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真没想重生啊 柳岸花又明

49、有酒没故事

    前面放着电影,陈汉升却沉浸在自己渣男生涯的回忆里,不过沈幼楚手上的动作又把他重新带回现实。

    她正在想办法挣脱陈汉升的束缚。

    要是别人发现身边女伴这么勉强,估计早就不好意思继续抓着了,陈汉升不管那一套,追到手里才是成功的,睡到床上才是自己的。

    “不许动,安心看电影!”

    陈汉升唬着脸,低声训斥。

    沈幼楚被凶的很委屈,她也不知道应不应该喊非礼,可陈汉升为了申请贫困生助学金都没去上课,正如胡林语所说,陈汉升对自己还是有良心的。

    “那你能不能松开一点。”

    沈幼楚眼里含着泪花,小声的请求道。

    陈汉升这时才反应过来,刚才为了防止沈幼楚挣扎,可能捏疼痛了她。

    他松开了一些,不过还是防备着沈幼楚突然不让牵。

    其实沈幼楚根本心思没那么多花花肠子,只是在黑暗中看了一眼陈汉升,知道挣脱不了就默默看电影了。

    电影票3块钱,对沈幼楚来说相当于一天半的生活费了。

    沈幼楚从来没有看过电影,家里唯一的电视机还是村里人淘汰下来送给婆婆的,她对这种大荧幕电影有些好奇,再加上《狮子王》这部电影的确是老少皆宜,既有娱乐元素也有鼓励心灵的鸡汤,所以不知不觉就入迷了。

    当辛巴遇到危险时,她全身很紧张的绷直;

    当辛巴化险为夷时,她眼里明显有着喜悦。

    电影院里的灯光很暗,只有微弱的灯光反射在沈幼楚脸上,显现出一张幽静生动的侧脸,长长的睫毛,挺直的鼻梁,红润丰泽的嘴唇。

    陈汉升其实挺想笑的,如果不是牵到了沈幼楚手腕,哪里会想到她的手腕居然圆乎乎的有些可爱。

    “要是让于跃平知道了,沈幼楚这贫困生助学金申请还真是够呛。”

    陈汉升心里哂笑一声。

    很难想象少沾荤腥的沈幼楚有这样身材,不过从生理学角度来说,沈幼楚这样的女人应该属于天生就有风韵。

    简单的用一句话概括,天赋比较好,环境差点也没关系。

    尤其随着年岁越长,这种体质上的先天优势将越来越明显。

    这时,沈幼楚大概也察觉到陈汉升一直在盯着自己,两人对视了一下,沈幼楚眼神里有些迷茫、戒备、委屈和疑惑。

    她从没考虑过爱情这玩意,但陈汉升就这么突兀闯入她安静的生活里,甚至还不打算离开,沈幼楚不晓得如何处理。

    陈汉升温柔的笑笑,示意她继续看电影。

    两个多小时的电影很快就结束了,当大学生活动中心灯光亮起来的时候,沈幼楚也准备跟着人群离开,陈汉升拍了拍她的手背:“再等等,一会我们去湖边散散步。”

    沈幼楚现在是不敢挣扎的,因为电影院里说不定就能碰到同学。

    财院也有人工湖,不过很小,就像镜面一样镶在大地上,倒映着月光的清华,偶尔有一两只红鱼露头呼吸空气,漾起一圈圈涟漪,慢悠悠的扩散至岸边。

    夜风乍起,陈汉升和沈幼楚就在鹅卵石铺成的小道上散步,脚边就是湖水,偶尔也有情侣从对面走过来,双方都侧着身子让行。

    “电影好看吗?”

    陈汉升突然问道。

    “嗯。”

    沈幼楚轻轻应答。

    “下次还带你看,好不好?”

    陈汉升继续问道。

    沈幼楚不吱声。

    “怎么,不愿意?”

    陈汉升突然转过身子。

    沈幼楚慌忙低下头,月光打在她的额头上,有一种磁质的光泽。

    陈汉升没忍住,凑过去“叭”的亲了一下。

    “你,你干嘛?”

    沈幼楚突然抬起头,她被陈汉升这一吻吓的不轻,跟不上老流氓的思维。

    “对不起,我没忍住······哎呀我操!”

    陈汉升刚想找点理由解释,但是沈幼楚的反应要比想象中激烈,她一把推开陈汉升就向宿舍跑去。

    陈汉升没站稳,一个踉跄居然跌进了人工湖里。

    “哗啦”一声,溅起了巨大水花,惊得周围亲热的情侣纷纷站起来观望。

    好在人工湖不深,只有1米左右的样子,陈汉升生命是没有危险的,只是浑身上下都湿透了。

    有些看热闹还在岸边取笑:“兄弟,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身啊。”

    陈汉升摸了下脸上的水珠,混不吝反驳道:“放屁,老子这是沐浴爱河。”

    沈幼楚这小妮子也没想到居然把陈汉升推下水,赶紧跑回来查看情况,听到陈汉升中气十足的和别人吵嘴,心里稍微舒一口气。

    “你,你没事吧?”

    沈幼楚半蹲在岸边,小心翼翼的问道。

    “你觉得我有没有事?”

    陈汉升翻翻白眼,然后伸出手看着沈幼楚。

    沈幼楚没反应过来,桃花眼眨巴眨巴,无动于衷的呆呆看着陈汉升。

    “拉我啊,笨死了。”

    陈汉升瞪着眼说道。

    “噢,噢,噢,你莫凶我呀。”

    沈幼楚今晚的经历也是异常的丰富,看电影、牵手、被吻、推人下河,她心里慌慌的,给这一吼声吓的哭腔都出来了。

    陈汉升上岸后,湿透了的衣裤紧紧贴在身上,头发丝儿都在滴水,沈幼楚手足无措的站在旁边。

    这种情况陈汉升也没办法再耍流氓了,只能不耐烦的说道:“回去了回去了,就是亲你一下,这么大反应干嘛!”

    说完他就摇摇头走回宿舍,鞋子像湿透的海绵,踩在上面“咯吱,咯吱”作响,拖着一路湿哒哒的水迹,非常狼狈。

    沈幼楚在背后默默看着,突然忍不住笑了一下,云开雾散,灿若星辰。

    可惜的是,陈汉升没看到。

    陈汉升回宿舍后,几个室友看到他这样的遭遇,一个个都过来问原因,陈汉升当然不会讲实话,直说自己是不小心掉河里了。

    郭少强撇撇嘴:“我们还以为你有故事呢。”

    “什么意思?”陈汉升问道。

    杨世超解释道:“回来的越晚,说明和女伴越有故事,你看老六这混蛋到现在都没回来,说不定和商妍妍好事都成了。”

    老杨话里一股子酸味,他也喜欢商妍妍,奈何金洋明出手更果断。

    陈汉升一想还挺有道理,洗完澡后他喊人过来打牌,不过奇怪的是,左等右等也看不见金洋明的身影。

    “这小子,不会开房去了吧?”

    郭少强嘀咕一声。

    杨世超一听牌都不想打了,一想到金洋明抱着商妍妍亲嘴的场景,他心就痛的厉害。

    “按理说应该不会啊,难道我想岔了?”

    陈汉升心里说着,但是没讲出来。

    将近12点的时候,602几个人又在开茶话会讨论班级女生,金洋明终于醉醺醺的回来了。

    “老六,快给大家说说你的故事。”郭少强兴奋的说道。

    “故事?”

    金洋明吐着酒气,冷笑一声:“我看是事故吧。”

    602的几个人面面相觑,陈汉升从床上爬下来认真问道:“老六,怎么回事?”

    金洋明再也忍不住,抱住陈汉升大声哭起来:“陈哥,我被女人耍了啊,商妍妍把票送人了,老子和宿管站阿姨看了一晚上电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