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九天 黑山老鬼

第四百六十一章 请指教

    “杀?”

    安州尊主玄崖三尺等人,本就已经在怒火头上,而今看到了太白宗主现身,更是听到了那一句话嚣张而干脆利落的“杀”字,便如火上浇了油,甚至怒极反笑:“尔不过区区仙门小主,蝼蚁一般的存在,纵修行一世,又见过几分道法,有何资格在吾等面前言一个杀字?”

    而在说罢了此言之时,诸道身影,浩荡气机,已直直向着太白宗主逼了过来。

    而与此同时,在他的身后,安州尊府三大长老,四大家主,一共七人,也分别冲向了四方,更远一些的地方,那法舟爆碎蔓延出来的火光里,同样也有两道气机惊人的元婴修为,大喝着冲了出来,他们却是来自镜州尊府的元婴大修,适才只是躲在法舟之中,未曾现身,可如今却被逼了出来……

    小小一方天地之间,居然足有十位元婴同时出手,那是何等汹涌可怖?

    十位元婴,这根本就是足在北域搅风搅雨的力量……

    这力量,足以让北域无数的仙门心生绝望,再也不敢对尊府生出半点反抗之心!

    若非要说这力量的对比,便是蝼蚁与之神明!

    ……

    ……

    如今的太白宗护山大阵,已经被太白宗主等人托上了高空,下方的太白宗,便失去了所有的庇护,等若没有了房顶一般,而这十大元婴高手里面,任何一个对着下方出了手,都等于是灭顶之灾,但谁也没想到的是,随着十大元婴各自向着不同的方向出手,这半空之中的大阵也忽然出现了随之的变化,犹如云气一般向着周围延伸,倾刻间铺天天际。

    尊府十位元婴,皆是神通精妙,可却皆被这阵道力量阻挡,一时竟未能冲了出去。

    一时间,他们心里也极是古怪,根本不敢相信这诡异一幕,纷纷再度施展各种变化,只想脱离阵势影响,可他们飞腾一丈,阵势便随之暴涨一丈,竟如附骨之蛆般难以甩脱!

    他们心里都生出了一种无比古怪的感觉……

    这破阵,居然想将他们十位元婴,都困在天上,以免他们到下方大开杀戒?

    “笑话,笑话,凭这区区伎俩,也想拖住吾等?”

    惊怒之下,已有人冷笑大喝:“杀了他们,区区金丹,死上一个,便阵不成阵!”

    ……

    ……

    哪怕是对于他们而言,这足以抵挡,甚至反弹五道破灭神光,并且以他们的神通手段,也无法轻易逃离的五行大阵,着实是有些古怪了,只不过,他们并不在乎,既是阵法,自然便可以破除,而其中一个最简单的破阵之法,便是直接将守阵之人给一刀杀了!

    守阵的人都没有了,大阵自然也就没了。

    尤其是,这守阵的里面,什么白石,什么柳真,都只不过是金丹境界。

    在他们面前,说是蝼蚁,都不算过份。

    就算是一个人出手,也可以斩杀掉这些人,更何况是他们十大元婴?

    因此只是念头一闪间,他便已冲到了白石长老等人身前,痛下杀手,毫不留情。

    可也就是在这时候,更为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他们冲向了白石长老,便见白石长老身形破灭,只是一道虚影,冲向了柳真长老,柳真长老便应声而碎,可另一个地方却又出现了另外一个柳真,还不等他们再度过去杀掉,便见得道道身影层出不穷,这一片虚空里,居然足足出现了百十个柳真,又杀哪个的是?

    五行大真义,不仅力量强横,更是变化无端,想找到布阵之人,都没那么容易。

    “不必再找了!”

    在这大阵之中,太白宗主的声音响起,白石、柳真、火候君、铁娘子,他们的身形皆掩映在阵中,时时变化,难以捉摸,惟有太白宗主,在这时候倒是身形清晰,没有半分变化,他背负双手,自阵中走了过来,脸色平静的道:“几位长老……还有我的娘子,只是助我布阵而已,纵神通精妙,也毕竟只是金丹境界,又哪里有何诸位元婴大修交手的资格?”

    周围正凶气大涨的尊府十大元婴,闻言忽然都停下手来,目光幽幽,向他看来。

    而在这十位元婴满蕴杀气的眼神中,太白宗主淡淡开口:“你们的对手,惟我一人!”

    ……

    ……

    一语出口,天地皆寂!

    不是因为那话里蕴含着什么恐怖的力量,而是因为话里的狂妄!

    面对尊府十大元婴,太白宗主说他们的对手只自己一人?

    不仅是阵中的十位元婴,就连周围那些正在观战,却听到了这句话人,也一时惊的气也没喘上来,实在是太白宗主很坦然的说出来的这句话,教人感觉心里有些异样……

    简单来说,就是吹得太大了吧?

    就凭你?

    人群之中,安州尊主玄崖三尺也在看着太白宗主,也下意识问出了这句话:“就凭你?”

    太白宗主赵真湖,此前在北域,便小有名气,不过那名气再大,也比不上他如今的风头,先是在安州尊主神诞之上,剑斩十二邪神,又于逃亡路上,斩杀四大鬼神,后来更是在众目睦睦之下,于东方边界,一人杀尽三千修,将他的名字推得更高,还抹上了一丝血气……

    可这在元婴面前,又能算什么?

    须知他在尊府神诞之上斩十二邪神时,还只是金丹啊!

    如今他身上气机变化不大,就算是破了元婴,也只是最普通的杂婴,鬼婴,而他面对的,却是安州尊主玄崖三尺这等恐怖大修,尤其还是一人便面对了十个,这里面的差别……

    而感觉到了天地四方传来的诧异眼神。

    太白宗主轻轻笑了一声,大袖飘飘,衣袍荡荡,轻声开口:“请指教!”

    ……

    ……

    “威风,威风,宗主实在太威风了……”

    而在此时的地窟之中,正通过了那一方水池倒影,看着外面发生的一切的方贵等人,这时候也已皆被太白宗主面对十大元婴时的淡然与自然所迷倒,其中尤以方贵为最,看着太白宗主从容不迫向尊府十大元婴挑战的一幕,他已忍不住连声赞叹,大声的拍起了手来。

    “似乎也不到这种程度吧……”

    周围一众同门见了方贵那一脸赞叹的模样,心里倒都有些奇怪,自家宗主敢向尊府十大元婴挑战,自然是了不起的,可如今自己这些人更应该关心的是宗门的命运才对吧?

    你居然只关心宗主很威风?

    “虽然尊府杀来的元婴高手,皆被我爹困在了天上,但是那些散乱的金甲神卫,还有一些鬼神,仍会很快集结,杀进仙门来,我们这时候,该尽快出去,帮着御敌才是!”

    赵太合不理方贵,急急说道。

    这一次尊府大军杀来,堪称倾囊而出,除十大元婴之后,还有不下三千金甲,无数鬼神,而在刚才太白宗护山大阵大发神威之力,五艘法舟齐齐被毁,凶威波及,倒是将那三千金甲与无数鬼神波及了不少,足有一小半在那浩劫之中丧生,可是如今剩下的还有很多……

    这时候,那些人哪怕得不到吩咐,也该杀进太白宗来了。

    太白宗命运,还是如此危急!

    “你急什么?”

    倒是方贵听了,不屑的向赵太合回了一句:“宗主一定有办法的!”

    “他还能有什么办法?”

    赵太合都有些着急了,道:“他能拖住天上那些元婴,便很了不起了……”

    “呵呵……”

    方贵看了赵太合一眼,摇了摇头,道:“看样子你一点也不了解你爹,他办法多着呢!”

    赵太合都有些无语了:“那是我爹还是你爹?”

    方贵呵呵冷笑一声,道:“要不是你这个当儿子的不争气,你爹干嘛对我这么好?”

    赵太合闻言一下子呆住了,居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那以你之言该怎样?”

    旁边人也都听得晕淘淘的,见方贵一脸的自信,还在想他是不是知道什么内幕?

    “急什么,都坐下看戏,好好学学宗主是怎么御敌的!”

    方贵大咧咧的安抚了众同门的焦急情绪,在最好的位置坐了下来,旁边让给了秦鲤。

    众同门都听得一脸懵:“真的只需要坐着看戏就行了?”

    ……

    ……

    “那就来让我看看,你究竟有何拦路的资格!”

    而与此同时,高天之上的安州尊主玄崖三尺,虽然觉得太白宗主表现出来的态度荒唐可笑,但还是不敢大意,一声冷笑,周围裹起乌光,化作一只大手,狠狠的向着太白宗主迎头抓了下来,如今他狂怒出手,凶威浩荡,这一抓之力,竟似比破灭鬼神光都不差了。

    另一厢里,下方的太白宗山门前,也有从法舟爆碎的大乱之中逃脱出来,然后急急纠集起了一只一只行伍的残余金甲,一片一片,也有不下千人,他们见得空中大战已起,自己却插不进手去,很快便有心思活络之人将注意放在了下方毫无防备的太白宗山门之上。

    “杀!”

    他们大喝连声,一片一片的冲进了太白宗内,见人便杀!

    “伤吾龙族血脉者,其族不可留,其宗不可在……”

    更远些的地方,安州南方边界,也已掀起滚滚荡荡的乌云,那云中,乃是一排一排兵甲森严的龙族大军,擎雷御电,浩浩荡荡向着太白宗所在的楚国碾压了过来,杀气滚滚!

    这场大战已起,太白宗的命运,便如风中火烛。

    而在那小小地窟之内,方贵正拿出了一把山楂,一个个的分给众同门。

    “来来来,都吃着,看戏的时候没点零嘴可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