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真没想重生啊 柳岸花又明

600、阳光不燥、微风正好、适合装逼

    “你老是惹小鱼儿生气干嘛啊?”

    梁太后说话向来算数的,这边安抚了萧容鱼,那边电话就打给了儿子。

    “我靠,她都和你告状啦?”

    陈汉升正在回江陵的路上,忍不住拍拍脑袋。

    “对啊,她抱怨你说话不算数,道歉不诚心······小鱼儿那么可爱的。”

    梁美娟说着说着,自己也笑了起来。

    其实,梁太后除了调解小年轻之间的矛盾,也想和陈汉升说说话。

    因为有时候,父母和在外读书工作的子女联系并不多,即使陈汉升和梁美娟这样感情的母子,一周也就两次电话。

    王梓博这种不善于感情表达的大学男生,他和母亲陆玉珍之间可能两周才一次电话。

    “妈妈们”都是想多联系的,就是一会担心影响子女的学业,一会担心耽误影响子女的休息时间,所以才刻意控制打电话的次数。

    所以,梁太后表面上是质问陈汉升为什么欺负萧容鱼,实际上借着这个机会,多和儿子聊聊家常。

    “我下午是真的有事,去了一趟沪城。”

    陈汉升解释起缘由:“我们开学以后都没见过面,3月份中旬她又要去美国,这几天压力有些大,所以才会生气,我回宿舍后再道个歉。”

    “小鱼儿要去美国啊?”

    梁美娟以前都不知道这件事,颇为好奇。

    在她的心中,美国是大洋彼岸很远很远的一个国家,经常在电视上和报纸上看到一些新闻,似乎特别的发达,又似乎对中国不友好,所以梁美娟并不是特别喜欢。

    当然梁太后也没有十分的在意,她宁愿多关注一下建邺的天气、菜场的排骨价格、还有家里亲戚的红白喜事,这就是普通小城市中年妇女对美国的真实感受。

    “她最近正在打一场跨国官司。”

    陈汉升说道:“所以要去美国那边一个州了解当地法律,时间也不会多,五六天左右就回来了。”

    “噢。”

    梁美娟夸奖道:“真不愧是小鱼儿,毕竟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多去见识一下总归是好的。”

    “对啊。”

    陈汉升听到梁太后称赞萧容鱼,自己也得意洋洋的说道:“我也认同这种观点,所以到时我也会去美国哒。”

    “什么,你也去?”

    刚刚还和颜悦色的梁太后,突然提高音量:“你一天天的能干点正事不,小鱼儿是去学习的,你说你能干啥,除了玩还是玩······”

    “来自亲妈的双标,小鱼儿能行万里路,我就不能啊。”

    陈汉升只能假装手机没电,躲掉了梁太后的啰嗦,回到宿舍后已经快11点半了,602的室友都没有休息的,打游戏的打游戏,看武侠小说的看武侠小说,还有陪女朋友没回来的。

    陈汉升洗完澡爬上床,一边闲适和杨世超吹牛逼,一边和萧容鱼发信息。

    陈汉升:睡了吗?

    “叮~”

    小鱼儿很快回道:“哼,刚要睡!”

    “emmmm······”

    陈汉升想象着萧容鱼的表情,估摸着她现在的心思,继续说道:“我妈给我打电话了,严肃批评了我。”

    萧容鱼:谁让你不好好道歉的。

    陈汉升:那我现在诚恳的道歉,明天晚上一起吃饭吧,我去接你,这次保证不会爽约。

    萧容鱼:明天不行,因为今天请假了,连续请两天假孙教授要骂人的,后天我也要看看时间,律所那边要开会,都怪你,今天好好的机会被耽误了。

    陈汉升:这也没办法啊,哎呦,快12点了早点休息吧,我也累了。

    萧容鱼:嗯,那我睡了,晚安。

    陈汉升:Mua,晚安。

    互道“晚安”以后,萧容鱼应该是真的睡了,因为她现在生物钟就是12点前休息,不过对陈汉升来说,“晚安”的另一层意思就是“你别打扰我了,我想玩手机了”。

    这还真不是针对小鱼儿,他对沈幼楚也是这样的。

    这个傻吊习惯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养成的,现在是翻到wap上网,浏览一些无聊的新闻,不过就算是以前的诺基亚砖头机,陈汉升也要打两把贪吃蛇和俄罗斯方块。

    其实也不是不困,就是想等等再睡,不过究竟在等什么,陈汉升自己都不知道。

    ······

    第二天早上醒来,宿舍里第一个早起的依然是李圳南。

    随后是戴振友,老戴也是搞笑,他去教室只是换个环境看“杨过和小龙女”的故事。

    后面是郭少强和杨世超,最后才是金洋明和陈汉升。

    今天陈汉升打算旷课睡一个上午,不过9点左右的时候,手机突然“嗡嗡”的响起来。

    “喂,汉升在上课吗?”

    洪仕勇打过来的,他客气的问道:“中午有没有时间,我想约一下果壳的老板。”

    “我也不知道啊。”

    陈汉升装模作样的说道:“先问一下才行。”

    挂了电话后陈汉升跳下床,看到金洋明同样缩在被子里睡觉。

    “老六,起床了。”

    陈汉升“哗啦”一声拉开阳台的窗帘,原来昏昏暗暗的宿舍立刻涌入一片白花花阳光,同时还有阵阵暖意在身上滚动,心情瞬间开朗起来。

    “别睡了,阳光不燥,微风正好,正是适合装逼的好日子。”

    陈汉升走过去踢了踢金洋明的床腿。

    “哎~最近老是失眠,好不容易睡着,你现在又拉我起来······”

    金洋明揉着眼睛抱怨。

    “1000块钱装逼补贴,我再给冬儿放一天假,你要再啰嗦,我就找杨世超帮忙了。”

    陈汉升直接打断。

    “走吧,走吧。”

    金洋明马上坐直身体:“不过话说在前面啊,我真不是为了那点钱,也不是为了和冬儿吃饭看电影,主要是老杨哪里懂有钱人的生活方式啊,这事纵观602只有我能做。”

    “这个观点我同意。”

    陈汉升点点头问道:“中午吃饭安排在哪里呢?”

    “夫子庙的国信状元楼大酒店。”

    金洋明脱口而出。

    陈汉升有些疑惑:“不去市中心的金鹰皇冠或者金陵大酒店吗,状元楼太老了吧。”

    国信状元楼是90年代的五星级酒店,论设施条件其实是比不上2000年以后的五星级酒店,陈汉升都从没去过状元楼。

    “四哥,这你就不懂了,金鹰皇冠那是暴发户才去的。”

    金洋明开始入戏了:“我们这种高干子弟,有素质有修养,吃饭状元楼,出入紫金山。”

    “为啥是紫金山呢?”

    陈汉升又展露小白的一面。

    金洋明潇洒的笑了笑:“苏东省委大院就在紫金山脚下,懂?”

    “原来如此。”

    陈汉升忍不住竖起大拇指:“我承认之前有赌的成分,没想到金哥这么专业,就是你不会开车咋办,我租一辆超跑你都开不了啊。”

    “不开车。”

    金洋明摆摆手:“就说我昨晚喝通宵了,今天还晕乎乎的,所以只能坐你的路虎,这样既可以避免开车,又能点出咱两关系非常要好。”

    “最重要的是,还可以隐晦表达我非常的忙,抽空才见见他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