她更怕自己跟陈部长不熟,万一听岔了不好意思再问一遍。自己这口子虽然只是个砖瓦匠,但到底跟她吹嘘了很多次,说他跟这位陈部长喝过酒。

    想来萧有名不会像自己这么紧张吧。

    一听是陈部长的电话,萧有名根本不用再被催,三步并作两步走进屋里来,被冷风吹得有些通红的脸上喜笑颜开,接起电话首先跟陈光林问好:

    “陈老哥啊,你好你好,怎么忽然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

    “萧老弟啊,今天可是有个大喜事要跟你说。你家萧辰在部队立功受奖,今天我刚把通知书送到县里,估计改天县里就有人去找你颁奖了。到时候咱们老兄弟喝两口?”

    萧有名眨巴了一下眼睛。

    立功受奖是个啥意思,他清楚的很。

    自从自己儿子进部队,每年县里跟部队有关的事情他都一清二楚。

    现在他已经是四十过半的人了,早就没有了当初那种显摆的心思。打听这些,就是想要对部队多了解一些,也好从侧面了解自己的娃儿在部队里到底过的怎么样。

    那年县里送喜报过来,说萧辰考上了军校,将来会当军官,萧有名就开心了好一阵子。

    毕竟按照那些当兵回来的说,军官要比士兵待遇好。

    只是除了那次之外,年年都有立功受奖的喜报,但从来都是别人家的。就连那个前年藏炸药把家给炸了的下榕树的许百顺的那个看着木了吧唧的儿子都得了个二等功,可萧辰从来没有立过功。

    不过听人家说立功都是拿命拼来的,萧有名原来有的一点小失落也彻底没了。

    不立功就不立功吧,能平平安安的就好。

    但现在陈部长居然说萧辰立功受奖了。

    “老哥,说实话,我家娃儿,他不会有什么事情吧?”

    陈部长被萧有名的话给问愣了,萧辰能有什么事情?有也是好事,可是听萧有名这口吻,好像在担心?

    “萧老弟,萧辰能有什么事情。”

    待陈光林反应过来,顿时失笑:“这个你别担心,他立的这个二等功对他的前途大有好处。你要是担心啊,就亲自给他打个电话。”

    对陈光林的话萧有名还是很信服的,没有担心的事情发生,萧有名自然开心了起来。

    “那感情好,等老哥你来,咱热炕头上一坐,正好有瓶我家小子打金陵那边捎来的酒,咱们一起给他喝了。”

    萧有名从来不让萧辰给家里寄钱,所以萧辰如果有机会,也会找人给他捎一些东西回来。虽然萧有名也不清楚萧辰为什么会送南方的东西,但他并不敢问。

    跟一些家里孩子当兵的家长不同,萧有名从来不会打听儿子在部队里的事情。

    他觉得任何询问都可能让自己的儿子为难。

    这个理由,源自于当初陈光林告诉他的保密条例。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想想那份立功受奖通知书上签署命令的单位,陈光林忽然发现,萧辰身上可能还有更大的秘密。

    军官不可能轻易离开自己的部队,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萧辰跨军区调动了。以萧辰的背景,想要做到这样,那肯定有什么特别的情况。

    一边跟萧有名攀谈着,一边考虑着这个问题。当电话挂断后,陈光林忍不住好奇,打通了自己老战友的电话。

    “你说什么?总部首长亲自给他授奖的?现在已经调到东南军区去了,还不让打听?”

    “行行行,我不让你为难了。”

    挂断电话的陈光林忍不住掏出一根烟,他实在需要压一压自己内心的震动。真的,不让问的单位是什么地方,那估计是能留在部队一辈子的单位。

    想到这里,陈光林忍不住笑了起来。

    自己当年看到这个小伙子的时候就觉得他非同凡响,现在看来果不其然。

    按照这个方向判断,可能过去几年萧辰之所以悄无声息,很有可能是他所在的单位情况特殊,存在内部授奖的情况。

    这下子,所有的异样都能说得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