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真没想重生啊 柳岸花又明

932、陈汉升:但凡罗璇脾气收敛一点,我上辈子可能就结婚了

    “三星长公主?”

    覃英眼神有些疑惑,她目前只知道果壳长公主是陈岚,还不知道三星长公主是哪位。

    这也能理解,毕竟2006年的国内网络还不是特别发达,挂VPN“翻墙”更是少见,李富真那场婚礼在韩国惊天动地,但是在中国民众之间反响平平。

    反倒是17年开始闹离婚的时候,已经成熟的社交网络把这场“吸睛大戏”炒的沸沸扬扬,毕竟满足了“豪门、保安赘婿、离婚、巨额赔款”这些热门字眼。

    “我也就是意淫一下。”

    陈汉升没有解释太多,只是说了句意味深长的话:“要是一个韩国混子不小心重生了,最快的崛起之路就是来三星当保安。”

    ······

    三星安排的下榻地点就是处于中区东湖路五星级新罗酒店,崔志峰收到信息后早早的在门口迎接。

    “晚宴7点开始,刚刚三星电子的一个理事过来了,我们聊了一会,总体感觉还是不错的······”

    崔志峰领着陈汉升走向电梯,同时汇报自己的结论。

    三星集团非常庞大,包括三星SDI、三星SDS、三星电机、三星生命、三星物产等30多家独立公司,三星电子只是集团最核心的企业之一。

    年初的“手机爆炸案”发生后,下跌的股票也基本属于三星电子,包括果壳和三星争斗这么久,接触到的颜宁、朴正洙、金在权其实也都是三星电子的员工。

    只不过在国内,大家都习惯把“三星电子”当成整个三星集团。

    果壳几个人在酒店房间里聊到6点半,主要是陈汉升和崔志峰在分析和讨论,覃英负责记录,另外几个随行人员不住的点头学习。

    直到三星电子那边有人打来电话,表示欢迎酒会已经准备好,15分钟后会上门亲自邀请。

    “棒子还真是挺客气的,我们直接下去吧,又不是找不到路。”

    陈汉升站起来抖抖肩膀准备开门。

    “等一下。”

    覃英在背后叫了一声,她从包里取出一套熨好叠放整齐的西装:“陈董,这次属于涉外交流,我觉得您穿西装更合适。”

    果壳上上下下都知道,大老板喜欢穿休闲服,很少穿正式的西装,就连面向全国媒体的手机发布会都是随性而为。

    不过覃英的提议也很有道理,韩国人和日本人对这方面还是比较看重的。

    陈汉升想了想,主动把西装拿过来:“尺码是正确的吗?”

    “嗯,我之前和聂董确认过了。”

    覃英帮着陈汉升穿好上衣,并且在身后细心抚平肩膀上的皱褶。

    其实陈汉升穿正装也还不赖,身材高大能够撑起这种厚重的版型,只是他混不吝习惯了,白衬衫最上面两个纽扣直接扯开,正式中又带着百无禁忌的风格。

    陈汉升穿好以后,发现大小果然合身,覃英应该是做过功课的,他忍不住叉腰和大家吹嘘两句,什么“身材就是衣服架子,穿什么都好看”。

    崔志峰一边笑着附和,一边打量着覃英,眼神里稍微有了点郑重。

    下楼的时候,陈汉升自然一马当先的走在最前面,身后的崔志峰正和覃英在攀谈:“覃秘,陈董的讲话稿我又修改了一遍,发在邮箱里你看过了吗?”

    “不好意思,崔董。”

    覃英刚才一直在罗璇那边,哪里有空看文件,赶紧低头道歉:“我刚才没有时间打开电脑,酒会结束后,回去就看。”

    “没事的。”

    崔志峰和蔼的笑了笑:“我们不会一开始就上谈判桌的,三星肯定先拉着到处参观,彰显炫耀一下硬实力,你只要在商谈前递送给陈董就好。”

    老崔说完,皮鞋踩着光洁的地板砖,“哒哒哒”的追上了陈汉升。

    覃英走着走着突然反应过来,这次崔董称呼自己为“覃秘”,他以前都是“小覃”或者“覃英”这样叫的。

    “宰相门前七品官啊。”

    覃英忍不住感慨,难怪官场上,“秘书党”升职是最快的。

    秘书本身的职务并不高,但是只要被证明,她能够在服务对象面前说得上话,那么就连崔志峰这种位高权重的企业董事,他的态度都会慢慢的改观。

    ······

    欢迎酒会在新罗酒店一个顶级自助餐厅,韩国这边的普通家庭虽然整天是泡菜和腌菜,但是这种场合自然都是米其林级别的美食。

    三星电子方面有一个常务理事出席,虽然果壳把三星电子搅的天翻地覆,股票都下跌了将近100亿美元,不过一个常务理事出面招待,其实还是比较对等的。

    互相介绍和认识后,酒会就在一种自由、平静、祥和的气氛中进行,陈汉升和崔志峰分别和对方高管碰杯,覃英跟在身后。

    其他的随行人员比较年轻,拍下这些精美食物的照片,可能是要放在QQ空间里炫耀一下。

    “你在这边等一下。”

    陈汉升突然对覃英说了一句,然后独自走向一个三星女性员工。

    覃英认识这个员工是谁,三星公共关系部门的副科长颜宁,她以前经常去果壳电子拜访。

    其实,颜宁现在已经接替朴正洙成为科长了。

    “颜科长。”

    陈汉升举着酒杯走过去,颜宁没想到陈汉升会走过来,脸上有着一闪即逝的慌张。

    “别担心。”

    陈汉升抿着红酒,泰然自若的说道:“我和你之前就是认识的,现在如果不讲两句,反而不符合常理。”

    “呼~,也对。”

    颜宁反应过来,稍微调整一下也恢复了正常,主动敬了一下陈汉升。

    两人说了说这次会谈的意义,目前来看还是非常积极的,颜宁那边接收到的信息也是如此。

    “对了。”

    5分钟后,陈汉升打算离开,他突然想起一件事:“小米的郑总让我问一问,升职后的颜科长还愿意去小米屈就吗,如果颜科长没有了这种心思,还请早点明说啊。”

    “陈董。”

    颜宁又不是傻子,立刻听懂了陈汉升的真正含义,苦笑着说道:“您也不用试探了,我父亲体检时查出来血压升高,我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想回国内工作,这样才方便照顾,就等着您什么时候让我结束这段压力巨大的间谍行为。”

    “快了快了。”

    陈汉升笑呵呵的说道:“如果这次谈的顺利,你就可以辞职了。”

    ······

    酒宴结束后,双方握手告别,并且约定明天的行程。

    没有出乎意料,三星果然安排陈汉升他们先去通信研究院和产品实验室参观,然后崔志峰留在新罗酒店休息,陈汉升和覃英前往罗璇家里的公寓。

    “陈师兄!”

    罗璇看到陈汉升回来,从木地板上一跃而起,抱住陈汉升手臂亲热的摇摇晃晃。

    黄小霞闭上眼睛深呼吸好几口,这才压下骂罗璇的冲动。

    “你要出去吗?”

    陈汉升发现罗璇没有穿着居家睡衣,而是一件清雅迷人的小碎花裙子。

    “是啊。”

    罗璇眨眨眼睛:“我要去散步。”

    “噢。”

    陈汉升点点头,刚要绕过罗璇去沙发上休息,不过罗璇一把牵住他的手:“走啊~”

    “你要和我去散步?”

    陈汉升指了指自己鼻子。

    “还能是谁呢?”

    罗璇拉着陈汉升出门,陈汉升就在推脱:“我今天坐了飞机还应酬了,身体真的很疲惫,年纪大了不如你们年轻人精力旺盛······好好好,那你别拽了,再扯袖子就断了。”

    在罗璇的生拉硬拽下,陈汉升只能不情不愿的走到楼下,一摸兜里发现没带烟。

    “你在这里等一下,我上去拿。”

    罗璇二话不说,“蹬蹬蹬”的又上楼了。

    陈汉升嘴角动了动,他想起前世和罗璇约会的时候下雨,自己懒的不想带伞,每次都是罗璇义无反顾的跑回宿舍,从来没有舍得让陈汉升跑腿。

    “但凡脾气能收敛一点,我可能上辈子就结婚了。”

    陈汉升幽幽的想着。

    没过两分钟,罗璇又搭乘电梯下来了,手里攥着一包中华和打火机。

    “喏~”

    罗璇把烟递给陈汉升。

    “辛不辛苦?”

    陈汉升突然问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嗯?”

    罗璇歪了歪头,只是拿了包烟而已,为什么会辛苦呢。

    “嗬嗬~”

    陈汉升没说什么,主动朝罗璇伸出手,罗璇眼睛一亮,喜滋滋的抓紧。

    ······

    黄小霞租的这套公寓处于首尔的江南区,就是那首《江南Style》的江南,陈汉升并没有太大感触,他觉得和新街口、珠江新城、陆家嘴这些地方差不多,总之都是高楼林立的城市中心。

    不过热闹还是很热闹的,门店也有餐馆、品牌店、酒吧,还有拥挤的人群、施工的马路和不规则停塞的车辆,恍惚之间,陈汉升还以为带着罗璇在中山南路逛街。

    “想吃炸年糕吗?”

    陈汉升指着一家小吃店说道,这家的手艺应该不错,站在外面就闻道一股甜辣酱的香味,不少韩国人都在外面排队。

    “陈师兄你要吃吗?”

    罗璇说道:“那我去买,你在这里等着。”

    说完,罗璇又把陈汉升“丢”在原地,自己跑过去排队。

    “啧啧。”

    陈汉升咂咂嘴,这些都是罗璇下意识的举动,她内心里就不想让陈汉升受一点累。

    “啪~”

    罗璇排队的时候,突然感觉肩膀被一只手搭上了,一抬头原来是陈师兄。

    “咦,你怎么过来······”

    罗璇还没说完,陈汉升手腕加了点力气,把罗璇搂的紧一点,笑嘻嘻的说道:“一起排队嘛,我这么漂亮,万一有韩国女色批把我拐走了怎么办。”

    罗璇本来很想笑,可是不知道想起什么,又噘着嘴巴低下头。

    “咋了?”

    陈汉升疑惑的问道。

    “你也就是在韩国的时候,才会对我这么好。”

    罗璇大眼睛微微泛红,在周围闪烁灯光下,眼眸仿佛覆盖着一层晶莹剔透的薄膜:“在建邺的时候,你做什么都要和我保持距离,就连亲嘴都要带我钻小树林。”

    “你看,格局小了吧。”

    陈汉升总归能找到理由:“只有我们之间是真感情,何必计较在韩国还是在建邺呢,只要在地球上,那又有什么区别呢,年轻人一定要胸怀宇宙,不要在意这些细节问题。”

    “呸!”

    罗璇白皙的脸上挂着眼泪,委屈的说道:“你是担心让沈师姐和萧师姐误会,还扯什么胸怀宇宙。”

    “快排到我们了,你带钱了吧,我钱包丢在行李箱里了······”

    陈汉升赶紧用买年糕转移话题,罗璇还是很好哄的,只是在接下来的逛街过程中,她经常询问陈汉升:

    你和萧师姐到底分手没有?

    你什么时候和沈师姐分手?

    陈汉升也是有口难言,他现在的感情状态很诡异,还没想好如何向罗璇坦诚相告,所以只能糊弄两句结束。

    不过罗璇今晚还是很高兴的,和陈师兄像情侣一样逛街、吃路边摊、买衣服,这个愿望终于实现了。

    ······

    接下来的三天,陈汉升和崔志峰他们参观了三星电子的通信研究院和产品实验室,尽管陈汉升心里很瞧不起棒子的秉性,但是对于三星的技术积累,陈汉升心里还是很佩服的。

    果米研究院在国内已经算不错的研发机构了,不仅有资金支持,还和高校进行强强联合,但是对比之下还是差的很远。

    除了硬件上的差距,就连软件都有不足,比如三星电子的一些实验室,专门研究产品在高温环境、潮湿环境、颠簸晃动情况下的寿命。

    覃英把陈汉升的叮嘱都记录下来,以后回建邺准备进行相关改进。

    参观是白天的任务,晚上陈汉升除了应酬,那就是和罗璇散步、看电影、吃宵夜······在梨泰院和明洞这些地方,留下了两人欢声笑语的身影。

    可惜好景不长,当参观结束后,果壳就要和三星走上谈判桌了。

    按照计划谈完以后,不管结果如何陈汉升都要回建邺,罗璇自然万分不舍,因为陈师兄只有在韩国才属于她,在建邺他就属于沈幼楚和萧容鱼了。

    当生气、发脾气、装可怜这些招数都不能更改陈汉升决定后,罗璇突然不搭理他了。

    也就在这时,覃英过来汇报,护照不见了。

    ······

    (这章是4000多字二合一,感谢大家对罗璇生日的支持,所以今晚还有加更的一章。)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