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九天 黑山老鬼

第二百二十三章 逐出神殿

    方贵的回答,倒是让那吊角眼愣住了,看着他正襟危坐,认真读书的模样,真个有了几分傲气在胸,深藏不透的高手气魄,若不是自己早就知晓内情,可能就把这话当真了……

    只是她也没想到,方贵这么便干脆利落的拒绝了她要切磋的提议,一时倒不知该如何是好了,但她也不着急,更没有离开,只是含笑站在了方贵旁边,静静的看着方贵一目十行的看着手里的道卷,哗啦啦的翻页,良久之后,忽然轻声笑道:“阁下在做什么?”

    “看书啊……”

    方贵瞟了她一眼,心想这不是睁着眼睛装糊涂吗?

    自己明明已经说了不打女人,她却还赖在这里不走,难道是看上我了?

    看上我了也不行,就算没有红宝儿我都不能要你啊……

    “书是这般看的么?”

    那吊角眼笑了一声,道:“我素闻阁下才名,此前还道是什么惊才绝艳的不世人物,只是这几天里,却见阁下每日来此,都抱了一堆的道卷,胡乱翻上一遍,便丢到了一旁,莫说细细领悟书中道理,参悟其中法门,想是连书上有几个字都没看清楚吧?这等行径,却又与阁下那等才名不符了,倒让人觉得像是一个贪婪无知之辈,尽显无知丑态……”

    “嗯?”

    方贵转头看了她一眼,只见这女子笑吟吟的,仪态不改,说话却有些难听。

    于是他决定和这女人讲讲道理:“关你屁事?”

    “你……”

    这女子笑吟吟的脸色顿时一僵,面色阴沉了些,淡淡道:“阁下想必明白,这神殿里的道卷,尽是前人心血,吾族先辈辛辛苦苦搜集而来,吾辈可以借此参道,便该心怀敬意才是,似阁下这等胡乱翻阅,毫无感恩,已是不敬书中道理了……”

    方贵听得她口气不善,抬头道:“你先人生气啦?”

    那女子脸色阴沉的要滴出水来了,过了一会,她才忽然冷淡开口,道:“我苦心劝告阁下,阁下却不知礼,那便请阁下离开吧,这藏经殿里的书,不是给你这等人看的!”

    方贵这回有些认真了,猛然转过了头来。

    而在这女子过来与方贵说话之时,也引起了周围数人的注意,其中便有与方贵同在一谷的赵虹,他一见方贵被人问责,顿时满面冷笑,而在看清了与方贵说话的女子模样时,心里更是吃了一惊,悄悄退到了一边,传音给魏江龙,只说这藏经殿里,有热闹可瞧了。

    此前一直暗中观察方贵的女子,在这时候表情也微显凝重。

    “你刚才说什么?”

    方贵仔细打量了这个女子一眼,才又慢慢问道。

    那女子缓缓抬手,展向了殿门口方向,道:“我请阁下离开!”

    方贵往椅背上靠了靠,道:“凭啥?”

    那女子面无表情道:“我已说过,神殿里的典藉,皆是吾族先辈辛辛苦苦搜集而来……”

    “那还是我们北域修士写的呢……”

    方贵直接打断了她的话,斜乜着道:“你咋不离开?”

    “唰!”

    听得此言,那女子脸色顿时变了。

    不仅是她,不远处的赵虹,以及正在这藏经殿内参阅道典的安州修士,在听到了方贵随口说出来的这句话时,都已瞬间脸色大变,方贵说的当然是实话,尊府神殿百万藏书,遍目所及,皆是北域诸大仙门的秘法传承,只是这样的实话,有几个人敢在尊府说的?

    他们里面,甚至已经有人怀疑方贵是不是没有认出那个女子的身份,所以才敢当着她的面说这些最容易犯忌诲的话了。

    方贵当然已经认出了那个女子的身份,这话本也是故意说的,临来尊府之前,他也想过尊府血脉究竟是什么样的,不过来了尊府之后,倒也发现,这些尊府血脉随处可见,也没见多长两个脑袋,如今自己好好的看着书呢,凭啥你说一句切磋我就出去跟你比划啊?

    现在我还没开始修炼筑基境界的功法呢,凭啥让你占这个便宜?

    而这女子一见自己不答应,便索性故意找茬,就更让他不满了,你当自己是谁呢,随便让我出去?

    关键是你还长这么难看!

    因此他也来了气,不但说了这句话,还有点挑衅的看着对方!

    “粗俗,无礼!”

    而那吊角眼女子冷冷看了方贵一眼,这时候也真个动了气来,想她平时在尊府,见到的北域修士皆是毕恭毕敬,随便说句话儿,便不知多少人领悟了其中意思,如今自己客客气气的想请这人切磋一下,哪曾想倒碰到了这么个货,不仅不赶紧领命,反倒挤兑起了自己?

    偏偏这些话她还真不知道怎么反驳,心间便怒气更盛。

    冷冷喝斥了一句,她倒是没有继续在刚才那个话题上纠缠,只是面如冰霜,寒声开口,道:“我本想好好与阁下讲道理,但阁下既然胡搅蛮缠,我就只有逐你出去了!”

    说着话时,气血微涌,却有淡淡星辉,在她身周浮现了出来,这种变化,使得她这么一个看起来娇滴滴的女子,忽然间便多了一层无形的煞气,像是将虚空都凝住了,周围气机弥漫之处,仿佛变成了一片夜星,似乎可以看到这夜空之中,有点点星辰浮现了出来。

    “喂,你别太过份啊,别逼着我打女人……”

    见这女子运转了秘法,方贵也脸色一变,直迎着她站了起来。

    心里暗自思量,不知该用什么手段!

    “真要动手了?”

    而在不远处的赵虹等人,见着了这一幕,更是一起沉默了下去,说不清是什么样的表情,而在更远些的地方,那位容貌普通的女子,更是脸色变得更有些难看了,不过在难看之余,却也似乎多了一些苦色,心里暗想着,也好,你也吃一些亏,看还能否狂妄得起来?

    “住手!”

    不过也就在这时,忽然不远处一声冷喝响了起来。

    这一声喝,使得方贵与那吊角眼两个同时侧目,然后便见一道身穿玄袍的身影,正快步向前走来,那人生得长身玉立,面寒如霜,身上自有一无形的气势,所过之处,身前的人便不由自主的让在了两边,他几步来到了方贵等人身前,目光冷冷扫过了那吊角眼女子的脸上,显得极不悦,叱道:“白天樱,你太无礼了,为何要向方君出手?”

    “青云君?”

    来者正是青云间,见到了他过来,那吊角眼女子忙收起了一身气息,向着青云间行礼。

    倒是方贵一见那吊角眼向青云间行礼,心里顿时猜到了什么,立时抢着笑道:“我这好好看着书呢,这个女人便我跑过来找我切磋,我不想欺负女人,于是不搭理她,没想到她倒要找我麻烦,说什么不让我在这神殿里看书,想要逐我出去……”

    “这可是真的?”

    青云间闻言,顿时满面不悦,冷冷看了白天樱一眼,道:“你已筑基足有一年之久,方君却是刚刚筑基,连功法都没有开始修行,你与他切磋,岂不是仗了修为欺人?”

    “至于逐出神殿……”

    他说着,脸色更阴沉了些,冷声道:“方君的腰牌,是我借给他的,也是我领他来了这藏经殿,你平白无事,便要逐方君出去,难道是觉得连我也没有资格在此参道了吗?”

    “白天樱,无实在无礼,我要你向方君道歉!”

    “……”

    “……”

    听得青云间说到了最后,已是声色俱厉,周围众修,顿时一片哗然。

    不远处,一直远远看着这里发生的热闹的藏经殿众修士,也都已经有些好奇了,齐远图等人,却是没有想到,平日在谷中那个素来独来独往,见谁都客客气气,但也见谁都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青云间,居然会对这个新来的如此友好,甚至还会出面帮他解围。

    而那容貌普通的女子,则更是没有想到,就在白天家的姐妹向那小鬼头发难,自己也正想看看这个小鬼头是否真的可以一直狂下去的时候,却有了尊府的人来替他撑腰。

    而在周围众修一片惊愕之中,白天樱却是脸色发苦,满面为难。

    这青云间在他们尊府血脉小辈里面,颇有才名,而且尊府重尊卑,她比青云间小了一些,地位较低,这时候受他训斥,心里更是难受,面上也难堪,一时急的脸都白了。

    “切磋之事,只是戏言而已,而逐他出神殿……”

    她心间酝酿了许久,才向青云间施了一礼,这才缓缓道:“青云君明鉴,吾祖帝尊,曾传三道口训,一敬日月,二敬鬼神,三敬传承,我逐他出去,实在不是因为瞧他不起,只是因为他在藏经殿内胡乱翻书,视前辈心血如同玩物,所以我才气不过,过来教训他的……”

    方贵又听她口口声声说自己胡乱翻书,顿时恼火,嚷嚷道:“我自看我的书,又关你什么鬼事了?书写出来就是给人看的,看懂了就行,搞那么多花里胡哨的干什么?说什么敬鬼神敬传承的,你看了我们北域修士写的书,咋不见你一进来先磕俩响头?”

    白天婴听得此言,已是脸色煞白,看着方贵的眼神像是恨不能先咬他两口。

    倒是方贵迎着她的眼神,甚是得意。

    心想若不是方老爷我不打女人,早揍你了,哪还有功夫跟你吵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