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真没想重生啊 柳岸花又明

27、老子现在是班长

    其实安排胡林语当上团支书一点也不难,一个班级总是要有班长和团支书的,胡林语虽然在竞争班长时输给了陈汉升,但也证明了她拥有一定的同学基础。

    所以陈汉升向郭中云提出让胡林语当团支书,老郭百分百会答应的,甚至都不需要开班会选举。

    就在两个“权谋家”进行交易的时候,沈幼楚不敢再让陈汉升喂食,自己动手“听话”的吃掉几个大虾,然后惴惴不安的放下筷子:“我,我吃饱了。”

    陈汉升“嗯”了一声,他要慢慢引导沈幼楚摄入肉食,增强身体素质,不过暂时只能从鱼虾入手,其他荤腥太过油腻,沈幼楚的肠胃未必受得了。

    本来胡林语准备大宰一顿陈汉升,没想到给他忽悠的一点胃口没有,而且最终还是没抵住选调生的诱惑,答应的同时还认真警告:”陈汉升,你可不要骗我。“

    “怎么可能,我对你一直是真心的。”

    陈汉升笑嘻嘻回道。

    和这种不要脸的流氓打交道,胡林语忍不住败退,拉着沈幼楚飞快的离开,徒留一桌丰盛的饭菜。

    陈汉升不会把自己局限在班长的职务上,这只是一个台阶,最后还是要留给最合适的人。

    当然胡林语其实也不算亏,她和陈汉升接触过程中,如果能学到半分所谓的“流氓”精神,以后也不会在体制内处处碰壁。

    陈汉升今晚心情不错,他去食堂买了两瓶啤酒,悠哉悠哉的把桌上的肉食解决光,走出食堂已经晚上8点。

    财院的夏日夜晚还是很热闹的,许多穿着热裤露长腿的师姐们走在校园里,经过校园人工湖的时候,他发现树丛又有几对影影绰绰的身影,突然起了捉弄的心思,吐掉牙签猛地喊道:”督察处老师来了,快跑啊。”

    “唰,唰,唰”

    假山里、湖边上、草丛中猛地站起好多情侣,有的还在慌忙的提裤子。

    看到他们狼狈的样子,陈汉升“哈哈”大笑一声,不顾背后的咒骂,大步走在温柔的月光下。

    ······

    回到宿舍,陈汉升发现不少男生都聚在这里,有几个人还在争吵。

    其中以郭少强和朱成龙闹得最凶,郭少强看到陈汉升回来了,连忙把他拉过来说道:“老四,你给我们评评理,朱成龙这傻子非说白咏姗比商妍妍分数高,但是从身材、气质、打扮综合评定之下,商妍妍还是以0.73分的优势胜出。”

    朱成龙也不相让,喷着口水说道:“商妍妍的确漂亮,但白咏姗是走可爱路线的,这一点绝对可以加分。”

    “加你妈啊,老子这套评分系统是有科学依据的,不能随意更改。”

    “操,什么叫科学依据,就是你自己胡乱编造的而已。”

    两人吵得面红脖子粗,双方各有支持者,还硬要陈汉升给个公正的判决。

    “可爱和漂亮,在性感面前一文不值。”

    陈汉升说完笑嘻嘻的推开他们,端着水盆走向浴室。

    大学生思维总是很活跃,陈汉升洗完澡回来,他们已经放弃争论哪个女生分数最高,聚在一起认真的打拖拉机了。

    第二天一早又是无聊的军训,这种日复一日的生活终于在一周后结束了,新生军训在20公里徒步行走后正式毕业,这也标志着真正的大学生涯即将拉开。

    陈汉升也没有食言,果真把胡林语顶上了团支书的位置。

    胡林语本来觉得应该感谢几句,但是又觉得始终是自己比较吃亏,干脆默默负责起班级的日常事务。

    苏东省各个大学的军训时间几乎差不多,财院这边结束后,东大、理工大学、航空航天学院等院校也基本结束。

    这中间留有两天的假期,大家一般都会寻找以前的高中同学,说说军训的感想,吐槽下奇葩室友,分享新的生活体验。

    港城的这帮学生也是一样,王梓博和高嘉良还有其他几个仙宁大学城的同学相约来到义乌商品中心,负责接待的是陈汉升和萧容鱼等人。

    流程还是老一套,聊天、吃饭、逛学校。

    王梓博见到好朋友心里很高兴,也不顾陈汉升嫌弃的表情,强行要了个爱的抱抱,更高兴的是大家经过军训后都黑了一点,就连小鲫鱼女神的皮肤也泛着小麦色光芒。

    不过在财经学院草地上闲坐的时候,王梓博情绪突然很低落,

    陈汉升吓一跳,问道:“你哭丧个脸做什么,莫名其妙的。”

    王梓博憋了半天说道:“小陈你是饱汉子不是饿汉子饥,我们班62个学生,只有2个女生,进了大学就好像进了和尚庙一样,早知道我也考财院了。”

    “那两个女生质量怎么样?”陈汉升问道。

    王梓博想了想,然后一脸纠结的看着陈汉升。

    陈汉升瞬间明白了,拍了拍肩膀以示鼓励。

    高嘉良始终没忘记在萧容鱼面前表现,这时找到机会,又装圣人的说道:“梓博你可不要这么说,我们进大学是学习的,不应该考虑这些东西。”

    这小子的航空航天学院设有空姐专业,那些小妞一个个贼漂亮,高嘉良眼福是不缺的。

    王梓博撇撇嘴,不想搭理高嘉良。

    没想到高嘉良还来劲了,打压了王梓博,又批评陈汉升:“汉升能不能坐好一点,你把脚翘起来,有没有考虑到容鱼就在这里。”

    陈汉升一般都是怎么舒服怎么坐,他习惯性的把脚放在石头上,没想到又给了高嘉良口实。

    萧容鱼正在考虑“要不要暂时尝试接受陈汉升”,所以她倒觉得没什么。

    没想到陈汉升斜睨一眼高嘉良,“吧嗒,吧嗒”两声,不仅没有把脚收回去,居然把鞋子都脱了,大脚趾一伸一缩的挑衅。

    王梓博看的心头暗爽,自己什么时候能像小陈这样做事毫无顾忌就好了。

    “真是流氓。”

    高嘉良没办法,只能腹诽一句。

    萧容鱼想笑又觉得不合适,打圆场说道:“大家好不容易聚到一起,不如谈谈各自的收获吧。”

    高嘉良眼前一亮,陈汉升这种性格肯定很不受同学喜欢,能够有什么收获,他赶紧提议道:“我们来到财院,干脆就让地主先说,汉升你抛砖引玉。”

    陈汉升正在点烟,听到这句话,悠闲的吐出个烟圈。

    “老子现在是班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