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我真要逆天啦 柳一条

第1537章 老是揪着杨帆不放,有意思吗?

    杨帆极为过人的医术,也是它们这些半皇大妖一直都想要弄死他的一个关键因素。

    上一次,如果不是杨帆这个意外因素的存在,李良才与天蝉子早就已经应该在它们的预测之中本源耗尽,一命呜呼,死得不能再死了。

    可是现在。

    经过杨帆的医治之后,这两个老东西非但没死,反而还跳得越来越欢实了。

    之前发生在宣褚镇守府的那种针对杨帆的袭杀事件之中,李良才与天蝉子竟然还有余力以神魂化身的方式前来助力,甚至还合力击杀了一只半皇大妖,就足见这两俩老货现在的精力有多么地旺盛了。

    所以,仅是因为这一点儿,鳄辛、虎鹏、凤惜娇以及已经挂掉的龙蛟与熊韵这些各大圣地的首脑半皇,想要不遗余力地弄死杨帆也算是在情理之中。

    只是可惜。

    事与愿违。

    不管它们怎么处心积虑地想要袭杀刺杀弄死杨帆,杨帆每次都像是打不死的小强一样,都能顺利过关,甚至还变得越来越强大了。

    为此,五大妖族圣地不止付出了二十余只半皇大妖的代价,妖圣岭与黑风谷更是连它们的半皇首脑都给赔了进去。

    杨帆这小子,现在已经成了气候了啊,并不是它们想要弄死他就一定能够弄死他的弱小蝼蚁了。

    “说实话,如果不是觉得不太可能的话,老夫现在甚至都开始有些怀疑,杨帆是不是已经找到了可以遏制甚至根治道伤反噬的方法了!”

    鳄辛轻声感叹。

    这个念头与想法自从一刻钟前突然在它的脑子里面冒出来的时候,就一直在不停地刺激着它的脑神经。

    哪怕理智上它认为这绝对是不可能会发生的事情,可是心里面的这个念头却怎么也压制不住。

    没办法。

    杨帆那小子实在是太邪门儿了。

    当他还是王者境的时候,就已然能够为李良才、天蝉子那样的半皇强者医治身上的创伤,补充他们的生命力。

    现在,他已经是巅峰帝尊了啊。

    他的治疗术会不会也随着他修为的提升,也变得更回强大了呢?

    这一次李良才、天蝉子甘冒这么大的风险带人全部出城赶赴宣褚镇守府,未必就没有这方面的原因啊。

    “这不可能!”

    “开什么玩笑,道伤反噬的问题,纵是连五位皇者大人都没有办法能够解决,杨帆那小子凭什么?”

    “鳄辛长老多虑了,杨帆充其量也就是医术强大,治疗能力远超常人而已,这跟道伤反噬完全就是两码事儿,纵是他有朝一日突破到了皇者者,成为了名副其实的皇级医师,他也一样拿道伤没有办法!”

    一时间,虎鹏、蛟玉、熊升及凤惜娇它们这些半皇强者同时摇头驳斥。

    道伤的根源在于大道的反噬,跟医师的治疗术有半毛钱的关系吗?

    鳄辛这老妖怪,真是有些杞人忧天了啊。

    若是道伤的问题真的有这么容易解决,它也就不会成为困扰着人、妖两族所半皇强者的终极难题了。

    “是啊,鳄辛长老,你这实在是有些太过高估了杨帆了。他一个毛头小子,纵是有了一些机缘与奇遇,难道他还能比人族的三皇,比咱们妖族的五位妖皇大人更厉害吗?”

    “不可能的!”

    “他不过是一个巅峰帝尊,对大道规则的感悟能有多深?就算是天道之子,也要有一个成长的过程撒!”

    凤岐也在旁边附言反驳,添油加火。

    不过在心底里,这位凤岐大长老却犯起了嘀咕。

    “杨帆那小子,不会是真的已经掌握了祛除半皇道伤的方法了吧?”

    “上次跟圣林岛的叶师兄联系,似乎就听他提到过,杨帆曾言,待他修为到了帝尊境界,一定会有办法能够遏制甚至祛除半皇体内的道伤反噬。”

    “现在,杨帆已然成功破境,甚至破境即巅峰,直接就飙升到了帝尊巅峰境界,如果他当初不是在吹牛逼的话,现在应该是已经到了要兑现谎言的时候了。”

    凤岐的心神微动。

    与凤惜娇、虎鹏、鳄辛它们这些老妖怪不同,做为一个资深卧底,凤岐素来都是两头通吃,人、妖两域的机密讯息他都知道一个七七八八。

    对于杨帆当初在叶问天跟前夸下的海口,他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现在,联邦中心城的所有半皇强者,甚至连隐藏了半个多世纪的惊蛰计划成员,也全都冒险出城,应该不仅仅只是为了一个可能出现的皇殒机缘,或是简单的生命力恢复之的治疗。”

    “依是我对李良才、天蝉子那两个老家伙的了解,正常情况下,他们愿意静等着杨帆上门出诊,也绝对不会轻易让惊蛰计划暴露出来。”

    “否则的话,上一次西北镇守府的皇殒机缘爆发的时候,他们就应该已经过去了,既能接受杨帆的治疗,又能顺便再蹭一波皇殒机缘,何必非要等到现在,等到杨帆破境成帝之后才巴巴地跑到宣褚镇守府去?”

    想到这里。

    凤岐的心绪不免有些激动。

    道伤的问题,他也有啊!

    自从破境晋级到半皇境界之后,他体内的道伤反噬已然变得越来越严重了,若是再这么持续下去的话,有朝一日,当他的生命本源与神魂本源被消耗大半,他就未必能够再保持现在的妖身状态了啊有木有。

    所以,如果杨帆真有那个本事可以遏制甚至根除人族半皇体内道伤的话,那可就算是救了老命了,他也就不必因为道伤的问题而提前结束自己的卧底生涯了。

    说实话。

    在万妖山潜伏了这么久,甚至还混上了大长老的职位,深得火凤妖皇及它老娘的信任,凤岐还真是有些舍不得就这么轻易离开呢。

    “是啊,我也觉得可能是我多想了。”

    见这么多妖都在出声反驳它,鳄辛摇头苦笑,道:

    “我也知道杨帆不可能会医治得了道伤反噬,但是杨帆这厮给本皇的感觉实在是邪门儿得厉害,不能以常理度之,所以不免就多想了一些。”

    “不过,纵使他不能根治道伤,但是他能医治因为道伤反噬而造成的生命本源折损缺失却已然是证据确凿没有半分争议之事,仅此一点,咱们也不能任由他再继续成长下去了。”

    “否则,人族半皇能够源源不断地从他那里得到生命本源的补充,有了喘息之机,便有可能会变得越来越强大,以后未必就没有人能够彻底挣脱道伤的反噬,踏入真皇境界。”

    说着,鳄辛又扭头朝着银蛟神子看去:

    “所以,老夫是真心觉得,刚刚银蛟神子所提到的灭帆计划,其实还是很靠谱的,如果妖圣岭愿意继续执行这一计划的话,我们沼洼国定会全力支持!”

    银蛟神子的旁边,蛟玉老祖的嘴角忍不住一抽。

    特么。

    绕了这么大半天,怎么又把话题给绕了回来了?

    合着不把矛头指向杨帆,不把它们妖圣岭给拖下水,这些老东西就不会善罢甘休了是吧?

    “鳄辛长老,这个问题咱们刚刚已经讨论过了,依我看就没有必要再浪费唇舌了吧?”

    蛟玉轻声开口,淡声言道:

    “人族的半皇数量就算是再多,也一定不会超过咱们妖族五大圣地的半皇总数,这并不是造成咱们各族气运之力衰弱的主要原因。”

    “所以,大家就不要再绕圈子了,还是先把真正的问题给找出来再说其他吧!”

    老是揪着杨帆不放,有意思吗?

    虽然它们妖圣岭也特别地想要弄死杨帆,为死去的龙蛟及其他那些半皇族人报仇。

    但是,其他这三大圣地想要让它们再做炮灰,那是连门儿都没有。

    之前为了袭杀杨帆,它们妖圣岭已经接连折损了不下十位半皇大妖,损失可谓惨重,接下来绝对不能再轻举妄动了。

    “蛟玉长老这话就不对了。”

    虎鹏这时轻声插言道:“既然咱们绕来绕去,却一直都绕不过这个杨帆,只能说明,这个杨帆真的很有问题!没准儿,这次咱们五大圣地的气运动荡折损,就是与他有关呢?”

    “方才,鳄辛长老与凤老夫人跟大家共享了一下联邦中心城的部分信息,现在让本皇也来说一点儿自来京华市的消息。”

    说到这里,虎鹏的声音稍顿,目光在鳄辛及凤惜娇原身上轻扫了一眼,道:

    “就本皇所知,约是半个小时之前,京华市也有大批的人族半皇倾巢而出,秘密潜行到了宣褚镇守府。”

    “带头的是李妙才与姬思成,不出意外的话,那些半皇应该就是潜伏在京华市的惊蛰小队。”

    “算算时间的话,现在这两拨人马应该是已经都到了宣褚镇守府的阮峰城,甚至已经开始与杨帆有了接触。”

    “而好巧不巧,刚刚五大圣地的气运之力同时震荡,似乎也是这个时候。”

    “现在你们还敢说,这一切真的就与杨帆没有半点儿关系吗?”

    最后这句话,虎鹏是冲着蛟玉老祖及熊升老祖二妖质问的。

    人族几乎所有的半皇在同一时间全都汇集到了宣褚镇守府,要说不是为了杨帆,且跟杨帆没有半毛钱的关系,谁能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