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真没想重生啊 柳岸花又明

890、哥,咱家有钱了(求个月票)

    第二天早上,陈汉升捂着头疼的脑袋醒过来,发现自己正躺在公司宿舍的床上。

    他努力回忆一下昨晚发生的事情,好像是吃烧烤的时候,自己为了求醉,混着喝下了白酒和啤酒,最后在王梓博缅怀年轻的念叨声中,直接趴在桌上睡着了。

    “真想一睡不醒啊。”

    陈汉升瞅了瞅从窗帘缝隙中溜进来的日光,磨蹭了很久还是起床了。

    王梓博正在外面看电视,看见发小走出来,举了举陈汉升的手机说道:“梁姨在找你,阿岚也在找你,她一会就要过来了。”

    “哦······”

    陈汉升一边心不在焉的应着,一边盯着客厅里某样奇怪的东西。

    这是一根插着很多糖葫芦的木架子,陈汉升都不知道这玩意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家里。

    “你昨晚喝多了。”

    王梓博解释道道:“我就扶着你回来,路上有人卖糖葫芦,你说小鱼儿喜欢吃这些甜甜的零食,一定要买给她。”

    “然后呢?”

    陈汉升还是没明白:“这木架子是怎么回事?”

    “我说买一根就行,你喊着全都要,‘全都要’还喊了很多遍。”

    王梓博说道:“最后你就把人家摊给买了。”

    “我操!”

    陈汉升摩挲着这根糖葫芦木架:“这老板当的,一点准备都没有啊。”

    “咣咣咣~”

    正说着的时候,陈岚在外面大力敲门,嘴里还喊道:“大白天的,你们两个大男人躲在屋里干嘛?”

    王梓博走过去开门,还轻轻拍了一下陈岚脑袋:“小丫头乱叫什么,今天不上课吗?”

    “今天是毛概论,我听着犯困就直接逃了。”

    陈岚看见陈汉升扛着个糖葫芦架,纳闷的问道:“哥,你要做什么?”

    “我准备考虑出摊做点小生意,不然养活不了你。”

    陈汉升胡乱回道。

    陈岚也是个戏精,马上拉着陈汉升的胳膊,泪目盈盈的说道:“哥,咱家有钱了,你不要再这么辛苦的出摊······”

    “滚滚滚,这么爱演,你怎么不考建邺艺术学院呢。”

    陈汉升甩掉妹妹的胳膊,也把糖葫芦架扔在一边,又给梁太后回个电话。

    “你昨晚怎么不来吃晚饭,也没有看小鱼儿。”

    梁美娟不满的说道:“所以小鱼儿昨晚的精神状态很差。”

    “哎~”

    陈汉升叹一口气,梁美娟以为小鱼儿不吃晚饭,主要是儿子没有过去的原因。

    不过“沈幼楚怀孕”的消息,肯定是不能在江边公寓里讨论的,所以陈汉升想了想说道:“妈,你来建邺这么久,还没有参观过公司宿舍吧,今天中午接你过来看看。”

    “我不去。”

    梁美娟一口回绝:“我还要照顾小鱼儿呢,她今天都没有去上班,一直躺在床上休息。”

    “有吕姨和保姆在,人手是足够的。”

    陈汉升有些不耐烦:“我有很重要事情商量,到时去接你啊。”

    说完陈汉升就挂了电话,然后就开始收拾东西。

    他这个“收拾”很有意思,专门把那些衣架、玻璃杯、金属皮带这些有棱有角的硬物收起来,反而把一些棉拖鞋、毛巾、文件这些软软的玩意,放在茶几显眼的地方。

    王梓博看得是莫名其妙,不过陈岚很快反应过来:“哥,你这是做好挨打准备了吗?”

    “昂。”

    陈汉升也不否认。

    “我靠······”

    王梓博非常惊讶:“阿岚你怎么看穿的?”

    “很简单啊。”

    陈岚耸耸肩膀:“收起硬物是怕疼,拿出毛巾这些软玩意,这是为了大伯母一会生气的时候,随手抄起来更加方便,最后的结果就是大伯母既出了气,我哥身上也不疼。”

    “噢~”

    王梓博终于明白了。

    “咦?”

    陈岚还很奇怪:“我哥说你小时候也经常挨打的啊,咋滴,你就一点经验都不总结吗?”

    “别听他乱说,我小时候成绩好,爸妈不打我的。”

    王梓博黝黑的脸蛋红了一下,他小时候其实也经常挨打,而且父母都是抓到什么招呼什么。

    “小陈这个狗东西,总结出这样的经验,也不知道告诉我!”

    王梓博心里默默的嘀咕,等到陈汉升准备妥当以后,打算去江边公寓接梁美娟过来。

    “哥,我也要去~”

    陈岚好奇心重,她也要跟在路上打听,哥哥又犯下了什么“滔天大罪”?

    “你去个屁啊,留在这里让王梓博讲给你听。”

    陈汉升留下一句就离开了。

    结果陈汉升刚到楼下,就听见陈岚“愤怒”的声音传来:“为什么又有了啊,原来二等分的爱,现在又变成了三等分啊!”

    今天,又是果壳长公主地位下降的一天。

    ······

    到了江边公寓楼下,陈汉升估摸着自己上去又得刺激到小鱼儿,索性打电话把梁太后喊下来。

    “什么重要事情啊。”

    梁太后不情不愿的下来了,皱着眉头说道:“就算天塌下来,也没有小小鱼儿重要。”

    “是是是,您说的对。”

    陈汉升也不反驳,帮着亲妈系好安全带,踩着油门前往果壳电子。

    路上的时候,陈汉升还试探性的说道:“妈,昨天你和我说啊,一个小孩子太孤单了,我觉得这话很有道理。”

    “那当然了。”

    儿子难得能听话,梁美娟也很欣慰:“我们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米还要多,一个宝宝真的很孤单,我现在其实就很后悔,但凡再多个闺女,平时也不会被你气死了。”

    “行了行了,聊天总是偏离话题。”

    陈汉升撇撇嘴,载着亲妈来到公司宿舍。

    打开门以后,梁美娟愣了一下,她本来以为是懒儿子让自己过来帮忙打扫卫生的,可是王梓博和陈岚都在这里,这情景似乎又不像啊。

    “妈,您先坐下。”

    陈汉升扶着梁太后坐到沙发上,梁美娟满肚子疑问,瞅瞅这个,望望那个,最后盯着陈汉升说道:“什么重要事情啊,我回去还要给小鱼儿煲粥呢。”

    “嗯······”

    陈汉升抿了抿嘴,最后凑到梁太后耳畔:“嘛哩嘛哩哄。”

    “什么嘛哩嘛哩哄的,再装神弄鬼我要打人了啊。”

    这里一个儿子,一个侄女,还有一个从小看着长大的王梓博,梁美娟是想打谁就打谁的。

    这一次陈汉升不敢再耍花招,再次凑近说道:“那个······沈幼楚怀孕了。”

    “什么?你再说一遍?”

    梁太后声音顿时提高八百度。

    ······

    (求个月票,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