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九天 黑山老鬼

第七百三十五章 帝尊来了

    一千五百年前,南海一位年青人踏巨鳖自海上来,仗一柄妖刀,杀尽北域大修,毁了三大道统,逐了幽谷之帝,自此立足北域,建下尊府,从此北域十九州万千仙门,尽数归于尊府治下,亿万百姓,皆拜帝尊,偌大北域,成为了尊府的牧场,献血献肉,折了脊梁。

    此后的北域出现了太多太多的玄奇古怪之事,有人背叛北域,甘为人奴,有人于微末之中崛起,立下大鸿愿,有人不计生死,为北域而战,也有人丝丝谋算,只为谋得好处。

    龙蛇混杂,乌烟瘴气。

    一切的一切,皆是因为一千五百年前那位自南海登陆的年青人。

    而如今,他又来了。

    ……

    ……

    同样还是在南海,同样还是那一只巨鳖,也同样还是那样一方峭壁悬崖,巨鳖划破碧浪,在海中露出了自己的巨壳,像是一座山自海上升腾了起来,然后爪子扒在了一千五百年前那个同样的位置,再一次爬到了北域的大地之上,晃晃海水,慢慢悠悠,爬出了第一步。

    轰隆!

    天空忽然有暗雷涌动,本是万里无云,阳光普照的天,却在一瞬之间,风卷流云,层层遮掩,天地像是忽然间进入了黑夜,像是一座山忽然压在了北域之上,让人喘不过气。

    ……

    ……

    “天黑了!”

    北域战场之上,正兴奋于北域面对尊府这一战,终于赢了的北域修士,以及看到了太白宗主未死,神色又尴尬又激动的老修们,都感觉到了这一瞬天地气机的变化,然后忽然脸色变化,急急抬头看去,便只看到了头顶之上,那翻翻滚滚的云气,与黑压压的夜幕。

    他们里面,不是所有人都有能力看到南海之岸,但却皆感觉到了某些事情。

    便好似,一千五百年前的恐惧,再一次浮现于北域众人心头。

    这种情绪,不知如何排谴,所以他们也只能说出了这么简单的话:“天黑了!”

    ……

    ……

    太白宗主两只手背在身后,静静的看向了南边。

    仙殿之中,有些整片战场都没有动过手的老修,端着茶盏的手,在轻轻颤抖。

    而在仙殿的后面,久未露面的幽谷之帝,猛然睁开了眼睛。

    ……

    ……

    东土方向,一方仙气弥漫的后山,有三位老修,各自停下了自己手里在忙的事情,将目光投向了南海之岸,皆是沉默了稍许,然后三人对视而笑,彼此点头,道:“来了!”

    南疆,有宛若两方山谷一样大的眼睛看向了北域方向,笑道:“去了!”

    西荒大地,忽然响起了沉重的喘息之声。

    ……

    ……

    “走吧,该来的总会来,该对上的躲不过!”

    北域战场之中,太白宗主第一个开口,轻轻拂了拂大袖,然后率先向着南方迎去,他的身形看起来还是显得轻盈而洒脱,这似乎给了旁人一些信心,只有他自己知道,这时候大袖里面的手,已紧紧的握成了拳头,他在心里正想起了万神阵中逝去的元辰子之言。

    那位帝尊,究竟有多可怕?

    “宗主,等等我……”

    方贵瞅见了太白宗主往南而去,急忙也叫了一声,急急跟在了他身后。

    而更远处,婴啼一见方贵赶了过去,也急忙汪汪叫着,飞快的跟在了他身后,更远一些被敖嶙等人簇拥在了一起的小黑龙敖来宝,也急的大叫一声,追了方贵与婴啼而去。

    “他来了,我们也该过去了!”

    北域战场之上,许多老修对视,眼中闪烁着精光。

    这些老修里,有不少人,在这一场对十门鬼神阵的大战之中,根本就没有出太多力,甚至是一直都没有出力,可是在帝尊出现的这一霎,他们却忽然激动了起来,苍老的心底,涌现出了久违的战意,这甚至让他们兴奋,低声喝着,窃窃私语着,做出了自己的决定。

    “自帝尊登岸,北域受制一千五百年!”

    “在这一千五百年里,我们骂幽谷之帝,骂先辈无用,骂了一千五百年!”

    “而今,他又来了,却不知我们有没有与他战一场的胆量?”

    在这种念头之下,他们忽然一个接一个的飞腾而起,急急赶向了南海。

    任何人都知道对北域来说,与帝尊的这一战代表着什么,任何一位北域修士,也皆难逃过帝尊带来的阴影,所以他们心里哪怕再恐惧,也仍然有着想参与这一战的心思。

    太白宗主第一个,方贵第二个,旋及是婴啼与敖来宝。

    再后面,是北域各道统宗主,古通老怪、息家家主、雪山宗主、四十九剑萧剑渊等仙盟长老,是北域如今尚有一战之力的仙军神将,甚至是一些此前没有出过手的隐世老修等。

    天地之间,像是出现了一片流光,齐齐的涌向了南方。

    “唰唰唰唰”

    关州群山之南,正是一片狰狞如狼牙的乱石林,恰恰的守在了关州一角,正面对着南方,此前,元辰子便是以关山为关,阻挡北域修士南下,而如今,这所有的北域老修,则是来到了这关山之上,遥遥的迎向了此时正横贯关州大地,向着北域深入的南海帝尊。

    一道流光飞来,落在了一座山峰之上,正是太白宗主。

    旋及,方贵紧跟而来,落在了太白宗主右后方的一座山峰之上,而婴啼与来宝赶了过来,则分别落在了方贵的右手边与左肩之上,陪着他,一起向南方看去,像是融作了一体。

    再之后,仙盟长老们来了,诸方道统之主,与仙军神将也来了。

    他们皆落在了这山峰之上,眺望南方。

    密密麻麻,一眼看去,数量竟似有数百之多。

    “哗啦啦……”

    空中忽然响起了一片乌云被撕裂的声音,远远只见空中,有两盏灯亮起,一盏黑色,一盏白色,两个童儿在前引路,身位一位身形枯瘦,头戴黯淡王冠的老者,他荡起无穷气机,身前的云气像是波涛,远远的向着两边分开,像是开路仪仗,引着他来到了一座山峰之上。

    幽谷之帝露面了,这一战他竟没有丝毫推脱。

    咻、咻、咻……

    紧随其后,天地各个方向,再次有强烈的气机荡起,又有三道身影而来,这三人身形过处,天地法则尽皆纷乱不堪,像是被他们的气机惊动,而他们的身形,则像是时不时的穿越虚空,若隐若现,最后突兀的出现在了这一片群山之上,各守一角,缓缓落将了下来。

    关府三祖、云雾山主、无颜帝三人也来了。

    这三位与幽谷之帝同辈,北域的老牌化神,一直神龙见首不见尾,哪怕是此前北域仙盟与尊府的大战之中,再处于劣势,他们也没有过出手相助之意,好像这所有的事情与他们完全无关一样,可是如今帝尊自南海上来,他们居然第一时间赶来了这片战场,迎向南方。

    他们皆来到了这一片乱牙峰,随便找地方站下,彼此间也没有说话。

    但气机交织,便像是成了一方大阵,钳在了北域这喉咙位置。

    ……

    ……

    目光远远看去,关州之地,黑雾汹涌。

    谁也不知道黑雾深处,是个什么景像,只有沉重的雷声,一下一下的响起。

    这声音像是敲在了北域修士心头之上,让人莫名的发慌。

    只是每一个人,皆在此时咬牙撑住,不让自己的慌乱显露出来,丢了面子。

    实在是,这一战,太重要了!

    那雷声越来越沉重,越来越响亮,仿佛已近在咫尺。

    所有人的法力,也皆随着这雷声而升腾起来,绷紧到了极点。

    不知是因为战意,还是恐惧。

    终于,那雷声来到了众人身前,三百里处,那一片浓重的黑雾,漩涡一般打着漩儿散去,一只巨大的爪子,撕碎了黑雾,然后露出了雾后的景象,那是一只巨鳖,看起来居然不下百丈之高,身周皆覆盖着细密而闪亮的鳞甲,丝丝缕缕的妖气,蒸腾着周围的无尽黑雾。

    这所有的黑雾,惊天动地,但居然都是这一只巨鳖引动的。

    那沉重的雷声,也只是这巨鳖四爪拍地而形成的。

    所有人都摒住了呼吸,瞳孔急缩,看向了那一只巨鳖的背上。

    可以看到一个年青人,身着黑色宽袍,怀里抱着一柄刀,身形站的笔直,面上不带任何表情,只是默然的低头,眼睑下垂,半睁不睁,仿佛这世上,没有任何东西能引起他的兴趣。

    看到这个人,所有人都眼神锋锐了几分,死死盯住了他。

    这位就是帝尊!

    这位就是夺了北域气运一千五百年的雾岛第一强人。

    这位就是他们这一次聚集过来,无论如何也要将他击败的……

    ……

    ……

    “所有人都在盼着我出关……”

    也就在他们心间的念头还在潮起潮落之时,便见那巨鳖背上的帝尊忽然缓缓抬头,看了这些乱狼峰上的北域众修一眼,眼神波澜不惊,硬是要说的话,也只是有些失望。

    “结果来迎我的,只有你们这些人?”

    说着话时,他有一只抱着妖刀的胳膊松开,向前挥了一下!

    像是要撵开面前的苍蝇。

    ……

    ……

    一瞬之间,法则崩溃,天地无关,乱牙峰齐齐折断,众修倒卷而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