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真没想重生啊 柳岸花又明

108、生活系无赖

    第二天睁眼已经11点了,陈兆军和梁美娟都不在家,客厅空荡荡的非常安静。

    陈汉升怀着一丝希望去厨房看了看,嚯,锅比脸还干净,老娘还是一如既往的干脆。

    他拿起手机给萧容鱼发信息:我去把手串送给你吧。

    萧容鱼很快回道:“可以啊,不过你过来得11点多,中午留家里吃午饭吧,我爸也在。”

    陈汉升心想我这个点过去摆明要蹭饭的嘛,还用特意讲出来。

    两家相距并不远,走路就二十多分钟,陈汉升什么礼物都没带,以同学关系拜访暂时不需要。

    春节即将来临,街上一片喜庆,贴春联的,卖福字的摊位挤在道路两侧,小车慢吞吞的在人群里挤着,偶尔按一下喇叭立刻引起周围人的不满。

    港城这么小,有些手上拎着菜的大爷大妈还能认出司机是谁,嘀咕着要去他家里告状,司机只能老老实实的认怂。

    阳光是典型的冬日阳光,驱不走寒冷但晒在身上心情很舒畅,陈汉升笑眯眯的走在路上,这些浓郁的生活片段很有味道。

    萧容鱼家是港城最好的几个小区之一,对面是公园和人工湖,小区里还有超市和幼儿园。

    按响门铃后,萧宏伟走过来开门:“汉升来了啊。”

    “萧叔,吕姨新年好啊。”陈汉升笑着说道。

    吕玉清也点点头:“汉升好久没来家里,前一阵子我们还和你父母吃饭的。”

    吕玉清在机关里待久了,再加上家庭条件优渥,长期以来养成一种清冷的气质,明明客气的打招呼,不过表现出来就是有一种疏离感。

    这种感觉在机关女干部身上经常出现,通俗的讲,就是不怎么接地气,可能唯一能让她生活化的只有小鱼儿这些至亲之人了。

    陈汉升在门口找了半天拖鞋都没有,萧容鱼在客厅里笑着说道:“拖鞋给客人穿了,陈汉升你还讲究什么,木地板又不硌脚。”

    小鱼儿家里是一层打蜡的核桃色木地板,看上去明净透亮,陈汉升“嘿嘿”一笑,心想还好今天没穿运动袜。

    他的运动袜大脚趾那里都是洞,梁美娟买的再多,也不够陈汉升破坏的多。

    陈汉升“咚咚咚”走去客厅,萧容鱼正笑盈盈的看着他,客厅里打着空调,她就把羽绒服脱掉,里面穿着一件白色的紧身羊绒衫。

    羊绒衫质量很好,亲昵地附在身上,勾勒出小鱼儿高挑迷人的身材,秀黑的青丝扎成一束灵俏的马尾,精致的瓜子脸妩媚俏丽,两侧的梨涡比美酒还醉人。

    客厅里还有一对中年夫妻,陈汉升没见过,但也礼貌的点头。

    吕玉清在旁边介绍:“陈兆军的儿子,我和他妈是好朋友。”

    “噢,原来是老陈的崽,我说这么眼熟呢。”中年男人笑着说道。

    陈汉升心想老陈没当多大官,面子倒是卖出去一大圈。

    中年夫妻还带个儿子,上初中的样子,留个大平头也不知道叫声“哥哥好”,吭哧吭哧趴在茶几上写寒假作业。

    萧容鱼在旁边指导大平头,蜷缩着细细的小腿坐在木地板上,脚趾裹在黑色加厚丝袜里,看起来小巧玲珑的样子。

    陈汉升也盘着腿坐在旁边,萧容鱼伸脚踢了他一下:“自己去倒水喝啊,这里没人伺候你。”

    吕玉清只把陈汉升当成晚辈,那对中年夫妻也差不多,所以都没觉得异常,除了萧宏伟知道一点实际情况。

    老萧稍微一留神,立刻发现陈汉升和萧容鱼羽绒服的款式一模一样,再加上自家女儿这副不见外的态度,心里微微叹一口气。

    陈汉升听了一会觉得无聊,拿过遥控器打开电视,没想到大平头很不满:“打开电视会打扰我学习的。”

    “嗬,小萝卜头还挺能装,看来你是没见过哥哥的手段吧。”

    陈汉升心想建邺的小胖丫头郭佳慧,当初可是抱着一箱辅导资料,一边哭一边说谢谢的。

    于是他推了推萧容鱼:“这里环境太吵了,把这个弟弟带去书房做作业吧,那样效率高。”

    萧容鱼一听也有道理:“你去书房学习不?”

    大平头立刻老实了:“不用了,谢谢姐姐,我今天上午任务完成了。”

    陈汉升笑了一下,自顾自打开电视看NBA。

    大平头也跟着沾光,不时还和萧容鱼解释:“姐姐,这是走步了,姐姐,那是打手了,姐姐······”

    这时厨房的门被打开,有人端着一盘菜放在桌上,陈汉升问道:“谁啊?”

    “奶奶,你以前还见过呢,现在她听力不太好。”

    萧容鱼指了指耳朵说道。

    “那我得去打个招呼。”

    陈汉升爬起来走向厨房:“奶奶,过年好啊。”

    萧奶奶有几年没见到陈汉升了,仔细瞅了瞅:“兆军啊,还在原来单位工作吗,老婆怎么不带来啊?”

    “那是我爸,我是他儿子。”

    陈汉升解释道:“我还是单身狗呢,没老婆。”

    萧奶奶看了看他身后:“你还带了条狗啊,在哪里呢?”

    陈汉升摇摇头:“啥时吃饭,奶奶我饿了。”

    背后传来一阵清脆的笑声,萧容鱼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来厨房了。

    陈汉升指着萧容鱼开玩笑:“奶奶,我未来老婆在这呢。”

    萧容鱼举起雪白的拳头,示威似的竖了一下。

    萧奶奶这次居然听见了,认真打量一下陈汉升:“你不行,不够帅,还要多努力。”

    ······

    中午吃饭时,陈汉升挨着萧容鱼坐,话题也不知道怎么就聊到五官上,中年夫妻就夸赞起萧容鱼的样貌。

    “小鱼儿长的比明星漂亮多了。”

    “关键成绩还好,姐夫你们家可是出了一颗明珠啊。”

    “大学里一定很多人追吧。”

    吕玉清对自己女儿很满意,骄傲的说道:“我们家闺女说了,大学里不准备恋爱,毕业后看哪个男孩子有这么好运能和她谈朋友。”

    萧宏伟闷着头吃饭不说话。

    陈汉升心想“大学不谈恋爱”这句话得看看对谁,我要是想确定关系,小鱼儿下一秒就有男朋友了。

    这样想着,他就轻轻踩了一下萧容鱼脚。

    萧容鱼以为陈汉升在逗弄她,也回踩了一脚陈汉升。

    陈汉升觉得不过瘾,悄悄抬起脚在她小腿肚子上蹭来蹭去。

    “当啷。”

    萧容鱼一个黄花大闺女哪里受得了这个,手一抖,筷子就扔桌上了。

    “怎么了?”

    吕玉清问道。

    一桌人都看向萧容鱼,她轻轻放下碗:“我吃饱了。”

    然后萧容鱼默默走向卧室。

    陈汉升心想糟了,小鱼儿不是商妍妍,不能这么玩,他赶紧两口吃完跟着去卧室。

    “你怎么了,开个玩笑嘛。”

    陈汉升看到小鱼儿趴在桌上,肩膀一耸一耸的,好像在哭。

    “谁要和你开这样的玩笑了!”

    萧容鱼抬起头,满脸泪痕。

    陈汉升心里有些歉意,掏出手串帮她带上:“这个当赔礼。”

    吕玉清在客厅里放心不下:“小鱼儿,你没事吧。”

    她站起来想去看看,萧宏伟拦住了:“汉升已经过去了,你就别添乱了。”

    吕玉清愣了一下,心想我是她妈,我怎么添乱了。

    不过因为有客人,吕玉清没说什么又坐下了。

    萧容鱼听到吕玉清的问话,抹下眼泪用正常的音量的回道:“没事,你先吃饭。”

    陈汉升也劝道:“赶紧出去吧,孤男寡女在一间房里不太好。”

    看着现在假装正派的陈汉升,萧容鱼小脾气上来了:“那你给我咬一下。”

    陈汉升怕疼,于是说道:“现在冬天,穿这么多衣服,能不能欠到夏天再还。”

    萧容鱼背过身不答应。

    陈汉升没办法,索性把舌头伸出来:“这是最软和的地方,你咬不?”

    “略略略~”

    萧容鱼看了,忍不住破涕为笑:“无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