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真没想重生啊 柳岸花又明

933、罗璇:我给你生个孩子吧(谢谢陳长寿的打赏)

    “陈董,我的护照还在。”

    覃英又解释的清楚一点:“但是您的护照消失了。”

    “那么奇怪吗?”

    陈汉升的身份资料都是交给覃英保管的,从最近的观察来看,覃英也不是粗心大意弄丢护照的性格。

    “嗯······”

    覃英一边观察陈汉升脸色,一边说道:“我也没有注意,直接把护照就放在卧室桌上了······”

    “好的,我知道了。”

    陈汉升立刻明白了。

    公寓里就这么几个人,黄小霞不可能拿,保姆更没必要,再联想罗璇的态度,谁把护照藏起来那就是显而易见。

    “罗璇这脾气。”

    陈汉升无奈的摇摇头,她舍不得自己走,居然还把护照藏起来。

    幸好自己没住新罗酒店,否则怀疑到三星电子身上,在国内贸然发动针对三星产品的“斩首行动”,他们得多冤呐。

    “黄姨。”

    陈汉升走出去问道:“罗璇人呢?”

    “她上午回学校有点事。”

    黄小霞说道:“你今天怎么不去三星实验室了?”

    “已经参观完了。”

    陈汉升一边走向罗璇的房间,一边和黄小霞解释:“今天是正式谈判,可以不用那么早过去。”

    “噢。”

    黄小霞点点头,她对陈汉升走进罗璇房间没一点防备心,总之罗璇人又没在。

    陈汉升住在这里,其实对黄小霞来说也是一种折磨,因为她要防备着陈汉升这头猪,悄摸拱了自家的白菜。

    虽然说出去有点丢人,这颗白菜早就满心欢喜的等着这头猪拱了。

    可是黄小霞不能答应啊,没名没分的凭什么,平时搂搂抱抱就当眼睛瞎了没看见,但是只要敢越雷池一步,黄小霞就要跳出来阻止。

    ······

    罗师妹的卧室比较杂乱,不像小鱼儿那间充满少女心的粉色系闺房,也不像沈幼楚的卧室干净整洁,床上胡乱扔着睡衣,桌面上也丢着几本娱乐圈杂志。

    陈汉升拿起睡衣闻了闻,鼻子里有一股淡然的清香,和罗璇身上的味道一模一样,直到他意识到这个举动有些变态,这才把睡衣放下。

    “会放在哪里呢?”

    陈汉升嘀咕一声,按照罗璇护短的性格,她应该会把护照藏在一个比较保密的地方。

    所以陈汉升也没去翻抽屉,直接寻找带锁的东西,很快就在衣柜里找到一个小保险箱。

    “小样!”

    陈汉升自得的笑了一声,他实在太了解罗璇了。

    保险箱上面有六位数密码,陈汉升沉吟一下,直接使用自己的生日,只听“咯嘣”一下,保险箱的铁门应声打开。

    “一切尽在掌握之中,密码都不需要试第二遍。”

    陈汉升弯腰看了看?果然看到了一本红色护照。

    护照下面还有一些东西,陈汉升没有那种“不窥探别人隐私”的自觉性?你都用我生日当密码了,我看看怎么了?

    陈汉升拿出来看了看?发现是一个笔记本和一张照片。

    笔记本年代有些久远?扉页都开始掉色了,陈汉升打开第一页?眼神就有些离不开了?因为上面写着关于自己的一切,就好像档案一样详细。

    身高、体重、年纪、家庭住址、星座,喜欢的食物······

    还有两人第一次认识的场景?第一次牵手的时间,第一次接吻的心动,还有被陈汉升第一次欺骗的难过······

    有些东西比如年纪和身高,它们是不断变化的?罗璇也一直在修正?从字迹都能够看出墨水的颜色并不一样?陈汉升往后面翻着?记录的事件越来越近,记忆也越来越清晰。

    “傻子嘛。”

    陈汉升突然骂了一句,然后又看了看照片,居然是自己的高中毕业照。

    陈汉升都不知道罗璇哪里搞来的,依稀记得当时是每个同学一张啊,并没有多余的数量。

    照片上陈汉升站在最后排,一只手高高举起比个耶,另一只手按在旁边王梓博脑袋上,王梓博懊恼的正要反抗,就在这一瞬间被拍了下来。

    偌大的保险箱里只存放着笔记本和照片,但是这两样东西都很久了,甚至被罗璇从国内带到了国外。

    “哎~”

    陈汉升突然觉得,自己不能这样直接把护照拿走,那样肯定会惹罗璇伤心。

    可是没有护照,那就没办法回国了。

    陈汉升想了想,突然迈步走出卧室,回来时手上又多了一张银行卡,他不仅没有拿走护照,又把银行卡一起塞进保险柜里,锁门后原封不动的放回原处。

    “您找到护照了吗?”

    陈汉升从房间出来后,覃英在身后问道。

    这肯定是罗璇藏起来的,只是罗璇和大老板关系很复杂,覃英不敢说得太透彻。

    “没找到。”

    陈汉升笑嘻嘻的说道:“不过它晚上应该会自己出现,时间差不多了,去和棒子谈判吧。”

    ······

    “丢护照”只能算是生活里小插曲,陈汉升的韩国之行本意还是和三星谈判,只是第一天并不顺利。

    因为双方开出的条件都比较离谱,三星仍然希望果壳退出印度市场,然后在大陆市场划分一个价格区间,两家企业避开直接竞争。

    陈汉升想都没想就回绝了,印度市场不能退,划定价格区间也不现实,但是果壳可以把贴牌机市场给扫荡干净,这样相当于变相增加了三星的市场额度。

    另外陈汉升也保证不再diss三星了,并且可以优先采购三星的产品,但是这样做的话,三星要把一部分技术便宜甚至免费转让给果壳。

    三星也没答应,果壳的崛起,本来就在压缩那些贴牌机的生存空间,自然也不存在变相增加三星的市场额度。

    至于优先采购三星产品的保证,这也没多大意义,三星有着世界上最好的屏幕,果壳手机只要想更进一步,最终也是绕不开三星的。

    双方讨论了一整天也没有什么结果,当然商业谈判就是这样的,狮子大开口只是第一步,后面会慢慢的降低标准,最终找到一个彼此满意的方案。

    晚上的自助酒会后,陈汉升刚回到公寓,罗璇就小跑过来,一脸认真的说道:“陈师兄,你银行卡是不是丢了,还有这个护照,应该也是一起掉的吧。”

    “对的······谢谢你啊······嘿嘿,哈哈哈哈······”

    陈汉升接过银行卡和护照的时候,还是没有憋住,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罗璇看到陈汉升这个反应,她自己也很不好意思,好像是做“坏事”被当面拆穿了,“嗖”的一下窜进陈汉升怀里,小声问道:“陈师兄,我的笔记本,你是不是看过了?”

    “看了啊。”

    陈汉升爽快的承认了,他要是说没看过,估计罗璇也不相信。

    “哼!”

    罗璇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生气的捶了一下陈汉升胸膛。

    “你先起来。”

    陈汉升抱了一会,然后拍拍罗璇的细腰:“一会黄姨看到了,大概要赶我出去了。”

    “不管她。”

    罗璇又往陈汉升身上赖了赖:“我从学校回来,看到保险箱里得银行卡,其实就什么都明白了,我下午想了很久,准备做一个决定。”

    “什么决定?”

    陈汉升警惕的问道,罗璇的决定不会是什么好事。

    “既然我高中输给了萧师姐,大学又输给了沈师姐。”

    罗璇凑近陈汉升耳朵:“那我干脆给你生个孩子吧,这样总有一样东西,可以领先她们俩了。”

    ······

    (加更来到,求个月票,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