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真没想重生啊 柳岸花又明

516、壮哉!郑观媞

    听到陈汉升误以为那汤是煲给他自己的,郑观媞稍微顿了一下,再次问道:“梁阿姨到底怎么样了?”

    “脚扭了一下,有点肿而已。”

    陈汉升有些惋惜:“休息一晚明天就能好了,就是汤洒了很可惜。”

    “什么时候还关心汤,我要去看看阿姨。”

    郑观媞直接问道:“你天景山小区的具体地址是什么?”

    “你要干嘛?”

    陈汉升很警惕,毕竟郑观媞的“假怀孕事件”,直接让母子吵了一架,梁美娟这两天还不许他和沈幼楚过来。

    陈汉升倒是无所谓,不过沈幼楚就很担忧了,她总以为是自己哪里做的不好,看书时突然怔怔的发呆。

    “阿姨摔跤了,我要去看看。”

    郑观媞说话时,夹杂着雨滴“嘭嘭嘭”击打在伞面上的声音,闷闷的好像重锤擂鼓,宛如进攻的号角。

    “顺便再送你一个小礼物。”

    郑观媞又补充了一句。

    “切,说的好像我稀罕你的小礼物似的。”

    陈汉升不屑的冷哼一声,马上就曝出了地址:“天景山小区三单位201。”

    郑观媞收到信息,示意蒋云云给厂里司机打电话,很快一辆商务车就缓缓停在电子厂门口。

    郑观媞上车后话很少,只是在红绿灯路口,她才紧紧蹙着眉头。

    贴身秘书蒋云云感觉到这种气氛的压抑,心跳不自觉的“咚咚咚”加快,今天郑总的状态,不只是看病人那么简单。

    来到天景山小区的三单位201,司机在下面等候,郑观媞和蒋云云上楼按门铃。

    陈汉升打开门,鬼头鬼脑的打量着说道:“你怎么空手啊,说好的小礼物呢?”

    “已经带着了。”

    郑观媞不和陈汉升废话,换下高跟鞋直接去找梁美娟了。

    小秘书蒋云云正在换鞋子,突然发现陈汉升站在面前,眼光肆无忌惮的盯着自己。

    “你做什么?”

    蒋云云吓得连退好几步。

    “我看看你成色怎么样啊?”

    陈汉升笑眯眯的说道:“郑总说带着小礼物,她又空着手,很明显你就是礼物啦。”

    “谁是礼物,渣男走开!”

    蒋云云不搭理陈汉升的调戏。

    郑观媞走进卧室后,果然看到梁美娟躺在床上,右脚踝上涂抹了红花油,正在等着药效吸收。

    “小郑,中午你喝不到汤了,楼梯太滑阿姨摔了一跤。”

    梁美娟很懊恼:“还耽误你上班时间来看我。”

    郑观媞坐在床沿上,轻轻触碰着梁美娟受伤的地方:“疼吗,阿姨。”

    “不疼,这都不算个事,也就是陈汉升咋咋呼呼的,一定要我抹红花油,早知道我就不叫他了。”

    梁美娟毫不在意的说道:“阿姨稍微歇一下,下午再给你煲别的汤啊。”

    “不用了阿姨。”

    郑观媞摇摇头。

    “怎么能不用呢?”

    梁美娟又开始絮叨起来:“现在的身体不是你一个人的,只有营养充足对宝宝才好,咱们昨天不是说好的嘛,怀孕这方面一定要听阿姨的······”

    郑观媞抬起头,这个啰嗦的中年妇女应该换过衣服了,可以想象她刚才摔跤时的狼狈,满身都是泥浆和雨水吧,看着洒满地的汤料,她肯定又心痛又难过。

    “阿姨,其实我没怀孕的!”

    郑观媞突然打断,讲出一个“惊天大新闻”。

    “啥?”

    一直讲个不听的梁美娟突然愣住了,嘴巴微微睁开,眼神里都是不可思议。

    陈汉升正走进来,听到这句话以后,顺手就把蒋云云推了出去,紧接着“呯”的一声关上卧室木门。

    他脑袋还是很清醒的,不想让一个总经办秘书听到这些事,直到蒋云云气的在外面叫道:“我现在是郑总的专职秘书!”

    专职秘书和普通秘书差别可大了,专职秘书那是非心腹不能担当,就好像聂小雨似的,沈幼楚和萧容鱼对陈汉升的了解,应该都没聂小雨多。

    “这样啊。”

    陈汉升又重新打开,指着没有打开的窗户,笑嘻嘻的说道:“风吹的。”

    “哼!”

    蒋云云冷哼一声,狗男人刚才还对自己柔情蜜意,狠起来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留。

    “为什么呀,闺女?”

    半响后,梁美娟才不解的问道。

    “为什么”三个字包含了很多意思,既有为什么要骗她,也有为什么要坦白,还有这样做的动机。

    “陈汉升想开一个电子厂,可是他没有技术积累和资源,于是就瞄准了新世纪······”

    于是,郑观媞就从家族二房不讲理的鲸吞开始,包括陈汉升为了达到自己目标,打算挖空新世纪电子厂,从而采取的一系列下作手段。

    “我拿陈汉升没有办法,又气不过他堂而皇之的把电子厂开在新世纪门口,所以那天见到您以后,我就故意撒了这个谎,还伪造了一张检查单,想让陈汉升头疼一阵子。”

    郑观媞讲到这里,自己也笑了笑:“没想到阿姨您深信不疑,您第一次给我送汤的时候,其实我是很不情愿的,第二次喝完,我还让小云委婉的去拒绝。”

    “不过说实话,我很喜欢和阿姨在一起的氛围。”

    郑观媞冷冰冰的手掌抚在梁美娟脚踝上,减少受伤位置的疼痛感:“我出生在那样的家庭,每个人都为了股份和金钱争权夺利,父母只是给予我生命,他们也是各过各的生活,大学毕业后我只想远离香港,于是选择来建邺这个电子厂。”

    “原来我自作多情了,这汤不是给我喝的。”

    陈汉升这时也才恍然大悟,不过郑观媞现在主动说起往事,她到底想表达什么呢。

    “没想到二房长辈连栖息地都不给,还要派人收走这点产业。”

    郑观媞看了一眼陈汉升,继续说道:“原来我还抱有一线希望,只要他们不做的太难看,我来维持电子厂的生产经营,双方总不至于撕破脸皮,不过他们实在太过分了,昨天会议结束的那一刻,我已经心灰意冷了。”

    “尤其对比阿姨,您为了照顾我的口味,还专门去网吧查资料,可是所谓的亲人们却在咄咄相逼。”

    郑观媞看着梁美娟:“阿姨,我想谢谢您,您无意中暖心的举动,促使我打破了沉重的心理枷锁。”

    蒋云云这才明白,那层枷锁到底是什么东西,大概就是血缘关系的认同感吧。

    “除去心里负担的郑总,她几乎没有任何缺点了吧。”

    蒋云云默默的想着。

    “哎!”

    梁美娟拉过郑观媞的右手,长叹一口气,重重的捂在掌心。

    梁太后也不懂说什么好,其实自己一点都不生气,甚至都不想责怪,还有那么一点同情。

    “你们都好,那就好。”

    最后,梁美娟用一句朴实的大实话表达自己心思。

    “谢谢阿姨!”

    郑观媞就是郑观媞,纵然她心潮起伏,眼里永远有那么一丝冷静,就算情绪最激动的时候,眼泪也是转瞬即逝,绝对不会流出来的。

    独立潇洒的郑公主,不会有软弱的那一面。

    她反而会转过头,看着陈汉升突然说道:“陈汉升,联手不?”

    “早就等着这一天呢。”

    陈汉升本来正在沉思,听完眉毛一挑:“我和你再加上蒋云云,不敢说称霸武林,不过收拾洪仕勇那是一叠小菜,到时咱们‘神雕侠侣’的名号,一定响彻大江南北。”

    蒋云云听到陈汉升捎上自己,一开始还挺激动,冷静下来又觉得不对。

    陈汉升和郑总如果是“侠侣”的话,原来我就是“雕”啊。

    不过,郑观媞摇摇头没有答应:“陈汉升,你可千万别搞错了,我和你联手,并不是我投奔你。”

    “那你什么意思?”

    陈汉升豪爽的说道:“我可以只要股份,不参与管理,任凭你瞎折腾的。”

    “不行。”

    郑观媞站起来,踩着高跟鞋走近陈汉升,认认真真的说道:“我帮你把新厂建起来,你要不帮我重新建个厂,要不帮我夺回新世纪。”

    “野心这么大啊。”

    陈汉升咧嘴一笑:“人生苦短,何必这么辛苦呢,不如在我麾下好好享受吧。”

    “想得美!”

    郑观媞伸出食指点着陈汉升胸口,一字一顿的说道:“我叫郑观媞,绝不屈居人下!”

    “好,好······”

    陈汉升咽了口唾沫,气势居然被压住了。

    蒋云云激动的眼泪都崩出来了,这才是自己认识的郑总啊。

    她走上前,准备也这样来一次:“我!叫!蒋!云!云!······”

    “嗯???”

    陈汉升瞪了她一眼。

    蒋云云这才醒悟过来,郑观媞这样做,那是因为她有这个资本,自己凭啥呀。

    “陈总您好,我叫蒋云云,虽然在学业上是你师姐,不过在事业上你才是前辈,以后请多多指教······”

    小秘书赶紧收回手指,卑躬屈膝的介绍自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