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真没想重生啊 柳岸花又明

2、两个御姐

    2009年9月13日,建邺河海大学鼓楼校区。

    “稍息!”

    “立正!”

    “向左转!齐步走······”

    炎炎烈日下,校园里军训的口号声此起彼伏,放眼望去,到处都是穿着迷彩服的大一新生,他们青涩的面庞早被晒得黝黑,身材也被臃肿的军训服遮掩住,眼神里对大学生活的憧憬都减弱了不少。

    当然了,这么庞大的新生群体里肯定会有那么一两个女生,她们本来就很漂亮,小麦色的皮肤反而增加另一种健康的美,偶尔脱掉作训帽的时候,垂下的长发散落在腰间,就连汗水里都夹杂着一股沐浴露的清香。

    嗯,这也是青春的味道!

    这些女生啊,她们军训时就已经备受关注了,有点特长的男生总要创造机会,在她们面前表演着篮球、吉他、唱歌等才艺;

    没啥特长,但是有社交牛逼症的男生,也会在她们面前说说话,逗逗乐,侃侃而谈的展示自己。

    不过,更多男生还是比较腼腆的,他们不好意思去搭讪,只能在军训队列时偷偷的瞄两眼,如果女生有所察觉,男生还要立刻转过头,假装浑不在意的样子。

    “陈董的眼睛就好像雷达,顺着你的视线看过去,必定能发现漂亮妹妹。”

    操场外的一条林荫大道上,一男一女戴着墨镜,女人正在调侃着同伴。

    “媞哥,你这醋吃的莫名其妙啊。”

    男人扶了扶墨镜,笑嘻嘻的说道:“这些小女生,论气质论容貌拍马也比不上你啊。”

    “切~,我得多闲去你的醋啊。”

    一身昂贵名牌、身高1米7以上、小米电子的董事长郑观媞啐了一口,然后加快步伐向前走去,同时还带走了遮阳伞。

    “靠,女人的脸真是说变就变。”

    某个渣男在太阳底下耸耸肩膀,最后只能无可奈何的追上去。

    这对男女是陈汉升和郑观媞,他们是过来看望孔静的。

    大概在去年王梓博和边诗诗结婚后,时任果壳电子二把手的孔静在某次公开活动上表示,自己将接受河海大学经管学院的聘请,成为一名客座教授。

    这个消息没有引起太大的轰动,因为孔静并没有表示会离开果壳电子,实际上这只是一种稳定股价的措辞,果壳董事会的高管都明白,这个曾经参与创立果壳集团的优雅御姐,代表着果壳另一面的成熟女性,她是真的不再负责具体事务了。

    就像她一直期待的那样,过上了自己中意的生活。

    不过这对河海大学来说,算是一种师资力量的极大增强,先不谈孔静庞大的人脉关系和丰富的商场经验,她任教以后,经常有大家都耳熟能详的名人过来拜访。

    像陈汉升和郑观媞这些人,他们都不是第一次来河海大学了。

    “咯吱~”

    教学西楼的一座阶梯教室里,陈汉升熟悉的拉开后门,满座300人的教室早就坐满了,还有不少学生站在楼道上,倚靠在墙上,甚至是干脆坐在地上,熙熙攘攘的似乎有些乱,不过大家都认真听着老师授课。

    “还是孔教授讲的有意思,真的能学到很多东西。”

    “那当然了,孔教授可是实打实管理着一个上市公司的,哪里像有些老师,上课永远就三件事念PPT、让同学念PPT、剩20分钟吹嘘留学时的经历。”

    “对对对,还有吹自己孩子的,我真是服了他们了。”

    ······

    听到学生们对任课老师窃窃私语的评价,陈汉升和郑观媞都是相视一笑,以孔御姐的能力,别说一个客座教授了,经管学院的院长都是绰绰有余的。

    前方的孔静已经注意到两个老朋友来访,微笑着点头示意,这个时候学生们才发现教室里出现两个“巨鳄”。

    这是真正的金融巨鳄,果壳电子和小米电子的创始人,他们都是国内胡润榜前五十的富豪,陈董还是前十的常客。

    教室里一阵阵欢呼,不过陈汉升和郑观媞明显不是第一次到来,引起的波动逐渐平复,只有手机灯“咔擦咔擦”的照着。

    “陈董,郑董······”

    早有醒目的男生站起来让位,陈汉升也没客气,笑嘻嘻的拍了拍男生的肩膀:“看你骨骼清奇,天赋异禀,以后有机会来果壳或者小米加班啊。”

    “哇······”

    附近又传来羡慕的惊叹声,在应届生就业市场上,果壳和小米的offer向来都是被争抢的,如果能进入这两个公司的核心部门,“年入百万”都是稀疏平常了。

    陈汉升和郑观媞坐下来以后,他明显感觉到周围的同学有些不自在,尤其身边的一个大二女生,她束手束脚的样子已经很窘迫了。

    “同学······”

    陈汉升注意到,立刻“关心”的说道:“你别害怕啊,反正我也不是什么好人······”

    这句话说完,本就紧张的女生抖的更厉害了。

    郑闺蜜在旁边摇了摇头,束拢一下光泽而柔顺的咖啡色秀发,认真听着孔静上课。

    这堂课的主题是国内民营企业发展的最终形态。

    在PPT和黑板的板书上,孔静列举了国内几个行业的领头羊,比如果壳,比如阿里,比如腾讯,比如华为······她分析了这些企业的优势和劣势,包括还有以后需要改进的地方。

    郑观媞瞄了几眼,基本都是正确的。

    “大学里的老师,敢这样堂而皇之分析的并不多。”

    郑观媞默默的想着,但是孔静肯定有这个资格了。

    “刚才,我们已经讲清楚了,国内私营企业发展的最终形态并不是比谁的资产更多,而是谁能够为普通民众提供更多的服务,这样它的前景才更广阔,下面是自由讨论时间,大家有什么问题吗······”

    一身白衫卷着袖子,搭配着宽松阔腿裤的孔御姐,长发盘在了脑后,对着学生讲出自己独有的认识。

    俗称,干货。

    学生们并不知道,其实有些结论是果壳董事会和果壳智囊团整体分析后,做出的一些推测,虽然并不需要保密,但是却很有价值和意义。

    “孔教授。”

    自由讨论时,一个女生站了起来,主动发问道:“在未来十年里,您列出的这些民营企业,哪一个会成为民营企业的鳌头呢。”

    “不上市的,华为。”

    孔静回答的很干脆,没有丝毫的脱离带水:“上市的,果壳。”

    “哇哦~”

    阶梯教室里的学生都看向陈汉升。

    不过大家都颇为理解,孔教授本就是果壳的二把手,自然是向着自己公司的;另外,果壳旗下各类产品发展都非常好,而且是真正方便老百姓的各项生活需求,接受程度非常高,独占鳌头似乎也是有可能的。

    “孔教授。”

    又一个戴眼镜的男生举手:“我是计算机系的学生,阿里的支付宝已经深入我们的日常了,果壳以后会有意踏足金融圈吗?”

    “这······”

    孔静愣了一下,她自然知道果壳电子未来的布局策略,不过这个问题好像涉及到了“保密条款”,整个果壳只有一个人能够无视这些东西。

    孔静看向了陈汉升,所有人的视线也都转了过来,凝聚在陈汉升的脸上。

    “嗯······”

    陈汉升稍作沉吟,站起来以后,他面孔居然是难得的严肃:“果壳以后会涉及很多领域,但是有两块地方是不会碰的,一是房地产,二是金融······”

    “为什么啊?!”

    陈汉升话都没说完,立刻有学生忍不住打断,房地产是近几年最赚钱的行当,还有金融,去年奥运会股票涨了多少啊······

    “因为,这些都是国之重器。”

    陈汉升咳嗽一声:“站在我的角度,我是支持由国家掌控的,这样才不会动摇社会根本。”

    “喔~”

    教室里的学生们,发出一阵好像听懂,又好像没听懂的回应,这时下课的音乐声响起,学生们才恋恋不舍的离开。

    孔静下午没有课了,她带着陈汉升和郑观媞回到学校里的宿舍,本来她一个客座教授是分不到房子的,可是孔静来报到的第二天,一套安静整洁的新房钥匙就交了过去。

    “前几天朋友给我寄来一套茶具,一直还没使用,正好你们一起尝尝······”

    进入家门后,孔静拿出一套做工精细的瓷白茶具,她本来就是有点小资情调的女性,现在这种教书、喝茶、听音乐的闲散生活,真是太让她满意了。

    “最近公司怎么样?”

    孔静泡茶的时候,顺便问起了果壳和小米的公司事务,这是避免不了的,毕竟陈汉升对孔静的批复是“同意兼职大学教授”,并不是“同意离职”。

    孔静,仍然还是果壳系的一员。

    “还是有些忙的,因为我们要对付苹果了。”

    郑观媞端起茶盅抿了一口,闭上眼享受着茶香。

    孔静点点头,这是果壳和小米早就定好的计划,要给来势汹汹的“Apple”迎头一击,三个人就是这样闲聊着,窗外白花花的太阳灼烧着大地,室内空调“呼呼”的吹着,茶叶在玻璃茶盏里上下翻滚,浓郁的茶香混合着氤氲的热气,深深抚慰着忙碌的心灵。

    “子衿和子佩怎么样?”

    很自然的,话题从工作转向了生活,孔静提起了陈汉升的两个闺女。

    “她们啊······”

    刚才谈论苹果公司时,陈汉升表情上时不时闪过一些凶狞和不屑,可是一说到小小鱼儿和小小憨包,这个大流氓突然就温柔起来了。

    “她们都三岁了,现在是什么话都会说,也什么都明白,大的呢有些爱闹,经常想出去遛弯;小的还是憨憨的,坐着坐着自己都能睡着。有一次,我妈带着她们去公园······”

    只要是谈到宝贝闺女,渣男也会成了话痨,他迫切的想和其他人分享女儿的趣事,这个时候的“果壳陈”,大概是最没城府的时候了。

    孔静和郑观媞都没有打断,一直听着陈汉升絮叨,时不时插上两句鼓励着陈汉升的谈兴,直到聂小雨一个电话打过来:“陈部长,今晚安排了和省领导吃饭,你人呢?”

    “哟,都四点了啊。”

    陈汉升一看时间,才明白已经一个小时过去了。

    “我得撤了,有个推不掉的应酬。”

    陈汉升站起来说道。

    “那你赶紧走。”

    郑闺蜜一如既往的唱反调:“我终于可以和静姐说会女人之间的话题了。”

    “你俩可真是······”

    陈汉升本来想反唇相讥,可是突然发现,郑观媞和孔静似乎有那么一丝“相似”。

    不过,这两人性格不一样,背景和经历也是迥异,能有什么相似点呢?

    陈汉升在下楼梯的过程中才反应过来御姐的属性,原来郑闺蜜也到了“御姐”这个年纪了。

    当初第一次见到郑观媞的时候,她就已经24了,现在6年过来,媞哥都30了呀。

    “时间真他娘的快啊······”

    陈汉升咂咂嘴,一头撞进九月的烈日里。

    ······

    陈汉升走了以后,郑观媞和孔静的谈话还在继续。

    以前郑观媞在建邺是没朋友的,她有工作,有男闺蜜,有小秘书,似乎也根本不需要朋友,可是越来越靠近30岁,郑观媞愈发觉得有个孔静这样的朋友,其实也挺好的。

    自己不想结婚,孔静也不想结婚。

    自己不想掺和陈汉升的纷杂感情中,孔静也同样想远离。

    自己离不开陈汉升,孔静似乎也······

    “咕嘟嘟~”

    又一壶茶水烧开了,孔静拎起来给两人斟满,嘴里说起了女人之间的话题。

    “中秋节快到了,我在考虑着要不要回老家。”

    孔静轻轻说道。

    “叔叔阿姨应该不会催着你结婚了吧。”

    郑观媞看向孔静,自己30岁,但孔静已经35了,只不过保养得好,再加上大学教书的环境很轻松,所以看起来显得年轻。

    “他们已经不催了,但是啰嗦总会有的。”

    孔静自嘲的说道:“毕竟在我们潮汕,女人超过25岁不结婚就很少了,我这样的简直是怪胎。”

    一般来说,如果孔静还在果壳工作,郑观媞大概会这样安慰:“你已经是功成名就了,不需要在意那些看法······”

    不过以现在两人的关系,郑观媞省去了那些客套,也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你好歹还有家里人啰嗦,我爸妈根本就不管我,在建邺这么多年,每次生病时陪在我身边的,居然只有他。”

    毋庸置疑,“他”就是陈汉升。

    “可是······”

    孔静笑了一笑:“这样也不错啊,如果你父母突然找你了,说不定又会扯出香港家族里很多事情,没准你更加烦躁。再说除了陈董以外,每次逢年过节,梁阿姨都会邀请你过去吧。”

    “这倒也是。”

    想到爽朗憨直的梁太后,郑观媞心情瞬间好了起来:“梁姨每次都会邀请,但是我很少答应,那边又是月亮又是星星的,我过去添什么乱啊。”

    “嗬嗬~”

    孔静忍俊不禁,现在陈汉升核心圈子里,谁都知道白月光是萧容鱼,宝藏是沈幼楚呀,她们也是陈汉升两个宝贝闺女的母亲。

    “你以后······想要个孩子吗?”

    突如其来的,孔静甩出这样一个问题。

    “这······”

    郑观媞稍微怔了怔,认真思考半晌后说道:“暂时没有这个打算,也可能两年后会改变想法,那时就要一个吧。反正你知道的,我的小米电子不需要谁来继承,也许几十年以后,我就送给那两个小胖丫头了。”

    “两个小胖丫头”就是陈子衿和陈子佩了,如果郑观媞想要一个自己的孩子,那宝宝父亲也只有那个人了。

    孔静有些羡慕,倒不是羡慕郑观媞的“豪掷亿金”的大方,而是羡慕她的豁达。

    郑观媞天生就有一种潇洒的心态,她哪怕不创立小米电子,哪怕是所谓的“落难公主”,她也是不需要为金钱担忧的。

    但是,她依然这么辛苦的创业,因为她真的很享受这个过程,等到腻了的时候,她真的会把公司直接送给陈子衿和陈子佩,甚至是陈岚。

    这就是郑观媞,生意上手腕高超,生活里潇洒独立。

    “以茶代酒,敬你一下。”

    孔静举起了杯子。

    “不是敬我,是敬我们,敬30岁的御姐。”

    郑观媞嫣然一笑,也举起了茶杯。

    “叮~”

    两只瓷杯在空中碰了一下。

    ······

    郑观媞晚饭在这边吃了才离开的,不过离开前,她突然若有所思的说道:“静,我知道你不想谈男朋友,也不打算结婚,不过偶尔无助的时候,倒是可以让他过来坐一坐的。”

    孔静瞳孔稍微一凝,然后轻笑着说道:“算了,又是月亮又是星星的,让他过来添什么乱呀。”

    两人的这段对话里,好像没头没脑,但是双方又都听懂了,所以郑观媞也只是晒然一笑,招招手说道:“晚安!”

    送走了郑观媞以后,刚才还热闹的客厅里瞬间安静下来,远处晚训时学生的呐喊声,倒是能够隐约的传来。

    孔静收拾干净桌子,一个人捧着茶杯默默走到阳台,苍穹如幕,月光皎洁,星光闪烁,微风吹动着杯子里的茶水,掀起一圈圈涟漪。

    “只是坐一坐,又不会有什么吧。”

    孔御姐心里想着,另一只手也掏出了手机,她和陈汉升的最后一条短信,还是上上周他转发提醒建邺即将有大暴雨的天气预报。

    “听郑观媞说,除了月亮和星星以外,还有一个偏执的师妹,还有一个开咖啡店的不良少女······”

    孔静撇了撇嘴:“居然还有心思关心我。”

    不过,也许受到郑观媞“蛊惑”似的,她的手指还是编成了这样一条短信:

    下次什么时候,再过来坐一坐?

    “天呐!”

    等到孔静反应过来,脸蛋立刻红了起来,自己就那么想男人吗,居然发出这种赤裸裸的“勾引信息”?

    “嗒嗒嗒······”

    孔静正准备全部删除的时候,她又缓缓的停了下来,然后修改了一下短信:

    下次什么时候有时间,带着子衿和子佩过来坐一坐?

    再然后,“叮”的一声发了出去。

    彻底发出去以后,手机好像突然变成了炙热的石块,孔静很想把它远远的扔开,但是又很怕错过什么信息,其实这本来是朋友间很平常的邀请,但是因为一些多余的念头,孔静反而患得患失起来了,好像一个刚谈恋爱的小姑娘。

    “要不先去洗个澡······”

    就在孔静决定用洗澡来“熬”过这段等信息的时间,手机“叮”的一声响。

    “啊!”

    孔静有些慌张的拿起手机,深呼吸几口气,按下了“#”解锁键。

    “好。”

    陈汉升的回复很简单,简单到只有这么一个字,但是孔静却突然放松了下来,哼着歌走进去了浴室。

    孔静:下次什么时候有时间,带着子衿和子佩过来坐一坐?

    陈汉升:好。

    御姐,不可以想男人吗?

    ······

    (秀宝生日快乐,祝她越来越漂亮~,这是第二章番外,大家请阅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