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真没想重生啊 柳岸花又明

363、你居然叫我好男人?(谢谢无聊看虾的盟主打赏)

    其实张明蓉能跟着孔静学习,对她自己本身来讲就是人生转折点。

    孔御姐那是什么样的经历,正经的金融本科生、在铁饭碗银行工作过、后来辞职在深通做到中高层管理,属于后备的梯队干部,年纪也到了30岁。

    这只是成长经历,至于感情经历。

    她曾经心甘情愿给初恋男友寄钱,结果人家转身就和外国妞结婚了;她也曾经被很多男人追求,见识了不知道多少套路,最后又在父母催促下又回归最原始的认识方式相亲。

    孔静不缺钱,单身经济独立,这样的女人正在把美丽炼成自信,把年龄化为宽容,举手投足之间一点一滴诠释成熟的风韵。

    张明蓉但凡能领悟一半以上,十几年以后那个在应酬时偷偷挠手心的交际花,大概率是见不到了。

    ······

    既然孔静回到建邺,陈汉升马上就拉她赶往沪城的深通公司谈判。

    深通那边还挺重视,别看火箭101现在规模小,但是真的像陈汉升所说,以后的盘子会很大。

    所以不仅有周磊、刘志洲、常小平这些高管参加,程德军董事长也全程参与。

    现在围绕的重点已经不是合作还是收购,这个问题已经在确认陈汉升是孙壁妤教授“亲戚”以后,程德军已经决定合作。

    他也担心逼急了,陈汉升突然跑向仲通,这就相当于变向削弱了深通的实力,反向增加仲通的市场。

    所以,火箭101和深通争论就是两点:

    一是单件快递的提成,现在是1元/件,不过以后量多了,陈汉升就希望多一点,所以狮子大开口要1.6元/件。

    不要小看这6毛钱,对于全国的大学生市场来说,这个累计数额就很夸张了。

    深通自然是不答应的,他们给出的底线是1.2元。

    第二就是火箭101的控制权,周磊提出深通能参与公司决策。

    这次换成陈汉升不答应了,参与决策那还不如现在直接卖给深通,老老实实打工好了。

    于是,一场带着硝烟味的谈判就这样展开了,双方各执一词。

    深通那边是周磊唱红脸,他几次拍桌子怒吼:“他妈的,这样下去还谈个屁啊,你们哪里凉快哪里去。”

    刘志洲就唱白脸,笑呵呵的安抚道:“周总的脾气不太好,你们也是知道的,但是汉升的提议也太过分了,1.6元难以接受······”

    程德军一句话也不说,只是默默的看着,时不时的去上个厕所,中年人尿频的问题已经初现端倪。

    火箭101呢,陈汉升和孔静属于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孔静在深通做了这么多年,摆事实讲道理的分析1.6元提成的合理之处,陈汉升就在旁边抵挡一些非专业的问题。

    看着孔静柔媚而又富于曲线的姣美身姿,说话还特别的有层次感,就连程德军心里都在后悔。

    深通对处理孔静这件事上太过武断了,陈汉升白捡一个漏。

    程德军都这样想了,一直觊觎孔御姐美色的周磊更是憋闷了,他甚至没隐藏直接就发作了。

    “陈汉升,如果你把孔静还回来,火箭101的管理权我就不争了。”

    “扑哧。”

    陈汉升忍不住笑了起来,驱散了会议室里严肃气氛:“周总,这就好像恋爱啊,两人不合适再强求多没意思,很明显火箭101的环境氛围更适合孔经理,我也才是更适合她的男人。”

    “有句话你听过吧,总不能阻挡她奔向更好的人吧。”

    谈到感情,陈汉升可就刹不住车了,当然他也是刻意这样做的。

    商谈一天了,胡乱扯点其他方面的东西,让大家思想放松放松

    孔静都不好意思了,周磊更是不屑的说道:“20岁的大学生,估计连女孩子手掌有多软都不知道吧,还好意思自称男人。”

    陈汉升笑而不语。

    这时,程德军的秘书走进来耳语两句,他站起来说道:“今天就到这里吧,晚上我有个应酬,周总和刘总好好招待一下汉升。”

    一般商业谈判存在分歧,一天时间的确是不够的,深通这种公司也不会吝啬一顿饭。

    不过晚上吃饭时,周磊才发现陈汉升居然是单独过来的。

    “孔静呢?”周磊问道。

    陈汉升双手一摊:“她身体不舒服,就在酒店休息了。”

    周磊知道孔静是不想应酬,但她已经不是自己下属了,也没办法命令人家,只能把这股不满发泄在陈汉升身上。

    首先是灌酒,不过一瓶白酒喝个见底,陈汉升牛逼越吹越兴奋。

    周磊这才反应过来,原来陈汉升酒量很好。

    “他妈的,难道还治不了你?”

    顿时,周磊顿时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清了清嗓子说道:“汉升,一会吃完饭,周哥带你去好玩的地方转转?”

    周磊和钟建成差不多,吃喝玩乐一条龙那是行家,他想带着陈汉升堕落一次,看着他出糗。

    不过刘志洲和陈汉升认识的很早,陈汉升还曾经在新世纪电子厂的项目上出手相助,两人之间有点香火之情,他晓得陈汉升是个大学生。

    所以刘志洲劝阻道:“算了吧,吃完饭就回去,明天还要谈判呢。”

    没想到周磊和陈汉升听了,同时大喝一声:“住口!”

    刘志洲愣了一下,周磊是可以理解的,但陈汉升为什么也跟着叫?

    “不是,刘总,”

    陈汉升也觉得人家毕竟是好心,这样不太好,于是吭哧吭哧的解释道:“现在呢,提倡大学生要走出校园,认识社会,不能关在宿舍里闭门造车。”

    刘志洲还以为陈汉升没理解,进一步说道:“周总说的,其实是那些地方,你懂吗?”

    “我懂我懂,其实我就去康康。”

    陈汉升认一脸忠厚的说道:“活到老,学到老,辅导员经常这样教育我们的。”

    ······

    于是,在沪城某个会所,周磊傻逼逼的看着陈汉升娴熟的拿号码牌换衣服,还在服务生的引路下,“蹬蹬蹬”的走到包厢里。

    没多久,一个穿着旗袍的技师走进来,陈汉升正和萧容鱼打电话。

    技师很知趣,马上就压低脚步,自觉的帮忙捏脚。

    “我真的在酒店里,不然哪里会这样安静嘛。”

    陈汉升语气里很无奈:“真的,要不是这个酒店没有电脑,我就和你QQ视频了。”

    “要不要我现在去网吧?”

    陈汉升舒适的换个姿势,示意技师按一下自己小腿。

    “干嘛去网吧啊,我当然相信你啊。”

    电话里小鱼儿关心的说道:“你也不知道少喝点酒,有没有买瓶牛奶啊?”

    “酒店有的,你不用担心。”

    陈汉升笑着说道:“总之,不会耽误双休和你逛街的活动。”

    两人聊了会挂了电话,女技师笑吟吟搭讪:“老板,和女朋友汇报啊?”

    “昂。”

    陈汉升闭着眼睛点点头。

    周磊带陈汉升来的会所档次比较高,女技师也很会说话。

    “这么说,老板您还是个好男人呢。”

    “此话怎讲?”

    陈汉升有些奇怪,心想“好男人”这个词放我身上还真是罕见呢,姑且听听你怎么妙嘴生花的。

    “因为我觉得呢,男人出来玩玩不算什么,有本事的男人哪里能一直呆在家里啊。”

    女技师看到引起陈汉升的注意,小嘴就像抹了蜜似的:“但是呢,出来玩的男人还记得给家里打电话的,那就很少见了,说明您心还是在家的,只是身体在外面。”

    “牛逼。”

    陈汉升夸奖道:“你成功的让我内心没那么愧疚了。”

    “老板真会开玩笑。”

    女技师含羞带怯的抛个媚眼给陈汉升,她演技还是不错的。

    “叮铃铃。”

    正在这时,陈汉升手机又响起来了,他看了一眼是沈幼楚的。

    “喂,你在做什么?”

    陈汉升龇牙咧嘴的问道,女技师正按到麻筋,那股酸爽直冲脑门。

    “我在喂团圆。”

    沈幼楚娇憨的声音传来:“团圆又胖了一点。”

    “是吧,它就和你一样胖。”

    “没有,我不胖。”

    ······

    陈汉升和沈幼楚一开始聊天时,女技师还以为这位顾客的女朋友又打过来了,因为陈汉升语气霸道又夹杂点甜蜜。

    不过,听着听着她发现不对劲了,之前那个电话的女声清脆,现在这个女声温顺。

    卧槽!

    女技师突然醒悟过来,电话里是两个女孩啊。

    那,那眼前这个男人······

    女技师这样一想就忍不住分神,手上的力气也小了很多,蓦然一抬头陈汉升已经结束电话了,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

    “现在。”

    陈汉升调皮的弯曲着脚趾:“你还觉得我是好男人嘛?”

    ······

    (大佬萌,来点月票支持啊,陈渣男在月票榜上快看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