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车神代言人 无限循环

686 时代变了 (加长)

    “舒米,你觉得自己的最快单圈,会被打破吗?”

    法拉利主席让·托德的目光,放在即将要出发的两台赛车上,同时朝着身边关注的舒马赫问了一句。

    面对这样的疑问,如果换做别人的话,舒马赫估计会很自信的说不会。

    但是看到张一飞跟海利欧的状态,他真没有这个把握,自己的最快单圈不会被超越。

    看着舒马赫没有回答,让·托德就已经知道答案了,他内心里面情绪很复杂。

    虽然赛车界把法拉利、迈凯轮跟威廉姆斯称之为三巨头车队,但实际上法拉利的地位跟资历,是要超过其他两支车队,毫无争议的排在第一。

    托德从五十年代末期就参与职业赛车,可以说几十年下来,见证过无数的风云变幻,不过F1围场最近几年的新人崛起,还是超乎了他固有观念。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新人都开始强的可怕,哪怕就是处于巅峰期的顶级车手,都不敢说自己能碾压这群新秀们。

    是维伦纽夫带来的变化吗?

    让·托德脑海中冒出这个名字,最初新人一鸣惊人,就是从维伦纽夫身上开始的。新人赛季就拿到车手亚军,如果不是车队策略,可能他要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位新秀赛季就要拿冠军的F1车手。

    出现特例并不奇怪,F1五十年历史下来,并不是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特别是早期不规范的时候,经常会出现各种超级黑马。

    但是都已经来到这个时代,基米、蒙托亚、飞、海利欧,甚至是今年表现不错的马萨、阿隆索等等,开始层出不穷的冒头,真让托德有一种时代变了的感觉。

    不!时代没变,我法拉利依然是那支最强的车手,舒马赫跟巴里切罗,依然是最强的车手组合!

    让·托德驱逐着脑海中乱七八糟的想法,今年是法拉利车队连续夺取第四个车队总冠军的时间点,自己要率领着车队创造无法打破的历史!

    这些想法,就是对车队跟车手实力的质疑,简直就是懦弱的表现!

    其实目前围场内,有让·托德这种想法的车队管理层,真的为数不少。特别是那些老牌车队,看着张一飞跟海利欧的“年少轻狂”,雷诺跟普罗斯特的朝气蓬勃,都忍不住生出一种时代变了的想法。

    “劳达,这次你觉得是海利欧快,还是飞更快?”

    美洲虎车队维修站,经理施泰纳,忍不住朝着身旁的尼基·劳达问了一句。

    虽然现在车队斗争,已经摆在明面上了,但是这都是权利上的斗争,对于劳达实力跟眼光,车组成员还是没哪个不服气的。

    就单凭他早早断定,张一飞这个中国车手,会成为F1围场内的超级新人这点,就足以让人感到惊叹。

    一方是F1去年的超级新人,一方是印地冠军,极大可能成为今年的超级新人,施泰纳真的想要听听劳达这位传奇车手的看法。

    面对施泰纳的问题,劳达并没有因为权力斗争,而刻意摆出脸色拒绝回答。依然秉承着自己的职业精神,开口说道:“我依然看好飞,冬测的圈速,绝对不是他的极限。”

    “那海利欧呢,首次冬测就跑出了的恐怖速度,这是他的极限吗?”

    施泰纳反问了一句。

    “同样不是,如果只有这个实力的话,他不会选择在这个时间点,去挑战飞。”

    “你们不要被海利欧狂妄的外表给蒙蔽了,认为他是一个做事不经过大脑的车手,赛车同样是需要智商跟判断的运动,否则海利欧不可能成为印地赛车有史以来最强新人。”

    “想想维伦纽夫、蒙托亚的实力,就应该能大致了解这位美国新人的潜力。只不过印地赛车的经历太过于一帆风顺,没有很好的磨练他的耐心,否则就应该等待更有把握的时机,去做到一击必杀,完成对飞的复仇!”

    劳达跟其他车队管理层不同,他很清楚美洲虎车队的短板,那就是板凳深度跟后备力量不够,权利斗争导致没有良好的梯队培养体系,比如说第三车手、试车手、青训车手等等。

    以福特的财力跟资本,是完全可以打造一支世界顶级车队的,不需要像私人资本、独立运营那样苟延残喘。

    所以劳达开始的野心很大,就是按照三巨头车队标准来经营美洲虎车队,特别关注新人的培养。这两年进入F1的新人车手,劳达都专门做过背景调查,他很清楚海利欧的实力跟想法。

    海利欧从美国大奖赛后,就疯狂到F1进行试训,不放过任何的机会,摆明就是想要复仇。而且劳达通过关系,大致了解海利欧在威廉姆斯车队试训成绩,以及在雷诺车队的一些表现。

    这名车手狂妄的外表下,有着极其坚韧的毅力,无论多么艰苦跟繁重的训练任务,都能坚持完成,并且很多时候还是超标的。

    按照海力欧的努力程度跟提升速度,等待时机成绩再去挑战张一飞,真有可能出其不意,做到一击必杀!

    并且复仇成功跟胜利带来的信心提升,将再次助长海利欧的实力,可能F1围场将出现一名传奇级别的车手。

    只是很可惜,太过于顺利的印地职业生涯,让海利欧确实有点目中无人。冬测期间的忍耐,已经到了他的极限,最后一天终于忍不住要挑战张一飞。

    海利欧是有可能成为一名传奇级别车手,而在劳达的心中,张一飞不出意外,注定会成为一名传奇级别的车手。

    这个美国新人,还是太小看车手飞的实力了,他以为自己还有余力,飞就没有了吗?过早的挑战,不但没有了未来一击必杀的效果,还会打草惊蛇!

    飞狂妄的外表下,可远远没到目中无人的地步。

    施泰纳听着劳达的分析,完全没想到这位传奇车手,原来早就已经把海利欧给摸得这么清楚,瞬间施泰纳心里面都忍不住生出一股佩服跟崇拜。

    不过这种想法也就是转瞬而逝,对于管理层的身份来说,架空并且把劳达排挤出车队,才是必须要做的事情。

    佩服跟崇拜,在权利面前不堪一击!

    维修站两台赛车都已经重新点火,张一飞跟海利欧两个人,都把目光锁定在出站信号灯上面,等待着赛道控制台的发车信号。

    发动机怠速的沉默低吼,牵动着F1围场所有人的心脏,如果这两个人真的跑出什么惊人速度,那么就是今年赛季的大敌。

    毕竟之前测试圈速就已经够快,还能快就代表着隐藏实力跟爆发潜力,这么恐怖的实力展现出来,除了法拉利外的其他两巨头车队,都不敢说自己未来的位置能坐稳。

    雷诺车队维修站信号灯首先变绿,海利欧“唰”的一下冲出维修站,动作娴熟无比,完全感受不出来这是今年F1赛季的新人。

    不得不说从小卡丁车起步,基本功都是非常扎实,哪怕跨界从印地来到F1,海利欧都没有新人那种生疏感,这点比去年的张一飞要强很多。

    说实话,面对这种从小培养的方程式车手,张一飞上辈子的那点外挂经验,真的不太够看。能跑出今天这种成绩,更多还是靠自己努力跟赛道上的玩命。

    大约间隔了5秒之后,普罗斯特维修站发车灯也亮了起来,张一飞一脚油门下去冲出维修站,开始这最后一圈的对决。

    赛车良好的工况温度,加上极致的轻载油,让张一飞提速很快。不过这个时候并没有开始计时,需要等两辆赛车出了维修通道,通过起点线之后,才会统计最后一圈的速度。

    海利欧以全油门速度通过起点线,计时正式开始,跟之前测试的状态完全不同,海利欧疯狂的压制着赛车性能,保持着自己极致速度。

    走线跟过弯方式,也是极端无比,这种只跑最后一圈的模式,不用在乎赛车悬架寿命等等问题,所以借路肩过弯也成为了常态。

    只能说海利欧不愧是印地车手,展现出来的狂野,丝毫不逊于之前的蒙托亚,把简单粗暴推到了极致!

    另外一边的张一飞,同样演绎着什么叫做F1车手的激进!而且他还有着比海利欧更优势的地方,那就是这条测试赛道,海利欧只跑了7天,而张一飞足足跑过14天!

    可以说张一飞整个职业生涯,没有那条赛道能让他跑这么久,而且正常分站赛事就算加上练习赛跟排位赛,总圈速也不会超过300圈。

    但是冬测赛道,每个车手圈数600圈是个起步,勤奋的车手甚至能突破1000圈!

    这也就意味着,张一飞在加泰罗尼亚赛道上,足足跑了不低于1500圈的数量。别说是赛道布局跟弯道特性这些东西,就算是旁边缓冲区,哪个轮胎墙距离赛道近点,张一飞心里面都一清二楚!

    对于走线跟拼极限,张一飞不输于任何人,包括以狂野著称的印地车手海利欧!

    “真是年轻气盛在玩命啊,这两个人的一些极限过弯,已经超乎技术层面,甚至要看运气了!”

    索伯车队老板,看着赛道上张一飞跟海利欧的疯狂,以他的丰富经历,都忍不住惊叹了一声。

    这两个人很多极限过弯,完全就是谁松油门谁孙子的状态,至于轮胎能不能在弯道抓住地,真的不是看操作技术多么牛逼,而是看轮胎自己的磨损状态,以及当时赛道上风速如何。

    因为这两个人走线,几乎可以说重叠在了一起,代表车技上的接近。

    马萨站在皮特·索伯的身后,听着老板对于张一飞跟海利欧的称赞,内心里面也是思绪万千。

    他曾经以为自己跟张一飞还有海利欧的差距,并不是很大,至少有击败他们的机会。

    7天冬测下来,某种意义上也是印证了马萨的想法,除了舒马赫一骑绝尘之外,自己跟他们两个人的圈速差距,只有不到0.5秒。

    这个差距放在F1里面不算小,但是考虑到其中一个是去年新人王,已经跑了一个赛季。另外一个就更不用说,印地世界冠军车手,对于顶级方程式赛车操控,比自己要熟悉的多。

    马萨觉得这个0.5秒内差距,是可以接受的,作为来自巴西的车手,哪怕自己偶像不是塞纳,身上也必须要有塞纳那股车神意志!

    但是从现在的转播画面来看,的速度,都不是他们的极限,而的圈速,却差不多是自己的极限了。

    甚至马萨扪心自问,就目前张一飞跟海利欧的极限走线,换做自己来看能完美复制吗?

    答案是不能的,这就是自己跟他们的差距!

    不过这并不能摧毁马萨的斗志,认识到差距,才知道如何去追赶。他相信未来F1围场的聚光灯,不只是像今天这样,都打在张一飞跟海利欧身上,我马萨也可以!

    “不,飞的技术还是要好些。”

    索伯车队经理泽赫尔德,说出了自己的反对意见。

    “BOSS,你仔细看过弯切线,张一飞比海利欧跟精准的穿过APEX点。”

    “海利欧一味的想要用最快速度过弯,反而忽略了过弯的最佳速度,导致在切APEX点的时候,出现瑕疵,甚至补过一脚刹车!”

    泽赫尔德是专业经理人,曾经比赛工程师出身,比现在专注于车队运营的索伯,对赛车技术要观察的更仔细!

    “是吗?”

    索伯带着疑问,再次把目光死死锁定在转播显示器上面,但是却丝毫看不出任何差别。

    “好像差不多。”

    听到索伯这样的回话,泽赫尔德脸上出现了一种无奈,如果能明显的看出走线不同,那还配称之为同一档次车手吗?

    “BOSS,等到最终圈速结果出来,你就知道谁会成为胜利者。”

    “海利欧的硬实力不差,他输在了心态上面。”

    泽赫尔德甚至提前给出了结果,高手过招,差之毫厘就失之千里。

    千分秒实力差距前提下,根本就不需要什么失误,只要出现任何瑕疵,都会导致最终的落后。

    海利欧的瑕疵比张一飞明显,所以注定了结局,除非张一飞自己失误。

    不过这个画面并没有出现,一圈的赛程只有短短的1分多钟,几乎是眨眼间就跑完了。

    这时候所有人都把目光,盯在了赛道显示屏上面,这里将显示两位车手的最终圈速。

    谁胜谁负,就看上面的数字如何了。