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九天 黑山老鬼

第二百八十四章 师姐的目的

    就连方贵也没料想,跟着张明君一路过来,他的族人没有找到,却在这里看到了自家的师姐,惊喜之余,却又忍不住担忧了起来,只见那山脚后面,正有数十人各自散坐,其中一人模样清丽,胸平如板,不正是自己的师姐是谁?

    不过这些人看起来模样都极是凄惨,一身是血,不知伤了几处,他们都坐在了外围调息,而在里面护着的,居然是一些普通人。

    “你怎么来了?”

    听见方贵的声音,正在盘膝调息的郭清师姐也睁开了眼,显得有些意外。

    “当然是来找你要账的啦……”

    方贵见到了郭清师姐身上也有些伤,但却不是很重,总算放下了心来,脚步轻快的窜了过来,在他身边,婴啼也表现的很是殷勤,跟着游到了师姐身边,小尾巴摇的唰唰作响。

    “当初你借了我一千两灵精,就没人影啦,是不是在躲账呢?”

    一边笑着,方贵一边在周围看了一圈,只见这里熟面孔倒是不少。

    之前在废人巷见过的人大多数都在,切猪头肉的厨子,酒肆的伙计,道基受损的金钟门真传岳一川,潇国金蝉宗的天才弟子甘玉蝉,朝国神行宗弟子曲神行清颜宗圣女吴颜等等,这些人像是经过了连番大战,身上都有伤,有些伤口还有魔气盘踞,一眼便可以看得出来,他们有些是在斩杀魔灵中受的伤,但另有一些,却应该是被人类修士打伤的。

    “讨债的?”

    郭清师姐忽然见到方贵现身,也显得十分意外,然后听方贵提起了那一千两灵精来,顿时脸颊微红,笑不出来了,认真想了想,疑惑的道:“我怎么记得只有八百两来着?”

    “你记错了啊师姐……”

    方贵道:“我那里都记着账呢!”

    旁边的婴啼立马跟着汪汪叫了两声,表示自己可以作证。

    “好吧……”

    郭清师姐心想可能确实是自己记错了,摇了摇头,认下了这笔账来,这让方贵大感开心,师姐是个厚道人啊,不懂得赖账,看样子自己不用担心钱讨不回来了,然后就在这时候,郭清师姐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他,小声问道:“师弟,你身上还有拔毒丹与灵药么?”

    “啥?”

    方贵一下子愣住了,呆呆的看着郭清师姐。

    郭清师姐似乎也有些不好意思,道:“你先借我,回头一并还你!”

    “有倒是有一些的……”

    方贵犹豫着,从乾坤袋里取出了一把灵丹来,只见里面零零碎碎,既有治疗魔灵之毒的拔毒丹,还有疗伤生血的血气丹,皆是最上品的丹药,便如那拔毒丹,一颗就值三百两灵精。

    “这么多?”

    郭清师姐有些惊喜,也不与方贵客气,将丹药都接了过来,在方贵巴巴的眼神里,转头看向了旁边的跑堂伙计,道:“你拿了这些丹药,去给大家分一分!”

    那伙计急忙站了起来,向方贵点头道谢,然后便去分了起来。

    方贵这时候才发现,这些废人巷里的修士,受伤实在不浅,有些人看起来已然生机微薄了,更有人受了极重的魔灵之毒,但在这时候却几乎都是靠了修为硬抗着,只有几个受伤最重的,才用过一些丹药,不过可以看得出来,他们服用的,也都是那等最低劣的丹药。

    方贵拿出来的这批丹药,顿时成了他们的救命之物,拿到了丹药的,都喜不自胜,远远向着方贵点头道谢,没轮到的,也不开口,只是安静的等着。

    结果那伙计分了一圈,也只给了一半不到的人,哪怕每个人的丹药用量都已减少到了最低,却也不够分的,那些没有轮到的,脸上都露出了些苦涩的微笑,然后便闭起了双目,自顾自的运转灵息疗伤,没有羡慕的神色,也没有不满的声音,都显得很沉默。

    郭清师姐犹豫了一下,又看向了方贵,小声道:“师弟…还有么?”

    “唉……”

    方贵无奈的叹了一声,又抓了几把出来。

    师姐顿时有些意外,感激的向方贵看了一眼,急忙唤那跑堂过来,跑堂的伙计见到了,也有些感动,将这些丹药兜了起来,将要走时,又低声向方贵说了一句:“多谢!”

    他拿了这些丹药过去分给那些人,总算差不多都分配到了,但还是有几人没匀到,方贵也留意到,就连那跑堂伙计,后背上也有一道魔灵之伤,伤口虽不深,但却也明显有魔气盘踞其中,可见早有魔毒入体,但他只是顾着分给别人,却没有留下一颗来给自己。

    “算啦算啦……”

    这回方贵不用师姐开口了,直接招手让他过来,然后拿出了乾坤袋往地上一倒,却是足足一小堆的灵丹,道:“都拿去用吧,别这么可怜兮兮的,先把伤都治好了再说!”

    师姐一见这么一堆丹药,看向了方贵的眼神已经有些古怪了。

    方贵迎着师姐的眼神,脸色微红,拍了拍两腰,道:“这回我真没有啦……”

    “已经足够了!”

    师姐急忙说了一句,然后又忍不住看了一眼地上那堆丹药,心想不仅够了,而且就算每个人都分给充足的丹药,还能剩下不少,且看那些丹药的品质,居然有不少都只是闻其名,却没有用过的上好丹药,对自家这位师弟都有些敬畏了起来:“这得多少钱啊?”

    “也就几万两左右的吧……”

    方贵随口答了一声,师姐脸上的表情顿时有些惊恐。

    方贵急忙又补充了一句,笑道:“没事,我不跟你要……我把账记他们头上!”

    他这时候拿出来的丹药,还真是不少,本来这一次动身之前,他便去神城丹坊买了一批,毕竟小命要紧,到了这魔国之中,谁知道会不会遇到点什么凶险,所以买的时候很是下血本,再加上青云间等人手头上都有他们家族赐下来的丹药,也都分给了他一些。

    在方贵看来,倒是师姐他们实在大意,入猎场来却不带丹药,这不是拿小命开玩笑么?

    当然了,想到了师姐他们的窘态,又觉得也不是不难理解,毕竟丹药是要花钱的……

    ……

    ……

    眼见得那些废人巷的修士都各自用上了足够的丹药,自家师姐伤势不重,但也在自己的眼神劝说下服下了一颗补血丹,方贵这才放下了心来,周围的修士疗伤的伤疗,拔毒的拔毒,显得十分安静了,方贵这才好奇的看向了郭清,道:“师姐,你们究竟在搞什么?”

    郭清师姐有些为难的看了他一眼。

    方贵笑道:“来之前我就去找了你几回,你也不理我,现在入了猎场,又啥事都瞒着我,这也未免太不把人当自己人了……”

    郭清师姐闻言,倒有些不好意思,过了一会,她才长长叹了口气,道:“其实本来也没想瞒你,只是不愿牵连你罢了,作师姐的照顾师弟是正经,但若是连累了你……”

    “我也不想照顾啊……”

    方贵嘻嘻笑道:“,主要是你出了事,我那一千两灵精便没着落了!”

    郭清师姐顿时有些无语,脸已红到了耳根。

    方贵见状,脸色也认真了些,道:“我听说你们在剑崖人与人打架了?”

    郭清师姐点了点头,道:“有人不愿在猎场之中看到我们!”

    方贵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担忧道:“师姐啊,你们这次,不会是要搞什么大事吧?”

    这确实是他一直以来的担心,自家师姐和那些废人巷里的人,表现太反常了,他们性子本来就傲,再加上处境艰难,这不由得让方贵想到了一些可怕的事,但她们的实力,却未免太弱了些,筑基修士对普通人而言算是不错,但放眼安州,又能算是什么?

    而她们面对的,又是尊府这等样的庞然大物,所以她们无论做什么,其实都等于鸡蛋碰石头,找死一般的行径,方贵也正是有这样的担心,才一直想要见她一面。

    “就凭我们这点修为,能做什么大事?”

    没想到郭清师姐听了,却只是苦笑了一声,低声道:“只不过给自己搏条生路而已!”

    说着话时,她气息平稳了许多,抬头看向了方贵,道:“师弟,当初我第一次带你去废人巷时,你便曾经说过,既然这些人已经废了,那尊府又为何不肯放他们回家去?”

    方贵忙点了点头,这也确实是他的疑问。

    这些人是被宣入尊府来效力的,但如今他们已无法再为尊府效力了。

    “尊府是不会同意的!”

    郭清师姐轻叹了一声,道:“对尊府来说,宣召我们这些人入尊府,本来便不见得全是为了让我们效力,还有些更多的意思在里面,所以这所有入了尊府的人,一入尊府,便要一世呆在这里,或是成为为尊府效力的大修士,或是成为尊府的废人,但再也回不了仙门!”

    “毕竟……”

    “与其说是尊府需要这些人效力,倒不如说尊府只是不想让他们留在仙门!”

    ……

    ……

    郭清师姐的意思说的很浅,但方贵细细品着,脸色却渐渐变得凝重了起来。

    “那你们……”

    “所以我们要自己争取!”

    郭清师姐脸色显得有些绝决,低声道:“如今这次神诞魔狩,便是我们的机会,我们要在演武之中夺得前三,然后向尊主说出我们的请求,让他同意放我们回到仙门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